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风声鹤唳
    李嬷嬷惊得瞪大了眼珠子,想叫,然而却因为巨大的恐惧罩在心头,难以叫出声来,只沙哑的喊了几个音节!锦意杀手出身,动作自然不拖泥带水,几乎不给她任何挣扎反应的时间,那只圆滚滚的金蚕便隔空飞来,精准无误地扔进了她

    的口中。[ 李嬷嬷一怔,下意识地一个闭嘴,牙齿却冷不丁将口中那只虫子齐腹斩成两截,她张大口便想“哇”一声吐出来,雪鸢却兵不给她这个机会,将她下颚一抬,一掌内力推送,肥硕而圆滚滚的毒蚕便一个吞咽,顺着她的喉管呑入

    了腹中。

    “我身边不留叛徒。”

    李嬷嬷瞠目大睁,这毒蚕方才咽下去,便感觉腹内一阵剧烈的绞痛,伴随着撕扯般的痛楚,目光狰狞地望去,却只望见云歌飒然推门离去的背影,以及她那一句冰冷的话语:“背叛我的下场,唯有一死。”

    临出门之际,云歌回望一眼,然而仅仅是那一双凌锐逼人的眼神,便能活生生将她绞杀!

    李嬷嬷绝望地想,想来也是,慕容云歌本就不信任她,即便向她坦白了一切,然而她又怎么会给她解药呢?给她这枚药丸缓解药性,如今她背叛了她,下场唯有一死!

    李嬷嬷疼得几尽晕厥,闭上眼眼前便浮起慕容云歌那一双冰冷的眼神!

    此生做过最懊悔的事,便是背叛慕容云歌!

    这是李嬷嬷在剧痛中失去意识前,最后所想。7788小说网

    雪鸢一脸漠然地回过身去,冰冷的目光扫去,就见李嬷嬷的脸色苍白中透出血青之色,尤其见她那面皮乌青发黑,双目血红,一双嘴唇泛起了暗紫之色,颤抖得厉害,整个面色变得极为可怖起来!只见她整个人诡异一般的僵化在了地上

    呈石像状,竟是一动也不动,紧接着,便见她的脸色猛然得沉了下去,整个人犹如中了邪一般的抽搐了起来,四肢战栗着抖索不已,整个人竟这般直直地滑跌在了地上,剧烈得痉挛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屋子里在座的所有人都一下子回不过神来,尤其是梦芝几个丫鬟,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象,竟猛地立直了身来,却呆在了原地,没有丝毫的反应!她讷讷地张了张口,却愣是没能挤出一丝声音!

    几个婢女皆为面色一变,梦芝皱着眉指着李嬷嬷问道:“两位姐姐,她这是怎么了?好可怕啊!”

    锦意也是惊了住,然而却也是最先回过神来,讶然地向雪鸢看去,却不想她也正冷冷地看着李嬷嬷,雪鸢转过头来,冷不丁地与她冰冷的视线对了上,两双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见李嬷嬷抽搐得厉害,锦意紧接着也反应过来,她见此,面色也不禁大骇,疾步地走向了狼狈地扑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李嬷嬷,然而方才蹲下身,刚要伸出手去按住她的肩膀,就听雪鸢在一旁冷声道:“锦意!别碰她!”

    锦意闻声一怔,再次回过头向王氏看去时,却猛然看见从李嬷嬷的口鼻与耳朵之中爬出了几只黑乎乎且血肉模糊的幼虫来,手臂下意识地猛然收回!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锦意心有余悸地后退了几步,一脸惨白地厉声问道。

    雪鸢淡淡地道:“但凡中蛊者,都是这样的反应。愈是厉害的蛊,中蛊后愈是痛不欲生。”

    慕容菡不由得心间一凛,然而一想到倘若是主子中了这蛊,也会是如此凄惨的模样,心中便不由得不寒而栗,紧接着,便是无边的愤怒!

    李嬷嬷如今这地步,一点儿也不值得可怜!

    只见不过须臾的功夫,便又有几只血乎乎的幼虫从李嬷嬷的口鼻之中爬了出来,一路钻进了衣裳里,在皮肤上留下一条条蜿蜒的血痕,看了直叫人头皮发麻!

    锦意见此,顿时心神大震,不由得起身疾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眸。

    站在一旁心惊不已的婢女见此,被眼前毛骨悚然的一幕惊了好大的一跳,纷纷尖叫地四处退了开来。梦芝显然是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觉得这些婢女太过粗莽,顿时生气地呵斥道:“大惊小怪的,一个个的都成何体统!?”

