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公子轻尘
    容卿却刻意地转了眼眸,将她的身子微微搂向自己,无意识地想要将她曝露的肩头遮掩,紧接着便又将她的外衣轻轻地拂至腰际,余光向那望去,眸色却不禁一阵怔忡……

    视线凝固之际,衣衫半褪,便见她的腰袢雪白一片,却无丝毫印记。 都市'文学

    容卿眸光不由得一错,紧接着便泛起复杂的神色。若她当真不是阴阳门的人,那么她的身上怎么会有阴阳鬼咒?而她性子大变的种种,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天底下,当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云歌看了他一眼,深谙他定是在找什么蛛丝马迹,然而究竟是在找什么蛛丝马迹,她却不得而知。

    “看完了?”云歌冷笑。

    “嗯。”容卿嗯了一声,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窘迫,紧接着便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神色,云淡风轻地收回了视线。

    云歌见此,心底愈发嗔怒,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就这么一拳头将他这张俊脸打肿为止,以泄心头之愤!

    “就没什么想说的?”云歌面无表情地拂过衣衫,勉强遮蔽肩头,又是冷冷地剜了他一眼。

    容卿嘴角一勾,浅浅一笑。“很古怪。”

    “古怪,哪里古怪?”云歌冷眼扫了过去。

    “你。”

    “我?”云歌心底冷笑之余,又有些暗惊,没想到铁证如山在前,他还是有所怀疑,这个男人当真不得不防。

    容卿深深地望着她,有探究,有审量。若她真的是慕容云歌,那么她分明一身武艺却十几年不露山水,韬光养晦,究竟是为何?

    而她体内附加在鬼咒上的那一重封印结界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的一切,就如一个谜一般。

    “罢了。”容卿垂了眼帘,无奈地摇了摇头,一直以来,他都深谋在心,不想有这么一日,他也会有失误的时候!“是我的过失。”

    云歌坐起身来,满心阴郁,原本算难能可贵的好兴致,也算毁得一干二净。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她没好气道:“我要回府!”

    “回府?”容卿眉尖微蹙,失笑道,“这都行了大半里路了,你就要回府?”

    “不然呢?还跟你坐一起?我如今没心情游湖了!”云歌冷冷一哼,口吻不容置疑。

    容卿挑了挑眉,唇畔勾弄,淡淡地道:“方才是我唐突了,若有得罪,你不要见怪,权当是我脑子发混。”

    云歌皱眉,深不以为然,没好声地道:“看都看了,不该摸的地方你也摸了,你让我不要见怪?你难不成真当我是传闻中的作贱女子,说看就看,说摸就摸的?!”

    “嗯!你这话就说错了,我方才即便有些唐突,却还知些礼数。只不过是为了验证心中所猜想,如今真相大白,是我冒犯你,在这儿赔不是了。”容卿说着,便又顿了顿,眸光微微在她身上扫量一番,又逸出几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况且以你如今,也着实没什么地方能让人贪得几分便宜。你怎又能拿自己同风尘女子那些婀娜身段相比?”

    云歌闻言,气得恨不得一口老血喷他脸上,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向他脖颈掐去。

    靠!说话要不要这么腹黑!感情他不止心肝脾肺肾毒,就连嘴巴都这么毒!敢情他口中的意思,拐弯抹角的暗指风尘女子的身段比她好不知多少倍?!

    “你好像很有经验啊?”云歌凉凉地揶揄道,“看来传闻也是弄虚作假,什么清高,什么凉薄,我看你就是身经百战,纸醉金迷,要不然怎么那么了解?”

    容卿轻轻地摇了摇头,漫不经心地道:“这你可就误会我了。容府名下虽有酒楼与花楼的生意,可我向来对那些轻浮尘世的女子没有兴趣。况且以我的品相,也不至寻那些女子来消遣。”

    云歌唇角狠狠地抽了抽,即便想一吐为快,然而却无处可以挖苦的。他说的却也是事实,如他这般品相的男人,尊贵优雅,即便再矜持点女子也都会趋之如骛,又何苦去青楼消遣?

    容府名下还有花楼这样的产业?

    话说回来,容府到底有多少产业?

    云歌眉间又是一拧,她为什么要关心容府名下有多少产业,容府有多少钱,跟她有什么关系?哼!说到底,身家太过傲人,富可敌国,却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明朝沈万三,不久因为太有钱了,让朱元璋都坐不住了,关系再好又如何?这南京城墙三分之一都是沈万三出钱修的,最后还不是太有钱了,遭朱元璋猜忌,发配充军,家毁人亡?

