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奉陪到底(二更)

第四十二章:奉陪到底(二更)

作品:鬼王的纨绔宠妃 作者:天下君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慕容诚站在一旁,一脸阴沉,望着眼前两个女儿当面对质,却终归什么都没说。[

    云歌冷冷地道:“栽赃你?呵,我慕容云歌不屑同你一样,玩这种小把戏。慕容芸?没错,是我动的手,可谁让她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偏偏要跟我过不去?只是我向来没耐心,”

    慕容菡眼见逮到了话机,心中冷笑了一声。她还敢提六妹?“所以,你就杀了她?”

    “你为何偏偏就认定是我杀了她?而不是府中其他人?”云歌也不甘示弱。如今,她不能承认是她杀了慕容芸,当初金蚕蛊一事,她原本是想将李嬷嬷当场扔在慕容诚面前,借此连环拔起慕容菡与王氏的根,彻底掀翻了她们的底。然而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背叛,但凡背叛她的人,她都不会容许自己手下留情。慕容诚手段不够狠辣,她不解恨,因此便自己解决了李嬷嬷与慕容芸,只是若不是她意气用事,如今也不至于这般麻烦。

    云歌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慕容菡剑走偏锋,竟先于她出手,如今她的地位显然被动之极。

    慕容菡闻言,冷笑道:“因为六妹与你积怨最深!”

    “与我积怨深?为何与我积怨最深,而不是与你呢?只因为她是同你站一条线,处处与我作对!”

    王氏冷笑道:“七小姐,你便认了罢!既然是你做的,就要敢作敢当!”

    云歌转头目光森冷,“二姨娘,这说话可是要担责的。这莫须有的罪名,云歌实在不敢当!至于这毒手到底是谁下的,那人心里自是有数,又何必栽赃到我身上来?”

    王氏被她眼神刺得语塞,慕容菡厉声道:“你——!你口说无凭!莫诬陷我!”

    云歌闻言,唇角绽开一道风华的笑容,幽然道:“咦?二姐又何须做贼心虚?妹妹可没有说是姐姐您下的毒手呢。”

    慕容菡的脸色陡然惨白了下来,云歌轻然勾唇,云淡风轻地道:“口说无凭?呵!二姐,你又何尝不是呢?说我杀了慕容芸,那可有谁看见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是不是你,你自己心里应该掂量清楚!事到如今,你还想要再狡辩不成?!”

    “慕容菡,我看你是非要我将你对我做过的事全都抖出来,你才甘心是么?”慕容云歌不惊不怒,幽然反问。

    “你又要拿什么诬陷我?”慕容菡语调猛然拔高。

    云歌脸上从容自若,面不改色地道,“诬陷你?你别以为我不知晓,你联合慕容芸,在我手边做的什么手脚!刚刚搬进西苑,这院子里大大小小就插满了你们的眼线!你敢否认?”

    慕容菡强辩:“没有!我没有,你信口雌黄,你胡说!”

    云歌眸光意味幽深地看了一眼慕容菡,眼神深邃如古谭。“你敢在父亲面前发毒誓,你当真一点儿也没存过害我的心思?”

    “没有!我对天发誓!”慕容菡答得果断,没有丝毫犹疑,当真举起手掌来对天发了毒誓,“倘若我与六妹存过害你的心思,天打雷劈!”

    慕容诚见了,不由得面色一冷,对云歌淡淡地道:“别太狠了!都是姊妹,姐妹间为何到了要发毒誓证明青白的地步!”

    “父亲你这是在问我?”云歌冷笑,微微挑了挑眉,附在她耳畔沉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耍的什么小动作。我倒是可以陪你玩玩,不过你可要小心了,我向来记仇,劝你识相点,免得你得罪我太深,落得六姐的下场。”

    她的话语极低,唯有慕容菡能够听见。

    “你……”慕容菡面色一惊,趔趄地倒退一步,心中难以置信,她竟然以此威胁自己!慕容菡隐约地怀疑,慕容云歌已知道她出嫁那一日是谁派人劫杀的骄子,然而她纵然知道了又如何?她请的可是道上数一数二的杀手,定不会留下一丝蛛丝马迹!即便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是出自她手又如何?又没有证据,谁会相信?

