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216
    049

    夜夜贪欢216

    苏母墓碑前,晴柔将水果与糖摆放好,还有经过花店买的新鲜小雏菊,妈妈最爱这种花,说不招摇,有韧性。[请记住 都市文学

    妈妈这一生就如这小雏菊一样,开得热烈,却不被人欣赏。她不畏世俗,不畏眼光,毅然将他们养大成人,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她有时候甚至想,为什么妈妈不改嫁?不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直到她生了兜兜,她似乎找到了答案。妈妈年轻时候不乏人追求,她曾经也考虑过,但是看到她跟东宁,她就拒绝了。

    那时候,她每天都惶惶不安的,生怕妈妈会丢下她跟东宁跟那个男人一走了之。所以她学也不上了,天天守着,只要没看到妈妈,她就开始找。

    后来妈妈大概是知道她的心思,她跟那个叔叔长谈了一次,然后那个叔叔再也没来过了。

    晴柔知道,妈妈为了他们,牺牲了女人该拥有的一切。晴柔从心里感激妈妈,她这一生太苦,所以她知道她的父亲是舒少军时,她没有怪过妈妈,恨只恨那个男人太不负责任。

    她想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却再也没机会了。

    池未煊蹲在她身边,看见她脸上掠过淡淡的忧伤,他柔声道:“柔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不想了,不要让妈妈在九泉之下也不安心。”

    “嗯。”晴柔点了点头,她刚才只是为妈妈不值,跟了那样一个渣男。她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她说:“妈妈,我跟未煊在一起了,我们有一个女儿叫兜兜,兜兜也来看您了,您开心吗?”

    晴柔招手让小吉他把兜兜带过来,她指着墓碑上的照片对他们说:“兜兜,小吉他,这是姥姥。”

    兜兜礼貌的喊了一声姥姥,照片上的苏母眉间的笑意仿佛更浓了。晴柔教兜兜给苏母磕头作揖,小吉他也跟着跪下来磕头。

    苏东宁站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一幕,他心里想着:妈妈,姐姐幸福了,您看见了吗?

    拜祭完苏母,他们又去池未煊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坟上走了一圈。然后他们下山回帝景天成,今天是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忙着过年,车子驶进帝景天成别墅群,一路可见大红灯笼。偶尔也能听到孩子们玩鞭炮的声音,有些惊耳,但是却添了一种过年的气氛。

    他们到家时,杨若兰已经做好了午餐,一桌的美食,香气满溢。兜兜饿得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唤,看到桌上的鸡腿都眼冒精光,大家都没注意,就见她爬到椅子上,拿了一只鸡腿啃了起来。

    “兜兜,你没洗手。”小吉他严肃地瞪着她,兜兜平日虽亲近他,但是当他板着脸时,她还是挺怕他的,她乖乖将鸡腿放在桌上,滑下椅子去卫生间洗手。

    晴柔与池未煊相视一笑,小吉他严肃起来时,像是跟池未煊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挺慑人的。他们也去洗了手,然后一家人围坐在椅子上,有说有笑的吃起了团年饭。

    …… …… ……

    早上去爬了山,晴柔有些累,吃完饭就回房歇着了。池未煊在楼下跟苏东宁贴窗花,小吉他陪着兜兜到处乱转,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的。

    晴柔刚躺下没多久,手机就响起来,她撑起身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迷迷糊糊的接起,“喂?”

    “晴柔,你回海城了吗,下午可不可以出来一趟?”安小离的声音带着哽咽,晴柔悚然一惊,她坐起来,可能是起得太急了,她头有些昏,她连忙稳住自己。

    “小离,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应该在家里陪着家人才是呀?”

    “他们不需要我陪,晴柔出来陪我逛逛吧,我快要憋疯了,再不出去透口气,我肯定会疯的。”安小离很沮丧,她想不通人为什么能这样现实。

    晴柔皱了皱眉头,知道安小离肯定遇上什么事了,她也顾不上睡觉,连忙道:“好,那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找个安静的地方,要不就回出租屋吧,这两天去商场也没开门。”

    “嗯,我现在马上出门,你出来小心些,让司机送你,你怀着孩子,千万不要任性的自己开车。”晴柔叮咛道。

    “我知道了,别人不在乎我,我还能乱糟蹋自己?好了,一会儿见。”安小离挂了电话,她穿上大衣就出门。从她跟程靖骁住的南苑出来,就有电瓶车等着,她坐上车,吩咐司机到停车场。

    要去停车场,得经过主宅,程靖骁正陪着几房客人,不经意往外瞟了一眼,就看到安小离坐在电瓶车上,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他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轻皱了一下,然后跟母亲耳语了几句,就起身出门。

    当他赶到停车场时,安小离已经坐进黑色宾利,他匆匆奔过去,风吹乱了他的头,他气息微喘,撑在玻璃窗上敲了敲,“小离,你下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家里一大堆客人,你去哪里?”

