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一同游湖
    第二天清早,红玉领着侍候梳洗的婢女走进云中居的时候,就一眼看见倒在门口的两个侍卫,红玉奇怪地打量了他们两个人一眼,走了过去,伸出脚踢了踢他们,却半晌没个反应,她登时怒了,蹲下身就拎住了两个人的耳朵,气急不已:“你们两个人,指派你们在这儿守夜,没想到竟然又在这里打瞌睡!”

    两个侍卫迷迷瞪瞪得醒过来,一眼睁开,竟见已经天亮了,红玉见他们俩睡眼惺忪的模样,忍不住数落:“让你们守夜,竟然躺在地上睡着了!还睡得挺香呢,同我说说,你们俩个都做了什么好梦啊?”

    两个男人茫然地相视了一眼,表情忽然大惊失色,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慌乱地叫道:“有刺客!红玉,有刺客!”

    红玉闻言脸色一变,就见他们拉着她的手就朝云歌闺阁奔去,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道:“昨晚有刺客闯进来的!红玉,你快去屋里看看小姐有没有出事!”

    一众人被弄得迷迷糊糊的,红玉却被他们的话弄得提心吊胆,跟着疾跑了起来,一路上,又发现了几个倒在地上睡得昏昏沉沉的丫鬟,却也来不及管了,红玉气喘吁吁地推开门跨了进去,跑进了里屋,却见云歌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睡得正沉,甚至还发出轻然的酣息声。=== 三味'书屋  ===

    几个婢女跟着跑了进来,当即也有些傻眼了。

    红玉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掀开帘帐,就看见云歌整个脸埋在枕头里,秀发散乱在枕畔,睡得好不香甜。红玉心中舒了一口气,这时候,昨晚几个被点了睡穴的丫鬟也被侍卫推醒了过来,两个丫鬟原本就迷迷瞪瞪的,昨晚更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砸中了颈项,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却见天已经亮了。

    门口叽叽喳喳的一阵议论,几个守夜的侍卫婢女此刻仍旧感到心有余悸。一群人得知小姐如今正躺在屋子里睡得好好的,安心的同时,都不由得感到十分古怪。昨日两个侍卫分明感觉到自己被袭击,然而一觉醒来,却并没有出什么

    事,虽然是万幸,但是还是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就连他们都以为,昨晚上不过是做了一场匪夷所思的梦。

    云歌被门外的议论声吵醒,缓缓地坐起身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帘半垂,眸光很是幽暗,一脸的低气压,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周遭都有一股“犯我者死”的起床气。她一把掀开了帘幔,杀气腾腾地向门外扫去一眼,呵斥道:“一大清早的,什么事这么吵?都给我闭嘴!”

    冷酷阴森的话语,犹如魔王附体。

    门外的众人闻言,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极为默契地同时闭紧了嘴巴。怎么从前没发现小姐有这么恐怖的一面,看来打扰小姐睡觉真的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啊!

    红玉撩起了帘幔,推了推云歌,“小姐,已经不早了,还起床了!”

    “别来吵我,让我睡醒了再说!”云歌困得已是睁不开眼,脑子混沌沌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眼睛一闭就直直地向后倒去。

    红玉见了,无奈地就去伸手拽她的被子:“小姐!快起来啦!今日容卿公子不是约了您去游湖么?”

    云歌不耐烦地竖起了一根手指,迷迷顿顿地梦呓。“让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都别来吵我!”

    红玉望着索性耍起了无赖的云歌,有些哭笑不得,又是去和她抢被子,边抢边说:“别睡了小姐!大少爷如今可在府门口等着你呢!”

    云歌疑惑地挑眉,眼皮掀起了一条缝隙,一脸阴郁:“他找我什么事?”

    红玉趁着她看清醒了一些,便忙将她扶坐起了身来,“奴婢听少爷说,今日游湖,今日几个贵族的公子都相约好了一起呢!少爷怕小姐整日闷在屋子里头以至于忘了时辰,便让奴婢早早来服侍您洗漱宽衣呢!”

    “谁请的游湖?”

    红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道:“小姐,您这是睡糊涂了吗?是容卿公子约您去的呀!你怎得给忘了?”