    说罢,她又紧张地往向了李嬷嬷,担心地问锦意道:“锦意姐姐,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嬷嬷她怎么了?”

    “你们都退下去吧!出去!”雪鸢面无表情地一挥袖。

    “是……”

    屋子里的下人在几番怔忡过后,终于都反应过来,一听命令,便纷纷争相恐后地跑了出去,一脸惊恐地你推我搡的犹如潮水一般哄散,恨不得脚底抹油,仿佛再在这里多留片刻,都要命似的!

    他们哪里见过这般可怖的景象!眼见着活生生血乎乎的虫子从人的七窍里钻了出来,简直是令人几欲作呕!

    而留在屋子里的众人,更是好不到哪里去,此刻仍旧惊魂未定,没有慕容云歌的口令,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如此可怖的场面,直觉得反胃。有些承受不住的,更是当场干呕出来,下人在一旁伺候着,各个都是

    一张张快要呕出来的表情!

    尤其是几个年少的,哪里见识过这般可怕的场景,当场便吓得哭了出来,捂着双眼不敢再看!

    饶是见过场面的锦意,也不禁怔愣了住,眼见着不过半晌的功夫,便又有许多小幼虫从李嬷嬷的口鼻之中挣破了出来,李嬷嬷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剧烈的疼痛令她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神智,痛苦地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死死地扼住了喉

    不住地干呕着,满面痛楚,双目狰狞地突出,几缕殷红的血丝溢出眼眶,一阵令人反胃的干呕声中,她猛地从口中呕出一团血肉淋漓的虫卵!

    在场的所有人见了,彼此面色都不由得一变,更是铁青!

    众人之中,唯有雪鸢脸上平静如常,在周遭此起彼伏的冷息声中,独独她立在一侧,微微低眉敛眸,云淡风轻的视线凝注在李嬷嬷的身上,眼底根本瞧不见任何情绪的起伏。

    这一旦中了金蚕蛊之人,便再也无救了,命硬的也不过是两三个时辰的命数!

    而一旦谁人上前碰了从那人身子里钻出来的幼虫,便也会沾染上金蚕蛊的剧毒!这毒可不比毒药,是无解的!

    此刻的李嬷嬷,几度陷入失去意识之中。她时不时地挣扎着伸出手臂,就见她的手上散发着深沉的乌青之色,皮肤下的脉络散发出可怖的青黑之色,她粗喘着痛哼着,满目痛楚。“六、六小姐……救救奴才呀……救命……”

    然而此时屋子里的人,哪里还敢靠近她?饶是锦意此时都是被她如此凄厉的惨状给吓了住。

    雪鸢看向了锦意,淡淡道,“倘若这人一旦中了金蚕蛊,纵然是神仙也回天乏术了!这个时候,倘若谁去触碰,那么必定也会沾染上这种剧性之毒……”

    “那……那这个人该如何处理?”

    “看主子的意思吧!晚些时候,我再去请示过主子。”

    两个人清冷的视线重又落在了李嬷嬷愈渐腐烂残破的身躯上。

    “六小姐——救命啊!……”

    凄厉的尖叫声,震彻西苑。

    夜半,慕容芸骤然睁开瞳孔,从噩梦惊醒了过来。她心神不安地下了床,走到窗前,窗外却是一片夜的沉寂。

    她不由得心中古怪,为何她方才似乎听见了李嬷嬷凄厉的惊叫声?

    似梦境,却又那般真实。

    慕容芸却没有多想,如今夜色正浓,整个相府都沉浸沉静中,她也并未多想,便又回了床上,只是这一晚,无论如何她也睡不安稳了。冥冥之中,又连着做了好几个噩梦。

    翌日,她浑浑噩噩间起了床,便匆匆想要打听西苑的事,一心等着李嬷嬷来向她报消息,只是左等右等,却也等不来李嬷嬷向她汇报情况。她心中暗暗着急,便赶紧托人去西苑打探消息,然而回来的人却说,西苑风平浪静,竟是一点儿

    消息也没有,慕容芸不禁有些懵了。

    她派去打探消息的亲信赶回来便告诉她,李嬷嬷也找不见人,寻遍西苑也不见人影,就像是凭空蒸发似的,不知去处。而西苑人手众多,护卫森严,因此慕容芸派去的人也不敢过久徘徊,因此立即就回来了。

    慕容芸心惊不已,李嬷嬷不见了?按照计划,今日西苑就应该传出慕容云歌中蛊暴毙的消息来,怎么直到如今都没动静?没动静也就罢了,为何就连李嬷嬷都失去了踪迹?

