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别有心机
    “靖少爷太过客气了!”

    紧接着,景芙蓉的话音顿了顿,意味幽深的视线在他身后一瞬扫过,最后落在了云歌的身上,心中却不禁一惑。[请记住 都市文学 遵照礼数,这个慕容云歌也应当向她行礼问安的,却见她面无表情地站在慕容靖的身后,半晌都没有动作,显然是将她漠视

    到底了,心中不由得不爽。

    这个慕容云歌,也当真是好没礼数!就连这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得的?难道向她请安,也不懂得这规矩吗?

    然而再一想起昨日关于公子莲与慕容云歌的传闻,一想起昨日便诗子莲亲自将慕容云歌送回相府的,她心间便不禁一沉,紧盯着慕容云歌的眸色却更是寒冷了几分!即便她故作平静,脸上不动声色,然而那落在云歌身上的眼神却犹如

    凌厉的刀锋剜在血肉之上,有几分打量,有几分敌意,更多的则是嫉妒与审视。她实在不信,像容卿那般清莲如谪仙的男子,如何能同这样作贱的女人走在一起?甚至亲近她?

    越是这么想,景芙蓉的眼神里愈发闪着嫉妒与恨意来,心中如同燃起一股忌恨之火!

    云歌也察觉到过于锋利的眼神,不由得一闷,有些不解。印象中,她与这个玉莲郡主交集甚少,怎么平白无故的她用这样敌视的眼神盯视着她?着实令人心里不痛快!她原本想行礼问安的,这几日在府中观察着一言一行,她也差不多对

    这些繁复的规矩礼节熟记在心,有模有样,然而她性子却事傲的,即便是天地都不曾跪过,又怎会向她欠身行礼?

    更何况,这个郡主也说了,大不用这般拘礼,那她倒也懒得行礼了。更何况,再一见到这个郡主跟瞪着什么情敌一样瞪着她,她就觉得不自在。

    然而景芙蓉的这份审量的眼神也不过片刻,很快,她的眼中便重又恢复了柔和的笑意,对着云歌微微一笑。“云歌妹妹!你可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呢!”

    说罢不等云歌开口,她又是笑盈盈地打量了她一圈,紧接着便扶住云歌的肩膀赞美道,“妹妹今日看起来脸色不错呢,这一身裙衫也当真好看,愈发衬得妹妹光彩照人了!”

    瞧这好话说的,嘴上就跟抹了蜜似的。她今天不过只是随意穿了一件轻衫罢了,太后传召得太过突兀,以至于她都没能换一身体面的衣裳,与景芙蓉身上这精致绣工的柔云锦缎相比,实难媲美。

    云歌却还是莞尔客套了一句,却是皮笑肉不笑,显得几分散漫。“呵呵,谢郡主夸赞!”

    景芙蓉见此却微微一皱眉,紧接着便忙是竖手阻止,浅笑道:“妹妹快别与我这般客气了!妹妹同我这般拘谨,这倒显得我们生分了!”

    云歌心底翻了个白眼。

    她们之间原本就很生分,套什么近乎,难道她们很熟吗?

    “那谢过郡主了!”她淡淡道。

    景芙蓉见此,又立即嗔道:“哪里的话!你我之间还需要这般客气?别叫我郡主,叫我姐姐就好!”

    “好,姐姐。”云歌脸上扬起微笑,心下却暗暗腹诽,这个玉莲郡主怎得视她这般亲密了?倒有点不同寻常了。

    在慕容云歌的记忆中,她似乎与这个玉莲郡主关系并不亲厚吧?事实上,睿亲王府与慕容家关系也仅仅一般,既不亲近,又不疏远,而她与这个郡主向来交集甚少。

    况且这个郡主性子可是傲慢得很呢,也难怪,身为世袭亲王的嫡出千金,又被皇帝亲封为玉莲郡主,其尊贵的地位甚至高过一些后宫里的公主了,再加上她向来自恃过脯很少与其他世家闺秀有什么攀交。不过这个玉莲郡主,倒很是倾

    慕公子容卿,且又是个难能可贵的痴情女子,纵然容卿向来待她冷漠疏离,她却丝毫无怨无悔,一心相许。

    容卿?