    “那是你的客人,不是我的,要侍候要赔笑脸你别拉上我。”安小离气哼哼道。

    程靖骁气得心肺都要炸了,他最恨的就是她每次生气的时候就分你的我的,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嫁给他一样,让他感觉到挫败,“安小离,你知不知道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你给谁摆臭脸色?”

    安小离也十分委屈,她怀孕四个多月了,肚子已经显出来,3个多月胎儿刚成形,程母就催她去打B超,要确定她肚子里的是儿是女。她强忍着不悦,跟着她去了医院。

    尽管医生多次强调,才3个多月的胎儿尽量不要做B超,程母还是坚持要做。做就做吧,她不想为了此事跟程母闹不愉快,结果打B超时,孩子是屁股对着肚子的,根本没看清是男是女,医生也不敢乱说。

    程母为此事耿耿于怀。

    今天程母娘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上门来了,结果看到安小离的肚子,就说她这一胎是个女儿,程母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安小离赔着笑脸,窝了一肚子的气没处可泄,偏偏程靖骁也不帮她说两句话,搞得一大家子里就她一个人是外人似的,尴尬极了。

    她知道程靖骁当时娶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家人同意,所以她不为难他,寻了个借口就回南苑了。但是她躺在床上,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心里越难受,所以她才给晴柔打电话。

    “那他们给谁摆臭脸色?我怀孩子这么辛苦你看不到吗?前三个月我吐得连饭都吃不下你看不到吗?你就由着她们欺负我,说难听点的,我又没嫁给她们,没吃她们用她们,她们凭什么给我脸色看?靠,我不想跟你说了,司机,开车。”安小离越说越气,她怕自己再说下去,什么恶毒的话都憋不住,只好让司机开车。

    “安小离,你敢出门给我试试。”

    安小离才不理会他的威胁,勒令司机开车。司机见他们吵得不可开交,说:“大少奶奶,有话好好跟大少爷说,不用闹得离家出走这么严重。”

    “你不开是吧,不开我自己来。”安小离气红了眼睛,现在连个下人也敢给她脸色,她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当初怎么就脑抽嫁进了这样的豪门深院里。

    程靖骁一直拍着门,司机怕安小离真自己来开,于是一踩油门开出了别墅。

    程靖骁被车子动的惯性给震得连退了几步,他稳住身子后连追了一段路,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消失,他气得吐血。

    晴柔到出租屋时,安小离也到了,晴柔好久没有看到安小离,她瘦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眼圈还红红的。在她记忆里,安小离很少哭,当年跟李承昊分手,她也是生气多过伤心。

    “小离,怎么了?生什么事了?”晴柔扶着她,她现在是两个人了,金贵得很。

    “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安小离说。

    晴柔没有多问,她垂眸看着她微微凸起的小腹,说:“快五个月了吧,孩子现在动得厉害吗?”

    说到孩子,安小离脸上才多了一抹为人母的骄傲之色,那光芒能与日月同辉。她抚着肚子,眉宇间尽是温柔的笑意,“TA动得可厉害了,一点也不老实,脚蹬着我的肚子,感觉肚子都变形了,拿手拍拍TA,TA更兴奋。”

    “呵呵,我怀兜兜的时候,她就动得少,每次都懒懒的,小家伙特不喜欢动,你怀的肯定是儿子,所以才这么调皮。”晴柔说。

    安小离一怔,脸上的笑意渐渐落了下去,晴柔见状,想起之前池未煊跟申世媛跟她说的话,“小离,是不是程家人欺负你了?”

    说话间,她们已经到了楼上,这里每周都有人来打扫,即使没有住,屋子里也干干净净的。晴柔扶着她坐在沙上,“到底怎么回事?”