    她冷冷一哼,也不打算再理会他,低下头便开始顺着自己的衣衫。方才经他之手,如今身上的衣衫略显凌乱,若是这个时候被第三人看见,还怕误会两个人之间发生了点什么呢!

    然而她忙乎了半天,却没将衣衫理好,反而越弄越乱。云歌面色一青,古人的穿着便是这么繁复,里三层外三层,平日里这些都是红玉精心伺候的,而这一件是慕容诚送过来的一件衣服,上等的丝绸,花样美丽,衬得身段亭亭玉立,却偏偏穿起来尤为复杂,如今没了红玉在旁,她竟一时不知怎么整理了。

    该死的!今日怎么做什么都不顺心?云歌恼得额前青筋隐浮。

    容卿见她这般笨拙的理着衣衫,却越理越乱,不禁有些冷俊不禁,一贯清冷的俊容难得的浮现一丝笑意。“你这么理,何处才是头?”

    “那怎么办!?”云歌瞪了他一眼,他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解我衣带,我能这样?”

    容卿又是看她乱折腾了一阵,终究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道。“我替你理一理。”

    云歌当即冷冷道:“才不要!把你手拿开,别拿你手碰我。”

    “好。”容卿看了她一眼,便低下头不再望她,静静地执起矮桌上的茶杯,细细轻抿。

    直到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云歌这才方将里襟理了好,望了望仍旧显得凌乱的外衣,她有些欲哭无泪,索性想站起来将外衣褪下重新穿上,然而跪坐起身,方才有所动作,脑袋便磕上了窗沿,无奈厢内格局太小,坐着显宽敞,然而跪直着身便显得无伸展四肢的空间了。

    “不穿了!”云歌恼恨不已,气得拽了拽衣衫绸带,只听“崩”的一声,那衣服带子便被这么生生扯断了。

    靠!得亏是上等的衣裳,一扯就断了?什么质量?感情中国制造自古时起就有些不尽人意了?

    云歌气急之余,心底愈发犯起了嘀咕。

    容卿在一边淡淡地道:“你到底是个女子,能不能斯文些?再这么乱动,这车底都要给你蹬穿了。”

    “我……”云歌直瞪着他,双目隐隐泛起血红之意!

    就在这时,玉撵蓦然停了伫。

    容卿向外看了一眼,眉间微颦。“疾风,怎么停了?”

    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疾风靠近了窗前,隔着车帘低声道:“王爷,前方是睿亲王府的几辆马车,停在那儿,暂且行不过去。”

    “正好!我要下车!”云歌道。

    容卿意味幽深地看了她一眼,剑眉微挑。“你这个样子,怎么下车去?”

    “哼!为什么不能下车?”云歌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况且我怎样,和你有关系?”

    “自然是和我无关。”容卿眸色微凉,声线清透,“只是你到底一个女儿家,如今衣衫不整,太子的玉撵与几位贵族王公都在,若是叫别人看了去,只怕会误会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暗情。莫不是你愿意叫人看笑话?”

    “别人说什么,那是别人的事,跟我也无关系。身正不怕影子斜,况且我如今已是流言蜚语缠身,害怕这些不成?”云歌冷冷道。

    “那好,你便下车去吧。”容卿道,“反正你也不在乎自己的名节,被人恶意败坏,你也不会心中不痛快。”

    云歌一时语塞。“你……”

    “虽然我的名节也会跟着你一起被败坏,只是你要知晓,我终归是男子,而你却已是钦定的瑜王妃,你所作如何,世人皆看在眼里,却不知要传出什么难听的。不知瑜王会作何所想?”容卿又不紧不慢地道,说出的话却让云歌不禁沉默了几分。

    容卿剑眉轻佻,对她伸出手。“过来,我替你理好。”

    “不用你理,我自己会弄。”云歌冷眼一扫。

    “歌儿。”容卿如诗如画的容颜浮上一层寒霜,然而良久过后,他无奈地垂落了眼睫,面色缓和了几分,再次望向她,柔声道,“今日的事,是我过错,我日后必定好好补偿你。”

    “补偿?怎么补偿?”