    慕容菡平日在相府里塑造的形象向来温婉,即便有些小算计,然而谁也不会相信她会下那样毒手的人!慕容诚,亦不会信!

    因此,慕容菡有恃无恐,她倒退一步,指着慕容云歌大声道,“你心思竟然这么歹毒,竟威胁我要杀我灭口?怎么,是你心虚了吗?”云歌丝毫不意外慕容菡会倒打一耙,竟这么泼她冷水,她方才不过是想激一激这个慕容菡,倒没想到她竟然当着慕容诚的面栽赃她,方才她在她耳畔说的话,唯有慕容菡听清,因此慕容菡搬弄什么是非,她都无法对证。慕容菡便是赌她没有证据证明她就是无法举证她就是出嫁劫杀的幕后真凶,这才肆无忌惮。

    如今反将一军,倒是慕容菡聪明了,懂得趁乱混淆是非。

    慕容诚一听,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云歌冷笑道:“妹妹,你的耳朵不好使了?我方才的原话不是这样的吧!”

    “我听得清清楚楚,你方才威胁我说,若是我再不识抬举,你就要杀我灭口,难道不是吗?”慕容菡说着,柔弱地扑向了慕容诚的怀中,“父亲,菡儿好怕……”

    慕容诚低下头搂住了她的肩膀,冰凉的视线落在了云歌身上,然而半晌却并没有开口,只是冷漠与失望,不断交替闪烁着。

    云歌眸色冷了冷,幽幽反问:“父亲,她说的话,你该不会轻易就信了吧?”

    慕容诚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心中满腹怀疑,然而却并没有说什么。他确实在怀疑慕容菡话中真假,然而听来却又不像是假的。如今慕容菡在他怀中,瑟瑟发抖,若是演技,当真是以假乱真。只是他不信这个女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他,他深信慕容菡虽然犯过错,心肠却并不坏,况且尝够了苦头,自然不会一犯再犯,因此也不信慕容菡会再骗他。云歌见此,心底发凉,紧逼一步。“是不是她说什么,你都信!而我说的,父亲也不过只当是信口雌黄?”

    慕容诚淡淡地道:“我只要听实话!”

    慕容菡心底也慌乱,生怕将云歌逼至绝境,把那件事说出来,对她不利,于是连忙挑开了话题。“七妹也不过是冲动之余,才说出这一番话的,父亲莫要再责怪了!至于六妹的事如今也无人说得清楚,只是事到如今,眼下至关紧要的,不是应该想着如何处理六妹的后事么?”

    “你给我闭嘴。”云歌冷冷地道。

    慕容菡刚想说什么,却见云歌笑意渐深,漫声道:“既然父亲要听实话,那我便说实话!父亲,如今你怀里那个你一心都深信着的女儿,你只怕不会相信,她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什么意思?”慕容诚看向了云歌,眸光渐寒,显然有些发懵。而容婉君也望向了云歌,暗暗紧张,她也同样不知出嫁以来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一旁尚久不说话的慕容靖骤然面色一寒,云歌话中的意思,他隐约摸出了一二,莫非她出嫁那一日的劫杀事件,与慕容菡有所牵连?莫非是慕容菡暗中指示雇得下手?这件事情,他也有派人在查,然而如何也查不清眉目,线索全断,根本查不清楚是暗中指使。

    王氏闻言,与慕容菡相视了一眼,纷纷惨白了面色。她们心里都没有底,慕容菡隐约怀疑慕容云歌调查了这件事情,也隐约怀疑慕容云歌猜到了她便是幕后主使,然而她向来心思细密,整件事她都做的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她不相信慕

    容云歌能够查得清楚!更何况,她指使的人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即便是她查清楚了又如何?物证?人证,难不成她还能将那些杀手抓来同她对峙不成?

    然而到底是做贼心虚,一丝风吹草动,慕容菡都紧张不已,手心早已冷汗沁沁。

    “父亲,您只怕是不知晓吧?你眼中所谓温良贤淑的女儿,却连同慕容芸一起,谋划害我,在我碗里下毒。这下的毒,还不是寻常的毒呢!父亲您又可知晓,这南疆蛊毒之术?”慕容云歌眸光森冷一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慕容诚道。

    “父亲,您不要听她瞎说……”

    “你给我闭嘴!”慕容靖怒道,“既然没有心虚,又何怕半夜鬼敲门?既然不曾做过这件事,坦坦荡荡,又何处怕人去说?”

