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面见圣颜
    “公公,请先喝杯茶罢!”

    苏海清笑了笑,却婉声推拒道:“呵呵!咱家也是奉命传圣旨,接下来还有别的要事,这茶水就不必了罢!”

    慕容诚笑了笑,随即视线扫过人群,却不见云歌身影,有些困惑得看了一眼容婉君。[

    容婉君也有些不安,转过头问碧珠道:“小姐呢?你可有去云中居请她?”

    碧珠立即回道:“嗯!回夫人的话,碧珠方才从云中居赶来,已经通传了小姐,此刻……”

    话音未落,不远处便传来玩味的笑声:“此刻,歌儿不是来了么?”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云歌从容地走来,见到苏海清,随即微微一笑,迎上前去,稍稍欠身,柔声道:“见过海清公公!”

    苏海清一怔,望着眼前眉清目秀,一袭水蓝裙衫的亭亭少女,隔了一日再见,他的心下却仍旧为她的美貌而心惊不已。

    身在帝王身边,苏海清也算是阅人无数了,见过许许多多容貌或妖艳,或妩媚,或美丽得不可方物,或高贵在上的女子,然而却从未见过纵然是清丽脱俗,未施粉泽,却也能美得如此惊心动魄的女子。

    与凤美人的冷艳不同,她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风华,如谪似仙,令人惊艳,他不得不感叹造物主对她的宠爱与厚施,将万千宠爱给予了她一身,也难怪太子殿下心中对她割舍不下。

    云歌抬起头,一双美丽的凤眸深处笑容柔和,眼底却暗暗蕴着清冷如刀的锋芒。她那清丽脱俗的脸上分明是明媚的笑靥,潋滟动人,然而不知为何,到底是在皇宫里头做人做事察言观色的人,苏海清一见到她脸上那深邃异常的笑意,便觉得心下一阵寒气翻涌,毛骨悚然。

    她那柔和的声音,如今细细听来,却寒气十足,幽冷得犹如蛇蝎爬满心扉,直叫海清公公心底里头那叫一个渗得慌,渗得慌啊……

    苏海清的笑意僵了僵,身子顿时一震,显然有点被她那份似笑非笑的眼神吓个不轻。那一刹那,他只感觉自己周遭三尺之内的空气都犹如冻结了一般。

    海清公公不由得暗暗付费,倒不想这小妮子,目光也是能杀死人的啊……

    “公公?”

    云歌小声地提醒,苏海清连忙回过神来,脸上难掩慌乱的神色,随即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随即高高地举起手中的玉轴圣旨,大声道:“慕容云歌,还不快快跪下接旨?”

    就见云歌半晌都没有动作,苏海清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站在一旁的容婉君面色大惊,心中更是焦急不已。

    她心中自然是知道云歌的心思的,她不愿意嫁于太子,这话昨天她便与自己坦白澄明,因此她先前也十分担心她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却没想到她竟然乖乖地前来接旨,还是以这一番从容尔雅的姿态,这反倒让容婉君心里暗暗地捏了一把汗,更是觉得愕然不已。

    比起云歌,她虽然更在意慕容家的大局,然而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作为母亲,又岂会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心里受苦?更不想为了此事断了母女间的情分,更何况,慕容诚也说了,太子的本意便是利用慕容家,她如何能忍?她原本想着今日一早就入宫向皇上请明这件事,在事情无法挽回之前让他收回皇命,却没想到圣旨来得这么快,快到就连她都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是。”云歌微微一笑,眼底意味深邃,随后从容地跪在了地上,众人齐齐地跪在了身后。

    苏海清手腕一抖,双手展开玉轴,大声地念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丞相慕容诚之女慕容云歌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太子年已二十四,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慕容云歌待宇闺中,与皇三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太子为太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云歌神情不动,眼底却一点一点浮上冰冷的寒霜,嘴角却缓缓牵起,笑意渐深。

    慕容靖跪在云歌的身侧,余光瞥见她这般深邃的笑意,眼底流露出锋芒毕露的眸光,心中的不安更甚,暗衬不妙,生怕她当众抗旨。众人跪在身后,屏息凝神,丝毫不敢作声,只是低低地埋着头,却尚久都不见有回应声,不时有人小心翼翼地以眼角观察形势,却见慕容云歌跪在最前,低眉不语,也不见有动静。

    容婉君见此心中暗暗捉急,不时将云歌使以眼色。

    苏海清平举着卷轴的手凝滞在空中许久都不见有回应,顿时面色古怪地低头看了一眼云歌,又低低地咳了咳,道:“慕容七小姐,接旨吧!”

