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214
    008

    夜夜贪欢214

    晴柔被她问得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她说:“宝宝长大了不能嫁给蜀黍,因为蜀黍是爸爸的弟弟,是兜兜的亲人,亲人是不能结婚的。[请记住 都市文学 ”

    “可是我想跟蜀黍永远在一起。”兜兜伤心道。

    “妈妈刚才说了呀,蜀黍有蜀黍的家,以后也会娶妻生子,我们不可以打扰蜀黍,知道吗?”晴柔揉着她的小脑袋,她前两天带她去剪了头,樱桃小丸子的型,特别可爱。

    “哦。”

    兜兜去一边玩了,晴柔看着液晶屏幕,还在想刚才的事,直到玄关处传来敲门声,她才起身去开门,兜兜跑在前面,等她走过去时,她已经开了门,然后扑过去抱住池未煊的大腿,“拔拔,你回来了。”

    池未煊提着公文包站在门外,满脸疲惫,他弯腰抱起兜兜,晴柔连忙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看他在兜兜脸上亲了亲,“兜兜今天表现好吗?”

    “嗯,我有好好吃饭,好好睡午觉哦。”兜兜一脸的求表扬。

    “真乖!”池未煊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放下来,“去玩吧。”

    晴柔站在玄关,看他踢了皮鞋穿上拖鞋,她迟疑了一下,问道:“未煊,我刚才看新闻,正达集团跟宋氏集团正式合作了?”

    池未煊脱了羊绒大衣递给晴柔,晴柔伸手接过来挂在墙壁上,催促道:“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嗯,是真的。”池未煊掐着眉心十分烦恼的样子。

    晴柔神色怔忪,“上次在医院,你们不是谈好了吗?小哥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就算不跟你合作,省城还有别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跟舒雅合作?”

    “柔柔,每个人处事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则,而且这与利益有关,不是说合作就能合作的,你别操心这些事,也别去问宋清波。”池未煊揽着她的肩道。

    “哦。”晴柔讷讷的应了一声,有些闷闷不乐。她希望池未煊跟宋清波合作,不是因为利益,而是觉得他们是两兄弟,相互扶持,共同御敌,稳固亲情才是最好的结果。

    池未煊低头打量着她,“怎么不开心了?”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有些想不通罢了。”晴柔说。

    “那就不想了,有些事情我们不能理解,但是它就是生了,所以除了接受,再纠结就是让自己难受了。”

    “嗯,我知道了。”晴柔点点头,决定不再纠结这件事,她将公文包放下,“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没什么胃口,清淡一些就行了。”池未煊坐进沙,然后打开电视看新闻,晴柔想了想,转身去厨房了。

    池未煊的目光落在液晶屏幕上,其实早已经神游番外,他想起那晚司徒北说的话,明明就是有所行动,但是现在正达集团已经开始动工,都没有听到明显的风声传出来,难道他理解错了?

    失去一个项目没什么,但是接二连三被正达集团抢了,他心里还是很不爽。所以这次旅游城的项目,他势在必得。

    晚上杨若兰跟小吉他照例来楼上吃饭,苏东宁刚好赶上饭点,他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剪窗花,杨若兰手巧得很,剪出的窗花漂亮又精致,晴柔开玩笑道:“妈妈,等以后我跟未煊都失业了,您剪窗花养我们吧。”

    “就你嘴利。”杨若兰轻斥一句,然后慢慢陷入回忆,“剪窗花剪得漂亮的要数你们奶奶了,那剪刀挥几下,剪出来的窗花栩栩如生,漂亮得很。以前过年前,我们就围坐在一起,像现在这样一起剪窗花,那时候感觉过年真好,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

    晴柔瞧她陷入感伤中,她笑道:“妈妈,你的手艺是从奶奶那里学的吧,我也要学,把这绝学流传下去。”

    “你们年轻人躁性,剪不了几个就不爱剪了。”

    “我才不会呢,一年到头也就剪一次,以后等小吉他娶妻,兜兜出嫁,我就可以亲力亲为了。”晴柔其实很有耐心,做什么事都不会半途而废。

    “好啊,难为你想那么长远了。”杨若兰笑着说,然后开始教晴柔怎么剪窗花。

    池未煊他们坐在旁边,看晴柔全神贯注的学习,苏东宁说:“我姐对感兴趣的事特别执着,你别看她柔柔弱弱的,固执起来很可怕的。”

    “确实,有时候固执得让人头疼。”池未煊苦笑道,最近他问她什么时候嫁给他,问不止一千遍了,她都不肯答应,说现在这样挺好的,让他十分头疼。

    “对了,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还行,有好几家公司都觉得满意,但是一听是实习生,就不肯用了。”苏东宁挠挠头,以前觉得名校出来的学生特别拉风,但是这几天去面试,都是名校出来的高材生,那些企业一样不肯用。

