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活吞金蚕(二更)

第二十八章:活吞金蚕(二更)

作品:鬼王的纨绔宠妃 作者:天下君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哦……”云歌尾音幽然延长,点了点头,“既然身子累垮了,那就更应该要多好好补一补身子了。=== 三味'书屋  ===”

    李嬷嬷一怔,愈发将手中那只伤手藏进衣袖。

    “对了,这就有一道菜,我想让你尝尝。”随即,她姿态散漫地轻轻拍掌,不多一会儿,梦芝便端着一个小巧的食盒走了过来,端在了她的面前。李嬷嬷低头一看,诧异瞪眸。

    “小姐,这是什么?”

    云歌挑眉。“打开看看?”

    李嬷嬷闻言,艰难地吞咽一声,心中却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她小心翼翼地将食盒打开,便望见一个精致的碗躺在食盒里,而瓷碗正,竟是一只正在恶心蠕动的蚕虫!

    只见这只毒虫看起来十分恶心,又像是一只变异的蚕蛹,金黄色的皮肤,体态肥硕,皮肤曾时不时冒出令人反胃的汁液,身上还长了许多触角。李嬷嬷一阵作呕,当即一个惊色从椅子跌坐在了地上,连连后退。她惊恐地瞠大了瞳孔,支着身想要坐起来,却连说话力气都提不出一丝一毫。然而当她抬起头时,却见慕容云歌神情清冷地望着她,面色困惑地问:“怎么了?”

    “小、小姐……”李嬷嬷惊得说不出话来,她这是什么意思?要让她吃这种东西?还是……

    她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恐惧来!

    莫非……那一日她做的手脚,慕容云歌都查清楚了?就连她下蛊的事也知道了?

    “怎么?”云歌优雅地靠向椅背,音色不冷不热,“别看这东西长得恶心,吃下去可是大补。”

    说的什么鬼话!

    李嬷嬷心中大惊!她尽管不是十分了解南疆蛊毒,然而却也从慕容芸口中清楚了解,这虫子是剧毒之物!单是它的粪便吞下去,便被死地难看,更别说如今要她一整只虫子都吞下去!?

    必然是慕容云歌她知道了什么,这才设了今日的“鸿门宴”。

    如今落在她手上,怕是没有活路了!

    “怎么不动筷?”云歌却像是在问今晚天气如何一般,云淡风轻地问,“不合胃口?”

    李嬷嬷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此刻即便是一秒,也犹如一亿光年一般难熬。

    “既然不吃……”云歌顿了顿,蓦然邪笑一声,“来人,给我喂下去!”

    她话音刚落,便有人向她紧逼而来。李嬷嬷大惊,她吃了还有活命么?即便是想死,只怕也死得痛苦!

    李嬷嬷自然不想死,因此狼狈地爬起身来转身就欲逃!然而方才当她逃到门口,方要推门,便被不知从那哪儿冒出来的雪鸢与锦瑟闪身堵住。

    “想逃?”

    雪鸢冷笑一声,一手便揪住了她的头发,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就这么拖着她的头发一路将她拖回桌前,一脚将她踢倒,李嬷嬷身子笨重,犹如皮球一般一下子就撞倒了餐桌,滚烫的菜汤浇淋在她的身上,李嬷嬷顿时痛得嗷嗷直叫!

    她一阵剧烈的动作,也撞翻了那只盛着金蚕的碗,好死不死,虫子一下子飞出了碗,落在了她的身上。

    虫子冰冷的身躯贴上了她的额头,李嬷嬷当即吓得面色惨白,惊慌失措地凄厉尖叫了起来,虫子随着她剧烈的动作抖落在她胸口,李嬷嬷愈发的惊吓,目赤欲裂。“不要啊!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

    慕容云歌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边,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抬脚狠狠地踩住了她乱挣扎的手,李嬷嬷又是一声痛呼。

    云歌冷笑道:“雪鸢,将这东西给她喂下去!也让她尝尝,痛不欲生究竟是什么滋味!”

    眼见着雪鸢步步紧逼,李嬷嬷吓得丢了魂!

    “不要……不要啊杀我啊小姐……”

    云歌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你想清楚了吗?”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嬷嬷神智恐惧之间,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云歌转过头眼神示意,雪鸢立即上前,提剑出鞘,以剑尖将虫子撇开在地上。

    李嬷嬷这才缓了口气,此刻,她头钗散乱,脸上已是妆容凌乱。她只感觉自己的下颚被剑挑起,云歌冷漠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即便今日不叫你来,你身上的毒蔓延的很快,倘若毒血侵入心脉,纵然是神仙都回天乏术了。你想死吗?”

