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真相大白
    “小姐,人给您带到了!”

    云歌点点头,挑眉道:“嗯!都退下吧。 都市'文学  ”

    慕容菡惊得尖叫一声,立即后退避开,一把抱住了王氏的肩膀,缩在了她的身后。

    三个黑衣男子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然而却仍旧能看到身子的起伏,显然是还有几口气在,只是伤势极重,就连挣扎的力道都没了。然而三个男子一看就显然是受尽了酷刑,手筋脚筋也都被挑断,浑身伤口破绽,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着实触目惊心!其中一个,一只手都被斩了断,看着好不骇人!屋子里大多都是女人,一见这个场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四处避开,惊叫声此起彼伏。

    云歌走了过去,踢了踢其中一人,见这几人还有气,不由得暗暗感叹,这三个人的生命力倒真是强悍,历经那么多酷刑,又两天两夜不曾见进一滴米水,竟然还有口气。

    她原本以为,这几天不管不顾他们,都要断气了。

    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紫凌门的杀手,而其中之一,正是那一日将她审问的丫鬟杀人灭口的杀手,绝影将他捉回时,只留了一口气,她替他治好了伤,还没有功夫去拷问,没想到又有两个杀手摸上门来,想要将手脚做干净。不过尽管紫凌门杀手出手狠辣,然而脑子却有些不大灵光,以至于三个人全都落在了她的手上。云歌又顺藤摸瓜,将那日出嫁劫持的事查了个清楚。

    只是拷问也耗费了许多心力,这些杀手骨子里都硬得很,宁死也不开口,饶是她也不禁想了许多法子,这才逼得他们开口。

    清凉的眸子落在了慕容菡身上,慢条斯理地反问道:“这几个人,慕容菡,你应当是认识的吧?”

    “不认识!这些都是什么人?!我又怎么会认识这些……”慕容菡强忍住反胃,用手帕捂着唇,躲在王氏身后根本不敢看。

    容婉君也以绣帕轻掩,不敢多看。王氏也忍着反胃,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慕容云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都是谁?!”

    慕容诚也见了胃里闹腾不已,一股血腥气铺面而来,险些吐出来。他向后避了避,问道:“歌儿,这些都是什么人!这一身伤,又是怎么回事?”

    “父亲,这话你还是问问慕容菡比较好。”云歌冷冷一哼,低下头又是踢了一脚,眼中却是笑意凛冽。“这些人一个个的,骨头都硬的很,我当初也是费尽心机才拷问清楚。慕容菡,你当真不认得他们?”

    “哼!简直莫名其妙!我又怎么会认得他们?!”慕容菡拧眉,倒不是她装腔作势,故意装傻,只是如今几个男人面目全非,脸上血污遮蔽,她当真是认不清门面。

    “哦,既然认不清面貌,那说几个名字,你应该认识吧?”云歌顿了顿,唇角勾了勾,“紫凌门朱雀堂火泷,紫凌门玄武堂夜魂,紫凌门玄武堂夜斩,一纸契约,黄金五十两,劫杀花轿,娶我性命。你还有没有印象?”

    慕容菡怔了怔,然而愣了半晌,然而云歌越是说下去,她脸上越发的铁青无色,直至最后骤然煞白如纸。

    火泷,这个名字她又怎会陌生!?

    “你……”她一时没了言语,这个慕容云歌,竟然连紫凌门十大高手的其中三个都落在了她的手中!她从前只以为她不过是有些拳脚,然而就连紫凌门的三大高手都不是她的对手,自己从前似乎是太小觑了她!

    王氏察觉到慕容菡僵冷的手,心神不由得也是一恍,她显然也隐约知晓慕容菡是慕容云歌出嫁一事的主谋,然而她心中也着实诡异,以慕容菡的能力,如何能够请得动紫凌门的杀手出手?莫非这背后其中,还有人?