    云歌敛眸冷冷一笑,高高地抬起双手,从苏海清的手中接过卷轴,沉声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后一众人跟着起身,脸上大松了一口气。

    慕容诚与容婉君立即迎上前与苏海清寒暄几言。慕容靖心口的悬石也算是放下,转过头,却不见了云歌的身影,猛地一惊,转过头环视了一眼四周,都不见她人影,顿时暗衬不妙,就向门口夺步而去。

    事情果真不出他所料,方才出了相府大门,就看见云歌手握着卷轴,只见她脚尖一点,一个踏云飞步,施展轻功潇洒地一跃上马,伸手利落地劈断锁着玉撵的马缰,双手勒紧马缰,双腿一夹马肚,只听一声高扬的嘶鸣声,她驾着马鞭尘而去。

    “歌儿!”慕容靖暗暗大惊,大声呼喊,然而却距离得远了,只怕她根本听不见,想要阻止却已是来不及。当下也顾不及许多,他折身就从门口静候着的御林军马队里解了一头马便匆忙地追赶了上去!

    云歌的骑术虽谈不上出神入化,却也十分精湛,以至于向来以骑术见长的慕容靖一时半活儿竟追不上她的速度。眼见着距离越拉越远,他暗暗咬牙,豁然起身,脚尖一踏马身,施展轻功,踏风追上了她的骏马,翻身一跃跨上了马背,坐在了她的身后,伸手便握住了她手中的马缰。

    云歌意识到有人上马,眼见手中的缰绳被夺了去,心中作警,下意识地伸手劈掌去挡,手臂却被他紧紧地握了住。她面色阴郁地回过头,却见是他,不由得愕然道:“哥哥?”

    慕容靖脸色大怒,不禁嗔道:“原来你还当我是你的哥哥!歌儿,你这是打算上哪儿去?”

    云歌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冷冷一笑地道:“当然是进宫面见圣颜,恳请皇上收回成命了!”

    “胡闹!”慕容靖转而一勒马缰,低头对着她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皇上竟然已经下了旨意,圣旨都传进了相府,又岂有再收回去的道理?!更何况,你已经接下了圣旨……”

    “哥哥,你不是说,不会想办法的吗?”云歌却反倒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举起手中紧握的玉轴圣旨,对他咄咄相逼,“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吗?”

    慕容靖不禁语塞,声音噎在喉咙口半天,才无奈地道,“歌儿,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可你却也不能这么做!”

    云歌怒极反笑:“不能这么做?我怎么了?”

    慕容靖见此,语气也不由己得加重了几分,沉声呵斥道:“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是在抗旨!你可知道,抗旨不尊,乃是大不敬之罪!你不要你的小命了吗?”

    “倘若皇上要我的命,那就有本事来拿好了!”云歌冷冷地转眸,冷哼了一声,道,“事到如今,我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顾及结果如何?我只知道,倘若过了今日,我没所作为,那么明天以后,我是连‘抗旨’的机会都没有了!”

    慕容靖闻言,不由得惊怔不已,却听她又声音低沉地道:“倘若活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之上,如果连自己选择的心上人共结连理都不能,倘若一个人的人生被皇权掌控左右,倘若身为皇上就能随便干涉一个人的一生幸福,这西凤天下实在是太过荒唐了。”

    慕容靖大惊出声:“住口!你怎能说出这样放肆的话来?!若是叫有心之人听了去,传到皇上面前,你可是要掉脑袋的!”

    云歌敛眸,唇角却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来。

    见她这般,慕容靖心下也抽疼不已,好声好气地劝道:“妹妹,听哥哥一句话!这些日子以来,太子殿下对你如何,我全都是看在心里的。想那太子殿下的确对妹妹是真情实意,将妹妹放在了心上的!哥哥与太子殿下相识那么久,却始终没见殿下对其他女子这般纵容宠爱过,妹妹你是唯一一个例外。”

    “呵呵,例外?”