    该不会是……慕容云歌发现了什么?识破了她的阴谋?不过不会吧!以慕容云歌的性子,若是发现了她的手脚,西苑定不会这般风平浪静了!她定会将自己做的事告诉父亲,然后来向她寻事问罪!

    慕容芸兀自安慰着自己,如今西苑没有任何动静,说不定是件好事!

    然而如今的慕容芸做贼心虚,即便是一丝风吹草动,都会使她担惊受怕,犹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处于如此水深火热的境地中,她又耐着性子等了几日,然而传来的消息却是愈发令她坐立不安。

    当初慕容云歌搬回西苑时,慕容诚赐给了她不少奴才,而在这些奴才之中,慕容芸安插了不少亲信在里面,而李嬷嬷便是其中之一。如今,这些奴才莫名失了踪迹,就连一个传小道消息的人都没了,没了这些安插在慕容云歌身边的奴才

    就是打探西苑的消息,也是难如登天。

    莫非是被慕容云歌暗中肃清了?

    一想到这里,慕容芸便再也坐不住了,便火急火燎地赶去了慕容芸那儿。

    方才进了小院,慕容芸脚步匆匆,却一眼见到此刻慕容菡竟闲情逸致地坐在花台便精心地修剪着盆栽。她慌慌张张地走了过去,慕容菡察觉到脚步声,转过头来,却见是她,不由得微微诧异,随即嫣然一笑:“姐姐,你怎得来了?”

    说罢,她放下剪子,拂袖起身,向着她款款走来。

    慕容芸心里五味陈杂,抬眸低低地道:“四姐……我来找你,是、是为了前几日的事儿!我原本昨个儿晚上就想来找你了,只是却没敢……”

    慕容菡笑意微僵,见慕容芸话中有话,连忙微笑着竖手阻止了她的话音,面色平静地环视了四周,冷冷地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

    待下人都退下之后,慕容菡向慕容芸使以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子,慕容菡轻轻地掩上了门,转过头看了慕容芸一眼,问道:“妹妹,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慕容芸挑了挑眉,眉心缓缓地凝起,眼底难掩疲惫之色,脸上浮现出一抹楚楚悲凉之色,向着桌前缓缓地走了过来,低声道:“我这几日睡的极不踏实,心里很是不安……”

    “先坐。”

    慕容菡坐在了桌前,然而却见慕容菡脸色看起来不大好,许是心中郁结,时不时唉声叹息。

    慕容菡见此,问道:“妹妹,你气色看起来很是憔悴,这是怎么了呢?”

    “是吗?气色不好吗?”慕容菡指尖抚上脸颊,淡淡一笑,随即无奈地道:“许是昨晚也没睡好吧!”

    “怎么呢?怎么会没睡好呢?”慕容菡这么寒暄了一句。

    慕容芸摇了摇头道:“昨晚睡得不踏实,总是噩梦连连,半夜总是惊醒,还……还梦见了李嬷嬷在同我说话。”

    慕容菡一惊。

    “梦里总是能够梦见惨死的李嬷嬷来向我寻仇!我不知为何会梦到这里,这几日也没有李嬷嬷的消息……总之心里着实不安的很。姐姐,你……能否同妹妹说说话呢?”

    慕容菡闻言,听得心惊胆战的,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连忙笑着宽慰道:“妹妹怎么会梦见这些乱七八糟的梦?”

    “我梦见李嬷嬷中了金蚕蛊,死得好凄惨!最近没有她的消息,因此我总是难免胡思乱想……”慕容芸哀怨道。

    慕容菡心中一惊,心下一阵寒颤,顿觉毛骨悚然。到底不过是十六岁的女孩,对于鬼神妖魔之类的东西都是十分信的,因此也十分害怕,脸上的笑容不免有些僵硬了起来,却仍旧强颜欢笑地安慰道:“只不过是虚无的梦境罢了!而且这

    做梦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你白天里在胡思乱想了什么,这晚上也就梦见什么了!因此,也不奇怪呢!”

    “嗯,姐姐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没什么了。”慕容芸一笑。

    慕容艰涩地笑了笑,极为勉强地勾了勾唇角,涩涩地干笑道:“怎么会!?你别总是胡思乱想的!”

