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诛他九族
    “你们下手倒也轻点,别一不小心,将人给弄死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云歌在一边关照了几句,又向前走了几步,王氏一见,吓得节节后退,云歌见此又是森冷一笑,徐徐地走了过去,幽幽地开了口。“怎么?来了就要走,也不留下来跟我叙叙旧?”

    叙叙旧?

    一阵阵彻骨的寒风从门外拂来,王氏身上的衣服单薄,因此根本难敌寒冷,她不由得将身子抱得更紧,抬起头来望着云歌。

    “叙叙旧?”王氏闻言,不由得裂开嘴哭笑不得,她如今倒有些听不懂云歌在讲什么了!然而不知为何,原本就因为置身于陌生而可怖的环境而不安的心,因为云歌的出现,而变得更是忐忑不定。眼前的云歌静静地驻足在她面前,白皙如玉的脸孔上固然没有什么太过阴毒狠辣的神情,只是云淡风轻的笑容,却反而令她不寒而栗,浑身发毛。

    这份平静,足以叫此刻心怀鬼胎的王氏毛骨悚然。

    “呵呵!我有些不懂你在说什么!”王氏顿了顿,蓦地脸上浮起一丝惊疑,努力平静下心中的恐慌,对她问道,“这里是哪儿?你怎么在这儿?”紧接着,她的视线又落在了纳兰修的身上。“这个男人是谁?”

    王氏不知晓纳兰修的身份,却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在这世上,见过纳兰修真容的,出去太后、凤倾以及云歌跟几个亲随,其他一睹过他真容的人——都已经死了。

    莫说是他的真容,即便是带着面具的时候,王氏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她向来视纳兰修为不详化身,视为厉鬼,因此平日从未见过他。

    今日的纳兰修并没有以面具遮掩,而未经过任何易容的脸也不同于往常带着狰狞伤痕的面孔,白净无暇,俊美秀丽,一袭绯红衣袂更衬他修长而挺拔的身段。王氏哪儿见过这般美丽的男人?即便是在她心目中惊为天人的太子纳兰辰,也不及这个男人一半的风度与气质。而就是如此举世无双的男子,此刻正与云歌站在一起。她心中不由得忿忿不平,为何这世间上但凡美好的男子,都能被她勾了去?也不知道这个慕容云歌究竟是什么来历,难不成真的是狐媚子转世,是个男人都会被她勾去了魂不成?

    一想到这里,王氏便心有不甘,再一想到被云歌害死的女儿,她心中更是怨恨不已!

    她心中早已认定了害死她女儿的人就是这个小贱胚子!慕容菡的死给王氏造成了太大的打击,也正是因为因此,她对云歌含恨在心,这才不择手段的只为要慕容云歌给慕容菡偿命不可!于是,便有了今晚相府的不太平。

    云歌打量了她一眼,冷笑反问:“如今你倒还有闲情逸致去管别人是什么人?你倒不如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

    “我?我怎么了……”王氏心中一慌,云歌话中的寒意,令她不禁心底发毛,然而却又很快地打消了心中的恐惧。云歌她再不济,也不会敢动她的。她到底是慕容相府的人,即便不是正室身份,却也多少算是她的输庶母。她若敢对她怎么样,岂不是弑母之为?那是大逆不道,天都要诛的!

    一想到这里,王氏心中又安定了不少,料定云歌不敢对她如何,因此平心静气下来,理了理衣襟。“你让我担心自己,我倒是还要问问你,我为何会在这里?一定是你将我掳到这个地方来的!只是慕容云歌,我倒是还要警告你,你若就此放我离开,我全然可以当作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但是你若再执迷不悟下去,老爷定不会放过你!”

    “执迷不悟?呵!我倒是想问问,事到如今还执迷不悟的到底是谁!?”云歌好整以暇地反问。

    “我听不懂你话里的意思!”

    云歌冷冷一笑。“今日夜里,往我闺中放毒蛇要害我的,究竟是不是你?”

    “不是!”王氏一口咬定,自然不会松开。

    云歌闻言,反而清冷一笑,淡淡地道:“我早已料定你不会招认,如今早已死无对证,因此要想揭露你罪名,一时之间也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这件事就是你所为。”

    王氏心中暗暗得意,又不由得觉得这个慕容云歌实在可笑。既然知道这件事死无对证,这会儿竟还有耐心审问她?况且,她是什么身份,自己再如何,也轮不到她这个晚辈来审问她!