    哦……原来如此!

    云歌顿时了悟,怪不得她突然待自己这般亲近了!并非是因为她这个人多么具有人格魅力,原来是因为那个容卿!想来是昨日听闻她心中爱慕已久的心上人却与她同坐一架马车,又是亲自送她回府,无非是心中嫉妒得紧,因为想着来试

    探试探她吧?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想来是想好好了解她这个情敌,继而毫不留情地将她从凤王身边撵走。

    这个玉莲郡主,也当真是好本事。如今心里只怕是嫉妒得咬牙切齿吧,恨不得恶言警告她不准靠近,然而脸上却硬是挤兑出这般言笑,待她如春风般温暖,当真是了不得的女人!

    好功力啊!如火纯情的演技派,足以媲美老戏骨。

    不过,女人不都是如此的么?即便心中嫉妒得要死要活,却也不愿让心上人看见自己善妒的一面。

    就听景芙蓉担心地问道:“妹妹这几日可好?”

    云歌垂眸淡淡道:“好。”

    真是好得不得了。

    吃得饱,睡得香,还赢了她哥哥一笔不小的资产,只怕景慕轩做梦都要哭出声来了!

    景芙蓉却显然不知银钩赌坊的事,更不知晓睿亲王府输了千万两黄金在她手上,只笑着伸手覆住了她的手背,温柔地道:“我前几日听闻了京城里疯传的那些流言,也知晓了相府里发生了那些事端,心中实在家云歌妹妹,因此也想着

    来丞相府走动走动,看望妹妹,然而前些日子却多有不便。如今,倒是难得的有了机会!”

    云歌淡淡一笑:“姐姐有心了!云歌很好,姐姐不必挂心。”

    她又不禁腹诽,等这个景芙蓉知晓她那个世子哥哥将好几间庄子铺子甚至是千万黄金输给了她,还能笑得出来么?

    “哎!怎能不挂心呢?”景芙蓉不知她心底在编排什么,只无奈一叹,水灵灵的杏眸紧盯着她的眼睛,小声地道,“我哪里会不知道?妹妹的心里……只怕是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太子殿下的吧?”

    话语中有几分试探,又有几分惋惜。云歌心中暗暗翻白眼,谁会家那个太子?倒是那个太子自作多情,想要重新迎娶她为太子妃,也真是痴人说梦了!

    然而还不待她回话,景芙蓉又低眉敛眸,语调有些哀哀凄凄。“姐姐得知那一事之后,心底里也为妹妹感到难受。恐怕这些天以来,妹妹在府中的日子也怕是不好过的罢!?也难怪,如今京城里那些流言碎语也着实可恶了!不仅毁了妹

    妹的清誉,更有甚宅几近侮辱,疯人疯语的,也无人管制!改日,我定当请明圣上,好为妹妹这事做个主!”

    云歌冷眉不语。

    景芙蓉顿了一顿,看着云歌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惋惜:“如今妹妹如此,名声尽毁,京城里的贵族世子该不知该如何想妹妹呢!姐姐真是替妹妹感到痛心!”

    说着,她竟真的捏起绣帕,作势拭了拭眼角,一副很是惋惜的神情!

    云歌眉间微寒,这个郡主可真是演的一手好戏的,演技当真可谓是入木三分!

    她的惺惺作态,饶是慕容靖见此都不由得蹙了蹙眉,显然不知她究竟用心其何?这个郡主,倒是挺会揭人伤疤!即便如今京华池于慕容云歌的流言蜚语漫天飞,可如今从她口里讲出来,倒是另有深意了!

    然而云歌倒是从她话中听出了别的意味!怎么,这么明着暗着打探她的心意,又不惜揭她的伤疤,难道这个郡主是打算借着这件事暗暗提醒她如今这样不贞的名节早已高攀容卿公子了么?

    ------题外话------

    下章本文最美的男人,凤美人便要出场了。(*^__^*)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