    “晴柔,你知道吗,我当初不愿意嫁给程靖骁,就是因为他的家庭,我们门不当户不对,勉强结合,只会让人看不起我。”安小离怅然道。

    “小离……”晴柔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当初程靖骁一招先斩后奏,已经让安小离在程家人面前处于被动了。

    “他们家重男轻女,今天过年过得好好的,他三姨说了句,看我肚子像是要生女儿,他/妈就不高兴了,当时脸就拉了下来,你不知道我坐在那里有多难受。”安小离气愤道。

    “程家那样的大家族,重男轻女很正常,小离,你心里清楚,怎么还跟他们置气?只要程靖骁是站在你那一方的,就算头胎是女儿,也可以生第二胎啊。”晴柔劝解道。

    “你不提他还好,提到他我更生气了,平日甜言蜜语的,关键时刻就成了哑巴了,他就是成心跟他们家的人一起欺负我。”

    晴柔瞧她气鼓鼓的样子,她抿嘴笑了,“得了,你别气了,就你这嘴巴,还能让别人占了你便宜去?你今天中午没吃好吧,想吃什么,我去楼下超市里买,你现在是两个人了,可不能饿着肚子。”

    “晴柔,还是你最好了,看到他们家一家子的脸色,我是真心吃不下,气都给气饱了。大过年的,没有这样膈应人的。我想吃酸菜乌鱼汤,想吃小炒肉,对了,你去法国两三年,法国菜做得怎么样?我想吃法国菜。”安小离说着就在咽口水。

    “我可没那个手艺,要说法国菜做得好,就数小哥了,那手艺简直能跟法国大厨相媲美了,可惜你没这个口福。”晴柔边换鞋边道。

    说起宋清波,安小离又开始惆怅了,“晴柔,小哥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我去买菜,你别乱走动,我马上就回来。”晴柔避重就轻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跟你一起去吧。”安小离也站了起来。

    “不用,我马上就回来,你去把饭蒸上,我回来炒菜。”晴柔拿起钱包出门了,没过多久,她提着菜回来了。

    她去厨房里忙碌,安小离就靠在厨房门边,“你跟池未煊相处如何了?打算复婚了吗?”

    “嗯,有时候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对了,我听说李承昊离婚了,这种事,受到伤害的永远是孩子。”晴柔感叹道。

    安小离怔了一下,她不是没听到风声说李承昊离婚了,好像是秦珊珊犯了什么事,“他们也挺可惜的,三年不都走过来了吗?”

    “谁知道呢,婚姻只有自己知道其中酸甜苦辣,别人永远体会不了。小离,你别跟程靖骁闹,他也有他的为难之处,多为他想想,其实婚姻就是这么磕磕绊绊走到白头到老的。”晴柔语重心长道,她跟池未煊分开了三年,错过了三年,所以她不希望安小离也步上她的后尘。

    “晴柔,我做不到你那样子,否则当初也不会那样绝决的跟李承昊分手。程靖骁如果对我不好,我不会勉强自己去维系这段婚姻。”

    “小离!”晴柔叹了一声,“你爱程靖骁吗?你嫁给他是因为爱他,还是只是被他感动了?”

    安小离被晴柔问得语塞,晴柔看她回答不出来的样子,“你好好想想吧,如果爱他,就试着去包容他的家人,把她们的话当成一种玩笑话,这样你就会轻松很多,不会觉得他们家的人处处欺负你。”

    “晴柔……”

    “听我的话,你现在有孩子了,不再是自己单身一个人,不可以任性,要为孩子想一想。我们都是幼教出身,知道一个健全的家庭对一个孩子有多重要。更何况,这世上,除了程靖骁,找不出第二个人对你这么包容。”晴柔苦口婆心的劝她,她希望她会幸福。

    安小离张了张嘴,遂苦笑道:“我在怀疑你是不是他派来当说客的。”

    “有我这么好的说客吗?还管你饿不饿肚子?”晴柔没好气道。

    “是是是,你是全天下最好的闺蜜了。”

    晴柔做了一菜一汤,新鲜的乌鱼汤最是滋补,加上酸菜又开胃。安小离中午确实没吃什么东西,如她所说,气都气饱了。

    晴柔拿碗给她盛了一碗乌鱼汤,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陪她一起吃。大概是找人倾诉了,她心情好了,所以胃口也佳了,一个人将饭菜全消灭了。胃口大得让晴柔瞠目结舌,生怕她会吃撑了。

    偏偏安小离还意犹未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可算吃了一顿饱饭了。”

    晴柔:“……”