    容卿温声道。“你先过来,让我先替你把衣裳理好了。”

    云歌犹豫片刻,这才缓缓地挪到他的面前,容卿看了她一眼,便伸手为她整理衣衫。便见他修长的手指在衣带间穿插来回。也不知怎么的,明明是一样的手,然而一团乱的衣襟在他指尖竟很快理好,衣扣逐一扣上,将衣襟前的挽绸打了个美丽而简约的结,一切都恰到好处。

    细心,精致,这个男人似是无论做什么,即便是做一件极小的事,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山水画。

    云歌怔怔地望着他,紧接着便见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理好了。”

    哼。云歌冷冷一声,便将身子歪歪斜斜地倚靠在一边,懒得理会。

    容卿见此叹息一声,然而方才却是他过分了,看来他再精明,然而人终究是有错的时候。

    起初察觉到慕容云歌的不对劲,便是在赌坊的时候,心中怀疑,然而却仍旧想要有意无意的接近,去探究。他潜意识地相信,这个女子是个不平凡的女子。

    在太后寝宫的时候,他便愈发得怀疑起慕容云歌的身份,只因为她说的那一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容卿犹然记得慕容云歌曾经说过,她爱慕太子,即便太子坐拥妃嫔无数,她也心甘情愿做太子最温柔的依靠。

    对于慕容云歌,起初并没有怀揣着何其浓郁的情愫,只因她是太子的女人。别人的女人,他容卿向来不屑于染指,更何况是纳兰辰的女人。

    然而慕容云歌出嫁被劫持,那一日无意经过御书房,得知父皇要赐予慕容云歌杖毙之时,他不知究竟动了什么心念,竟向父皇开口,保下了这个甚至为见过一面的女子。

    父皇为此震怒不已,对他道:“修儿!你平日里如何肆无忌惮也就罢了,你也该知道你如今在外头的名声是如何的!如今你再要娶慕容云歌,岂不是给朕生生添堵?你究竟置瑜王府的声名于何地?”

    然而渐渐的,他却察觉到慕容云歌的异样,不知为何,那一日赌坊初见,她的性情大变,令他心底愕然。他便派人去查,太后退婚后的那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却不想阴差阳错,竟将出嫁劫持那一件事查清楚了眉目。

    他这才有所怀疑,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份。然而如今既已得到证实,便不必再过于纠结。

    她与太子的那段情,总是再深的挚情,任是哪个女子在鬼门关游走一回,再见心上人对自己那般冷漠绝情的态度,都会失望透顶吧。

    车帘外传来马蹄声声。

    容卿伸手微微地将车帘掀开了一条缝,便见一身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长身立在御驾前,一手握着玉骨折扇,一张英邪俊美的脸上温润尔雅。云歌循着他的视线看去,却一眼就见人群之中最为出挑修长的身影这个年轻公子便是君府一家之主,也是君府大少爷,君轻尘。尽管男子看起来很是年轻,然而身材却格外挺拔修长,英气逼人。

    远远望去,暖阳下,他的五官格外的精致,轮廓深邃,身着一袭月牙白长衫,手执折扇,锦缎束腰,玉冠束发,风姿绰绰,气质干干净净,身姿秀雅俊美,更显得儒雅出尘,神清骨秀,犹如清风相随,脱俗不似人间烟火。

    清俊的五官,英挺的眉宇,尤其那一双凌若寒星的凤眸,俊气逼人。

    他走在人群中,步履从容尔雅,好似信步游历花间,尊贵清雅的气质着实叫人一见倾心。

    神清秀骨花想容,清风拂栏玉华浓。

    君轻尘。

    望着这样一个男人,脑中不知为何,突然便窜出了一个名字。

    这样的男人,当真是人如其名,哪怕是第一眼,都能蛊惑人心神。

    然而与容卿身上那股阴邪妖冶的美韵不同,他浑身俱是温润之气,剑眉入鬓,眼梢狭长,一眉一眼,都宛若温和而不失凌锐的笔锋,一笔勾勒,犹像是半出鞘的剑锋,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

    容卿的妖魅,颠倒众生,从脸到手指尖,都美得令人窒息。然而他的英俊,温润如玉,却又不失锐气,正宛若是蓄势待发的利剑,锋芒毕露。

    一个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光景的少女背着手跟随在他的身边,面颊俏红,对着他兴奋得手舞足蹈着,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事。男子低头,温润地目光淡淡地凝视着她,嘴角微微牵起柔和的弧度,薄唇微微张合。

    少女认真地倾听着他的话语,脸色却更是泛起娇柔的红晕,低了头提袖掩唇轻笑。

    容卿眉间一蹙。

    “公子尘……”没想到他也来了。

    云歌抬眸问道:“公子尘,那是谁?”