    慕容诚道:“都别吵!歌儿,你尽管说便是!”

    7788小说网

    云歌挑眉,漫然道,“那一日,我回房间竟搜出了一只青铜小鼎,也不知是谁有心藏在我房中也实在不知,究竟是谁人这么狠心?竟要下蛊害我。父亲您应该知晓,这南疆蛊毒,剧毒至尊,中蛊之人大多下场凄惨。你平日里口口声声说,同是慕容家血脉,姐妹情深,可就是这样的姐妹,却不惜在我晚膳里下蛊?”

    “你凭什么就认定,这金蚕蛊是六妹下的?”慕容菡不甘地道。

    云歌“哦”了一声,忽然意味深长抚掌轻笑,众人皆为诧异地看向了她,却听她话锋一转,笑盈盈地道:“四姐当真是好能耐呢!我这都还没说,你竟然就张口就道出这蛊是什么蛊。也不知四姐平日里就接触的什么,就连这南疆神秘蛊毒金蚕蛊都能知道,当真是了不得!真是好生厉害!”

    众人不由一惊。

    慕容菡脸色一变,根本没想到竟被她抓住了这么一个小细节!“我……”

    慕容诚微微一怔,经她这么一提点,顿时也觉得慕容菡的一番言辞中的确有些古怪。容婉君也低声附和:“是啊!菡儿,我倒要问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歌儿碗里被下的蛊就是金蚕蛊呢?”

    “哼!南疆蛊毒之术,天下闻名!这金蚕蛊,更是蛊毒之中最毒的一种,莫说是菡儿,就连我也听说过。”王氏顿了顿,又帮衬道,“菡儿对南疆蛊毒术根本不了解,兴许只是听别人无意提起过金蚕蛊,因此就误以为这南疆蛊毒只有金

    蚕蛊这一种!我听人说,这金蚕蛊是要靠人养着的,菡儿哪里懂这些邪门歪道,根本不可能下毒害她!”

    慕容菡道:“是呀!我只是听人提起过金蚕蛊,便顺口那么一提。都说这金蚕蛊是要精心养着的,若是养得不好,极容易被反噬,我哪敢养这些东西?父亲你也是知晓的,我平日里就连一只小虫子都怕,不敢接近,又怎会养这么毒的虫子呢?”

    云歌冷冷一笑。“我又没说,这金蚕蛊是出自你的手!”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金蚕蛊,是慕容芸托人弄到手的,至于她究竟是怎么弄到手的,如今她的人已经死了,也不得而知。而我是如何发现的?只不过是因我吃了太多教训,以前总有人喜欢在我房间里动什么手脚,这次我留了个心眼,这才提前发现了慕容芸布下的局。”云歌冷冷地扫了一眼以往曾欺凌她、害过她、挤兑她、陷害她的慕容诚一众妻妾与她所谓的骨肉姐妹,那些记忆,至今存留在她脑海里,不曾磨灭而去,只因为印象太过深刻。

    慕容诚也是在朝野上拿捏政权的厉害人物,虽然上了些岁数,然而姜还是老的辣,他也知晓平日他不在时,后院里勾心斗角是常有的事。再者,云歌一字一句已是理清了思路,顺着这条思路走下去,心中登时明了不少。“你是说,芸儿专门托人弄来了南疆蛊毒,就是为了要害你?那她既然要害你,为何又要将这金蚕蛊藏在你房间里?你又是为何能够识出这金蚕蛊?”

    “这金蚕蛊,我也是看书上记载。这些书,都是书房里看来的。”云歌话音刚落,慕容诚便点了点头,他这个女儿平日闲来无事就喜欢闷在书房里,他也是知晓的。

    “父亲不知道的是,这金蚕蛊寻常手段根本杀不死,刀砍不死,剑捅不死,火烧不死,水淹不死,难以除灭。慕容芸倒也学得聪明,知晓在我饭里下毒,万一我中了蛊一夜之间暴毙而亡,父亲一旦追查起来,全府上下搜查,若是在她房间翻出了金蚕蛊,那她岂不是难逃其咎?”

    题外话------

    生理期莫名焦躁是咋回事?tat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