    云歌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之极的笑话,轻笑了几声,转过脸对着他反问道:“哥哥,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太子究竟是为了何而娶我!”

    慕容靖讶然地瞪眸,以一种极为不敢置信地眼神看向了她,眼底惊诧至极。云歌冷哼了一声,又沉声道:“哥哥,其实你心里也最为清楚不过了,如若你还不清明,那要我解释于你听吗?”

    “妹妹,你……”

    云歌敛眸打断了他的话道:“太子为何执意要娶我为太子妃,并非他有多么喜欢我,说到底,只不过是因为我顶着慕容家嫡女的名衔罢了!我是慕容家唯一的嫡女,迎娶我,就意味着能够得到慕容家的拥护庇佑!有了我这一颗至关重要的砝码,他还会担心自己的储君之位保不住吗?”

    慕容靖忽然语塞了住,她字字清晰,逻辑有条不紊,竟让他一时无言以对。实际上,他也对太子心里真实的算计猜测了个七八分,然而他却觉得,纵然如此,太子仍是对云歌多少呦情意在的。否则,他也不至于千方百计得就为了娶他妹妹下这么心思。

    要知道,想要拢擭慕容家,不一定非要以联姻这样的形势,还有诸多其他的办法。

    慕容靖微微叹息一声,继而又缓缓道:“但不论如何,太子终归对你还是有情分在的,到底是在意你的!喜欢你的……”

    “他的喜欢究竟有多值钱?”云歌冷冷地反唇相讥,冷笑道,“他能为我一人舍弃万千佳丽,只许我一世诺言吗?他能给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人的平静生活吗?”

    话音刚落,慕容靖便极为诧异地瞪大了双眸,显然是不赞同她的话。

    “这怎么可能呢?!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有些不以为然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又沉声道,“自先帝开国以来,贵族男子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如今还会有哪个男子独守一妻的?更何况太子身份尊贵,出身皇室,又怎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不过,就算如此,你也是高贵的太子妃,就算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至少太子殿下的心目中,你是最挚爱的那一人,便已足够了不是吗?”

    “我要的不是这样!”云歌严声打断,冷冷地道,“哥哥,我要的不多,我不奢求荣华富贵,更不在意什么太子妃,我只是不想与那么多女人共事一夫,那哥哥是否能够究竟是有多么悲哀?”

    说罢,她笑意顿收,又无不讥讽地道:“而且,还是一个我讨厌的男人。”

    慕容靖定定地望着她脸上阴暗的神情,直觉得眼前这个妹妹是真真与以前大不一样了。从前的妹妹,温顺,乖巧,善良,心思细腻却脆弱,纵然心中对太子抱有执着,却也不会有这般固执的要求,也不会这般为难太子,更不会做出这般大胆的举动。

    然而如今的云歌,坚强,勇敢,有时温柔,有时却冷漠得令人觉得陌生,有时却又总是离经叛道得做出一些惊人之举,如她尽管不愿意妥协于赐婚,然而今日却仍旧乖乖地接下圣旨。

    却不想她方才接下圣旨,便要入宫恳请皇上收回赐婚皇命。

    有时面对她时,就像是置身在空旷山间的云雾,朦胧而飘渺,尽管围绕在身际,却又觉得无法掌握,怎么也捉摸不透,望不穿。

    慕容靖心里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如何想的?正一品圣旨传进了丞相府,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倘若她不接旨,以病相称,后院人多口杂,又怎能瞒得住那么多人的口舌?一旦风声走漏,那便是欺君之罪。

    倘若她不接旨,那便是辱没圣颜。

    倘若宣读完圣旨,她没有接旨,当着那么众人的面,那便是公然抗旨,是对皇上大不敬之罪。如今慕容家立于风口浪尖,倘若经过有心人多舌挑拨,那么指不定要牵连慕容家。

    所以,是因为这样吗?她选择隐忍,接下圣旨,情愿一个人背负违抗皇命,也不愿牵连慕容家?

    慕容靖想到此,心情蓦然沉了下来,什么时候,他这个妹妹何时竟连他这个做长兄的都不愿意依靠了?

    还是说,她已经不再信任他了?

