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求不打脸
    “回太子殿下,如今队伍已是入了关,如今已是在京城的官道,路边上都是围观的百姓。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这些西凉子民哪里见过这么大的排场,只怕是被吓坏了,如今正议论纷纷呢!”另一个婢女笑着道。

    夏桀一笑道,“呵!西凉国民便是这般不见世面,这点场面就将他们吓住了。真是无趣!”

    “是呀!得亏太子殿下您还没有露面,若是您露了面,那些子民一见您俊美的容貌,只怕都要惊得臣服在地了!”身侧的婢女纷纷笑呵呵地附声道。

    “呵呵!可不是呢!西凉是什么地方?到底是马背上出身的民族,莫说这儿的汉子都五大三粗的,就是这儿的姑娘皮肤都粗糙的很呢,都不如殿下的皮肤细腻呢!”另一个婢女说话竟有些酸溜溜的。

    夏桀不知为何,眼前蓦地闪现一道清丽脱俗的身影,心神不禁一晃,下意识得脱口而出。“并不。这西凉境地,倒是也有绝女子的!”

    身边的几个婢女一听,立即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她们望向夏桀的眼中,只见他眼神飘远,却并不像是在望向他们,显然是在想着其他地方。她们心底不由得狐疑再三,着实不明白究竟是哪家的女子能够令他如此魂牵梦萦,要知晓,能够让殿下如此放入眼中的,这个女子定非是庸脂俗粉一流!

    她们心中不禁嫉妒,究竟是哪个姑娘能够有这样的荣幸,深得这位华夏国养尊处优,身份尊贵在上的太子殿下的青睐。

    富丽堂皇的八骑马车驶入了京都城门,走上了长街,缓缓地行进在官道上。夏桀收敛了心神,却再无心思更身边的几个女人寒暄,一手撩开车帘,懒洋洋地靠在窗边。

    “殿下,喝点热茶。”一个婢女将茶递了过去,夏桀却并没有接过,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

    她落寞地将茶盏放置在一边,心里其实有些不明白,殿下分明在皇宫里待得好好的,怎么无端端地答应了华夏国皇,偏偏要到这儿来受罪。顺着窗外望去,大街上一眼望去竟都是平民百姓,穿着朴素,甚至还能经常望见打扮破破烂烂的人,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郁结。

    可为何……

    夏桀沉默地观望着街景,余光却忽然看见一道熟悉而纤瘦的背影。他微微一怔,皱眉起身,道:“停车!”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夏桀撩起皇袍下了马车,循着方才的方向望去,然而眼前却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方才那道身影却不见了。他错愕地望着人山人海,寒风袭面而来,冰轻惊呼了一声,连忙跳下了马车,将一件长风披在了他的肩膀。

    “怎么了?殿下,为何忽然停车?”女子紧张地望着他,“发生了什么事?”

    夏桀紧盯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凝望了久久,蓦地微微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也许是幻觉?

    那个姑娘,怕是再也遇不见了。

    他拢紧了身上的披风,转身登上了马车。女子虽然心下疑惑,却也没有深思,登上了车厢。

    车马缓缓离去。

    街的另一头,雪鸢与红玉步履匆匆地跟着云歌穿梭在人群中,云歌步伐跨得很大,而身后雪鸢与锦意固然训练有素,几日守夜到底是有些疲惫了,有些跟不上她的节奏。云歌幽意识到了这一点,刻意放缓了脚步。

    “主子,您这是要上哪儿去?”

    云歌不语,也并没有顿住步子,也没有回头看她们一眼,只匆匆地走着。雪鸢与锦意见此,互相望了一眼,也并没有再多言,便紧跟着云歌的步子。

    然而就在这时,云歌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身回过头看了她们一眼。

    “你们就别跟着了,回去。”

    “怎么了?主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恕属下没懂!”雪鸢隐约听出这话其中异样的意味。

    云歌淡淡地道。“你们终究不是我的人,这几日服侍我左右,你们倒也算忠心耿耿。只是我们不是一路人,没有主仆缘分。”

    锦意闻言,心头一跳,连忙道:“主子!锦意不懂您的意思!”

    云歌冷冷一笑,心里自然清楚她们之所以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跟着她,只不过是因为服从了纳兰修的命令。若是没有纳兰修,想必她们也不会对她多么忠心。“你们都很聪明,我说的话,你们应该都能听懂,所以也不用我再解释第二遍了。”

    锦意心底莫名一痛,上前一步张了张口,就要开口,雪鸢适时地拦住了她,她一贯冷静,自然清楚云歌这话中的意味。她将锦意拦向了身后,“恕属下直言,这段时日服侍您左右,我与锦意打从心底里认了您这个主子,主子,还望您念在我们主仆一场的情分上,莫要将我更锦意赶走。即便不看在这个情分上,也要看在您身上,那也要看在您身上的玉牌令箭上……”

    “玉牌?令箭?”云歌微微一愣,低头望向自己的腰间,玉指轻轻地捻起那枚玉牌,心底有些错愕,不明白这枚玉牌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她还记得,这是她从容卿身上讨来的玉牌。这当初她并不知晓容卿的身份便是鬼王纳兰修,如今看来,这枚玉牌倒是纳兰修的贴身信物了!

