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剑拔弩张(二更)
    云歌冷笑,漫声道:“敢不敢,你试试便知。[ ”

    孟常怀冷哼一声,还真就不信这个邪,当即又狠踹了马车一脚。站在一侧的绝影面色一变,当即要上前。云歌猛地勾指,一道风刃飞去,精准地击中孟常怀腿上的一处穴位。孟常怀登时闷哼一声,趔趄了好几步,翻了个好大的跟头,冷不丁得一头栽撞在马铐上,倒在了地上,啃了一口泥灰,紧接着咳出一口血沫来,狼狈不已。

    “常怀兄!”李寻晏惊呼了一声,便立即冲上前去想要搀扶,却见孟常怀痛呼连连,痛苦地抱着左膝在地上翻滚不止。李寻晏显然吓坏了,还误以为孟常怀的腿真的被云歌弄断了,顿时心中气焰难平。然而却殊不知,云歌并不会真就废了他的腿。她自然不会真的断他的筋脉,只因如今她已处于众矢之的,因此她不会再给自己寻麻烦上身。孟家虽然不比慕容相府的地位,然而却也是四大门阀之一,她只想少惹一事,多一份清静也好。

    只是有人挑衅上门,她岂能容别人欺上脸。她下手极有分寸,最多让他尝一尝断骨之痛罢了,这也算是变相的杀鸡儆猴了!

    李寻晏吃力地将孟常怀扶了起来,指着慕容云歌大怒道:“慕容云歌,我看你是越发的目中无人了!难道你还要当街打杀了常怀兄不成!?”

    云歌冷冷地将孟常怀与李寻晏上下打量了一遍,鄙夷地轻斥一声。“打杀?你们也配?”

    李寻晏闻言,微微一惊,面皮愈发涨得通红。“你……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跟你们动武,只会脏了我的手。”云歌转身登上了马车,眸子清冷的转过,不再望向他们一眼,只凉凉地开口,“不想同你们浪费时间。好狗不挡道,若不想死,就给我让开道来!”

    “你……你既然骂我是狗!?”李寻晏直勾勾地盯着她飒然上车的背影,气得直跳起脚来,“慕容云歌,你这个下作的贱女人,不但辱没了西凉皇室的颜面,慕容相府的脸面也给你摊到底了!哼!西凉国怎么有你这等下贱、不识好歹的女人!寻欢的那笔账我还没跟你算个清楚,如今却越发无法无天,竟还公然当街打玉莲郡主与兰妹妹,这股恶气着实让人心口难忍!既然难得让我撞上,这回就让我们旧账新账一次算个痛快!”

    云歌身子僵了僵,却没有回头,只冷笑了一声,便进了车门,一把散下车帘,轻蔑地冷哼了一声。“哼!随你。”

    她坐回车里,隔着一张车帘,冰冷而阴沉的话语透过车帘传入李寻晏的耳中。“但凡你有这个本事,便跟我算个清楚!”

    红玉至始至终都躲在车里,几番对话,她听得着实心惊胆战。小姐这次出府,身边的人手带的并不多,而此行带出府的护卫之中,也没有身手过人的人,若是真的动起手来,那岂不是她们要吃亏?!

    她方才往窗外瞟了一眼,孟府那一边带了许多人手,几排魁梧健壮的男子站在孟府马车身后,一个个都人高马大,显然是有备而来!

    “小姐……”红玉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云歌一个冰冷的眼神瞪了过来,淡淡地道,“坐着!安静!”

    “……是……”红玉立即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李寻晏望着慕容相府的马车,一张俊美的脸几乎都扭曲变了形。一想到他最疼爱的弟弟如今就是因为这个蛇蝎女人,如今瘫痪了半身,就连最基本的进食都不能!大夫说了,李寻欢身上的筋脉与穴道全都被封了住,若是这个穴道七十二个时辰内不得解开,那么他的后半生便算是彻底的废了。李母听后,整日以泪洗面,肝肠寸断,而他也为了弟弟,不惜放下脸面,死乞白赖地登门上府,想要慕容云歌去李府将李寻欢的穴道解开,却不想一连三次都吃了闭门羹,延误了时辰,李寻欢是彻底的不治了!

    如今李寻欢的后半生算是彻底的废了,莫说是下床走路了,如今即便是睁开眼睛都已属勉强,进食都需要人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喂进,就连话都连贯不出一句,眼珠子都转不利索了!

    这不是等同于残废了么!人没死,却生不如死。除了留着一口气,什么也做不到,即便是睁开眼睛都实在勉强,一想到弟弟的后半生都将如此度过,李寻晏心里怎能不恨!?

    原本的李寻欢意气风发,然而如今却犹似将死之人一样,苟延残喘,明明还是那么年轻,却眼睁睁地瞧着他变成了一个废物,李寻晏愈发憎恶慕容云歌!如今今日有机会,他定要为弟弟报仇雪恨!