    云歌见他脸色阴沉了下来,一双略显失望的眼神在她脸上不断流连,无奈地挑了挑眉,缓缓地道:“哥哥,我知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愿意,也不会去嫁一道圣旨。”

    说罢,她回过身,倏然从他手中夺过缰绳,一掌将他推下了马,慕容靖反应不及,勉强地站稳了身姿,抬起头便见她“驾”的一声,驭马绝尘而去。

    慕容靖神情充愣久久,默然地驻足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身后的骏马赶了上来,停在了他的身边,他这才反应过来,一勒马缰,猛地掉转了方向,向着荣王府驾马而去!

    云歌手执圣旨一路御马奔行,直到行至太和殿侧门口被侍卫上前横戈拦下。

    两排侍卫身着银装铁甲,整齐地守在侧门口,神情冰冷肃穆。

    “来者何人!”

    云歌身姿利落得翻身下马,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随即缓缓地举起手中的圣旨,高高扬起,冷冷地道:“慕容丞相府,慕容云歌,拜求面圣!”

    众人愕然地抬起头,一见到她手中的一品玉轴圣旨,面色纷纷一变,态度不由得放恭敬了几分。再一听来人是慕容云歌,这皇宫上下谁人不知这号人物?

    慕容云歌,这不正是相国大人的嫡出千金,蓉妃的侄女?他们哪里敢怠慢了?

    于是侍卫长回过头,以眼神示意,便有人点点头,急急地赶着去向皇上通传。

    此刻,景元帝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门外却传来太监匆匆赶来的通报声,但是很快便被门口的公公眼疾手快得给拦了住。

    小太监神色看起来有些异样,时不时向门内张望两眼,曹公公见他这般慌慌张站的,脸上浮现不满之色,伸出手指一点他的脑门,不由得冷冷训斥道:“你这做奴才的,这般急急躁躁的,也不看着点儿路子,万一冲撞了皇上,可是小心你的脑袋!回头给咱家好好学学规矩!”

    “是!是!”小太监连连点头认不是,曹公公这才没好气地问道:“什么事这般慌慌张张的啊?”

    小太监喘了口气,抬起头附上了他的耳朵,嘀嘀咕咕低声了几句,曹公公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向书房里看去一眼,缓缓地道:“哎哟,这会儿可不行!皇上病体刚好,如今这时候正在批折子,为了奏本的事正是在伤神呢,没空理会闲杂事!而且已经下了命令无论是谁了都不许进入打扰,回了她吧!”

    “曹公公,这样好吗?那可是慕容相爷的爱女呀!这姑姑又是后宫之主,只怕是惹不起吧?!”小太监有些狐疑地皱了皱眉,又道,“况且,这慕容七小姐的手上,还握有圣旨呢,就怕是又重要的事要找皇上,若是耽误了,只怕公公您……”

    曹公公闻言目光一震,心衬着这其中可有些情况。

    他平日是也不常在皇上身边伺候,这皇上身边伺候着的一直都是苏海清,而他只是跟在苏海清身边打打副手。

    今日他得知皇上方才下了朝,便急急忙忙地进了御书房,便再也没有出来。方才些时候,海清公公就被传进了御书房,紧接着没过多久,便手捧着一卷玉轴圣旨走了出来,匆匆地带着一众人马赶往慕容丞相府了,据说是皇上下了这赐婚的圣旨,他赶着去传达,因此便将他临时拨在了皇上身边服侍。

    紧接着,皇上便批起了折子,又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宣见。他不敢担待,因此守在门口,回绝了好些人,甚至是太子求见,都被他一一回绝了去。

    然而一想到慕容诚这号盛名鼎鼎的大人物,又再想到身为后宫之主正是受宠的蓉妃,又想到这慕容云歌的父亲是当朝宰相,兴许这未来还是尊贵的太子妃,心中暗嗔着,这么号人物可真不好怠慢,万一真是有天大的事被他给挡着了,可不是要惨了?

    于是,曹公公拧眉权衡左右,便对小太监道:“行!你随咱家进来吧,不过得看咱家眼色,知道么?”

    小太监再三地点了点头,曹公公领着他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跨进了御书房,步履轻缓地走了进去,捏着衣袖看了看皇帝的脸色,低声地试探道:“皇上……”

    景元帝正捏着一本奏本出神,心情正是烦闷之际,如今被人打扰,脸色很是不好看,抬起头语气不耐地问道:“不是说了任何人都不见么?你进来做什么?”