    “谢过姐姐关心了。”慕容芸勉强地笑了笑,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慕容菡心中长舒了一口气,随即便为她斟茶。慕容芸垂眸缓缓地道:“只是,昨日梦见李嬷嬷的情景,有些奇怪!那梦境,我可记得很清楚呢!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在梦里,我看见李嬷嬷背对着我在哭,却也不知她到底在伤神着什么

    我却只见她在一个劲儿哭着,说自己死得好凄惨,死得好冤枉,说死的人不该是她……”

    慕容菡闻言,斟茶的动作不由得一僵,嘴角的弧度一阵抽筋,却仍旧笑着问道:“死得人不该是她?妹妹,你做的梦可真是好生奇怪!”

    “是呢!李嬷嬷还说,自己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还骂我该死,害她不浅,做鬼了也不会放过我……死得人分明应该是我!我被她这一句话给吓得从梦中醒过来……”

    慕容芸的话音未落,就听“砰”的一声,慕容菡的手腕冷不丁得一抖,茶壶猛地摔在了桌上,茶水陡然溅了出来。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慕容菡脸色大惊失色,她从愕然之中随即反应了过来,忙从袖中掏出手帕走上前为慕容芸擦了擦被茶水溅湿的胸襟,惊慌失措地道:“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不小心……妹妹,不过是一个梦罢了,不必当真!”

    她顿了顿,却没再说下去,只是握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慕容芸连忙问道:“妹妹,你可打探这几日西苑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菡一边为她倒茶,一边道:“我也是昨日早上听丫鬟说的,慕容云歌也不知是将那些奴才遣散了还是暗中打杀了,我先前派去的亲信也没了消息。虽然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但许是中间出了些差池,饶是我也没料到西苑会发生如此

    古怪的事。”

    慕容芸低低地道:“是啊,就连我派去的亲信也没了消息,我正不安着呢。其实昨日晚上我就想来找你了,只是因为害怕,没敢出门……这几日相府里着实晦气。”

    慕容菡的脸色这才有了变化,“你是说,你派去的人也没了消息?”

    慕容芸道:“嗯!我派去了几个亲信,如今都没了消息!我心中害怕,许是她们被慕容云歌察觉到了,暗中肃清了!”

    慕容菡的表情一僵,忧心忡忡道。“她这是在怀疑我们了吗?”

    慕容芸沉吟片刻,说道:“慕容云歌心思是那么的细腻,她的人很聪明,城府也很深,而且提防心很重,尤其是前段时间出了那样的事,早就对我产生了警惕心。只怕……她是有心在提防着我们。”

    “只怕是如此了。所谓姐妹和睦也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话罢了!或许再过几日,她指不定会来试探我们。”

    “那……她会不会套我的话?”

    慕容菡问道:“你但凡说话小心些,别让她钻了漏子,说了不该说的,不打自招!”

    慕容芸深知慕容菡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因此她也不能够完全得信任她。若是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她倒不如将慕容菡给出卖了,到时候,慕容云歌要对付的目标也不会是她,既然如此,那何不如就让她们两个人自相残杀?她坐收渔翁之

    利?

    她抬起头,很快便转移了话题,对慕容菡问道:“姐姐,你说,眼下该如何是好?”

    “说实话,我也实在是拿捏不住慕容云歌她究竟是什么心思。”慕容菡犹疑了片刻,缓缓地道,“眼下还是莫要再轻举妄动了。倘若我们派去的那些亲信真的是慕容云歌暗中肃清的,那么如今她的警惕心很重了。倘若这个时候我们再不

    安分些,被她抓住了把柄,还不知道是要被她如何对付呢!”

    慕容芸怔了怔,蹙眉:“这话……倒是没错的。”

    “所以,眼下权宜之计,你还是安分一些吧!”

    慕容芸皱了皱眉,了然地点了点头。

    窗外,一道魅影无声地闪过,雪鸢飞快地离去。傍晚的时候,慕容芸回院子的时候,贴身婢女迎了上去,递上来一张小纸条,竟是李嬷嬷托人传的,约在她小湖边私话。

    几日的沉寂,终于有了李嬷嬷的消息,慕容芸欣喜若狂,根本没有丝毫的狐疑。

    慕容芸自然是要赴约的。这几日西苑的风平浪静,着实令她有些发懵!她实在想不透,按照道理,这李嬷嬷分明是应该与她们里应外合,放蛊毒死慕容云歌才是,怎么事到如今,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夜半时分,慕容芸披了一件外衣,蹑手蹑脚地从院子里离开。

    然而如约到了小湖边,等候了许久却都见不到半点儿李嬷嬷的影子,一时心下有些紧张了起来。

    为何这么久了,李嬷嬷都没来赴约?

