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当街堵截(一更)
    一时间,繁华热闹的主街上,竟犹如窒息一般静谧久久。[

    云歌并不理会,上了马车,红玉也紧跟着跨上了马车,随即变散下了车帘。马车离去,一众人便簇拥在马车车后不自由在地追随。

    人群纷乱之中,根本无人顾及倒在地上支地不起景芙蓉与孟如兰,景芙蓉望着慕容云歌渐渐远去的马车,恨恨地紧攥了拳头。她转过头看了一眼孟如兰身边的贴身隐卫,怒得大喝一声:“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飞回孟府通报!”

    “是!……是!”

    景芙蓉眼中阴毒毕露。“慕容云歌,我要你不得好死!”

    奢锦华贵的马车内,慕容云歌面无表情地转眸,她即便如今体内封印尚未解去,然而天阙八重的内功心法仍在,因此不远处细微而异常的真气波动仍旧能够敏感地捕捉。她闭上眼睛,细细地分辨出,在这其中,有两股强大真气脉在相互冲击,一阴一阳,即便细弱叫人难以察觉,她却仍旧敏感地察觉了到。

    其中,那阳象真气脉存在感极强,清晰地便能感知,然而这股真气脉却不止一人,看来方圆百里内,藏匿着高人。然而那股阴相真气脉,却着实低弱,时而能察觉,时而便捕捉不到一丝动静。云歌心中清楚,这个人的内功定是在她之上,内力越是深厚之人,藏匿的越是深,越不容易让人感知。只是这个人练的,却跟她不同,这股武脉,极为阴柔,与她所练内功相生相克。她所练的天阙八重是阳象内功,而这个人所练的,只怕是至邪内功。

    慕容云歌不禁警惕在心,拂袖轻轻地撩起轿帘一角,余光向外探去,然而却没能察觉到丝毫可疑人等。

    掀开窗帘的那一瞬,喧嚣的街上又窒息了良久。

    珠帘微敞,尽管脸上轻纱微遮,然而却无法掩去那风华典雅的美韵,一袭的紫衣更是为她平添了几分妖娆与娇媚。

    微风拂过窗帘,撩起那金彩的流苏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鎏金的步摇随着轿身的颠簸轻晃,轻纱边角时而被风拂起,露出那光洁纤柔的下颚曲线,嫣红如柔的朱唇,眼梢那一抹妖冶火红的花细,敛眸间流光潋滟,华光异彩,只是略施粉黛,然那惊鸿一瞥,天人的美貌已是可窥一二。

    不少人目睹了慕容云歌绝色容颜,不禁黯然失魂,尤其是她那一双妖娆妩媚的凤眸,更是勾去了不知多少人的魂魄。云歌余光一瞥,却望见车外不知何时人山人海,甚至有年轻的公子痴迷地追着马车不断地追赶,只为再次一睹她的真容。

    云歌不禁微微皱眉,随即很快便散下了窗帘,然而窗外人群之中的议论声,却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听说,是凝玉坊新东家呢!长得好美丽呀!”

    “咦?这凝玉坊不是睿亲王府名下的地盘么?什么时候换了新东家了?”有人狐疑地问。

    人群中,另一个人失笑道:“这你可就孤陋寡闻了吧!前段时候,瑾世子在银钩赌坊输了千万两黄金的地皮呢!睿亲王府的一半产业都败在他手里头了,而凝玉坊也是这割让的产业其中之一!”

    “哇!千万两!黄金!那么多金子岂不是可以堆成山了?!”

    街边的人不禁议论纷纷。“天哪!快看这辆马车,也不知道是哪家贵族府上的!可好生气派着呢!”

    也不知是谁眼尖,一眼便认出了这是慕容相府的马车,不禁惊呼了一句,大声指着道:“呀!这不是慕容相府的马车么!?”

    “慕容相府?!”

    京城的百姓摩肩擦踵地挤在道路两边,纷纷梗长了脖子,观望慕容相府的豪华马车,不禁有人惊呼道:“那方才那个美人儿岂不是就是慕容相府慕容云歌?天啊……”

    “什么?那个美人儿竟是传闻中的西凉第一美人,慕容云歌?!当真是不负虚名啊!那姿容不但清雅脱俗,容貌倾国,姿色当真是一绝啊!”

    “可不是!哪家的女子能受得了这般打击呀?这慕容云歌可是丞相府唯一的嫡女,原本婚约在身,是这未来西凉的皇后!你们都没瞧见那日慕容云歌出嫁太子府的盛景,那场面可好生气派呢!只可惜,好好的女子,就这么生生的毁了……”

    有人窃窃私语说:“听说这太子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人物!只是没有这等荣幸能一睹真容!若是能叫我亲眼见一眼太子,即便是死也值得了!”

    一番感叹声此起彼伏,然而却有一人皱着眉头不解道:“这个慕容云歌也当真是个苦情人儿。那一日出嫁的队伍被劫持,被歹人糟蹋玷污不说,而那日劫持队伍的人至今还未查清楚,皇室蒙受羞辱不说,还连累了好好的一个人儿,竟被太子退婚。我听说,慕容云歌被太子退婚后,为情所困,一夜白发,还一时想不开,纵湖自尽呢!”