    “你这一手段,倒真是高明的很。”云歌话锋一转,邪佞一笑,眼中颇有几分玩味。“不过这一招,我倒是可以虚心受教。”

    王氏心中一惊,有些不明白她这句话中的意思。云歌缓缓地向她走了过来,淡淡一笑,随即漫不经心地低下身来,附在她耳畔轻言耳语道:“如今你落在我手里,竟还这么得意,一点儿也不懂得学乖点,也不怕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一句话,杀机毕露!

    王氏自然听出她话中的威胁意味,眼睛当即瞪得巨大,直勾勾地盯着她道:“你……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吗?!你这是弑母,你这是大逆不道,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天打雷劈!?

    云歌冷冷一笑,眼中掠过一锋冰凉,为这四个字而感到由衷好笑。

    “天打雷劈?”云歌蓦然站起身来,精巧的下巴微微扬起,脸上是傲慢,是清冷,是不屑一顾,唇角缓缓地勾起,散漫地逸出简短的两字来。“好啊!”

    王氏怔了怔,有些惊愕地瞪住了她,一时惊了住。

    天打雷劈,向来被视为最高的天罚,古人自来都十分信这些,因此天打雷劈,寻常人根本不管轻易出口,尤其是权贵富人,对这些更是忌口,他们深信老天创造人间,而是非罪恶,也自会有老天来惩戒,然而却从没见过,会有一个人对老天都不屑一顾!

    慕容云歌,却是她见过的第一人,竟连老天上苍都不怕了!

    “既然天要诛我,我也无所畏惧。”她的自信傲慢,就连纳兰修也不禁心中怔忡了良久!他至始至终都静静地站在云歌身后,一直都不曾开口,然而此刻却因为云歌这一句洒脱的话,不禁失神了几分。

    “只是你未免太高估了自己。”云歌顿了顿,又幽幽地开了口,“你莫以为你不见了,此时的相府就乱了天了。你不知道的是,慕容府依然风平浪静。”

    纳兰修既然有这个本事将王氏掳过来,自然也有这个本事不惊动一丝一毫的风声。莫说是此刻正因为云歌扬言与他断绝关系正愁闷着无心顾及他事的慕容诚,就是凝香院里的下人奴才,也丝毫没有发现王氏被人掳走。

    纳兰修清冷的眸子转向了王氏,漠然清冷地开口。“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王氏转过头望向了纳兰修,然而就在这时,云歌却开口道:“正好,我便叫你领教领教,什么叫以眼还眼!”

    说罢,云歌转身便离开了刑讯房,纳兰修深深地看了一眼王氏,眼中里有玩味,看来等会儿还有好戏可看。

    别人不知道,他可了解这个丫头的性子,固然表现看起来无害,手段却异常生狠。这个王氏,可真是要惨了!

    半个时辰后,王氏被人带到了一个漆黑黑的地方,待人将烛火点亮,她便惊愕的发现,眼前有一个深深的枯井,人站在上面,一眼望去,漆黑一片。然而即便什么也看不见,却隐约能听到蛇信吐息的嘶嘶声,不禁令人心脾发麻!

    而在这深井的上方,是一座小小的楼台,此刻,云歌与纳兰修静默而立,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一幕,王氏向他们望去,根本不知道这个慕容云歌究竟要对她做什么!?

    “王氏,你可还有什么临终遗言要我托付?”云歌清清冷冷的问了一句,却只有寒暄的意味。

    临终之际?

    王氏不由得心神一凛,一种未知的恐惧涌上了心间。她又不由得想起慕容云歌方才对她的话,“以眼还眼”,难不成,她也要捉几条蛇来咬她不成?

    然而待人将王氏押着走近了,她低头向那井内一瞧,便赫然听,那足足有三丈深,三丈宽的枯井里,竟有数不清的蛇绞缠在一起,在烛光昏暗的映衬下,几十条花花绿绿的蛇互相穿插游走,遍布了整个井内,乍一眼望去,根本没有丝毫能够落脚的地方!想都无需想,这人要是不慎跌进去,便马上会被万蛇缠身,沦为这些蛇的口中果腹!

    如此场面越发显得令人毛骨悚然,极为骇人!王氏吓了好大一跳,惊得近乎了一声,节节后退。然而她方才退回数米,便有人立即走上前来,将她一把退上前,提剑出鞘,将剑架在了她的颈项边,王氏一时间更是不敢乱动了。

    “干什么!?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是慕容相府的人,我的夫君是当朝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们是什么狗东西,竟然敢对我动手动脚!你们就不怕这事儿传进慕容府,诛你们九族!?”

    “哦?诛九族?”纳兰修玩味一笑,眼眸不由得深邃了几分。“本王倒要看看,慕容诚有几个胆子,敢诛瑜王府九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