    “你想没想过走仕途?”池未煊突然道,经过这次的世界水上乐园项目,他明白在省城做生意,政府里没有自己人,许多事情都很费劲。所以他想将苏东宁培养起来,或许几年后,他就能在省城拉起人际关系网,到时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处处制肘,心里恼火万分,又泄不得。

    “做官?我是学经济的。”苏东宁还真没想过。

    “谁说学经济的就不能当公务员,东宁,只要你想,就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你,就看你是想入官场还是职场。”池未煊循循善诱道。

    “我考虑看看。”

    “嗯。”

    晴柔一边剪窗花,一边注意听他们在聊什么,“未煊,东宁这性子能进官场吗?”

    “姐,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简直是藐视我。”苏东宁郁闷道。

    “你要这么想,那就当我是藐视你吧,官场不好混,有人混到四五十岁才混成处级干部,就你这脾气,不是我打击你,我觉得你能老老实实当个公务员就不错了。”晴柔说。

    苏东宁急得脸红脖子粗,“姐,你太看不起我了,好,姐夫,我去考公务员,我明天就去买书。”

    晴柔冲池未煊眨了眨眼睛,虽然池未煊没告诉她为什么要让苏东宁去混官场,但是她知道,池家在省城若想生存下去,就必须有个信赖的人走仕途,如今小吉他还小,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苏东宁身上。

    但是短短时间内,苏东宁要想升官,还是很难的。

    “那我祝你马到成功。”池未煊说,还是晴柔有办法,三言两语就逼得东宁做出决定。

    家里的气氛异常和谐,大家有说有笑的围在一起,小吉他与兜兜将窗花上的废纸拈下来,兜兜一直在捣乱,将废纸贴了小吉他一脸,小吉他也舍不得喝斥她。

    晴柔见兜兜欺负小吉他,她有些无语,当时她还担心小吉他会欺负兜兜,现在看来她完全白担心了,这丫头也是个人精,知道柿子挑软的捏,哥哥宠她,她就无法无天了。

    她甚至能够想象十年后二十年,小吉他会被兜兜吃得死死的,根本舍不得他难过。

    池未煊跟苏东宁将窗花刷上胶,然后贴在窗子上。

    突然响起的门铃打破了家里和谐的气氛,小吉他起身去开门,透过可视电话,他看到站在楼下的女人,他皱了皱眉头,“怎么是您?”

    “小吉他,给妈妈开下门,妈妈有事情要跟你爸爸谈。”舒雅温声道,小吉他一点也不亲近她,她跟小吉他见了好几次,都有陈秘书陪着,她想要亲近他,但是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小吉他为难极了,楼下的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不可能做到无视,但是她找上门来,他又担心会让新妈咪伤心。

    正为难之际,耳边传来晴柔的问话,“小吉他,谁呀?”

    小吉他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是……是我妈妈。”

    晴柔一怔,这是舒雅第二次找上门来,这一次连她家在几楼都已经摸清了,她回头看着池未煊,池未煊蹙起眉头,“小吉他,你告诉她,明天去公司找我。”

    他不想让舒雅进入他们的私人领地,他真想不通,她怎么还有脸再找上门来。

    “爸爸说让您明天去公司找他,现在很晚了,不方便见客。”小吉他语气疏淡,舒雅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这是她拼命生下来的儿子,如今却完全向着另一个女人。

    “小吉他,你放妈妈进去,行吗?妈妈想见见你。”舒雅打亲情牌。

    小吉他咬了咬唇,无助地看着客厅里的晴柔,晴柔知道舒雅今天不上来,肯定不会罢休的。她也不想在小吉他面前显得很小气,不准他们母子相见,她说:“小吉他,开门吧,让你妈妈进来。”

    小吉他得了令,顿时松了口气,他连忙按了开锁键,楼下舒雅见门弹开,她推开门走进去,然后乘电梯上楼。

    门铃很快响起,小吉他开了门,舒雅站在门边,她穿着干练的职业装,头高高盘起,很干练的样子。小吉他没有喊她,他拿了一双一次性拖鞋弯腰放在舒雅面前,默默转身进了客厅。

    舒雅看到小吉他满脸贴的红纸,她震惊的忘了喊他,等他走回客厅时,她才回过神来,一边换鞋一边说:“小吉他,你脸上贴的什么?快取下来,太不吉利了。”

    小吉他坐到兜兜旁边,并不理会舒雅,舒雅有些尴尬,她走进客厅,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她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外人,因为这几双目光,都带着戒备。

    她捏紧了包带,挺了挺胸,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强势一些,“伯母,晚上好,打扰你们了。”

    杨若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晴柔作为主人,不招呼客人显得很没风度,于是她站起来,“舒小姐,请坐吧。”

    她还记得在巴黎时,她跟舒雅吵架,如果换作是她,她打死也不会厚着脸皮再找上门来。

    舒雅走过去,看见兜兜正在往小吉他脸上贴纸,她突然伸手拍开了兜兜的手,兜兜受到惊吓,顿时“哇”一声大哭起来,扭头就扑进了晴柔怀里,边哭边道:“妈妈,坏阿姨打我。”

    晴柔眉头拧出几个结来,她瞪着舒雅,“舒小姐,请问兜兜做错了什么?你要打她?”

