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红玉之死
    云歌回到相府的时候,已是月上中空。【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房间里灯光未灭,红玉纤瘦的身影朦胧映在纱窗上,单手支额坐在桌子旁,微微侧身,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上去似乎正在打瞌睡。虽然出门前提醒过她不用留守,但这个固执的小丫头显然没听进去。

    云歌顿了一顿,慢步走过去推开门,一缕夜风渗入屋内,将红玉颊边的碎发撩起,拂到脖间。她睡的迷迷蒙蒙下意识伸手去挠,却忘了她的手正支着脑袋,一下子跌醒了,下颌直磕在桌子上,疼得一跳而起,整个人都精神了,“哎呦……”

    即便云歌心情沉重,看到这一幕也不由露出笑意。

    红玉苦着脸揉了揉下巴,脑神经还没转过弯来,突然看到地上的影子,满面惊愕的转过头,看到正走进屋来的云歌,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顾不上下巴还疼着,忙迎了过去。

    “白天里不是说晚上不用留守吗,怎么还不去睡?”云歌脱下身上的外衣递给她,疑惑问道。

    红玉吐吐舌头,将衣服放在屏风架子上,“奴婢心里惦记着小姐,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还不如在这儿等着,也免得小姐找不到人伺候。”

    她见云歌打了个哈欠,面上露出几分倦,连忙道:“小姐忙了一天定是累了,奴婢这就去小厨房把给您温着的参茶端来,您喝了也能好好休息。”

    因为前世职业的缘故,云歌的睡眠很浅,往往夜半一声猫叫都能把她惊醒,之后便再难睡好。红玉得知后便自告奋勇,每晚为她准备助眠的参茶,虽然效果不大,但到底有一份心意在里面,云歌不好拂了这丫头的意,这习惯也就逐渐保留下来了。

    云歌点点头,将头上的首饰取下来往梳妆台上一丢,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便起身换了睡衣,走到门外走廊上,看着中空的月。

    今夜月不太好,斜斜的一弯,阴云悬浮,一如她今夜不甚轻松的心事……

    一转眼,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三个月了,时间过得流水匆匆,她也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偶有午夜梦回,只觉得过去那些血腥交织、枪林弹雨的生活遥远的就像上一个世纪。她有时候甚至会想,过去和现在,到底哪一个才是她的真实,她到底是慕容云歌还是雪狼?

    庄周晓梦迷蝴蝶,一梦醒,却分不清到底是人还是蝶了……

    云歌苦笑一声。

    她现在这样,可真不像是过去的雪狼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从来不是仅仅为了活下去就已经拼劲了全力的雪狼会去想的。

    她……到底还是变了。

    “小姐?你这么站在这儿吹风,可仔细别着了凉啊!”红玉一惊一乍的声音突然传来,云歌回过头,她正端着一盏参茶匆匆走过来,将温热的茶盏放在她手中,又急吼吼的道,“小姐你先暖着,奴婢去给你拿件披风。”

    话音未落,还不等云歌说话,人已经转身进了屋。

    云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儿,无语的想,她还没“柔弱”到吹会儿风就会病倒的程度?这红玉……真是天生的管家婆!

    但是,被人关心着的感觉总不会太差,云歌笑了笑,拢着手里温热的茶盏坐在长廊上。红玉很快拿了披风出来,扎扎实实的给她裹上,又捻了捻衣角打量一番,这才满意的点头,“嗯,这下应该不冷了。”

    云歌被她逗笑了,不由摇摇头,“不用管我了,你去睡。”

    “奴婢先帮小姐铺好床,小姐喝了参茶就可以直接睡了。”红玉却摇摇头,坚持道,然后便进了屋。

    云歌也没想太多,裹着披风捧着参茶坐在长廊上,继续发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不少,以至于到现在,她脑子里都是些零零碎碎的谜团,明知道这些谜团之间互有联系,却愣是找不到一根鲜明的主线把它们连起来。这种思维受制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云歌左思右想,想得脑筋思维都有些僵硬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了,只好暂时存着,等明天恢复了精神再慢慢理。

    她低下头,喝了一口已经温凉的参茶,醇厚悠长的味道慢慢在唇间散开,正要长长的舒一口气,突然,一声惨叫蓦地从身后的房内发出!“啊——”

    红玉?!

    云歌心头一惊,手上的茶杯瞬间被掀翻,茶水溅到了她的衣服上,她却丝毫没注意,一个起身轻跃闪电般窜进屋内!