    容卿淡淡地道:“公子尘,便是君家少主,君轻尘。”

    君氏,四大贵族帝阀之一。

    西凉四大贵族帝阀,慕容氏,君氏,公良氏,孟氏。除此之外,再加上如今地位无比显赫的将门白家,五大帝阀家族几乎代表了西凉的权利统治中心,权倾朝野。

    在这其中,慕容氏更是紧握五大贵族帝阀的第一政权,慕容诚贵为朝中摄政重臣,辅佐景元帝帝左右,慕容老太君更是跟随先帝征战沙场,打下这西凉天下的一品护国夫人,而慕容家大少爷慕容靖年纪虽少,却因天资英才被孝武帝钦点屡屡加官进爵,如今在西凉朝,慕容氏已然掌握了西凤皇朝大半权势,地位尊崇显赫。

    孟氏一脉虽不如慕容氏声名赫赫,却是京城唯一能与慕容氏并肩齐坐的世家大族,地位不容小觑,但与慕容一氏不同的是,孟家表面忠诚,实则野心勃勃,犹如帝国背后蠢蠢欲动的爪牙,也是西凉国霸业从里腐烂的最根源。

    而君氏与公良氏虽为西凉最为古老的两大氏族,曾几何时,君家的商贸间接影响着整个西凉天下的繁荣与衰败。尽管如今容府一脉掌握了西凉朝的命脉,然而君家势力却仍旧不容小觑。

    再加上其名门贵族后裔,君家地位向来崇高。而公良家世代从医,几十年前便跟随先帝左右,公良家的医道向来被誉为天下举世无双,在战场上甚至一度被赞有“起死回生之术”。

    天下大平之后,公良一族先人屡屡册王封地,然而公良家却并不愿涉入朝野,淡泊名利,因此逐渐地淡出了视线。

    君家与公良家固然在朝堂之上无论声名势力,都已大幅度削弱,早已构不成争斗的威胁,但在西凤的地位却无人能撼动。而孟氏一脉乃是武阀出身,代代为西凤军队所效忠,受到皇室的庇佑,手中虽然没握有兵符,一直以来都是争斗的最中心。纳兰辰能够夺得储君之位,身为其侧妃孟香涵的孟氏可谓劳苦功高。

    然而,哪里有权贵的利欲,哪里便有争夺。这是帝国一直以来必然遵循且无法颠覆的归途。

    而说起这个君轻尘,京城首富君家少主,年轻有为,如今不过二十年华,却已掌得了君家大权,毋庸置疑,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也是个手腕铁硬过人的男子。

    至于君轻尘一旁的少女,便是君家嫡小姐,君紫黎。君紫黎虽是名门大小姐,性子却生得潇洒不羁,唯有在君轻尘身边,才多少有点儿小女儿家该有的娇美乖顺。

    不远处,便见睿亲王府的玉撵徐徐靠了过来,帘帐掀开,一袭青蓝长裙的景芙蓉便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然而今日的她脸上蒙着略显厚重的面纱,唯有露出一双精描细画的眼睛。

    那一日睿亲王府被分割了一半的家产,如遭重创,然而景芙蓉却仍旧要体面,这次的阵仗依然如往日一般奢华。这还是她瞒着睿亲王来的,若是要叫老王爷得知睿亲王府如今败落了,她还如此大搞场面,定是要气得吹胡子瞪眼。

    君轻尘向着车厢的方向扫来一眼,唇角蓦然似笑非笑地扬了起来,“我道这么奢华的玉撵是哪家的呢?原来是莲公子!真是幸会幸会!”

    容卿轻笑。“哪里,君兄客气了!”