    话音刚落,便有人嗤之以鼻。“哼!什么一夜白发呀?这些传闻不过是空穴来风!方才不都瞧见了,慕容云歌还好好的呢!”

    话音刚落,这一边就有人连声附和道:“是呀是呀!这慕容家大小姐,可是真有福气呢!”

    马车里,红玉也听到了那些人啧啧称奇的夸赞声,不禁开心道:“小姐,你听到了吗?窗外那些人都在夸您的美貌呢!”

    云歌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眉心蹙了蹙,问道:“下次出府,换辆马车出行吧。”

    红玉闻言,不禁面色一愕,诧异道:“怎么了呢?这辆马车还是老爷给您备的呢,多气派呀!”

    云歌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这辆马车太过招摇,我不喜欢。”

    红玉惊异地瞪大了眼眸,紧接着又道:“小姐,以您的身份,相府亲近,出府的话自然要有些讲究。若是太过寒碜,到底是不大体面,叫人看了笑话可不好。”

    “若是太过招摇,自然会惹人闲话。我不喜欢别人议论我是非,尤其是还入我的耳。”即便她向来不在乎外人对她究竟是什么看法,然而若是叫她听了,心里到底是会有些不舒乏。

    红玉闻言,迟疑良久,这才无奈地点了点头道:“嗯!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下回出府,奴婢定会留心。”

    京华城很大,足足占据了西凉国的三分之一国土,民俗富饶。而西凉国贵族都盘根在此,位于京华城中央的,便是西凉皇宫,巍峨磅礴,大气威严,皇宫之大,足以匹敌五个紫禁城,东宫则位于皇城之北,也便是太子府,太子所居住宫邸。而皇城外,又分东西南北。古人将东西南北四方的每一方的七宿,比作四种神兽形象,又叫作四象。东方青龙,北方白虎,西方朱雀,南方玄武。而“京城四王”,瑜王府坐落东城,晋王府则位于北城,祈王府坐落于西城,荣王府位于南城,而世袭睿亲王府,则坐落与西南城,与瑜王府遥遥相对。东南西北四大王府,连同世袭睿亲王府,拥护着位于皇城中央西凉皇宫的最高皇权。

    慕容相府则位于皇城以南。

    马车越是前行,那股内功脉象的感知便越发清晰。这个脉象的波动愈发离得近,深不可测。云歌再次撩开车帘,却并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人。

    “小姐?您怎么了?怎么见你似乎有些不安定的样子?”红玉见她面色异样,不禁狐疑道。

    “没什么!”云歌散下帘子,敷衍而过。然而余光,却仍旧不经意间向珠帘外瞟去。

    “小姐,你你当真是好久不曾出府了,以往你出府的时候,可是好大的场面呢!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出府,还是这么轰动。”红玉不禁感慨了一句。

    云歌一皱眉,看了她一眼。“轰动?”

    “是呀!您以往出府,也是这样的场面。但凡你坐在马车上,若是没在官道,没有精兵护路,定会惹得百姓前呼后拥地围观呢!”

    云歌拧了拧眉,却并口开口,红玉又道:“您贵有天下第一美人之喻,哪有人不爱看美人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况且您又为人有善良,京城的百姓都喜欢你呢!以往出府的时候,都会常常接济一些街边孤苦无依的老者与幼孩。大家自然都喜欢你!”

    “喜欢我又如何?”云歌不以为然地勾唇冷笑,“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之中落井下石的可不少。”

    红玉笑意一僵,神色淡了下来。“说的也是!这种人,当真是可恨之极。”

    “不提也罢。”

    “不过,小姐您真的同以前大不一样了呢!奴婢更喜欢如今这样的小姐……当然!以前的小姐也很好,只是……以往小姐总是受尽欺负,却又不懂得如何还击!如今小姐再不会看人脸色,也不会受人欺负了!”顿了顿,红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云歌的脸色,察言观色地问道,“小姐,您一身的武学,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你以前可从不习武的!据我所知,老太君的武学倒是厉害过人!”

    云歌怔了怔,她也不清楚她这一身武学究竟从何而来。以慕容云歌这版薄弱的身子,是难以练就倒天阙八重的境界的,然而她却轻易地做到了。只是她细细地查看了她的身子,以她这么羸弱的身子骨,根本不像是从小习武之人。

    慕容云歌,浑身上下,都迷雾重重。

    “老太君?”云歌忽然眉心皱紧。难道她一身武学,跟她有关系?!

    慕容老太君,慕容诚之母,亦是一个巾帼英杰,当年跟随先帝征战沙场,打下了这西凉江山,因此先帝才将赐予老太君金牌令箭,对于这位西凉开国女功勋,先帝向来敬重有加。

    提起老太君,冥冥之中,脑海中陡然如走马灯一般的闪过许多画面,然而仅是一闪而过,很快便有消散不见。脑中一道白光闪过,却令人抓不住,慕容云歌似乎猛地回忆起了许多埋没尘封的记忆,然而方要想起什么,便被红玉冷不丁地打断。

    “老太君是西凉数一数二的女中豪杰呢,令奴婢好生景仰!当年可是她御前挂帅,跟随先帝并肩一同打下的西凉江山,好厉害呢!如今西凉繁荣昌盛,兵强马壮,而慕容相府之所以有如今这般地位,不受动摇,老太君可谓劳苦功高!”