    说得好像程家人克扣她粮食似的。

    安小离倾述了,吃饱了,心情也好了,她听了晴柔的劝,也愿意回家了。所以晴柔开车将她送回程家,快到程家时,晴柔让安小离给程靖骁打电话,安小离不肯,晴柔就自己打,让程靖骁来别墅外接她。

    程靖骁接电话的语气很好,晴柔的车刚停在程家外面,就看到程靖骁站在大门外等着她们。晴柔熄了火,绕到马路边上,对程靖骁道:“靖骁,小离我就交给你了,你要再气得她离家出走,我可就把她藏起来了,到时候别怨我知情不报啊。”

    程靖骁看着一旁的安小离,他笑道:“我哪敢气她,她伶牙俐齿的,不气我就谢天谢地了。”

    安小离不悦地瞪他,“明明是你欺负我好不好?”

    “看到你们还有心情斗嘴,我想你们也没多大的问题,那我就回去了,不打扰你们继续斗嘴。”晴柔笑眯眯道,然后绕过车头坐上主驾驶,向他们挥了挥手,她驱车离去。

    晴柔一走,程靖骁转身就向别墅里走去,安小离咬着唇瞪着他的背影,他不想理她,她还不想理他呢。于是哼了一声,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 ……

    晴柔回到家,杨若兰正在厨房里忙晚饭,她连忙换了家居服下来给她打下手。自从杨若兰解开心结后,她整个人就变了很多,这几天脸色也红润了。

    除了想起在外漂泊的未离,她会露出惆怅的神态来,其他时候都很开心。

    杨若兰见她进来,就问她她朋友怎么样了,晴柔解释说跟她老公闹了点小矛盾,她已经把她送回去了。杨若兰挺喜欢安小离的,她性格直爽,没有心机,很好相处。

    两婆媳在厨房里忙着,夜幕降临,晚饭做好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这是三年后他们全家人第一次在一起过大年夜,美中不足的是池未离始终没有音讯。

    吃完饭后,就是看春晚守岁,这样传统的节日也少不了放烟花,天一黑,四周就开始放起烟花炮竹。虽然小区里明文规定了不能放易燃易爆之物,但是过年嘛,总会例外一次。

    兜兜听到外面震天的烟花炮竹声,早就想出去放烟花了。下午苏东宁去买了几个大烟花回来,此时禁不住兜兜闹,就带着兜兜跟小吉他出去放烟花。

    晴柔跟池未煊也跟着他们出去了,苏东宁找了引信,一个一个点燃,烟花燃了起来,一簇簇往天上冲,升到半空中爆炸开来,一朵朵漂亮的烟花绚丽夺目。

    池未煊从后面拥着晴柔的腰,看着天上一朵朵烟花,看着孩子们拍手欢呼,他心里从来没有过的满足,他凑在她耳边,“柔柔,谢谢你,让我拥有了这么多幸福。”

    晴柔向后靠在他肩上,看着天上大朵大朵的烟花绽开来,她嘴角噙着一抹幸福的笑意,“未煊,我也谢谢你,让我拥有了幸福。”

    两个人在这边腻歪着,那边小吉他追着兜兜跑,不让她靠近烟花,怕把她炸伤。最后只剩下苏东宁一人形单影只的,好不可怜。

    这晚,他们一起守了岁,当新年的钟声响起时,他们互道了新年快乐,然后手机短信铃声此起彼伏,晴柔拿起手机翻着短信,突然看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的彩信,她点开来一看,是未离,她激动了,“未煊,未离给我短信了,你看,有她的照片。”

    池未煊连忙接过手机,看着屏幕上池未离与南宫宇相拥的照片,他看得出来,未离相当不悦南宫宇的霸道加入。照片下面是一段话,妈妈,哥,嫂子,新年快乐!

    杨若兰本来已经昏昏欲睡,听到未离两个字,她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她坐到池未煊身旁,激动道:“未煊,拿给我看看。”

    池未煊将手机递给她,杨若兰仔细地看着宽大屏幕上的照片,未离没怎么变,还是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得像新月,她激动得老泪纵横,仔仔细细地瞧着她,“可怜的孩子,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她。”

    “妈妈,您别瞎说,等敏感时期过了,未离就会回国来跟您团聚的,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您别说丧气话。”晴柔劝道。

    杨若兰抹了抹眼泪,“是啊,往后的日子还长,瞧我太感伤了。”

    晴柔连忙递纸巾给杨若兰,杨若兰接过去擦了擦眼泪,这才注意到池未离身后的男人,她指着那个男人,问池未煊:“这是谁?”