    从睿亲王府的马车上又走下来一人,然而这位正是京华城的风云人物,睿亲王府的嫡长子,景辰。他五官端正,容貌英美,然而不知为何,眉眼间那股戾气,却令人不禁心生反感。

    与其说是风云人物,倒不如说是睿亲王府的门上之耻。

    景辰是景慕轩是长兄,二人虽为兄弟,然而性情却相差甚远。景慕轩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容貌出众,更是气质出尘。然而这个景辰继承了母亲好看的皮相,得天独厚的尊贵身份,却从小便不知上进,好大喜功,却根本无心念书,成日跟着一些公子哥儿厮混在一起,惹了不少事端,让睿亲王没少焦头烂额,忙着跟在后边擦屁股。

    年纪稍长些后,这二世祖便喜欢上流连风尘之地,纸醉金迷,骄奢淫逸,不学无术,整日醉卧美人乡,气得睿亲王府对他又是失望又是恨恼,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睿亲王那时只想着,反正王府家底厚着,即便让景辰日日夜夜的败,睁着眼睛闭着眼睛,王府的底也不会被他坐穿。况且有睿亲王府的门面儿在,再加上景慕轩的名声光环,景辰在京华城一时根本无人敢招惹。

    因此这也养成了他标标准准的大少爷作风。

    谁知,他会惹上最不该惹的人。那一日在花满楼,因为他对不该动的人起了邪念,却不想被活生生伤了命根子,这辈子都不能人道了。睿亲王得知后,恨不得一把火儿烧掉瑜王府!

    然而奈何瑜王府,即便是睿亲王这般世袭亲王的身份,也不能将瑜王府奈何左右,最后这件事终究是不了了之了。

    也因为这一层芥蒂,睿亲王府与瑜王府之间的恩怨日渐加深。

    睿亲王只当自己生了个没用的儿子,大不了他后半生好吃好喝供着,莫说是一个废物,就是十个百个废物,睿亲王府也照样担待的起!

    从那以后,睿亲王算是对这个二世祖彻底死了心,将满心期望寄托在了景慕轩的身上。而睿亲王府的世袭爵位,原本应该传给景辰,然而睿亲王恨他的不争气,便传给了同为嫡出的景慕轩。

    对于景慕轩这个弟弟,景辰向来不待见,尽管同为一嫡母,然而景慕轩的优异,却愈发能衬托出他的劣迹斑斑,因此对于景慕轩,景辰向来不屑一顾。

    那日事之后,已是过了一余年,足足有一余年不曾出府,景辰在王府里日子并不好多。身体缺陷的创伤,令他的心境愈渐崩塌。伤好过之后,他又试着招来几个侍寝丫鬟,然而几番尝试,都终不得果!看来真如太医所言,那玩意儿算是彻彻底底的没用了!

    因此景辰愈发得憎恨瑜王府,尤其是那个蛇蝎心肠的女子。然而即便他将瑜王府憎恨进了骨子里,却也拿瑜王府,拿凤倾无可奈何。有皇帝在那儿压着,这件事注定闹不起多大的风浪。

    景辰喜面,又争强好胜,如今那儿的活不好了,谁知道那些平日里在一起厮混的公子哥儿私底下该如何笑话他!在王府调养的日子里,即便王府里的人有心藏着掖着,然而王府外的风风雨雨却还是一个劲儿的往他耳朵里钻。那些难听的话入耳,景辰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方才下了马车,见到君轻尘,就连原本性子桀骜的景辰都不仅放尊了态度。“君少爷!好久不见了。”

    君轻尘点头,回视一笑。“景公子好久不见了,如今身子可安好?”

    景辰面色一僵,眼中有抹复杂的神色晃过,紧接着便道:“自然是好多了,景辰在这儿谢君少爷关心。”

    顿了顿,紧接着他便又向着容卿玉撵的方向扫来一眼,唇角蓦然似笑非笑地扬了起来,“咦?这不是容府的玉撵么?”

    容卿轻笑,“景公子许久不久,脸色倒见好。”

    景辰面色微微一沉,显然察觉到容卿话中冰冷的意味。不知为何,对于容卿这个男子,他左右都不顺眼,因此一旦碰见,必定挑刺。

    云歌轻轻挑开车帘,又是看了景辰一眼,方才那句话她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景辰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是咬牙切齿的。再看他脸上固然是笑着,眼神却森冷无比,好似剑芒。

    莫非容府与睿亲王府之间关系也不大好?

    “唔……他是谁?”

    “睿亲王府嫡长子,景辰,也便是景慕轩的长兄。”容卿淡淡道。

    云歌闻言,蓦然得怔住,她记起了红玉之前提起过的那桩事。听说早先前,便是这睿亲王府的大少爷,给凤倾硬生生断去了香火命脉,不能人道,难道莫非是他?

    想着,她又一脸古怪地道:“景辰,该不会就是被凤倾废了命根子的少爷吧?”