    慕容诚见她报出一大串名字,也是愣生生地望向了那倒在地上的三个黑衣男子。三个黑衣男子显然也是逐渐地恢复了神智,抬起头来环望了一眼四周,一见到这么多人,眸光当即危险地眯起,犹如嗜血而蠢蠢欲动的豺狼野兽。然而无奈,身上的穴位却被雪鸢封住,根本动弹不得丝毫,只能干眼瞪着。

    其中一个伤势较其他两人轻的正是火泷,他睁开眼,便一眼望见了躲在王氏身后的慕容菡,鹰眸眯了眯,显然一眼便认出了她。

    慕容靖却是神情复杂,他心中清楚,自从妹妹出嫁一事以来,直到被太子一纸退婚羞辱,再到京城关于她不贞受辱的流言蜚语,恶意中伤,这一切她都背负了太久太重,然而如今就要真相大白,如今他的心中又惊喜,又愤怒,更多的却是心疼。

    说到底,没有任何人能对另一个人的痛楚感同身受。那根针不是扎在自己身上,你永远想不到会有多痛?

    一直以来,云歌究竟承受了什么,他终究是无法体会,然而望着她如今苍凉无尽的眼眸,望着她傲然**,一身清寒而冷冽的气息,他的心竟也感到隐隐刺痛。他终究是有些看不清这个妹妹。

    若是从前慕容云歌的性子,定是走不到这一步,也许在流言蜚语的起初,她就早已被击垮。

    然而她却没有被击垮!

    慕容靖静静地望着她,心底的震撼一刻都不曾停止。

    云歌优雅地在椅子坐下,一边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指尖,一边漫声道:“在我出嫁那一日,便是这三个人,领着紫凌门的黑衣众,劫杀了我的花轿。只不过,慕容菡,一切并非都如你计划行事,他们并非遵照了你非遵照了你的命令行事,而是在劫杀我之后,便将我送回了太子府。所谓奸污一事,根本是子虚乌有。”

    那一日在她的拷问之下,当初劫杀她的火泷才吐出真言。慕容菡的命令原本是要他劫走花轿,将她奸污,再抛相府门口,从而彻底毁了她的凤途。然而火泷虽是杀手,却也有自己的骄傲与原则,杀手,只杀人,不做奸淫掳掠无耻之事。因此便将慕容云歌扔在了太子府门口,便离去了。

    起初,火泷原本对她动了杀念,然而慕容菡再三命令,要留下慕容云歌活口,他这才罢手。

    云歌一边说着,一边望向慕容菡的神色,却见她整张脸都越渐狰狞扭曲,一双眼睛更是如烈火涌动,恨不得将她吞蚀一般。

    “竟有这样的事?”慕容靖猛地转头看向了慕容菡,双拳紧捏,发出阵响。

    “那日之后,你甚至还在坊间煽风点火,污蔑我贞名受辱,遭到太子一纸退婚,成了西凉国乃至全天下最大的笑柄!但如你所愿,你成功了!”

    “全天下人,都在嗤笑慕容云歌出嫁遭劫,贞名受辱,太子退婚,家族为之不齿!太子以我为耻,皇室甚至一度传出消息要将我这罪夫杖毙!”顿了顿,云歌豁然起身,挑高了下颚,凉薄森寒的目光缓缓地扫过慕容诚与容婉君,紧接着便是后院的一众妻妾小房,清薄的冷笑却令在场的众人心底无不发凉,尤其是慕容靖,听着她的冷笑,一下子凉彻心骨。

    “不仅如此,就连我的父母,我的姊妹,都排挤我,嘲我讽我,欺我辱我!一夜之间,我犹如天上摔至地狱,摔得粉身粹骨,再也不是从前那温婉贤淑,知书达理的第一美人慕容云歌,而是一个不守贞洁,恬不知耻的下作贱妇。民间将我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凌迟处死为快!王公贵族见我更是退避三舍,不敢同我亲近,深怕我污了他们的名声。这一切都达到了你的目的,如你所愿!这不就是你所想看到的?”