    阴寒的话语,让流苏登时不寒而栗。她怔怔地瞪大了双眸,眼中印出慕容云歌那秀美绝伦的脸部轮廓,月色为她的脸庞渡上一层魅力的银辉,然那双眸子却像染上了血意的冰封之剑,眼际泛起星星寒芒。

    死?

    不!她不要死,也不想死!更不能死!

    求生的**一下子碾碎了理智,她沙哑失声地痛哭了出来,李嬷嬷沙哑得痛哭失声。

    云歌漠然地狭起余光:幽幽地问道:“是像一条忠狗一样的死去,还是要活下去?”

    李嬷嬷闻言,不禁一个寒栗,肩头一颤,对着云歌哭求道:“求求你!别杀我!奴才不想死……奴才不想死啊……”

    “既然不想死,那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云歌冷冷地挑眉。

    流苏闻言,顿时如捣蒜一般得猛点头,泪涕纵横地说道:“知道!奴才知道该如何做!奴才这就交代,这就交代!”

    云歌冷冷地问。“你那日进我房间,究竟是做什么的?”

    “奴才……奴才那日借着替您收拾房间的名义,将金蚕蛊,也就是这东西……”李嬷嬷心惊胆战地看了一眼至今仍在地上蠕动的虫子,声音颤抖道,“将这金蚕蛊放在你房间……”

    “继续说。”

    “然后……还有奉人之命,在你晚膳里下蛊……”李嬷嬷说完这句话,满目懊悔。

    雪鸢与锦意听了,恨不得立即就提剑上去将她的脖子给抹了!这么阴毒的手段,她竟然也使得出来!

    “小姐饶命啊……”李嬷嬷泪涕横流地哀求道,“奴才也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云歌闻言不禁蹙眉。“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李嬷嬷心慌得不能自已,脱口而出:“是、是……是六小姐!是小姐指使我这么做的!”

    “慕容芸?”云歌又冷声逼问。“她指使你做什么?”

    “是……”李嬷嬷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是她指使奴才……指使奴才与二小姐里应外合,好……好下蛊害你……”

    云歌狭起双目:“下蛊害我?”

    一边的梦芝听了,立即大怒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日里小姐是哪里亏待你了?是给你的赏赐少了,还是哪里待你不如意了?你竟使这般阴毒的手段来害小姐!李嬷嬷,你当真是好没良心!”

    “闭嘴。”云歌面色清冷的嗔了一句,梦芝立即噤声了,她转过头来,又问,“她给了你多少银子?”

    李嬷嬷摇了摇头。“六小姐并没有给奴才一锭银子……”

    “没给银子,你就乖乖听话?”

    “小姐有所不知,奴才的一条性命,是六小姐救的!这份恩情,奴才自然是要报答的……”李嬷嬷说着,流下悔恨的泪水。

    “哼,你倒是知道报恩,可我自认不曾亏待过你,你却如此不知珍惜这份主仆情谊!?”云歌冷冷道。

    李嬷嬷语塞,此刻如今,她当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怪只怪,当初是她太天真,若是从头再来过,她定不会这么做了!

    “继续说。”

    “……昨日,奴才便是奉了六小姐的意思,将……将金蚕蛊藏在你的房中,奴才便照做了……”

    云歌冷冷地问道:“慕容玲到底有什么目的?下蛊也就罢了,为何还将金蚕蛊藏在我房间里?”

    李嬷嬷回道:“六小姐说,这金蚕蛊十分阴毒,然而她却也不知如何毁灭证据,若是小姐中蛊之后,老爷追究起来,在相府追查,她也难逃罪名。因此便索性将金蚕蛊藏在小姐房间。到时候,即便是相爷过问,也只当是小姐您自己玩一些阴毒的毒物,却不慎被反噬,恶有恶报罢了……”

    “她要让我即便是死,也落得毒妇的名声?”云歌怒极反笑。

    “是……”李嬷嬷小心翼翼地答。

    云歌冷笑。

    这个慕容芸,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明日夏至,她命李嬷嬷暗中里应外合,在她的晚膳里放蛊,不但从中谋害了她,且还将这莫大的罪祸嫁祸到自己的头上,让她背个黑锅,到时候慕容诚过问起来,也只会认为是她自己玩一些阴毒的手段想要谋害别人,却不小心被金蚕蛊反噬。那个时候,她死得不明不白,还青红皂白得就背了这顶黑锅,慕容芸更是一举铲除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当真是一箭双雕之计!