    容倾目光微微一愕,看向了她,转而笑容浅淡,眼底有一抹嗔意:“女儿家家,怎能将这种市井之词挂在口上?”

    市井之词?云歌语塞,这命根子的说法也算文雅了吧?

    真是看不出来啊……眼前这个年轻的世子,倒是不大像是被废了命根子的人啊。

    如今风倾就坐在车上,眼下这境况,隐隐地都能闻见火药味儿。若让景辰得知如今凤倾便坐在这车上,这景大公子不会叫嚷着要打杀了凤倾吧?

    容卿面色自若,眉心却隐隐蹙起:“没想到今日四大门阀的人都聚齐了,看起来不大妙。”

    云歌眉角一抽,暗暗腹诽,的确是不大妙,到时候两个人动起手来可就不好了。可谁让瑜王府管教不严,自己的女人出去伤了人家的命根子,害人家断了香脉,还指望人家给凤倾什么好脸色看?!

    如今道上并不宽敞,而睿亲王府的车撵横档在路中央,加上容府的玉撵与睿亲王府的马车皆为四骑,因此根本无法并行通过。这景辰理应命人将道让出来,然而如今看来,他却是没半点儿让道的意图。

    “莲公子这话可是在关心本公子?”

    “权当寒暄。”容卿道。

    景辰面色又是一冷,只听容卿又淡淡地道:“原以为景公子这一年在王府调养身心,跟随太傅浅学修行,多少能懂些礼教,却没想到一年过去,还是老样子。”容卿轻笑,言下之意,便是让他让开道来。

    “莲公子说得可是笑话?容府虽说家大业大,可论地位,能与睿亲王府相提并论?”景辰冷冷地咄咄相逼。

    云歌很明显地从两人的对话中嗅到了浓烈的火味儿,感情这两人,表面上笑着问候,实则早在话里头暗暗交锋不已,看来这两个人之间,渊源不浅,硝烟弥漫。

    “呵呵。”容卿轻笑。“据我所知,景公子虽是睿亲王府嫡长子,然而却不是世袭爵位继承人,论身份地位,也是该你让行。然而你如今挡在容卿前头,这又是什么意思?”

    景辰冰冷的视线直逼而来,车帘隐隐约约地勾勒出另一道窈窕纤柔的身影来,他眼光一狭,下意识地便将她理所当然地认成了凤倾,冷声道:“瞧王爷的车子里,居然还藏着人呢?不知又是哪位佳人,能否赏本公子一份薄面,出来会上一面?”

    容卿低眉敛下眼睫,“此刻,只怕是不太方便。”

    “不大方便?”就听景辰冷笑了一声,道:“哼!本公子听闻今日瑜王府凤美人也一同去游湖,然而瑜王身子不适,便将她托您照拂。如今她可否坐在车上?”

    一想到是那个女人,景辰心下便滋生出一股恨意,眼底流露出怒色,心中暗暗腹诽:好你个心肠歹毒的蛇蝎女人,既然让本公子给逮个正着!正好,如今纳兰修不在,本公子就在这里将你个打杀了!

    容卿道:“瑜王确是身子不适,将凤美人托于我照拂,不劳景公子挂心。”

    “不牢挂心?何出此言?我与瑜王府凤美人颇有交情,如今请来一叙旧事,何来不方便之谈?”景辰不怒反笑,言辞中早已寒意渗透。

    他微微探手,扣住了腰间的剑,然而方才出鞘,却听从车厢里传来了一个玩味至极的声音:“凤倾是凤倾,我是我,景公子怎么能将我与她混为一谈?”

    音色婉约柔和,声音如清泉般动听悦耳,就好似山间的清风,细语呢喃,然而语调却有几分不羁的意味儿,几分洒脱,几分邪气,竟一下子将他吸引了住,就听她顿了一顿,叹息了一声道:“我说,你们两个人要不要打上一架分个胜负?也不至于这么堵在道上吧,时辰就是这么给耽误的,景公子,我还有急事,方便的话,就让出道呗?”