    一番凌厉的言辞,饶是火泷都不禁被她话语间的气魄所震慑了住!然而反应过来,他心中不禁激荡不止!他也听闻过那些流言蜚语,任是对世间任何一个女子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慕容云歌冷笑着道出这些,自从她醒来以慕容云歌的身份活着,一路走来,多少讽言嘲语,多少中伤的流言蜚语,她都听在耳中,寒在心扉。她隐忍,只是因为她不在乎这世人对她的看法,然而却不代表,她对这些恶意的中伤不屑一顾!她也是人,也有着一颗肉做的心,被中伤,也会刺痛,也会苦涩。

    慕容诚闻言面色更是愧疚不已!云歌的话中,显然毫不掩饰对于他的失望,他这个做父亲的,的确没尽到责任。自己的女儿出事,他第一时间却没有去保护着,更没有第一时间去调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而是直接将她一竿子打死。朝中大臣联名上奏,要求处置了这个不守贞洁的罪人,他甚至没有任何表态,冷落她,疏离她,孤立她,甚至任凭她自生自灭!而到最后在皇帝面前开口担保住云歌性命的,竟是纳兰修。他这个做父亲的,却变相的成了一名侩子手。

    而这一切,都是慕容菡所为吗?

    慕容诚定定地瞪视着慕容菡,后者一脸惨白,泪水湿了满面。

    “不是的!不是的……是你在胡说,是你想要污蔑我!”

    云歌清冷勾唇,面无表情地望向了慕容菡,从容不迫。“不是?怎么不是?这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也都在你的把握之中!你得逞了,眼见我不再受宠,承受口舌是非,流言蜚语缠身,对于我的名声沦落,你自然感到欢喜!而我被退婚,太子府妃位悬空,你自然也如愿以偿,等来了皇室的一纸赐婚,就待着风风光光的十里红妆,嫁入太子府,凤附龙攀,一生荣华富贵。慕容菡,这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

    “住口!”慕容菡打断了云歌的话音,声音尖利道,“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所谓的紫凌门杀手,我根本也不曾派过谁去劫你出嫁的骄子!你信口污蔑!”

    “呵,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慕容诚慕容诚忍无可忍,一掌拍案怒然喝道:“放肆!这相府里当真是没有规矩了,成何体统!?”顿了顿,他指着慕容菡怒道,“菡儿,你太不像话!给我闭嘴!我要听事实真相。”

    “好,我就让他来说!”

    云歌蹲下身去,一把便紧紧地擭住了火泷的下颚,锋利的视线紧落在他脸上,寒声道,“清醒没?”

    火泷抬眸,对上了她的视线,并没开口,然而一双冷静的眼神,却在变相地告诉她,他如今很清醒。

    云歌对他的清醒很满意,看来这个男人的身子骨比她想象中的都要硬朗。“你还曾记得,当初是谁给你五十两黄金,立下契约,雇你劫杀我?”

    火泷紧抿双唇,身为杀手,他本不应该泄露关于雇主一丝一毫的信息,即便是死,也不能背叛主顾。这是紫凌门的门规,也是雷打不动的规矩,若有违反,不但要被逐出紫凌门不说,还要断去筋脉,废去一身武功,一个武者废物一身武艺,等同于是一个废物。即便被俘,然而火泷却自诩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儿,即便是杀手,也该有杀手的傲骨。

    因此至始至终,即便是他两个手下向慕容云歌袒露,然而他却从未吐露一个字,始终咬定口风,关于慕容菡与他立下的契约,他不曾松过口。

    火泷原本便打定注意,无论慕容云歌如何逼他,即便是痛不欲生,他也不会背叛雇主!

    然而他是个男儿,向来敬佩有骨气又气魄的武者,在西凉大陆,一向信奉强者为尊!而火泷自也不例外,对于强者,他心肝臣服!慕容云歌虽然是个女子,然而不但武艺精深,同时也有着即便是男子都不曾有过的气度与风华,因此对于云歌,他是从心底里敬重!

    “我火泷,从不跪天,也从不跪地,但只跪强者,也只会臣服强者!”火泷开口,却是沉冷而低哑的声音,他望着云歌,面色沉静地道,“慕容云歌,你敬你是强者,若不然,我绝非会违反门规!慕容菡是我的雇主,我本不该背叛她,但是我敬重你!所以,我回答你的问话!”

    慕容菡闻言,心高高悬起,简直要从喉咙口呼之欲出,就连一旁的王氏都紧张地窒息了住。

    不要讲出来……不要讲出来……王氏甚至有一片刻的冲动,想扑上去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云歌一怔,眉锋轻佻,余光一瞥一旁脸色难看的王氏母女,对火泷又道。“你说。”

    “实际上,紫凌门接下的这笔任务,有两个雇主,至于另外一个,抱歉,我不能说!而慕容菡不过是其中之一!事实上,这个任务只有两个命令,第一……”火泷冷不丁地咳了一声,紧接着道,“第一,在你出嫁那天,劫杀你的出嫁队伍,将你掳走。第二,便是你们想象中的下作之事!只不过紫凌门的杀手向来不屑做这种无耻之事!”

