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先她一步
    花容点了点头,挥鞭策马,车马一路离去。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慕容靖驻足在原地,望着远去的车马,怔怔出神……

    一路上,寒风扑面。

    花容不由得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问道:“云歌小姐,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珠帘内,云歌面无表情得坐在窗口,迎着寒风眯起了眼眸。窗外月凄凉,她手中的短匕在月光下衬得森寒发亮。她低眉顺眼,修长的手指轻抚过凌厉的刀锋,一双眼眸却透出锐利逼人的杀机。

    慕容相府离瑜王府的距离并不算十分遥远,快马加鞭半个时辰就到了瑜王府,车马方才停在了门口,便立即有人赶着出来接应。大门缓缓打开,一拨人便涌了出来。

    花容与锦意跟雪鸢三人齐齐的跳下了马车,小心翼翼地掀开车帘,却望见云歌坐在车厢里,抚着手中的短匕出神良久。有那么一瞬,花容不禁被她那雪亮如刀刃一般锋利的眼神给惊了一跳,以至于一时半会儿并没有缓过神来。

    雪鸢见花容呆住,与锦意相视了一眼,便对云歌道:“主子,已经到了瑜王府了!”

    云歌并没有任何反应,许是太过出神,以至于雪鸢又是连着唤了好几声才转过头来,望了一眼窗外,仍旧有些后知后觉,喃喃问道:“到了?”

    “嗯!主子,已经到王府了,请您下车来!”雪鸢恭敬地回道。她的声音极低,许是生怕云歌太过疲倦,生怕惊扰了她。若是可以,她当真不希望惊醒她。如今的主子,太需要清净。然而夜已凉,还是赶紧进府歇息为好。

    云歌点了点头,便要下车来,只是不知是因为在想什么心事没注意脚下,还是有些疲惫,竟不慎被脚下的车钩绊了个实在。她身子不由得一晃,有些没站稳,抬起手便要扶着雪鸢。然而就在这时,雪鸢却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拨了开,紧接着,那只手稳稳地托住了她的手,顺势将她的身子揽入了臂弯。

    云歌心神一怔,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却望进纳兰修那一双幽深而迷人的凤眸之中。

    “你……”她愣了愣,也不知他何时出了府来,心中也暗暗意外,他竟亲自到门口来迎她。

    花容也讶异了住,方才他们几个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云歌身上,丝毫没注意王爷何时出了门口。

    云歌环视了一周,竟看见凤倾也出门来迎他,此刻她默默地站在纳兰修身后,轻轻地掩面打了个呵欠。见云歌望过来,她也回以眼神示意。

    纳兰修搀着她,手臂稳健地几乎承受了她整个身子的重量,“疲了。”

    她张了张口,刚想解释一些什么,纳兰修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以指封住了她的唇瓣,柔声道:“相府的事,我都知道了。”

    “……”云歌怔了怔,蓦地哭笑不得道,“你消息倒是灵通的很,这么快就传进你耳朵里了。”

    “我早料到今日相府里会有事发生,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动作。”纳兰修静静地道。

    “你早就料到了?”云歌有些诧异,这头相府刚发生了什么,风声就传进瑜王府里来了,倒是好生的厉害。

    纳兰修理所当然地应了一声,又解释道:“嗯!我在相府里,安插了暗信,莫不成你忘了?”

    云歌张了张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言语。是啊,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生性腹黑,老谋深算,因此对相府发生的事事无巨细都了若指掌倒也不叫她意外。只是这男人手段叵测,就连手下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偌大的相府他都竟敢安插暗信,也不怕被人发觉。然而更可怕的是,他在相府安插了几个暗信,就连她也没察觉到究竟是哪些人,看来是藏得极深。

    “你那些暗信在相府潜藏多久了?”云歌不禁好奇,还是问了一句。

    纳兰修思衬片刻,道:“太子退婚那日,至今。”

    这么久了?