    尽管已过了夏至,入夜还是有些冷,立于湖边,风中更是平添了几分湿冷的凉意。

    就在慕容芸左右都等不到人时,心下正盘算着回去,却蓦地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这么晚了,姐姐在这儿等谁呢?”

    静谧时刻,突兀的一句,那熟悉至极的声音,让她心头猛然一跳!慕容芸猛得转过身来,就看见距离她不远处的湖畔,长身伫立着一道亭亭修长的身影。

    她一抬眸,就一眼见河畔站着一道亭亭修长的身影,一袭水蓝色裙衫,清凉的月辉下,盈盈生辉,裙子迎风扬起,衬得人儿婀娜多姿,楚楚动人。

    水蓝色的衣角随风飘扬,湖面泛起波光粼粼,银色的光影倒影在她的裙角,荡起波澜。

    慕容芸心下一惊,当是谁,走近了几步定睛一看,却是猛地抽息不止,呼吸蓦得一窒,脸上一片充愣。

    “你……”她一时怔忡之际,微微睁大了眼眸,心中不由得心虚不已,节节后退。好似眼前站着的人儿不是她的妹妹慕容云歌,而是厉鬼一般!

    云歌脸色不复往日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一线柔和,然而偏偏是这样温柔的脸色,却让慕容芸心中愈感毛骨悚然。

    云歌淡淡一笑,说道:“姐姐,都这么晚了来打搅,实在是妹妹的不是。”顿了顿,她又狐疑地扬眉道,“你这是要上哪儿去?”

    慕容芸顿时紧张不已,愣愣地解释道:“我……我只是睡不着,散散心罢了。”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心下蓦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慕容芸呼吸不由得一窒,脚下潜意识地趔趄后退了一步,掉头就想走,却听得她在身后淡淡地道:“既然来了,姐姐又为何匆忙离去?真是辜负了今晚美丽的月色。”

    慕容芸脚步一滞,竟难以再挪动。她困难地转过身来,脸上挤出一丝艰涩的笑容,故作镇定地道:“今晚有些心烦意乱,我哪还有心赏月?”顿了顿,她又故作平静地问道,“这么晚了,妹妹这么还不睡?”

    “是啊,这么晚了,姐姐为何还不歇下?”云歌嫣然勾唇,竟转过身,缓缓向她走来。“莫非,是有什么心事,难以安眠?”

    夜色浓郁,晚风之中,朦胧黯淡的月色下,她步履优雅,脚下从容悠缓,犹如花间信庭漫步,一半面容埋没在阴暗之中,看不清眉眼,只能依稀得借着月光描画那深邃优美的五官轮廓,嘴角噙着淡淡的弧度。

    慕容芸一时慌张,竟乱了分寸,不知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我……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云歌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停住,水涟涟的翦眸深处,笑意愈渐深邃。

    “我……”慕容芸有些不敢看她那幽深的笑眸,不由得紧握了双拳,晚风拂来,背后已是湿冷一片,衣衫紧紧地粘着冷汗贴在了背脊,心头随着云歌唇角勾起的弧度,陡然窜去一阵噬骨的寒意,心跳如雷。

    云歌眉梢微挑,眼眸柔和地弯了弯,语调悠缓:“还是说,姐姐在等人?”

    慕容芸一怔,不可置信地望向了她,心中忐忑地打起了鼓。

    她怎么知道她在等人?!

    还是……还是说她什么都知道了?

    难道李嬷嬷的事情败露了?

    慕容芸心下惊怔不已,紧张地望向她,颤声道:“你……”

    “真巧。我与姐姐一样,也在等人。”就见云歌微微一笑,拢在衣袖中的手缓缓伸出,指尖捏着一张薄薄的纸条,笑容云淡风轻,“不知姐姐可是在等这个?”

    月光下,她手中的纸条伴随着晚风不断飘摇,慕容芸的视线死死地定在了那张纸条上,心一下子凉了个透彻!