    “容卿约我去游湖?不是先前说我不去了吗?”云歌说着,软绵绵得又想倒下去。

    昨晚上睡得有些晚,三更天才睡过去,头沾着枕头还没睡多久呢,这不,就被吵醒了,她起床气来得很凶,“我没什么兴趣,告诉他,我不去。”

    “可少爷已经说在府门口等您了!如今瑜王,荣王、祈王与瑾世子的御驾都在门口了呢,小姐您快些起来吧!别让王爷他们等太久了,这和不太合礼数啊!”

    红玉有些欲哭无泪,一想到小姐拖一分钟,那些王爷世子就要多等一分钟,心中愈发忐忑了,若是少爷追问起来,恐怕又要追究到她的身上来了!

    “等就等呗,你过去跟他们说一声,我还在睡觉不就成了?!晚些我再过去!”说罢,她又困顿得打了个哈欠。

    “小姐!您这样可不成礼数啊!原本让几位王爷他们等你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可您如今一句‘不去’驳了诸位王爷的面子,那多不好啊!还是去吧!大不了的,您在少爷的马车上补觉也是一样的啊!”

    被她这么一吵一闹的,云歌的瞌睡虫被赶跑了一大半,然而脑袋仍旧十分混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冷冷地瞪了红玉一眼,“死丫头!你早该替我回绝掉的!应该说我今日身子不适,就不去了!”

    尽管十分不情愿,但她还是懒洋洋地坐起身来,也不知道昨晚睡姿是怎样的,这一起身,浑身的关节响得厉害。几个婢女慌忙地端着梳洗盆走了过来,熟悉一番之后,红玉又替她换了一身简约的长衫裙,便搀着她坐在了梳妆台前,一双巧手为她绾了个简单利落的发髻,扶着她的肩膀低下身,却见镜子里的云歌迷迷瞪瞪地打着瞌睡。

    “小姐,您怎么又睡着了啊?”

    云歌睁开眼睛,望着绾好的发髻,嘟囔了一句:“怎么无端端的,容卿公子请我去游湖?哼!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

    “小姐,容卿公子是个君子,又怎是那种小人?况且,容卿公子一表人才,又怎么会是黄鼠狼,再说了,小姐您这么说您自己是鸡,也太难听了!”

    “打个比方嘛!”云歌懒洋洋地回。

    “奴婢倒觉得小姐多出去散散心是极好的!小姐总是闷在屋子里,早晚要闷坏的!”红玉一边为她精心地挑选着发饰,一边说道:“而且,依奴婢看,今日的游湖一定比往日更要热闹呢!奴婢看几个王爷都兴致勃勃的,想必都很有玩兴。”

    她眉梢一挑,饶有兴致地问:“红玉,你去过游湖么?好不好玩?”

    红玉抿了抿唇,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只听她道:“小姐,红玉瞧您是睡糊涂了罢!奴婢从未去过,又怎知好玩不好玩呢?”

    云歌讶异地凝眉,“呃?我没带你去过吗?”

    红玉动作一愣,抬起头对上了她错愕的视线,怔怔道:“小姐,您睡觉睡糊涂了吧?怎得忘了?从前就总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闭门不出,即便是大少爷有心带你出去散散心,您也不愿意。”

    云歌心下暗暗一惊,脸上却故作一副困顿至极的倦容,打了个重重的呵欠,说道:“瞧我,都睡迷糊了,好些事儿都记岔了!行,既然你想看,那你今天就跟着我去瞧瞧吧!”

    红玉开心地笑了起来,“好啊好啊!小姐真好!”

    说着,她忽然疑惑地拿起了一根玉簪,“咦?哪儿来的玉簪,怎么以前没瞧见过?”

    云歌循着视线望去,一眼看见她手中拿着的那根玉簪,竟是那日她放在首饰盒里,容卿送给她的玉簪子。她一见,又想起那一日花海的事儿来,面颊微微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一把夺了过来,敷衍说:“不要用这个,不好看。”

    红玉却不以为然,“奴婢觉得那根玉簪很好看呀!只是……奴婢记得小姐以前没有这根玉簪的!”

    云歌脸色古怪地敲了记她的脑袋说:“定是你记错了!”

    “是,是,是奴婢记错了!”