    纳兰修的贴身东西,自然非同寻常。

    云歌心底不由得多了几分好奇。

    雪鸢盯着那枚玉牌令箭,刚要开口,然而她们并没有察觉到在她们谈话私语间,周围的人群缓缓地散开,冷不丁的,云歌猛地被一双结实的双臂死死地抱了住,她心中一惊,潜意识地探手,紧紧扣住了腰袢的剑鞘口,紧接着身后传来一声惊喜异常的声音。

    “哈哈!终于找到你了!小美人儿!”

    话音刚落,那双环住了她腰肢的手臂便不再那么规矩安分了,一下子将她揽收入怀中,然而云歌丝毫不愿给这个来路不明的登徒浪子丝毫的机会,动作迅捷地从腰袢将长剑提出剑鞘,手肘一击,猛击那人胸口,紧而敏捷转身,抬起了手臂,剑尖直指向那人鼻尖。

    “叮”,街头的风拂过剑身,传来一身极为清脆的声响。

    待云歌定睛望去,眼中不由得闪过一道惊愕。在她面前,夏桀一身金秀刺边的锦衣华服,一身的华服竟是以名贵的金丝纯手工一针一线绣的,咋一眼望去金光耀眼,外罩着黑的披风,一双狭长的眼睛媚眼如丝,手上还握着一柄玉骨折扇,目测价值不菲。

    云歌怔了怔,一眼便回忆起了那一日在凤鹤楼的事来,眼前这个男子,便正是那一日在凤鹤楼的那个纨绔子弟。

    这不就是那一日纳兰修口中那个就连华夏国皇都头疼不已,一气之下丢来西凉磨练心智的华夏国二世祖,南凤太子夏桀。

    “是你?!”云歌拧了拧眉,眼中的杀气渐渐收敛了几分,然而手中的剑却并没有收起,而是随着她眼中闪烁的锋芒,剑身冷不丁泛起冰冷的寒光。

    “哈哈!美人儿,你还认得本……咳!”夏桀不小心差点说漏了嘴,一下子守住了尾音。“你还认得本公子?!哈哈!本公子可寻你许久了!没想到在西凉境土,还能再与你相遇,莫非这是上天的安排?!”

    这一番话说得着实暧昧,每一个字进了云歌的耳中都不禁会激起一层鸡皮疙瘩,着实太过肉麻,更何况这个男人一副自来熟,着实令人心中生厌,叫人见了牙根都痒痒。

    云歌看在眼里,却心里发笑。这个男人想必不会料想到,他的身份,她早就知晓了。

    “美人儿,你何不将剑放下?如今大街之上,人来人往,你提着剑,着实太没用女儿家的柔情了……”夏桀眨了眨眼睛,眼睛却对着那不断地冒着寒光的剑尖,紧盯不移,“好心”地劝道。

    “好。”云歌一笑,便当真就将剑尖收起了。

    身旁的雪鸢与锦意一见此,眼睛都不禁发直了。这是什么情况?!

    夏桀一见她当真放下了剑,心念一动,暗暗惊喜,莫非这个美人儿也对他有心意?当即张开双臂向着云歌扑了上来。

    “美人儿……啊……”

    夏桀方才扑过去,云歌便冷不丁得伸出两根手指头,毫不留情地紧扣住他的下颚,将他的手臂一拧一旋,膝盖猛地弯曲一顶他的腹部,便轻松地将他制服在了地上——还是脸朝地。

    夏桀措手不及,面朝地跌倒,冷不丁得吃了一嘴的灰,呸呸了好几声,当即哭丧了一脸,艰难地转回头去。怎么这个女人还是那么粗暴?几日不见,当真性情没有丝毫收敛!

    云歌瞪了他一眼,开玩笑!即便她没有利刃在手,光是凭借那一身擒拿的功夫,便足够叫这个死小子死上好几百回了。他若再不安分,她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直接将他的手臂关节给卸下。

    夏桀苦苦挣扎,云歌当即手用力一握,还没动手,夏桀就嘶喊道:“嗷嗷!别打人!”

    “你……”云歌一怔,当真没想到这个太子看起来光鲜亮丽,竟这般贪生怕死,没有风度!

    谁知他下一句话,更让人吐血。“要打……也别打脸!”...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