    曹公公脸上扬起讨乖的笑容,轻声地道:“皇上,奴才一直记着您的话呢!只是这太和殿外传来通报,说是这内宫门外慕容相府七小姐慕容云歌求见,皇上,您看……”

    “慕容云歌?”皇帝一听,立即便皱了眉,手中笔锋顿收,暗暗疑惑不已。这圣旨适才叫人传进相府,怎么没过多久,这丫头就闯进皇宫来要求面圣了?

    莫不是,对这赐婚圣旨有异议?

    怎么会?这小妮子不是一直都心许着太子么?又怎么会对圣旨有想法?就算是有,依照她的性子,也不敢违抗才是!

    曹公公小心地察言观色,低低地问道:“皇上,这……是宣还是不宣?”

    皇上蓦地放下了笔,椽了椽眉心,沉声道:“宣!”

    曹公公一听,立即点了点头,心下则是暗暗地庆幸自己幸好进来通报了一声。皇上既然召见慕容云歌,那么便说明慕容云歌这件事是非同小可的,也得幸亏他没耽误,莫不然,可不知会当如何了!

    于是,领着那小太监走出门的时候,曹公公心中长舒一气,对着他道:“你、你你快去太和殿门口,将那慕容七小姐给快快请过来吧!”顿了顿,他心下又暗暗衬了衬,随即又道,“哎唷,还是咱家亲自去迎吧!”

    说罢,他提溜着衣角,手秉着拂尘,领着小太监就匆匆地向太和殿侧门口赶去。正走到太后殿内门口时,就见不远处的九曲回廊边静静地伫立着一道高挑的背影。

    只见男子一身月牙白色的锦衣玉袍,高冠束发,面目丰神俊朗,挺拔而颀长的身形立于回廊前,曹公公一见到他,连同身后几个小太监一道止住了脚步,恭恭敬敬地向男子福下了身。

    “奴才叩见晋王!”

    闻声,纳兰瑾神色平静地转过身来,凤目斜斜一挑,幽冷的视线流落在了他的身上,唇角一勾,慢悠悠地道:“都起来说话吧!”

    “谢王爷!”曹公公起身,不由得捏了捏衣袖,不知为何,面对晋王时,似乎无形之中被他身上仿若与生俱来的气魄所压慑,以至于呼吸都不自禁地虚了起来。

    尤其是察觉到他那冰冷的视线再他身上扫过时,他的背脊变得愈发僵硬。

    纳兰瑾幽幽一笑,冷冷地问道:“曹公公,你这是上哪儿去?”

    曹公公笑了笑,回道:“嘿嘿!回王爷,慕容相府嫡小姐慕容云歌得皇上召见,这不,奴才正赶着前去迎接呢!”

    纳兰瑾勾唇,挑了挑眉问道:“哦?是何事得父皇召见?”

    “这……皇上的意思,哪是咱们这些做奴才的能妄自猜测的?”曹公公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艰难地拿捏用词,回答道。

    “如此。”纳兰瑾若有深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去吧!”

    “是!”曹公公又行了一礼,生怕礼节上哪儿出了差池,转过头对着一种跟随使了一记眼色,便匆匆地向太和殿匆匆赶去。

    纳兰瑾缓缓地转过身,清冷的目光望向曹贵仁匆匆离去的身影,凤眸微微一狭,眼底蓦然平添了几分叵测的深意。身后穿着一袭墨色长衣的男子自柱后走了出来,跪在了他的身后,纳兰瑾面无表情地回过头,对着他冷冷地道:“你现在就前去慕容相府,替本王打探消息。”

    男子低头,应道:“是!”

    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在这之后,你先在丞相府守着,切记,不可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男子掷地有声地道:“是!属下定当谨记主子叮嘱。”

    纳兰瑾微微眯起双眸,他倒想看看,这一回,到底演得是怎么一出戏!

    与此同时,这慕容云歌手持圣旨入宫求见面圣一事儿也同时传进了萧皇后的耳中。萧皇后身为这后宫之主,这后宫之中但凡大事小事,事无巨细,都在她的耳目之中,前朝后宫自是有她的几线人脉,这太和殿谁人进出,她又怎么会不知晓呢?