    “看来你那些手下,各个都是神乎其神。”

    “呵,凑活。”纳兰修莞尔勾唇,却显得轻描淡写。

    说话间隙间,云歌这才猛然察觉到,此刻两个人之间的姿势究竟有多么亲密,察觉到一旁递来的几双视线,她转过头去,花容与几个奴才早已看直了眼。她这才意识到,两个人似乎显得有些暧昧了,于是刻意地想要与他维持些距离,然而刚要脱离他的臂弯,纳兰修便知道她要做什么动作,一下子环住了她的腰肢,将她搂得更紧。

    于是此刻间,这距离愈发暧昧不已。云歌甚至能够隔着两个人的衣料,都能隐约地感觉到他的体温。他身子本就虚弱,因此穿得比常人都要多出三件来,纳兰修将她的手拢进自己的袖口,依在他臂弯里,整个人都渐渐暖和起来。

    “你……”云歌抬眸瞪了他一眼,眼中难掩嗔怒,只觉得他这样太有些肆无忌惮了。

    “夜里风大,怕你着凉。”末了,他又无耻地补了一句,“这样暖和些。”

    “我不冷。”云歌板下脸来。

    “还说不冷?”纳兰修长指轻轻地捏了捏她冰凉的手心,包容住,皱了皱眉道,“手这么凉,嘴皮子倒硬。”

    某些方面,他比她还要固执。云歌见此,便没有再说什么。

    “风大了,进府。”

    二人缓步跨进了瑜王府,方才进了后院,奴才见到纳兰修与云歌二人,便立即跪了一地。纳兰修一如平常一般,步履轻缓,好似闲庭漫步,从容优雅。云歌跟在他的身侧,一边走着,一边再次打量起瑜王府后花园犹如仙林迷踪一般的景致,尤其是到了晚上,迷离的月下,美景越发动人。

    假山石雕,花台流水,亭台小筑,虽不如御花园那般奢华大气,却无处不透着一股恍若仙境的清幽致远,极为雅致。云歌心底不由得感叹了几分,这个纳兰修倒是懂得享受,若是换作她拥有这样的一个庭院,倒也是逍遥无比,走过九曲长廊,又过了几座凉亭,入目所见便是一座极为典雅的建筑,门洞上方悬挂着一个镶金牌匾,月下,三个字极为醒目——仙台阁,想必这就是纳兰修为她安排的歇息的地方。

    纳兰修驻足脚步,转过头对她道:“这几日你就暂且在这儿住下,凤倾都为你打点好了。”

    “仙台阁?”云歌抬起头望着牌匾上的字,倒是极为雅致的名字,极为应景。她不由得好奇地问,“这以前有人住吗?”

    “没有。”纳兰修摇了摇头。“这里修建以来,不曾有人住过。”

    “那……”

    “准确地说,这也是你的地方。”纳兰修静静道,“待你嫁进瑜王府,这里便是你的地方了。”

    云歌怔了怔,面不禁有些异样,很快转过视线不再看他。纳兰修打量了一眼她的脸,自然一眼便洞悉她此刻在想什么,却也倒没在逗她,淡淡地道:“如今不早了,你就先歇下。”

    云歌一听,面一冷,摇了摇头,声音骤然陈冷了下去。“我还不想歇下。”

    “嗯?”纳兰修挑了挑眉,有些不解。

    云歌道。“我还有事没做。”

    “我明白。”纳兰修蓦然一笑,然而眼中却有一抹寒芒一闪而过。他似乎总是能够一眼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心事,好似她不用多说,他便都能了解。云歌正诧异,就听他沉声道。“我已经命人去了,约莫一炷香功夫,就该带人回来了。”

    他自然知道云歌口中的那件事是什么事。就算她不说,他也不会罢休,就此放过那个王氏。她敢明目张胆的放毒蛇进云中居咬人,她早该知道报应会降到她的头上去。纳兰修危险地眯起了眼眸,他一想到暗信传回瑜王府,当他得知这个王氏竟放了好几条五步蛇在云中居,眸光便一阵阵僵冷。若不是红玉整理床铺,云歌回了相府便直接睡下,只怕此刻他的女人早已凶多吉少。五步蛇的毒剧毒致命,甚至在一恍惚时间,便丢了性命。这回云歌大意,幸好没有伤到了她,若不是红玉事先替她整理床铺,只怕这会儿她的尸骨已凉。

    这也正是纳兰修将云歌接来瑜王府的本意。他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安心,如何也不能再将云歌留在相府那样乌烟瘴气的地方。

    云歌闻言,不由得惊讶地瞪眸,有些不明白纳兰修话中的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要的人,马上就能见到了。到时候,任你处置。”纳兰修回道。

    云歌怔了怔,这才蓦然反应过来,原来这个男人早已知道她不会放过王氏,她原本想先将住处安顿好,再好好过问这个王氏,倒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早她一步先下了手。他的意思,是他已经派人去将王氏掠来了吗?

    她忽然道:“相府人手重重,想要将一个大活人偷渡出来,着实不易。”

    纳兰修勾唇一笑,轻描淡写地道。“对于我而言,哪怕我想将慕容府一夜之间搬空,也并非难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