    如今,李寻晏的心早已被仇恨所蒙蔽,早已不顾忌慕容云歌的身份,尽管他心中有一丝理智,他定也要慕容云歌尝一尝筋脉俱断的苦痛!

    慕容相府!?那有如何,反正慕容云歌虽是嫡女,然而在相府之中一向不受宠,况且,慕容家再有能耐,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慕容云歌同孟李两家作对!况且,分明是慕容云歌有错在先,他们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一想到这里,李寻晏的双目赤红得几欲滴出血来!

    “慕容云歌,我今天倒要看看,究竟是你狠,还是我狠!今日,我李寻晏的话便撩在这儿!你若想离开这里,得先问问我李寻晏同意不同意!”说罢,他猛地回头,竖手一挥,大声呵道:“都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女人!”

    “是!”

    孟府马车身后,十几个魁梧的彪形大汉立即一涌上前,将慕容相府的马车团团围住,不留丝毫间隙,剑拔弩张之际,马上里,慕容云歌久久没有过动静。李寻晏狠狠地瞪了一眼,冷笑道:“慕容云歌,你到底出不出来!?”

    马车里,红玉紧张地窒息。“小姐……”

    “闭嘴!”慕容云歌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句,锐利如冰刀的眼神始终直直地望向前方,好似透过车帘剜在李寻晏身上,血肉割据。红玉吓得脸色铁青,肩膀颤抖不已,她从来未见过小姐有过这般可怕的眼神!可怕到,好似她要将这所有违逆她的人都诛尽!

    云歌唇角冷勾,她倒要看看,这个李寻晏有多大的能耐!

    李寻晏见马车里迟迟没有动静,再也按捺不住,大喝道:“以为躲在马车里我就不能将你如何了是不是?!都愣着干什么!?她不肯出来,就给我把她的马车给掀了!”

    众人闻言,立即涌上前,一个个拥在马车边,抠住马车地盘,眼见着就要将马车掀翻过去。绝影见此,怒目圆睁,上前一步大喝道:“大胆!这是慕容相府的马车,你们再敢如此放肆,我绝不轻饶你们!”

    十几壮汉闻言,不禁愣了愣。李寻晏见此,不禁跺了跺脚,大声痛骂道:“我才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到底听谁的?我让你们掀马车,赶紧给我掀!出了什么事,自有我担着!都虚什么!?”

    话音刚落,众人便不再犹豫,齐齐大喝一声,马车当即被掀至倾斜。绝影大怒,再也不等云歌发话,提剑向他们斩去!他一手手腕一震,一柄飞镖便猛地探出袖口,绝影猛地挥出,击中其中一人心口,血染当场!

    “啊!杀人啦!”人群之中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

    云歌微微一怔,只觉得马车周身猛地颠了一下,隐隐得察觉到街边人群之中有有些骚乱波动,紧接着,就听到窗外传来了群众慌乱的大喊声,也不知是谁惊慌失措地呼喊了声:“打起来啦!救命呀!”

    话音刚落,宽敞的大道上,百姓面色惊恐地挤来挤去,轰然间鸟兽群散,宛若潮水一般没命地逃,直扯着嗓子乱叫。

    而路中央,慕容相府的马车与孟李两家的队伍乱作了一团。马儿凄厉的嘶鸣声,乱蹄声,惊叫声,厮杀声,碰撞声,混乱一片。

    紧接着,马车猛然间落了地,周遭传来了刀剑刺入血肉的声音,窗帘上闪过一道道煞白的剑影,蓦然溅洒上一片狰狞的血迹,触目惊心!

    周遭的惊叫声叫的愈发尖锐而凄厉。

    车身歪歪斜斜地一阵剧烈的晃动,红玉不慎撞上了窗沿,惊得轻呼了一声,登时花容失色,眼见就要撞出车窗外,电石火光之间,她的肩膀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搂住,转过头,却见慕容云歌面色清冷地扶着车窗,一双视线死死地盯住窗外也不顾那已然歪斜不正的身子,大声地询问:“小姐……马车就快翻了!”

    云歌不理她,只阴沉道。“抱着我。”

    红玉立即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云歌一手扶住车窗,一手从腰间猛地便摸出了九节鞭,手腕一抖,猛地挥鞭,车窗登时被铁鞭狠狠地挥打成烂。伴随着一道剧烈的声响,马车应声被掀翻在地。云歌紧搂着红玉轻盈地飞出窗外,突兀的离心力,令红玉心中惊惧到极点,不由得尖声惊叫了一声,声音凄厉而恐惧,大喊了一声:“救……救命呀!”

    慕容云歌不理会她的尖叫,飘然落地,将她推到一边,众人向她涌了过来,云歌冷冷一哼,一群草包,看都不值得看,带着这么些人手就想堵截她?还掀她的马车,她看这个李寻晏是活得不耐烦了!