    红玉无奈地叹息。

    当红玉伺候云歌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丞相府敞开的大门时,便一眼看见门口停泊着两辆十分华贵的四骑马车,一排黑衣的锦衣卫面容冷峻地站在一侧,而慕容靖与荣王、祈王则是一身飒然的玄衣轻装坐在骏马上,看起来英姿飒爽。

    几个人有说有笑,相互寒暄着,意气风发,显然兴致极好,而慕容靖也不同于往日沉冷刻板的神情,神容微笑间,竟有几分温润如玉的气质。

    云歌缓步走了出来,众人纷纷回过头来看向了她。

    一同随行的还有北齐太子北浪,转过头来见到她穿着一身海蓝色长裙,绾了个婉约的发髻,目光隐隐流露出惊艳。荣王亦向她看了过来,失笑道:“云歌妹妹,你可总算来了。真是好大的排场呀,大家可等了你许久了。这不,慕轩那小子等得性子急了,念叨了你好久!”

    “王爷,我哪里有在念叨他?你可别胡说!”景慕轩一沉嗔怒地看了荣王一眼,紧接着,余光不着痕迹地向云歌飘了过来。云歌向他望去了一眼,两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景慕轩当即面色一僵,紧接着便冷咳了一声,飞快地转过了脸去。

    慕容靖见此,对云歌道:“时候也不早了,妹妹快上马车吧。”

    “是啊,歌儿,快上马车吧。不早了,再晚可就要赶不及了!”纳兰宇亦柔声催促道。

    云歌扫了一眼那两辆马车,眉心微微蹙起。其中一辆奢华得离谱的马车还是让她一眼认了出来,这是容卿的马车。

    她暗暗地打量了几眼,便不动声色地绕开了他的马车,走到了另一辆马车前,一个侍卫见此连忙走上来跪在了地上,云歌却看也不看他一眼,攀着车辕就大步一跨上了马车,身手敏捷利落,英姿飒爽,惹得众人讶异至极。

    然而当她方才伸手撩开车帘,向里面瞄了一眼,目光一震,身子便蓦然僵了住。只见此刻纳兰辰正端坐在车厢里,见她掀开帘子,微微一笑,说道:“云歌妹妹,快上来吧!”

    见她面无表情地站在车门前一动不动,纳兰辰脸上的笑容蓦然僵硬了住,缓缓地伸出手去,试图拉住她的手腕,却见她那冷漠冰澈的目光猛地盯住了他伸出的手,冰寒的视线犹如刀锋一般在他手背上割据,他动作竟顿了住。

    “歌儿?”他轻声唤她,就一如从前那般。

    云歌反感地颦眉,猛地散下了帘子,转身跳下了马车,走到了慕容靖的马前,不满地问道:“就这两辆马车吗?”

    慕容靖看了她一眼,自是知道她话里的意味。纳兰宇说道:“嗯,如今就这两辆马车!云歌妹妹快上车吧,就坐太子那一辆马车好了。”

    云歌眼底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之意,想也不想得拒绝。“我不要!我为什么要与他坐同一辆马车?府里的马车呢?”

    那辆马车她是绝对不会坐的!

    跟那种人同坐一辆,多一刻都是折磨!

    纳兰宇与景慕轩面面相视了一眼,慕容靖皱眉道:“如今时辰也不早了,歌儿,你就与太子一同坐一辆马车吧!正好,你若觉得还困,在车上也能睡一觉,好养精蓄锐,你昨日没睡好。”

    “我说了,我不要同他坐一辆马车!”云歌的声音冷断而不留余地,冷冷地道,“既然来不及准备马车的话,那我就骑马好了。红玉,去让人牵一匹马儿过来!”

    红玉一时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也没个主意,都这个时候了,原本就晚了时辰了,再去牵一匹马来又要等到什么时候?若是再延误时候,恐怕几位王爷都要不耐烦的吧?再者,小姐毕竟是出自相府,这般娇贵的身份,又岂能骑着马上招摇过市?哪儿有女儿家这般抛头露面的?若是叫老爷夫人知晓了,怕是又要大发雷霆了!

    一时左右为难,她便将目光投向了慕容靖的身上,以眼神问他的意思,“少爷……”

    见云歌这么固执,慕容靖也是怔了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自然知道她如今在抗拒些什么,想必是不愿与同太子坐一辆马车吧?

