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暗夜魅影
    话音落下久久,然而身后却半晌都无丝毫动静,也没有任何脚步离去的声音。【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凤倾皱了皱眉,又不耐烦地道:“我让你退下,你没听见吗?”

    严厉的问话,却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凤倾再无耐性,猛地转过身向她瞪去,却见面前的丫鬟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身子僵硬笔直,一双眼睛瞪大巨大而空洞,脸急速苍白下去,不见血,方才还鲜活的一个人,此刻竟然毫无生气。

    凤倾一怔,不知她方才不过一个转身的间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的视线徐徐下落,目光陡然落在了她的喉咙口,那里,一根长刺几乎贯穿了后颈,破开一个不大的血窟窿,然而却正中血脉,此刻正汩汩得溢出鲜血,很快便湿透了衣襟!

    凤倾面一惊,不禁后退了一步,环望四周,背后竟起了冷汗。这个丫鬟已经死了!然而就在他的面前,他却居然没有半点的察觉,甚至就连丝毫的动静都没有听见!

    她是怎么死的?当真是邪门至极。倘若没有那喉咙口的一剑长刺,凤倾当真要以为,这个丫鬟是被厉鬼索了命去!他自诩内力精神,境界之高,然而即便如此,竟然有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

    面前的丫鬟身子逐渐冰凉,僵硬的身子缓缓地倒了下去,扬起一阵厚重的尘土。

    凤倾面不惊得后退了一步,迫使自己迅速得冷静下来,他环望四周,周围却寂静一片,仿佛令人窒息。

    紧接着,似有阴凉森寒的冷笑声从空气里穿透而来,伴随着夜的凄冷,令人不禁心神胆寒。

    “哈哈哈……”

    凤倾猛地转过头去,又环视了一周,余光冷不丁瞥见一道鬼魅的身影凌空向仙台阁寝宫的方向飞去,而那寝宫正是如今纳兰修与云歌所在的寝房。凤倾见此,心神一惊,根本来不及多想,便足尖一跃,也追随着那道身影向着仙台阁飞去。

    追至仙台阁门口时,那道鬼魅的影子却蓦然不见了踪迹。凤倾心下又惊又疑,却也来不及多想,便想进去探一探。他心中确信,那个来历不明的黑影进了仙台阁,然而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心中猜疑是刺客,总之,深更半夜潜入瑜王府,这人的身份不会作好。

    然而方才要进门,站在门口的雪鸢立即迎了上来,面不动地将他拦在了门口,凤倾见此,不着痕迹地想要绕过她进门,丝毫没有让开的打算。

    “凤美人,如今小姐还未醒呢,不知您这是有何事?”雪鸢问道。

    “让开!”凤倾原本心里便有些焦虑,见雪鸢横挡在他面前,他脸愈发铁青。

    雪鸢摇了摇头,对他道:“凤美人,王爷有命,任何人都不得进去,您还不要让奴才难做。”

    “你给我让开!”凤倾面无表情地瞪了她一眼,并不想跟她多废话,身子一闪便又要冲进去。站在一边的锦意见此,也连忙上前拦住,面不禁冷了几分。

    “凤美人,难道您这是要罔顾王爷的命令,擅闯仙台阁不成?”锦意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锋芒。

    “擅闯?”

    雪鸢勾了勾唇,却显然是误会了凤倾,沉声道:“凤美人,雪鸢是知道您怀揣着什么心思的。不过,还望您知晓,我家主子再不济,也是钦定的瑜王妃,即便先前您才是王爷身边唯一的女人,即便您如今还是后院的当家作主,然而您还是要明白,王爷对我家主子是什么心意。未来我家主子是瑜王府的正室。奴才劝您,还是识些抬举,不要跟我家主子起什么纠葛为好。”

    锦意在一旁也点了点头。显然,两个人明显是误会了了凤倾的用意。她们心里只以为,这个凤美人是见王爷跟慕容云歌独处,心里吃味了。八成是生怕王爷与慕容云歌处上一夜,而自己独守空房,心中不甘,这才要扰了“好事”。

    雪鸢尽管不懂男女情爱,然而却也明白,酒醉之后,人难免会有些失态。而王爷如今与慕容云歌独处,只怕这生米煮成熟饭,也是一个晚上的事了。

    她们只当凤倾是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这才硬闯仙台阁。

    凤倾闻言,面愈发难看起来。

    锦意也好心劝道:“凤美人,凡是以和为贵,我家主子平日不曾招惹得罪过你什么,往后还是要和和气气……”

    “放肆!你们在胡言乱语什么?都给我闭嘴!”凤美人冷声喝道,紧接着眼尾寒锋毕露。“你们若再拦着,王爷与你们主子出了什么事儿,你们担待的起?”