    唇畔勾弄,云歌猛地转身便抖腕挥鞭,“啪”的一声,一鞭子抽在人群之中,九节鞭不同于其他皮鞭那般,玄铁制的,威力惊人!即便是换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抽上人一鞭子,被抽打的人也会硬生生的撕扯掉一层皮肉,皮开肉绽!更何况以云歌的腕力,一鞭子下去,即便是再结实的身子骨,这骨头都要断裂开来!

    这一鞭子下手极狠,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壮汉挨了个实在,两个人肩头与膀子各挨了一鞭子,疼得当即便跳起脚来嗷嗷直叫!云歌猛地上前,一腿扫去,将两个人踢翻在地上,对着向她冲来的十几壮汉又是“啪啪”连挥两鞭,前面的三五个男人登时被一鞭子抽在身上,衣服破绽褴褛,一鞭子抽在身上,登时血肉模糊,伤口淋漓,倒在地上惨叫连连,满地狼藉。

    李寻晏见此,大声怒道:“上啊!给我狠狠教训她!”

    云歌余光冷冷的斜飞,又是一鞭子舞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鞭子险些挥到了李寻晏,李寻晏“妈呀”尖叫了一声,只觉得那鞭子挥舞而来,凌厉生风,厉风拂上脸面,生生刮得疼!他大吃一惊,没想到慕容云歌竟还有这一身手,连连后退了几步,吓得心惊肉跳,脸色阴沉了下去!莫说是一鞭子挥在他身上了,就是望着那一鞭子险些挥在他脸门上,都害怕的心跳骤停!

    李寻晏再次抬起头来,却见十几个人竟然拿慕容云歌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始终站在圈外,狼狈地躲闪着她不断挥过来的铁鞭,别说摸到云歌的裙角了,就是她身畔一丝一毫都靠近不得,不由得瞪大了眼珠子,跳脚大怒。“废物!全都是一帮废物!李府养你们这群畜生都做什么的!?那么多人,一个女人都搞定不了!?给我上!上啊!”

    他低头扫了一圈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的手下,走上前便狠狠地踹了几脚,一边踹一边怒骂道:“不就挨了一鞭子?这么矫情!废物!一个个的都是废物!?还不快给我起来!起来啊!”

    见那群人仍不敢上,李寻晏又放下狠话来。“一群饭桶!给我上!要是谁敢退半步,我今天就将他打杀了喂狗!”

    他话音刚落,众人不禁打了个激灵,一脸苦相!他们也倒是想上啊!可是上去还没摸到这慕容云歌的衣角,就被一鞭子抽了回来,那一鞭子,可是着实痛得叫人头皮发麻,他们也拿她无可奈何!

    红玉站在,冷不丁的一个人被鞭子抽中,向她飞了过来,她连忙狼狈的躲开,壮汉倒在她脚下,当下便咽了气。红玉脸色一边,转过头望去,便见地上早已横七竖八地倒了数十具人,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鲜血染红了一地,刀光剑影中,她一眼瞧见被团团包围住的云歌,心中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眼泪倏然汹涌而出,失声逸出口:“小姐,小姐!……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她的惊呼声立即惹来了李寻晏的注意。他向红玉瞟来一眼,眸光一闪,紧接着眼中便浮起阴毒之色来,立即指着红玉大声命令道:“给我拿住她!”

    话音刚落,李寻晏身后的手下便飞步闪到红玉面前,红玉心惊胆战地缩在了角落,一个劲儿地向着角落缩去!那身着黑衣的男人横冲进来,一手粗暴地扯住了她的头发,连带着头上的簪子也扯落了下来,一头黑发垂直散落而下。一个擒拿便将红玉拿了住,伸手一掐,便轻易地扼住了她的喉咙,制住了她!

    红玉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心悸之余,拼命挣扎着,一双眼睛惊恐得睁大,然而她挣扎一分,她喉咙上紧箍着的手便越紧一分,以至于她再也不敢乱动。

    “慕容云歌!”李寻晏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如今你的人在我手上,你再猖狂,我便掐死她!”

    云歌猛地转过身,视线扫来,却见红玉竟不知何时落入李寻晏的手中,眸中顿时迸出几分沁人心骨的寒意来。红玉是她身边最重要的人,动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动她!这个男人,当着卑鄙无耻!她眸光危险地眯起,冷冷地道:“李寻晏,你放开她。”

    “要我放人?放人可以,你先放下你手中的鞭子。”李寻晏冷哼一声。

    “你确定你言而守信?”云歌显然质疑他的信用。

    “哼!我说到做到!”李寻晏说着,给身边的人一个眼色。

    云歌斜睨了身边的绝影一眼,两个人交换神色,云歌便勾唇笑道:“好!我这就扔掉鞭子,你也把我的人放开!”说着,她随手将鞭子向后一扔,立即有人将它捡走。李寻晏哪里会肯真的放人,见她手中没了鞭子,当即更是嚣张,猛地一挥手,身后便有更多的手下向着云歌一拥而上,他邪笑一声。“都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贱女人!”

    题外话------

    额,重要人物要到明日才能出来了。罪过罪过,估算错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