    她知道慕容芸不会就此死心,只是她没料到,这个慕容芸手段这般阴毒,为了铲除她,竟如此不择手段。

    早先时候,她便对这么李嬷嬷心中起疑。尽管李嬷嬷看起来为人老实,可当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时,便一眼看见她眼中隐藏着的可怕的东西。

    “所以,你便连一丝一毫的主仆情分都不顾忌,在我的晚膳里下了蛊?”

    李嬷嬷被她眼底冷冽的笑意给吓了住,战战兢兢地道:“是、是奴才糊涂!小姐还请原谅奴才,奴才知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梦芝再忍不住,痛骂道:“小姐可是你的主子!你竟然不惜用这般手段来谋害,李嬷嬷,你可真是狼心狗肺!如今,竟还厚着脸皮来求小姐的原谅!?”

    “好,很好。”云歌森冷一笑,唇角淡淡地一牵,“我不犯人,人却有心害我。人若犯我,我必斩草除根。”

    云歌低眸冷冷地看向了她,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以为,后悔就有用了么?世间上什么药都有,可却偏偏没有后悔药!”

    李嬷嬷泪眼朦胧。如今她都已经交代了,慕容云歌应该不会再要她性命了吧!她还不想死!

    她苦苦哀求道。“小姐,这一次奴才是真的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云歌阴冷一笑,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幽然地反问道,“谁知道,下一次你又跟我耍什么花样?”

    李嬷嬷心下一惊,望着她的眼神,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毛骨悚然!

    “不!不会!”她信誓旦旦地摇了摇头,比起忠诚,还是性命更重要!固然心里对于慕容芸心中有愧,然而眼下濒死之际,她已然是无法顾忌那么多!“没有下次!真的没有下次了!小姐饶过奴才吧!奴才真的知错了!奴才真的知错了!”

    面对李嬷嬷的苦苦哀求,云歌却不为所动,手腕一抖,剑尖抵在了她的喉咙,冷冷地道:“呵,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杀了你?”

    李嬷嬷怔了怔,随即心中涌上一股狂喜!她这般说,可是意味着她的小命抱住了?

    慕容云歌不会杀她?!不杀她的话,即便是让她做牛做马她也心甘情愿!

    李嬷嬷狂喜地点了点头,唇瓣哆嗦呜咽着道:“小姐仁厚,自然不会这么杀了奴才的!奴才谢过小姐不杀之恩!”

    云歌豁然收了剑,云淡风轻地道:“你安心,我不会就这么杀了你。”

    说罢,便转过身去负手而立,云歌垂帘眼眸,敛去眼底一抹寒锋。

    李嬷嬷心下暗暗一惊,见云歌手中的剑扔在一旁,心中大舒了一口气,仍旧有些惊魂未定,抚了抚胸口,那里的心跳声如雷。她吃力地扶着地支起半身问道:“小姐……解、解药呢?!”

    “解药?”云歌头也不回,却冷冷道,“我没说就这么杀你,却也没说就这么放过你吧?只怕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

    李嬷嬷闻言,心中一惊,然而还未缓过神来,便听云歌冷冷地命令道:“雪鸢,动手。”

    “是!”雪鸢说罢,便猛步上前,双手齐下,便将李嬷嬷一身筋脉俱废去,四肢断去,捏住她的下颚,卸下了她的下巴。

    锦意则握起一副筷子,小心翼翼地从地上将那只虫子重又夹了起来,向李嬷嬷走去……

    “不要啊!小姐,小姐饶命啊!”

    李嬷嬷惊得瞪大了眼珠子,想叫,然而却因为巨大的恐惧罩在心头,难以叫出声来,只沙哑的喊了几个音节!锦意杀手出身,动作自然不拖泥带水,几乎不给她任何挣扎反应的时间,那只圆滚滚的金蚕便隔空飞来,精准无误地扔进了她的口中……

    题外话------

    这章略重口,看不下去千万要闭眼,要吐就吐李嬷嬷身上!有亲们催着我写感情戏,宝贝们难道不想先将慕容菡慕容芸等人杀之为快,再一心一意二人世界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