    在一片惊愕的呼吸声中,火泷闭上了眼睛,稳定了呼吸,缓缓地道:“原则上,紫凌门一旦接下任务,不管雇主是什么交代,那个人必须死!只是那一天……是我手软。但是我火泷以性命担保,我并没有对你做任何不齿之事,只是以一种特殊的花液,将你手上的守宫砂抹去,然后将你丢在太子府门口,便离去了!”

    慕容诚大惊失色。“你的意思是,歌儿并非失贞?”

    火泷冷冷道:“我是个杀手!不管是谁,我绝非会做出奸淫掳掠这等不齿之事!慕容云歌乃完璧之身!”

    容婉君面色一惊,与慕容诚相视了一眼,脸上却浮现出非喜非忧的神色!眼下这个消息,他们不知该是高兴还是该愧疚!他们的女儿仍旧是完璧之身,然而却背负了不贞之名那么许久!

    “火泷,你休想污蔑我!”慕容菡原本便隐忍到了极致,如今见慕容云歌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逼至绝路,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顿时气急败坏地道:“慕容云歌,你莫要欺人太甚了!”

    云歌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欺人太甚得究竟是谁?”

    她忽然唤道:“锦意!”

    “是,小姐!”锦意心领神会,走上前来。

    “她既然不见棺材不落泪,那你将那张东西拿出来!”

    “是。”锦意低头,紧接着缓步走到慕容诚面前,从胸襟里摸出一张折叠完好的纸呈了上去,慕容诚接过,竟是一张契约书。

    所谓契约书,顾名思义,也就是慕容菡当初对紫凌门的委托书,而慕容菡清秀的字迹,与指印赫然跃上!

    慕容菡一见到那张契约书,立即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整张面色都染上了死灰之色,眼中的绝望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涌来。

    云歌却淡然一笑,再也不发一语。

    因为她相信,话说了这么多,慕容诚心中自有评断。

    慕容诚紧盯着手中的契约书,然而越是看,越是心惊,紧捏着契约书的手,也愈发颤抖得不像样子。再次抬起双眸时,慕容诚眼中血丝密布,一双猩红的眸子向慕容菡望去,雷霆大怒,拍案吼道:“慕容菡!”

    话语间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轰得人头皮发麻,耳畔轰鸣!容婉君坐在一旁,甚至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

    众人面色皆为一震,全都被这一声怒喝惊了住。

    慕容菡脚下一软,一个趔趄跪在了地上,一瞬间眼前一阵发黑,整个身子都摇晃不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你为何要这么做!?”慕容诚脸色阴云密布,痛心疾首地站起身来,向她步步紧逼,“你为何要这么做?她可是你的妹妹!我当初调查这件事,还以为是……我千算万算,却如何也算不到,却是出自你的手!你到底是什么居心,竟要谋害自己的亲人!”

    “我不甘心!”慕容菡猛地抬起头来,却是泪涕横流,“因为我不甘心呀!”

    慕容诚怔了住,双目赤红欲裂。“不甘心?你究竟有什么不甘心!?”

    “凭什么七妹就能嫁给太子,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妃?而我却不能!只因为她有一张比我姣好的脸?还是因为她出身高贵,是相府的唯一嫡女?!我那么努力,那么尽心服侍您,父亲,您也是最喜欢我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您要将慕容云歌嫁给太子,而不是我呢?”