    慕容云歌闭上眼睛,想要理清思绪。红玉见她眉心纠结,还以为是她提起了老太君,这才惹得小姐伤心,不禁难过道:“小姐,是奴婢的不是!奴婢不该提起您的伤心事!”

    云歌缓缓地睁开眼睛。

    “小姐您从小便跟着老太君,老太君对您尤其照拂关怀,老太君过世前的那几日,你在老太君床畔侍候陪伴,几日几夜闭门不出,奴婢看了都心疼呢!”

    云歌转过眼眸看了她一眼,刚要作声,马车却忽然停伫不前。她抬起头,冷声发问:“马车怎么忽然停了?”

    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绝影靠近了窗前,隔着车帘低声道:“小姐,前方的路被两辆四骑马车挡了住,过不去了。”

    云歌皱眉,不禁问道:“谁的马车?”

    绝影答道:“回小姐,是孟府的马车!”

    云歌眼中微冷,低眸冷冷道,“那就让他让开道来。”

    “是!”绝影退下。

    红玉闻言,微微诧异地挑眉,不禁担心道:“小姐,孟府的马车,还不会是方才孟如兰派人回府通报,这会儿孟府派人来堵截我们的吧?”

    云歌轻笑,冷冷道:“堵截?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音刚落,车外传来一声冷冷地呵斥。

    “想要本公子让道?太过异想天开了!本公子还没有跟你们家主子算账呢!慕容云歌,你给本公子下马车来!”

    云歌秀眉轻佻,伸手微微地将车帘掀开了一条缝,便见一身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长身立在御驾前,脸上尽是不屑与轻蔑。而此人,正是孟府大少爷,孟常怀。与他站在一起的男子,云歌也见过,便是先前在银钩赌坊的李寻晏。

    李寻晏此前正好在孟府作客,孟如兰贴身隐卫一路飞回孟府,传去消息,郡主与小姐在主街被慕容府七小姐给欺负了,还丢出了门外,孟如兰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孟常怀闻言,登时拍案大怒,立即派马车去接景芙蓉与孟如兰。得知慕容相府的马车还未走远,便匆匆驾着马车来堵截。李寻晏自然也不放过这个教训慕容云歌的好机会。那一日在银钩赌坊拜慕容云歌所赐,李寻欢点穴未解,如今落得终身残废,李家与慕容相府的这笔仇尚未有机会报!李寻晏还不容易逮着了一个可以恶惩慕容云歌的机会,怎会放过?

    孟常怀向着车厢的方向扫来一眼,唇角蓦然似笑非笑地扬了起来,“我道是谁敢孟府府的御驾让出道来呢,慕容云歌,你还不给本公子滚下车来!?”

    红玉面色顿变,惊慌道:“小姐,孟公子这会儿只怕是来寻你麻烦了!方才你将郡主与孟大小姐收拾的那么惨,可是将孟公子得罪惨了!要知道睿王府孟府两家已有了婚约,你打了郡主,孟公子自然是恼羞成怒了!”

    “理他做什么?”云歌轻斥了一句,便掀开车帘,冷冷地与孟常怀对视了一眼。“无端端堵慕容相府的御驾,孟公子,有何贵干?!”

    围在街道两边的人群一见慕容家与孟家两家对峙,不由得好奇围拢上来,看来这会让是有好戏看了!

    孟常怀闻言,登时大怒。“有何贵干!?慕容云歌,你是睁着眼说瞎话呢!?你打了我的妹妹,还对郡主动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不给我下马车来说清楚!”说着,他便靠近了云歌的马车,如今孟常怀心中大为光火,因此想也不想便伸出腿来一脚踢向车门。

    孟常怀年纪与纳兰宇相仿,力道也重,尽管只是粗浅的习了些武学,并不比景慕轩与云歌精深的武艺,却也猛地将车辕踢了断。伴随着车身一阵的摇晃,马儿顿时不安的嘶鸣了一声,马蹄乱踏来回,显然受到了惊吓!“小姐……”红玉紧张不已,向云歌望去,却见她眸光闪过一道冷冽,冷冷地道:“你再踢,我便将你的腿断了!”

    孟常怀见她眼中寒芒毕露,不禁面色一惊,心中竟莫名浮起森寒的惧意。然而他却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他还真就不信她敢断了他的腿。“你……你敢!?”

    云歌冷笑,漫声道:“敢不敢,你试试便知。”

    “怕你不成!”孟常怀冷哼一声,还真就不信这个邪,当即又狠踹了马车一脚。站在一侧的绝影面色一变……

    题外话------

    悲剧的卡文了,第二更晚点上传,依旧是一万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