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 > 鬼王的纨绔宠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欺上门来
    这个时代里,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而言,还能够有什么比名节更为重要?

    然而事到如今,她却是彻底没了利用价值,贞节毁尽,名声狼藉,纵观京城上至名门下至平民老百姓,都知晓这个慕容云歌是彻底的毁了。尽管她那日醒来给这具身体把过脉,尽管她心中清楚慕容云歌真真确确的是完璧之身,可说出去又有谁人信呢。

    流言早已传遍西凉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慕容云歌冷冷勾唇,淡淡道,“狼犬狗吠,何必搭理。”

    红玉也意识到自己说但过了,生怕在这个时候伤及到慕容云歌,连忙低下头,喉咙发紧,哽咽着宽慰:“!你别难过,一切总会好起来的!没准等老爷与夫人什么时候想通了,咱们的日子就算是熬出头了!老爷与夫人从前可是最疼你的!”

    一切都好起来?想通?只怕那慕容老相爷早已想通了。

    如今关于她出嫁被劫一事早已传遍大街小巷,闹得满城风雨了,多少世人都嗤笑她,看慕容家的笑话,只怕如今老丞相心里早憋着一肚子火气了吧?

    况且,对于一个毫无用处,没有利用价值的女儿,指望这个相府能有多厚待她?难不成她这个什么都没用处的废物,未来只能老死在相府的所谓嫡女,难不成还得锦衣玉华的好生伺候着?老丞相早已任她自生自灭了,能给她一处容身之所也已算大发慈悲了吧?

    慕容云歌想着,却冷冷不语,目光平静地拿起包子来咬了一口,却是涩口之极,噎人的慌,显然这包子也是低等之物,八成是下人吃剩下的。

    红玉说的不假,如今即便是猪,都不吃这了。

    “?你……”

    红玉见她竟没半点儿表态,又见她默默地拿过那又干又硬的馒头,咬了一口兑着茶艰难的下咽,心下一凉,疼在心里,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连忙将她手中的包子夺了过来,狠狠的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气得快哭出来了,声音微微颤栗道:“!您别吃了!这包子都这么硬了还怎么吃?只怕都要坏了!奴婢这就想想办法去膳房给你再弄点吃的来!”

    慕容云歌抬眸,清冷道:“不用。”

    说着,她看了一眼地上脏兮兮的包子,随手端来那碗粥。

    遥想当初,前一世在训练营的时候,什么苦没尝过?那个时候,每日每夜都如同在地狱中煎熬,一天能吃上一个包子,算是恩赐了!

    红玉见了更是痛心不已,上前便要阻止,慕容云歌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手,她的冷淡,让红玉为之一怔,竟有些无措的红了眼眶!

    “……”

    不知为何,自从那日醒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好陌生好陌生!从前的,何时会待她那么冷漠了!

    失落的神情落入慕容云歌的眼中,她看的出来,这个丫鬟是待她是极为忠心的,这几日来若不是她前后伺候打点着,只怕这个院子更冷清了。

    可是忠诚?这个丫头对她能有多忠诚?即便如今待她忠心耿耿,那以后呢?还会吗?

    在她眼中,历经世间苍凉,人心善变,谁能保准哪一天她不会背叛自己呢。

    再者她从来都是一个薄凉的人,在前世她是个冷酷的杀手,从小就是名孤儿,无父无母,从记事起就与许多孩子关在一座岛屿,接受着如同地狱般的训练。她的存活,是立在多少鲜血与亡骨之上的,她不杀戮,便被人圈之为畜。信任,对于她而言,是个可笑的禁词。

    冷兵器、械、伪装术、潜行、暗杀,她甚至在七岁时就学会了如何快准而狠的杀死一个成年人,而二十岁的她,已释佣圈里顶尖的杀手。二十五年来,她从未深刻了解过自己所效命的组织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而管辖组织的最高层总是藏匿在黑暗最深处,无迹可寻。

    记事起便过着杀伐不断的日子,林弹雨,人情冷暖,在黑夜独来独往,即便伤痕累累也只是独自舐伤口,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因此不喜与人过分亲近,从前如此,如今亦是如此。

    在外人眼中,她行迹诡秘,冷血无情,满手污秽且罪不可恕!

    可只有她心中清楚,她有多憎恨自己是杀手的身份,她从未想过成为杀手,从彷徨到绝望到麻木,午夜梦回,多少次从血淋淋噩梦中惊醒?

    她比任何人都渴求着自由!

    可她掌握了组织里太多的机密,即便是想逃,也无可遁形。

    在绝望之际,她不惜背叛组织出逃,却被最信任的挚友亲手终结生命,临死前,她唯一的感觉便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她从不怕死,死去,对她而言反倒成了一种救赎。

    可恨就恨在,她却怎么也没能想到,自己竟会死在一心一意付诸了信任的挚友手中!

    也正因为她曾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过一次,就是全身心付诸了信赖的挚友,那足以让她赴汤蹈火,不惜性命去守护的友谊,却狠狠的被背叛!

    那种痛楚,她尝过,痛彻心扉,胜过千刀万剐!

    她恨,却更恨自己愚昧天真。

    如今在她眼中,明哲保身的唯一不二法门,便是不信任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没有信任,就不会有背叛,更不会有失望,痛苦!

    她的冷漠,红玉看在眼里。

    “,你怎么了?怎么同奴婢那么生疏了?”小丫头难过之极,抿着唇覆上了慕容云歌的手背,一字一顿道,“不论如何,奴婢都会陪在你身旁,无论贫穷贵贱,不离不弃!”

    她的手很小,却很暖,慕容云歌竟下意识的忘了将手抽离,就在这时,只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人进了院子,正向门口走来,人未到,一阵浓烈靡丽的香脂艳粉气倒是最先传了进来。

    红玉一惊,转过头去不知什么情况,慕容云歌听见动静,眉间不由微冷,显然是一下猜出了来人是谁,果不其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道尖刻刺耳的声音传入耳朵:“哟!姐妹们,方才我没听错吧?什么‘无论贫穷富贵’,什么‘不离不弃’,咱四妹可当真是好福气,养了一条好忠心的看门狗呢!”

    ------题外话------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我给你们切腹谢罪!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