    刚一走进屋,还没来得及看清情况,鼻尖便飘来一股淡淡的腥咸味儿,云歌眉头一皱,目光如电般飞快扫过全屋,却只见红玉背对着她鞠身站在床榻边,姿势说不出的古怪僵硬,仿佛被点了**般一动也不动,身前床上的被褥倒卷着斜落到地上,丝丝腥咸味道正是从这里散开的。

    云歌几步走过去,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红玉不是不动,而是动不了!她浑身都在发颤,仿佛被抽掉了骨头似的,一只手还捏着一块被角,顺着她的手势往上看,饶是云歌性格冷定,也不由猛地吸了口凉气——

    蛇!

    好多的蛇!

    密密麻麻数不清数量的毒蛇!

    那些蛇是从一个脸盆大小的麻袋里爬出来的,每一条都花鲜亮,细细鳞片在烛光下泛着诡异的泽。倒竖的蛇瞳怨毒无比,嘶嘶吐着蛇息到处乱爬,显然是被受了惊吓的缘故。而就在红玉的手边不远处,两条彩格外明亮的赤红黑纹五步毒蛇正缠绕在一起,上身高高昂起,如一把花诡谲的小小弓矢,尖锐的毒牙在粉红的蛇腔内时隐时现——那是蛇类攻击的预备姿势!

    一看到这种姿势,云歌的鼻尖登时渗出冷汗来,条件反射的往红玉腕上一瞧,乌黑的瞳仁蓦地缩至针尖大小!

    红玉的手腕上,杏黄的衣袖微微挽起,露出皓白消瘦的手腕,四颗紫红发黑的毒牙印正烙在上面,微微渗出血丝,也是黑紫的诡异颜!

    “小……小姐……”红玉吓得浑身发抖,一动也不动。不知是被咬伤疼痛还是因为恐惧,她的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渗出来,短短时间内,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湿了个透儿。

    “别怕,没事的。”云歌暗中吸了口气,沉声道,“站着别动,我来处理!”

    红玉僵着脖子一动不敢动,云歌弯下身屏住呼吸,慢慢走到床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两条五步蛇。这种蛇剧毒无比,五步杀人,即便是她也不由倍加小心。

    慢慢俯下身子,指尖勾住被褥的一角。

    怨毒的蛇瞳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鲜红蛇息吞吐,蛇身越来越弯,越来越紧绷……

    就在两条蛇猛地弹起朝云歌脸面腾扑而去的一刹那,云歌手腕一翻,半边被褥霎时间飞起,在半空中挡住两条蛇喷射而来的剧毒毒液!

    只听到“嗤!”的一声,空气里顿时蔓延起辛辣诡谲的味道,两条蛇半空无处借力,被倒翻下的被褥狠狠拍到了床铺上,与此同时,红玉发出一声痛呼,整个人像没了骨头死的往下一软!

    云歌飞快的接住她,闪电般掐住手腕咬伤接近心脏的一端,拿起头簪便对着那伤口狠狠一划,割出一个透骨十字,大量黑红的毒血飞快流出来,滴在地毯上甚至可以还可闻到其中恶心的腥臭味。

    “啊……”红玉惨叫一声,绵软的身躯在她怀里剧烈痉挛,原本红润的脸颊蓦地惨白一片,云歌冷着脸死死攥着她的手腕,用力往外挤,企图把进入体内的毒液全部挤出来。

    但是没用,毒血源源不断,始终是黑红的诡异颜,那种蛇实在太过剧毒了。

    “小、小姐……”发抖的手突然抓住她的衣襟,云歌一回头,只见红玉满头虚汗,嘴唇发乌,话都说不完整了,“奴婢……怕……好怕……小姐,奴婢会……会死……吗?”

    云歌心里一痛,抓着她的手说不出话来。

    若隐若现的黑雾蔓延在红玉脸上,从脖颈,到唇线,到脸颊,再到鼻根,速度快得让人瞠目欲裂!

    云歌知道,这是毒素攻心的征兆。

    “小、小姐……”红玉头歪着,仿佛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妙,她蓄满泪水的眼睛里溢满了恐惧,大滴大滴的泪水落在云歌的手背上,又顺着手背流淌下去,最终与毒血混在一起,化作**的黑红之。

    “奴婢不……想死……救、救救……小……小……”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断续,渐渐听不出字音。她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大量黑红的血块从口里涌出来,那些阴郁似有若无的黑雾已经蔓延到了她的眉心,很快整张脸便完全化成了乌青。

    云歌面孔煞白,指尖不由自己的轻颤。

    或许是几秒,或许一秒都不到,红玉双眼猛地怒睁,双手死死的攥着云歌的衣角,她已经说不出话,喉咙口腔里全是黑红的血沫血块,唯有一串眼泪砸落下来,狠狠溅在地上。

    “滴答——”

    那只满是血污的手,蓦地松落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