    萧皇后得知这云歌进了宫,心下便有些觉得诧异。先前头她方才叫人大厅到了消息,得知景元帝方才下了朝便拟了圣旨传进了慕容相府,尽管她没打听清楚这圣旨到底是怎么个旨意,然而她却多少猜到这事儿定是与赐婚一事有关系,于是便匆忙地安排了亲信,跟着圣旨去了相府。这不,打探消息的人还没回来,就传来了慕容云歌进宫的消息,她能不觉得古怪么?

    也难怪萧皇后这么紧张,倘若要问这后宫之中,谁人最为反对太子与慕容家的这一门赐婚亲事,莫过于她了。在她眼中,纳兰辰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慕容云歌这个不贞不洁的贱妇!但是,也不能嫁给瑜王那个废物!

    若要问为什么,萧皇后心中还指望着纳兰辰能够争得储君之位。首先,这太子府与瑜王府就向来不合。要问为什么不合,这还要追溯到十余年前的储君之争,当初景元帝有意要立纳兰修为储君之时,遭到了诸多朝臣的再三反对。那时齐贵妃自去世之后,纳兰修在后宫的地位便大不如前,再加上纳兰修有意收敛自己的锋芒,因此立储君之时,景元帝纵然对他有意,却承受了来自朝野之上各方的压力,于是无奈之下,便考虑了纳兰辰、纳兰宇、纳兰瑾与纳兰绮四人,打算在这四人之中挑选出人选册封太子。

    要说这纳兰瑾,论品德,论才华,论学赋,论魄力,哪一点儿及得上她的辰儿?而这纳兰宇出身正室,背后又有这么强大的母族在撑势,可偏偏那时候,就是有些居心不轨的人跑出来扰乱,不但在景元帝面前危言耸听,且在暗中拉拢各方势力,拥立纳兰宇上位。但凡有心争夺储君之位的,萧皇后一向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

    那时,便是孟家在景元帝面前提起这“功高震主”一说。纳兰瑾的母妃蓉妃是慕容家旁支一脉,于是孟家便说慕容家如今在朝野之上一家独大,更何况这慕容家又出了一个一品护国夫人,倘若再出个太子,就怕这慕容家的气焰是愈发高涨了,到时候是怎么压也压不下去了。倘若到时候这慕容家的权势一旦威胁到君主的地位,只怕慕容家人心不古。

    还说,英明的君主,向来懂得平衡朝野上的各方势力,景元帝认为其言之有理,朝野之上,一旦哪一方哪一派势力太过显赫,权大遮天,终归是不太妥。于是出于慎重,他也就采纳了他的提议,仅仅将纳兰瑾恻封王。最后在这一场储君之争中,有孟家在身后推波助澜,得以纳兰辰当上了太子。

    之后,这件事就有点一波三折了。原先按照孟家与萧家先前说好的,这纳兰辰若是当上了太子之后,那么这太子妃的位置,可是非孟家莫属的。正孟家老爷可是早就盘算好了心思,扶纳兰辰坐上皇位,而孟香菡当上皇后,孟家借此势力也能得到稳固,兴许还能从而取缔慕容家在朝野之上的地位。

    然而萧皇后却食言了,孟香菡当时风光大嫁入了太子府,却仅仅只是太子侧妃。当时孟家就对此感到极为不满,然而萧皇后也是个人物,处事圆滑,不知怎的,竟然平息了这场风波。

    不得不说,萧皇后这野心可真真不小。不但为了拢擭孟家不择手段,甚至连孟家向来视为死敌的慕容家都起了念想,元夕宴上慕容云歌的那一首《江山长歌》,一手精妙的曲艺不但赢得了景元帝龙颜大悦,更是引起了她的注目。

    慕容云歌这个女子,不但美貌德才兼备,天赋过人,品性更是敦厚,且知书达理,温婉贤淑,关键是,这个丫头,随了容婉君,不似蓉妃那般细腻的心思,老辣的很。

    慕容家尽出一些狠辣的人物,慕容老太君如此,慕容诚如此,蓉妃也是如此,就连慕容家那些年轻的如慕容靖,年纪轻轻,却也是个老练人物。

    在后宫之中,女人太过聪明,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她要的只不过是一个会听话的,懂分寸的,知退让的太子妃。

    于是,这萧皇后就授意纳兰辰迎娶慕容云歌为太子妃,这事传入孟家,孟家家主当时就没了好脸色。萧皇后这等同于过河拆桥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满。萧皇后又暗中示意,这孟香菡腹中早已怀了太子的骨肉,待这纳兰辰登上皇位,即刻便册封为亲王,也许,还会是这未来的储君。

    这件事就暂且平息了下去。

    可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萧皇后却不想出嫁当日发生了那等子事,更不想这她这好儿子都没与她打过招呼,就私自地拟了退婚书,给了慕容云歌掌了好大一棍子,当众给慕容家那么大的难堪。这慕容云歌是蓉妃的心肝侄女,那一日她也在场,能不对纳兰辰心生憎恶?