    可这一切,都是母亲的意思。

    其实今日是太子约了几位世家公子与贵族一同去游湖,得知容卿又约了云歌,他深谙以云歌的性子定是不大愿意去的,所以他原本是不打算带上她的。

    然而母亲不知怎么知道了是太子邀约,便好生关照了他,今日定要将云歌也一同带去,让她与太子好好培养培养感情。自从那一日来,两个人之间感情便生分了不少,怎么说太子对她也是付诸了一番心意,因此也希望云歌能够对太子上上心。

    尽管他心下也对太子心怀隔阂,然而既然是母亲的命令,他自然是要听的,因此几个王爷都骑马,慕容府也没有准备马车,用意就是让她与太子一同坐一辆,却哪知她这么固执,就是不愿意。

    慕容靖有些无奈,见如今时辰不早,语气也不由得微微重了几分,“歌儿,别胡闹,一个姑娘家的怎能抛头露面呢?好歹是丞相府的,骑马像什么样子?快上马车去吧。”

    纳兰宇闻言,却是不以为然地道:“慕容兄,既然云歌想要骑马,那就让她骑嘛。不过,歌儿,你会骑马么?看你这小身板,这样的烈马恐怕是骑不来的吧!”

    “怎么骑不来?不过是骑马,又有多难?”云歌不以为然地皱眉。

    景慕轩见她着实一副与太子苦大仇深的神情,当即再也忍不住得朗笑出声,对着慕容靖道:“慕容兄!你那便叫下人去牵一匹马儿来吧!她既然想骑,那便让她骑好了。正巧,我也想看看云歌妹妹骑马的模样,定然是很有趣!”

    印象中,他没见过云歌骑马,自然是对此好奇得很。

    慕容靖嗔道:“慕轩,你别总一味地偏着她,瞧将她宠得都没分寸了。况且我们骑得这几匹骏马的脚程,又岂是相府里那些老马能比得上的?自然是跟不上的。”

    景慕轩一怔,蹙了蹙眉,“说的也是。”

    他们的马都是上等的宝马,脚程如追风一般,日行百里,相府里的这几匹老马是远远跟不上的。

    慕容靖又提醒道:“再说了,你也是知道安宁公主那脾性的,要是让她等久了,估计又要使性子了!”

    景慕轩脸色微微一变,唏嘘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于是脸上色有些不自然地转向了云歌,无奈低声地道:“云歌妹妹,你就与太子坐一辆马车好了。你哥说的对,你一个大家闺秀骑着马,的确不太合适!”

    云歌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苦大仇深这词在她脸上表露得愈发明显,“那我就不去了,今日就在府上歇息着好了,反正驯猎,也没我什么份,带着我也扰了诸位王爷的兴致!”

    慕容靖拧眉,无奈道:“歌儿,别太任性了。”

    纳兰辰掀开了车帘,露出了那一张俊美的脸,他看了一眼执拗地立在慕容瑄马前一动也不动的云歌,细细地打量她环臂而立的背影,这才察觉到,她当真是清瘦了不少,晨风拂来,裙衫紧贴着身形轮廓,看起来竟有些弱不禁风。记

    忆中,她一身绯衣倾国倾城,却殊不知,她穿蓝色的裙衫竟也很漂亮。

    她的一头乌黑的秀发,也是那般美丽,如同上等的锦缎。她的身上,竟有这么多令人移不开视线的美韵,只是一直以来都是她跟在他的身后,含情脉脉,一往情深,而他都不曾多流连她一眼。

    然而从前他似乎从没细心地注意过她,总是她默默地守候着他。细细想来,他从前待她似乎并没有那么好,也从没那么温柔过,她一味的付出,都让他认为这都是理所应当。她的爱慕,她的痴心,她的钟情,他都认为这都是理所应当的,然而直到她转身离去,与他形容陌路的那一天,他才猛然惊觉,当她的眼中不再只有他一个,是多么得失落。心中一时有多么空,好似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方才的那些对话他都听了进去,她就这么抗拒她吗?竟排斥到,就连与他同坐一辆马车都不愿意了?

    纳兰辰心中知晓,他再迎娶她,已不是为了母妃的命令,心底完全是自己的意愿,真真正正地想要迎娶她为太子妃的,那一日他是气昏了头,如今反悔,却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纳兰辰无奈苦笑,对着云歌道:“云歌妹妹,时候也不早了,上马车来吧!”

    云歌冷漠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满是陌生的情愫,看着他,就好似在打量一个陌生人,陌生得令人心慌意乱!