    锦意闻言,眯了眯眼,张了张口刚要说话,雪鸢却冷不丁得从凤倾的话中隐约听出了什么猫腻,眯起眼反问,“凤美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凤倾寒声道:“哼。亏王爷有多器重你们,你们也不过如此,有人闯进了仙台阁,你们不拦,却拦住了我?”

    锦意与雪鸢闻言,一头的雾水,狐疑地望向了凤倾。她们一直就守在这里,不曾有过丝毫的松懈,而凤倾却说有人闯进了仙台阁,她们自然是莞尔一笑,只当笑话。

    “凤美人,您这是在同我们说笑呢?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只蚊蝇都别想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飞进去,凤美人您说的也未免太……”

    “你们以为我在同你们说笑?”凤倾脸上却无丝毫笑意,口吻愈发冰寒了几分。“不怕一万只恐万一,难道你们真要拿王爷跟你们家主子的性命当玩笑?”

    雪鸢听了,立即收敛了笑容。凤倾的武艺精神,她多少算领教过,即便摸不清楚凤倾的底子,然而她心里却也有数目,知晓这凤倾的本事定是在她与锦意之上。见凤倾如此不苟言笑的模样,雪鸢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视线凝在了凤倾的身上,隐约嗅到了她身上一丝丝的血腥气,心神大震。锦意自然也嗅到了这靡丽的味道,对于凤倾说的话,她们自然深信不疑……

    寝宫内。

    纳兰修小心翼翼地为云歌褪去了外裳,便将她的人置躺在了床上,又为她盖上了锦被,细心地替她掖好了被角。他站起身来,低头看了看云歌,便转身正欲向桌边走去。然而方走了几步,身后隐约传来悉索的动静,他步子一顿,回过头望了望,却见云歌竟将被子一脚踢开了。

    纳兰修见此,不由得蹙眉。想必是喝酒喝上了头,身体里聚了火气,因此自然觉得燥热不堪,只是夜里风寒,若是不盖好被子,难免会有所着凉。

    他又走回了床边,俯身又为她盖好,云歌再一次挥出手臂,将被子掀开一边,纳兰修挑了挑眉,却仍旧耐心地将被子为她盖好。这个丫头,原本以为喝了酒还算安分,然而却没想到,喝醉了安分归安分,这厮儿睡觉却不是个踏实的主儿。

    纳兰修终究是没了耐性,俯身而下,在她耳畔轻语威胁道:“你再不安分,我便对你不客气了。”

    倒没想到,这一句话威胁的话竟起了作用,也不知睡梦中的云歌究竟是听到了这话了还是什么,竟真的一动也不动了。纳兰修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唇,视线徐徐下落,却瞥见她微敞的衣襟,以他此刻的角度,稍稍瞥去一眼,便能将领口的春光一览无余。白净细腻的颈项,犹如美丽玉石的锁骨,隐约还能觊觎到那微微饱满的胸口。

    她这副身子尚且年轻青涩,十三四岁的光景,仍旧处在发育的阶段,因此身形难免显得有些单薄,尚未出落成一个成熟的女子。

    纳兰修收回了视线,心底竟划过一丝难以遏制的躁乱。他不由得嘲弄一笑,他虽不是标准的情场老手,然而却也在风花雪月走过,然而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也有世人皆有的七情六欲,只是见多了身段窈窕惹火的女子,但却没有一个令他动心牵魂。世人甚至还以为他当真是因为那一场深宫大火,命根子落下了隐疾,还以为他是不举。饶是他自己都以为,他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对一个女人上心。

    偏偏是这个丫头,只不过是一眼,他的下腹竟然有了些陌生的感觉。

    云歌此刻睡意正浓,丝毫不觉得她这会儿在一个男人的凝注之下,究竟处于多么危险的处境。纳兰修紧紧地望着她,心底的火苗越窜越旺,直至烧到了心口,撩拨难耐。他拧了拧眉,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伸手双手,指尖触上了她的襟口,修长的手指却是小心地将她的衣襟整理好。

    他终究是将那难以言喻的情、欲压抑在了心底。

    十几年来的清心寡欲,令他能够更好的克制自己。

    他也不再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即便他还年轻,却也能够如老成的贤者一般克制自如。

    睡梦之中,云歌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双冰凉的手在她衣襟口撩动,那冰冷的指尖若有似无地划过她的肌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