    “南宫宇,未离的男朋友。”晴柔说。

    “就是他不让未离回国的?”杨若兰气哼哼道。

    “嗯,妈妈,等过完年,省城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会再去巴黎一趟,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会将未离带回来。”池未煊承诺道。

    “好,妈妈等你的好消息。”杨若兰反复看着照片上的池未离,一时间长吁短叹,她们母女有八年没有相见了吧,她等得好苦啊,真怕死之前都见不上她一面,如今她终于有盼头了。

    晴柔后来将照片转到杨若兰的手机上,还拿去照相馆里洗了一张镶在相框里,拿回去摆在杨若兰床头,这都是后话了。

    …… …… ……

    大年初一,大家还沉浸在新年的气氛里,省城天翻地覆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让人猝不及防!

    大年初一上午11时4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风站布简短通报:“A市副市长张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张副市长的落马,显得极为突然。

    据XX省监察厅有关人士向记者披露,张良的问题,应该是被此前到XX省的中央巡视组现,随即由中央有关部门牵头督办。

    而由张副市长牵线搭桥的世界水上乐园项目与和城项目都被紧急叫停,与此同时,XX省税务厅派人督察与此项目有关的正达集团与宋氏集团,正达集团与宋氏集团的法人代表被叫去调查。

    省城突然陷入暴风雨中,让人措手不及。池未煊接到消息,来不及过完年,就提前回到省城。宋家被牵连其中,此事非同小可。

    当初他就猜测到政府要严打,所以放弃了世界水上乐园这样名利双收的项目,他亦提醒过宋清波,让他不要跟舒雅合作,他偏不听。

    池未煊赶回省城,就开始各方打听,看有没有路子可以将宋家从这个项目中撇清。他对宋家有恨有怨,但是却不想宋家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段时间,他在省城织的关系网起了很大的作用,原来世界水上乐园的那块用地,早被征用成军事用地。后来由张副市长牵线,与军区协商,将此用地公开竞标,作为世界水上乐园项目的开。

    当时池未煊只道不能沾染这个项目,却没想到这里面的水如此之深。司徒北走马上任,清除政敌是第一要务,张副市长不仅违纪违法,还贪污受贿,这只大老虎落马,已在预料之中。

    池未煊经过多方面打听,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宋清波与陆正鸣被带走,宋璃急得哭晕过去好几次。她一向觉得儿子做事稳妥,这次怎么捅了这么大的娄子。

    大家本来瞒着宋衍生的,结果宋衍生的老战友来探病,说漏了嘴,宋衍生气得心脏病复,被送进医院经过抢救,病情才稳定下来。

    宋璃六神无主,一边要照顾宋衍生,一边要操心儿子,她分身乏术,去见以前的熟人,大家都避不见面。她着急上火,跟着病倒了。

    宋家兵荒马乱的,李阿姨与李嫣生怕宋家一倒,会连累她们,都在想后路。李嫣没什么本事,除了去舒雅那里探听消息,她真找不到别人。

    舒雅也着急上火,一个上百亿的工程,说喊停就喊停。年前,她已经让下属们将相关材料的订单下下去,也付了预付款,这个工程若真停了,他们得损失多严重。

    再加上和城的项目,他们已经投入资金,如今修了一半就让停,岂不是坑害人?

    如今张副市长落马了,她在省城政府里完全没有人可依靠,好在她手里有一张王牌。李嫣去找舒雅时,舒雅正在应付税务局的调查。每个公司都有明账暗账,明账做得滴水不漏,税务局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

    舒雅送走了税务局的人,回到办公室时,李嫣正坐在她的办公椅上转着圈。她不悦地蹙起眉头,“你在干什么?”

    “过过当老板的瘾,舒姐,你刚才看起来好威风啊。”李嫣笑嘻嘻道。

    舒雅走过去,掸了掸椅子,这才坐下来,李嫣瞧她脸上不加掩饰的嫌弃,脸上的笑一僵,却没有表露出不悦来,“舒姐,你说政府这些人成天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过年都折腾得不让人安生,他们难道不放假吗?”

    舒雅背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搁在腿上,她淡淡的睨着她,“你是为宋清波而来?”