    纳兰辰暗暗咬了咬牙,他倒宁愿她是在恨他,这也说明,他在她心中仍旧占据着举足轻重的重量。

    然而她的眼神,却是如同在看一个陌路人,又隐隐流露出极致的厌恶之意,好似再看一眼,都不情愿。

    纳兰辰脸上的笑容蓦然僵硬了住,多少有些尴尬,低声道:“云歌妹妹,你偏要与我这般疏远吗?”

    他忽略了尊贵的自称,在她面前,当着如此多的贵族公子的面,第一次如此放下了太子高贵的身段。

    云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蓦然懒懒地牵起了嘴角,冷声讽刺:“记恨你?殿下少自作多情了!若是记恨一个人,也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人记恨。就凭你吗?”她顿了顿,余光挑起,唇角不屑地轻撇,便再也不看向他。

    说罢,她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却是走向了容卿的马车,众人皆为一惊,反应过来时,却见她已经轻盈地跨上了马车,掀开了锦帘走了进去。

    景慕轩望此,眸光不由得深邃了几分,饶是他都没能差距到,当云歌跨上容卿马车的那一瞬,他的心中竟有些异样的情愫……竟有些不是滋味。

    进了车厢,就见容卿慵懒地斜倚在软榻上,一手支在脑侧,另一手则轻执着一卷书册,隐隐还能闻到一抹清洌的酒香。她进了车厢,他也并未抬头看她一眼,神情自若,似乎早已预料到她会上他的马车,脸上也并没有意外之色。

    而让她有些讶异的是,凤倾竟也在,只是却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她正坐在窗边,望向窗外,脸上依是面纱朦胧,隔着面纱,精致的五官犹如秀美的工笔江山,姣好妩媚的容颜在晨光下更显动人。

    不同初见的素颜,今日她脸上略施脂粉,白皙的鹅蛋脸,浓密的睫毛,勾长的眼线,眼角红色的花细,平添妖媚,衬得那瞳都微微泛起暗红。

    云歌望着她,忽然有些错觉,眼前闪过昨日里那个黑衣男子惊鸿一瞥的侧首,若是细细对比打量,两张容颜缓缓地交叠,尤其是那狭长的凤眸,媚眼如丝,如出一辙!

    她暗暗讶异,拧了拧眉,又再次向她看去,却冷不丁得撞上了她回望的视线。

    凤倾侧过脸来望向她,彼此静静地对视间,流光潋滟的双眸妖异得好似滴出血来。

    云歌下意识得就将目光落向她的颈项,犹记得昨日她伤了那个人。

    然而在她光滑白皙的颈项处,云歌却没有看到一丝伤痕。

    她很快打消了心中那荒唐的猜测。

    凤倾怎么可能会是昨日那个刺客?

    尽管两个人身手同样高不可测,尽管两个人神韵与气质如此相像。

    可即便如此,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又怎么会是一个人?

    但终归都不是好人。

    云歌收回视线,清了清嗓,坐在了门边,凉凉得瞥了她一眼,又侧头望着说:“公子,不介意我和你同车吧?”

    “嗯。”容卿低眉敛眸地看着书,低低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凤倾看了她一眼,便转过头望向窗外,一手托撒,闲适地端赏着窗外的景色,一张侧颜即便地静静地望着,也是赏心悦目。

    纳兰辰见到她上了容珏的马车,面色十分难看,一脸的铁青,心中多少对云歌的绝情感到生气,亦感到心凉而失望。他都已经如此抛弃尊严,牺牲颜面了,甚至在她的面前都放下了太子的身段,她却当着他和其他几个王爷的面上了容卿的马车,这让他的脸面立于何地?!

    而也不知道他们在背后又不知该如何笑话他!

    同时,他心底又是暗暗有些恼恨的,恼恨云歌,更多的却是恼恨自己。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退让到如此地步!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既然她无心于他,他又何必自寻难堪?!他堂堂太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为何就紧盯着一个慕容云歌不放?

    况且,还是一个已失了贞名的女子!她慕容云歌无情无义,绝情到底,他纳兰辰也绝不会稀罕!

    题外话------

    今日一早醒过来被告知全小区莫名停电,于是挨到了傍晚才恢复了供电,急急忙忙地修了稿子传上来,时间已晚!还请大家原谅了!在此跪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