    因此,蓉妃反对这一门赐婚,也当是无可厚非的。更何况,蓉妃又怎么会不知道这萧皇后的心里到底在拿捏什么心思,打着一盘怎样的算计?

    关于这慕容云歌进宫一事,萧皇后那里也有人传了口风。她原本就为纳兰辰与慕容家这一门婚约操神不已,权衡良久之后,她觉得纳兰辰说得也有道理,娶慕容云歌也是一计良策,得知景元帝拟了圣旨已经传去了丞相府,这方才安下心来,却不想这还没缓上神来,就得知慕容云歌竟然进了皇宫,且得到了皇帝的召见,这一下隐隐得就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太妙,于是便匆忙换了一身衣服,就向着御书房去了。

    这一边,曹公公领着人来亲自迎接,走到侧殿门口就见云歌背脊挺直得伫立在门前等候了许久,于是紧忙走上前去,大声地道:“宣慕容丞相府嫡小姐慕容云歌觐见!”

    慕容云歌回过神来,曹公公立即迎上了前,将她迎了进去。

    “慕容七小姐,皇上召见您呢!皇上此刻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请跟咱家走吧!”

    “那就有劳公公了!”云歌如远山般的秀眉微微轻佻,客气地道了一声,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圣旨,跟随着曹公公向御书房走去。

    此前,慕容靖得知拦不住慕容云歌,便调了方向赶往了荣王府,他想,这一次云歌前去御书房找皇上收回圣旨,这事定不会就此太平结束,再加上她原本就立于风口浪尖之际,只怕此番只身闯入皇宫定是凶多吉少,于是便想着寻上纳兰宇一同商量对策。

    平日里纳兰宇颇得景元帝宠爱,有他作担保,歌儿定会安然无忧。

    慕容靖到了丞相府的时候,却不想纳兰绮与景慕轩竟也在,两个人坐在凉亭正兴义盎然地对弈下棋。纳兰宇正诧异慕容靖今日为何突然造访时,却从他口中得知了云歌进宫时,当即脸色大变,与景慕轩面面相视了一眼。

    “这傻丫头!又要做出什么傻事儿来了?这皇宫岂是她想闯便容她闯的?如今父皇正为了平定西海民乱一事正愁得焦头烂额,这个时候去找父皇岂不是……”

    纳兰绮闻言脸色也不禁微微发白,惊异地道:“王兄,父皇这圣旨为何下得这么急?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了!”

    慕容靖拧了拧眉,接口沉沉地道:“今日一早,父亲与母亲原本正想去皇宫面圣,然而苏海清却带着赐婚圣旨来了府上,歌儿便接了旨。”

    纳兰宇极为讶异地扬眉,面色一愣,怔怔地道:“天哪!歌儿竟然会接下圣旨?”

    景慕轩眉心一蹙,想着银钩赌坊那一日云歌决绝而的眼神,再想到她冷漠坚决的话语,他实在无法想象那样的云歌竟会接下赐婚圣旨。纳兰宇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层,不由得蹙眉。

    “这一道圣旨,那样的情况下,她不得不接下来。不过,”慕容靖垂眸,低低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道,“我原以为歌儿定会拒接,却没想到她考虑得那么深远。”

    纳兰宇怔了怔,脸色微微一沉,忽然皱着眉道:“细细想来,这一次太子请旨赐婚的意图本就不纯!如今纳兰辰的储君之位岌岌可危,加上目前五弟和七弟两个人在朝野之上都有拥护的党派,只怕太子是急了眼了,所以这才不惜一切手段要夺得储君之位。”他顿了顿,又蹙眉道,“倘若云歌妹妹嫁入太子府,只怕往后的日子只会是不好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