    “你……”

    慕容芸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再次望向她时,唇瓣竟不自觉得抖了起来,“你……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云歌眉心微微拢起,寻思间眼眸眯起,幽然反问道,“你与慕容菡狼狈为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出嫁劫持那件事?还是在我喝的那碗汤药里下毒?”顿了顿,她淡淡一笑,语调分外幽远,“还是前几日李嬷嬷的那件事。”

    慕容芸闻言,面色不禁大震,支支吾吾地道:“你……你什么都知道了!?”

    顿了顿,她又连忙解释道:“七妹!你听过我解释,那碗药里的毒并不是我下的,是……都是四妹她……”

    “是,我知道,那是慕容菡要害的我。”云歌唇角玩味地勾起,指尖蓦然一松,纸条随风飘远,蓦然向她欺近了一步,眼底含笑之际,寒芒一闪即逝,血色的杀欲一瞬掠过,却伸出手温柔地为她拢了拢衣襟。“可是,那金蚕蛊呢?也是慕容菡要害的我?”

    慕容芸惊得腿下一软,竟被那寒意凛冽的目光震得一下跌坐在地上,肩头瑟缩,颤颤发抖起来!

    她竟真的知道!

    “七妹……我,我不是……”

    “我又不是猛兽驱虎,瞧姐姐吓得。”云歌漫然一笑,微微屈身,半蹲在她的面前,柔和的目光淡淡地与她平视,直直看向她的眼底,“只是妹妹心中有些不解,难道妹妹就是这么十恶不赦的人,以至于姐姐们都这么憎恨我,恨不得置

    我于死地而后快?”

    慕容芸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慌乱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过置你于死地!”

    “哦,这样。”云歌平静地点点头,“所以在我的晚膳里下了金蚕蛊?又将金蚕蛊藏匿在我房中。”

    慕容芸呼吸一窒,面色一下子惨白了下来。

    云歌微笑:“所以,你是想让我即便凄惨的死去,也要落得一个毒妇的名声?”

    “我……”慕容芸有口难辩,心中胆战不已,神色一急,随即便浑身战栗得正了身子,跪在了她的面前,“妹妹,那都是……那都是……”

    “都是什么?一场误会?”

    这个“误会”可是险些要了她的命。

    云歌缓缓起身,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脸上微笑着,眼底却是清冷一片,毫无任何情绪的波纹。只是云歌这么一说,她反而不能再以此为借口了!

    慕容芸心中畏怯,已是惊惧得语无伦次,她忽然抬起头,艰涩地开口:“七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所以你……”

    她紧忙膝行到了她的面前,伸手将想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却见她面无表情地后退了一步,让她扑了个空。

    “别,你手脏。”

    慕容芸闻言,愕然地抬起头来,却见云歌蓦地低下头,平静地看着自己的手,眼底似是有些隔绝了长久的怀念,目光有那么一瞬的飘渺迷离,道:“我的手,真是好久没沾上那种东西了。”

    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是什么东西?慕容芸有些不明白她究竟在说什么。

    然而就见云歌沉默片刻,转而看向了她,“姐姐可知道,有些种东西一旦沾上了,就如何都洗不干净了。”

    她望着自己的手,上一世她的双手便沾染上了那样的污秽。也有人曾告诉她,一旦沾上献血,那么穷尽一生,这辈子都无法再洗干净。

    她曾一再发誓,生命重获新生,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却不想,竟是殊途同归。

    她厌恶杀人,可是往往某些时候,你对他人的善良与仁慈,却无疑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慕容芸表情微滞,有些不明白她这些话的意思,却见她平静地盯着她,缓声道:“姐姐的心思当真是玲珑剔透,聪慧过人。只可惜妹妹我素来愚钝笨拙,不如姐姐这般心眼儿细腻。姐姐心计高深莫测,妹妹自愧不是姐姐的对手。”

    她慕容云歌便是这样,恩还十倍,仇还千杯!她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难道别人都明目张胆地欺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还要眼睁睁地去凑过脸去挨那一巴掌?

    至于李嬷嬷,她自然不会容忍这个背叛自己的人活下去,也自然不会留着她,她能够背叛慕容芸,就会背叛她。她能够背叛她第一次,就还会又第二次,第三次。谁能料想的到,留她一条性命,往后还会有什么阴谋算计在等着她?而自

    己不过是在死前利用了她一回。这样也倒好,就让慕容芸与李嬷嬷这对主仆在地狱团聚吧!