    “知我者莫过舒姐你了,是啊,我是为他而来。我听说此事可大可小,查出问题是要被查封的。”李嫣不安道。

    “没那么严重,再说宋家在省城有百年基业,哪能那么容易被查封,你把心放进肚子里,更何况宋清波的爸爸是前省委书记,在省城怎么都有些人脉,他不会有事的。”舒雅嘴里安慰着李嫣,心里却在想,有事的是他们,两个大的项目将公司的资金全拖进去了,如果政府一直叫停,他们就赔定了。

    舒雅想着就头大了,可却还要安慰这个丫头片子,免得她再给她生事端。

    此次事件的调查组直接越过省级从中央下来的,力度之大,是要严惩贪官污隶。舒雅明白,这事不能拖,她必须尽快找一个与中央有关系的人把陆正鸣放出来。

    只要陆正鸣出来了,世界水上乐园与和城的项目就还有周旋的余地。舒雅想到一个人,如今除了那个人,没人能帮到她。

    当天舒雅就赶回了海城去了军区大院,如果不是这件事,她不会跟李家摊牌。而李家,则是她最后的王牌。

    池未煊几次去见司徒北,司徒北都避不见面。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恼恨自己在政府里没有能够信任的人。

    他焦头烂额之际,接到宋璃的电话,他连忙赶去医院。刚到病房,就见护士推着宋衍生回来,他脸色苍白,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威严。此刻躺在床上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

    池未煊守在床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宋衍生才醒了过来。看到池未煊时,他明显愣了一下,“未煊,你来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虚弱,池未煊起身拿掉他脸上的氧气罩,温声道:“您感觉怎么样?”

    “还死不了。”

    池未煊听着这话,真想将氧气罩弹回他脸上,他忍了忍,道:“您好好休养,别担心宋清波,我会想办法将人弄出来。您这条命在黄泉上转了好几回了,阎王都不收您,您就别折腾自个儿了,让我们跟着操心。”

    “这次的事来得太突然,你能跟我讲讲事情的前因后果吗?”宋衍生话说得多,就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憋得他的脸通红。

    池未煊挑些无关紧要的事讲给宋衍生听,宋衍生好歹也混过官场,知道他避重就轻,他叹了一声,“他这样拿宋氏相搏,是不是跟苏晴柔有关?”

    池未煊心里一震,他没想到宋衍生看得如此通透。当时他猜测宋清波跟舒雅合作的动机时,还不敢确定,直到他出事,他才敢确信,宋清波是真的拿一个家族跟舒雅相搏。

    “这孩子做事越来越冲动了,也罢,我老了,也管不动他了。未煊,你想到办法了吗?”

    池未煊掐了掐眉心,“我公司刚迁到省城来,与政府那边的关系网还没有疏通,打听不到消息。司徒北也不肯见我,如今风声这么紧,怕是没人敢站出来替宋家说话。”

    “未煊,你成熟了,懂得利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年杨家破产,你妈妈不肯走出来打好人际关系,只一味的摆高姿态,所以杨家倒了,多少人往上踩。如今宋家也一样,我从省委书记退下来,虽然积赞了些人脉,但是新主席上台,一番雷霆作为,此时没人敢将祸水往自己身上引,所以一旦宋家倒了,也是被万人踩的下场。”宋衍生一边说了这么多话,他气喘吁吁,顺了顺气,他又接着道: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还存了怨恨,如果你想报复宋家,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吞并了宋氏这个百年基业,你在省城会更上一个台阶。”

    池未煊讽刺的笑了,“您觉得我来是为了落井下石?”

    宋衍生抬头看着他,并不说话。

    池未煊心里恼火万分,这两天他为了宋家的事奔前奔后的,到了他这里,居然变成了他想吞并宋氏,他冷冷一笑,“宋氏这点资产我还不放在眼里。”

    宋衍生松了口气,他就怕池未煊会落井下石,“我在军区有个过命交情的战友,你拿着信物去找他,他会帮清波度过这个劫。”

    池未煊眯了眯眼睛,对于宋衍生刚才不信任的试探,他心里很不高兴,“既然是过命交情的战友,那您自己联系吧,省得你以为我想搞垮宋家。”

    池未煊这番话多多少少有赌气的成份,宋衍生彻底放下心来,“信物在你阿姨那里,我让她交给你,你拿着信物去找他,他曾说过,只要宋家有难,他就会出手相助。”

    当池未煊拿到信物时,万万没想到宋衍生说的那人,会是那样的身份。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