    景辰一时愣了住,但凡京中的世家千金,大家闺秀,他多少也有过交集,然而却也听不出这个声音究竟是谁?可又会是哪家名门小姐能够坐在容卿的玉撵上,他印象中,就算是凤倾,若不是瑜王托付容卿照拂,也断不能坐上这辆金贵无比的御驾。

    于是心中愈发诡异了。

    “哥哥!”身后的景芙蓉面上露出不满,有些嗔怒地看向了景辰,有些为他一再对容倾挑衅而感到生气。见他竟然在她面前就为难起了容倾,她脸上丝毫不掩饰不悦的表情。

    景辰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向来一心向着那小子,然而他向来就宠着她,惯着她,因而景芙蓉开口,他也不打算再刁难他了,只是也别指望他对那个凤倾能有什么好脸色。他转过脸,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在刻薄的挑衅。

    景芙蓉又是没好气地瞪了他几眼,走到了容倾的御驾前,对他作了一个端庄而标致的礼,温婉一笑道:“芙蓉见过莲公子!”

    方才还气着一张脸,这不一对着容倾,这丫头当即就换了一副动人的笑容,多少让景辰心底受气,又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无意识得却又将视线重又落在了那窈窕的轮廓上,暗暗猜测云歌的身份。

    容卿拂着车帘,笑容却很是浅淡,脸上分明是笑着,却并未深达眼底,眸中却是一片清冷漠然:“如今在宫外,郡主就别行此大礼了。”

    景芙蓉笑着抬起头来,余光又潜意识地向容卿身侧那一道倩影望去,心底有些不舒乏,微微有些酸涩苦闷。她向来知道容卿的规矩,但凡是谁想要靠近他两步之近的距离,都是平白妄想。

    而眼前这个不知是什么身份的女人了。何止是近身,两个人紧依在一起,两道轮廓剪影简直是亲密得毫无间隙。她实在是好奇,究竟是谁能够与他这么靠近,且不被他所抗拒疏远?

    要说心里没有嫉妒,那简直是虚伪至极。如今,她的心里简直是要嫉妒死了,妒得牙根发酸,犹自强作出一副温婉的仪态,怕被人笑话了去。

    景芙蓉强颜欢笑道:“前几日听说容卿哥哥身子抱恙,便一直想着有机会能去看看容卿哥哥,却总苦于没什么机会,今日倒是见上一面了。”

    “不过是偶感风寒罢了。”容卿回道。

    景芙蓉又故作好奇地问道,“容卿哥哥,不知如今你这马车上,坐着谁呀?”

    容卿闻言,眸光流转,便见云歌目光冷凝地看着他,转而邪魅一笑,眼底却是意味幽深难测:“是慕容丞相府的七小姐。”

    景芙蓉闻言,眼神一震,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有些不敢置信地低低道:“慕容家的……慕容云歌?”

    景辰也是愕然一怔,他猜了那么多重身份,却也没能猜出这车上坐的竟然就是那一日太子府纷争的主角慕容云歌!如今太子退婚一事在京城里已是闹得沸沸扬扬,纵然他整日闷在相府,对此也都耳闻诸多。

    轻风掠过,拂过帘幔,若有似无的,还能看见那隐约可见的一袭月牙衣衫,景辰细细地想看,却碍于车帘挡住,瞧不真切。容珏看了他一眼,声音清冷:“景公子?”

    景辰回过神来,连忙是收敛了心神。

    “原来是慕容丞相府的云歌小姐!”

    景芙蓉艰难得牵动唇角,却笑得极为勉强,苦笑着寒暄道,“云歌妹妹好!还劳烦云歌妹妹代芙蓉问候丞相大人与夫人!”

    云歌心中暗道这女人当真是虚伪至极,前些时候在宫里还对她那般威胁诱逼,如今当着容卿的面,倒是好生豁达。她低低地冷哼了一声,却无搭理。

    景芙蓉显然没想到这个慕容云歌竟这般不给她台面下,在她的心中,慕容云歌不知礼数的话语,早已与不懂规矩划上了等号。也当真不明白,就是这么一个女子,又背负了那样不堪的名节,怎么能够得到容卿哥哥的垂青?

    想来这个女人,当真是厚颜无耻!

    只是这些想法终归只能是放在心里,她笑了笑,便退至了一边,眼神则无限眷恋地偷偷望着容卿,然而见他转过了脸,却是再也不看她一眼。

    题外话------

    今天更新准时吧。上架就没存稿了,表示为了不让大家等太久,赶了一个通宵,争取在早上发布了!ps:有亲说女主太弱了,亲啊,女主穿越过去,性情大变,男主心下怀疑是正常时,不也意味着容卿关心云歌咩?这里我要为容卿平反,男主是好男主!

    再ps:天下三公子聚齐了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