    她也不会认为自己很残忍,好人难当,小人难防。

    以前,在训练营,被人欺凌,受人屈辱,那是因为她弱小,她不够强大,因此,她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勾心斗角,学会了虚伪逢迎,步履蹒跚。

    然而现在却不同往日,她足够强大。

    “既然论心计,我玩不过你。”

    云歌蓦然邪佞一笑,“还是杀人比较简单,姐姐,你说是不是?”

    慕容芸一惊,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竟会这么说!惊愣之际,就见她猛地伸手,紧紧地揪住了她的衣领,高高地提起,一手拖着她便来到了湖边。慕容芸为她这突兀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连连惊呼了几声,长大了嗓子就想要直呼救命,却听

    云歌冷冷地道:“救命?呵,就算你喊破了嗓门,也根本不会有人听见你的喊叫。”

    “你!”慕容芸惊慌失措地大声喊叫了起来,“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了我!”

    云歌蹙眉,似是不解,“为什么?”

    慕容芸惊恐地看着她,颈间因为过度勒紧,竟有些窒息感,难以呼吸,面色渐渐狰狞得扭曲了起来!她艰难地道:“因为……我是你的姐姐啊!我们的体内,同样都流着慕容家的血脉!”

    “哦?”云歌面色不动,脸上显然没什么起伏。

    慕容芸误以为她杀念动摇,又连连道:“我是你的姐姐呀,你不会杀我的,对不对?”

    “慕容芸,”云歌忽然喊出了她的名字,冰冷的眼神平静地凝注着湖面,淡淡地问道,“你可知道,我第一个杀的人是谁?”

    慕容芸一怔,显然不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歌冷笑道:“我第一个杀的人,是我的师兄。”

    说罢,她猛地扼住了慕容芸的喉咙,挑眉道:“在我眼中,没有亲情与血缘,只有敌人。”

    慕容芸脸上一惊,然而,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只感觉喉咙后一阵致命的紧,眼前一道白光猛地闪过,眼珠狰狞地突出。

    “不要……啊……”慕容芸拼命地做尽最后的垂死挣扎。

    云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最终无力地闭上了双眼,紧皱的眉心也渐渐抚平。她猛地挥手,将早已断了鼻息的慕容芸推进了湖中,“扑通”一声,沉重的落水声伴随着溅起的浪花,云歌淡淡地掏出手帕,细细地擦拭了一番手指,缓缓地转过身。

    那一瞬,她忽然惊了住。

    月色下,不远处的湖边,静静地伫立着一道修长的人影。

    那男子一袭几乎要融入这夜色的夜行衣,铁面遮脸,只露出了半张犹如冰封的俊颜。眉眼之间,五官精致,犹如鬼斧神工,细细描绘,世间最美的精致也不过如此。

    远远望去,男子墨色秀发高束,凛衣长靴,更显得身姿英挺高挑。

    男子面无表情地侧过脸,剑眉微微上挑,深邃幽远的视线向她扫来,那眼际一瞬的妖娆,倾尽万里江山。

    尽管距离得有些远,然而她仍旧能感受得到,那一双凉薄而戏谑的眼神,凝注在了她的身上。

    最美的时光不过美酒配月色,然而此刻,眼前的男子,哪怕是一眼,这人儿都几乎要看醉了。

    然而她却没醉,反倒更是清醒了几分。

    云歌眉心骤凝,然而眼底的讶色只是一闪纵逝,转而又恢复了平静之色。

    “是你?”

    男子凝视了她半晌,视线蓦然一转,望向那渐渐地自湖面沉下的影子,看着那泛起的细小波纹,忽然饶有兴味地勾唇一笑。

    云歌心头那么一跳,这感觉实在是有些微妙。

    杀个人,却被人看了个直播,到底有些不自在。更让她诧异的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在的?来了多久?为何毫无声息?

    方才那一情一景,他又看去了多少?

    相府戒备森严,上一次他潜入相府她可以认为是夜深了守卫不严,而从那以后她向慕容诚要求增派了护院人手,这一次,他依然无声无息地倘若无人地闯了进来,甚至是就连她都没能察觉到,云歌心中不由得更为警惕起来。

    这个男人的内力,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深不可测!

    云歌自然不会知晓,上一次能够被她察觉,完全是因为他体内魔血躁动,内力紊乱,再加上他身负重伤。

    她冷冷地问道:“你都看到了多少?”

    他闻言,淡淡地道:“该看的与不该看的,我都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