    慕容诚紧盯着她良久,不由得感到彻心彻肺的悲凉之意。这一场闹剧,令他心力交瘁,他不由得抚住额头,心中百感交集。

    “我为何那么努力,却还不如她?凭什么她就能嫁给太子,而我却不能?是,我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慕容家的朝权着想!与太子府联姻,相府也是势在必得!可我就是不甘心!像她那样的蠢货,又怎么会懂皇室里的勾心斗角?在太子府那样人心险恶的地方,又如何能为慕容相府谋求利益?”慕容菡犹如疯了似的,蓦地拍了拍胸脯,含着眼泪艰难地扯出一丝笑容,“但是,我可以啊!从小父亲您不就一直夸我心思聪慧吗?若是我嫁入太子府,我定会为相府谋求更高的权位!我可以啊,我可以嫁给太子啊!我比七妹聪慧,我比她懂得人心纷争,父亲您不应该将她嫁给太子,而是我啊!我也同样的,更深爱着太子啊,父亲您可知晓吗?您又知道那一纸赐婚传进相府,当我听到七妹要嫁给太子,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

    慕容诚定定地望着她,眼中有失望,有疲惫,有不解,有激怒。“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我就是疯了!我就是想嫁给太子,不惜一切手段!”慕容菡猛地站起身来,趔趄摇晃,紧接着猛地转身望向了云歌,一双眼睛犹如阴毒的蛇目,紧紧地擭住了云歌。“所以我才这么做!我要她身败名裂!我要她受尽天下人嗤笑!我要她付出代价!我要她将这十几年来所承受的宠爱,都还给我!”

    慕容诚气得一脸铁青,心中无比的愧疚,交杂着对慕容菡的恨铁不成钢的绝望,一时间难以逸出一个字来。

    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全都看愣了住,唯有慕容云歌云淡风轻地负手立在厅堂中央,任凭她如何发疯,也不为所动。

    慕容靖再也忍不下,上前一步对着慕容菡的脸便是狠狠的一巴掌。“慕容菡,你够了!在这儿发什么疯?!”

    慕容菡被打的懵了住,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地望向了慕容靖,指尖摸向唇角,却是一阵剧痛。她舔了舔唇角的血迹,崩溃地又哭又笑,无不幽怨地对着慕容靖尖叫道:“大哥,我也是你妹妹啊!”

    慕容靖语塞。

    “你从前也不是很关心我的吗?你也夸过我,我比七妹懂事,我比她乖巧听话,可你如今,竟然帮着她……打我?你打我……哈哈哈……”

    慕容菡抬起手臂,环绕着众人指了一圈,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你们都帮着她?!先前不是还站着我这边的吗?怎么如今都不说话了?你们是不是也要倒向七妹一边了?”

    “菡儿,这件事本就是你的错……”几个姨娘面面相视一眼,说了几句。

    “呵呵。我的错?!”慕容菡目光呆滞地讷讷自语,紧接着狠狠抹去唇角的血迹,点点头道:“呵呵!是!是我的错……如今我就是罪人,你们大可以落井下石,往我身上菜!后院里,安身立命是根本!良禽择木而栖,你们站在七妹那儿,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父亲……”她转过身,望着慕容诚,口吻绝望而悲恸,凄厉地哭道,“我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云歌勾唇一笑。“逼不得已?慕容菡,你倒是省省吧。”

    话音刚落,慕容菡肩头一颤,猛地转过身来,一双幽怒的眼神却如蛇蝎一般绞缠在她颈项。云歌却无视她眼中的毒寒,冷冷地道:“你是可以嫁给太子,事实上,你离太子府也不过一步之遥,我也无意同你争。若是我想争,我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让你输得一败涂地。”

    “你说什么?”慕容菡眸光一散。

    “错只错在,你不该一而再再而三招惹我。那件事之后,我也本无意澄清。我一向不在乎世人是如何眼光看我,也不在乎能不能嫁入太子府。既然皇室传来赐婚,你嫁入太子府,那何不安安分分?若你不作孽,只怕如今你早已风光嫁入太子府,心安理得的当你的侧妃了!”

    慕容菡不禁一瞬怔忡。是啊……她说的没有错,她本来离嫁给太子,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过一步之遥了!可是当初……却是她,却是这个废物毁了她的容貌!

    云歌望了望她,淡淡地道:“可你偏偏来向我炫耀,欺我,辱我,妄图将我践踏得再也抬不起头。”

    顿了顿,她眼底浮起一片清寒森凉。“既然如此,那我也可以轻易撕碎你这荣华梦。”

    慕容菡再也受不住这刺激,凄厉地尖叫了一声,向着慕容云歌一脸狰狞的扑了过去。“啊啊啊啊——!慕容云歌!我……我杀了你!”

    题外话------

    更新的有点晚了,只是这一章是个小**,想刻画得精致一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