    兜兜一哭,池未煊就大步走过来蹲在晴柔身边,他小心的拿起兜兜被打的手,手背上已经浮现几根指印,他冷冷地盯着舒雅,“舒雅,你太过分了,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舒雅自知自己冲动了,可是看到他们三代同堂其乐融融的画面,她就嫉妒,她想破坏这样和谐的气氛,所以看到兜兜往小吉他脸上贴纸,她想也没想就一巴掌过去。

    “我……我只是想拿开她的手,未煊,我真的只是失手。”舒雅慌乱道,她怎么这样不能忍?

    苏东宁也走了过来,他看见兜兜哭得伤心欲绝,他就心疼,他盯着舒雅,沉声道:“舒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底气跑这里来撒野,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未煊,小吉他,伯母,你们相信我啊。”舒雅喊着冤,结果没一个人理会她。

    小吉他也愤懑的看着舒雅,为什么她每次来,都要让他这么难堪?

    杨若兰一直没说话,她不想让小吉他更难堪,“未煊,既然舒小姐是来找你的,你们有什么事就出去说吧。”

    池未煊拧紧了眉头,“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

    “未煊!”舒雅哀哀的低喊了一声,“我想跟你谈谈关于小吉他的抚养权,我想让小吉他跟着我一起生活。”

    舒雅的话让在场几个心里都是一震,大家再度齐刷刷的盯着舒雅,仿佛她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小吉他心里一震,他抬起头来,惊慌地看着舒雅,“不,我不想跟你生活,我要跟爸爸妈咪在一起。”

    “小吉他,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舒雅轻斥了一句,然后看着池未煊,坚定道:“我要拿回小吉他的抚养权,孩子跟着妈妈生活好一点。”

    舒雅听到小吉他喊妈咪,她心里就嫉妒万分,她的孩子喊苏晴柔妈咪,却从来没喊她妈妈,这是什么道理?所以她更坚定自己拿回小吉他抚养权的决心。

    “不,我不要跟你住在一起,我讨厌你!”小吉他赌气的说完,他看着苏晴柔,“妈咪,我不想跟她走,你别让我跟她走。”

    池未煊一直没说话,这会儿才开口,“舒雅,小吉他不想跟你走,所以这个问题没得谈。”

    “未煊,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谈,那我们就法庭上见。”舒雅看着小吉他,是她太疏忽这个孩子了吗?别的孩子只想跟妈妈在一起,而他却想跟一个外人。

    “即使上了法庭,你的胜算也不大,小吉他已经懂事,法官会尊重他的意愿。”池未煊冷冷提醒。

    “没有打官司,谁知道结果会怎样?未煊,小吉他是我的儿子,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要回来。”舒雅神情凛冽,尤其她听到小吉他喊苏晴柔妈咪,她的心脏像被人拽着一般,难受极了,她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事情生?

    “我不要你,爸爸,我不要跟她一起生活。”小吉他大声抗议道。

    池未煊定定地看着舒雅,“你大可以放马过来。”

    舒雅咬紧牙关,她知道池未煊不会放弃小吉他的抚养权,现在最麻烦的是,小吉他不愿意跟她走,如池未煊所说,法官会尊重小吉他的意愿。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小吉他培养感情,“未煊,我想接小吉他去我那边住几天。”

    “我不要去,我讨厌你,你走,我不想跟你一起生活。”小吉他说完,转身跑进了晴柔他们的卧室里,将门摔得震天响。

    “你也看到了,小吉他不愿意跟你走,舒雅,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我想提醒你,如果你真的想他好,不要利用他。”

    “未煊,你这话真是太搞笑了,小吉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利用他?”舒雅冷笑道。

    “最好如你所说的这样,回去吧,这里不欢迎你。”池未煊站起来,一副送客的姿态。

    舒雅气得咬碎了银牙,她说:“我要小吉他跟我一起走。”

    “他不会跟你走的,舒雅,他对你的抵触你还看不出来吗?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让他跟你一起生活,那就等法院的判决下来,到时没人会拦着你。”

    最后舒雅无奈,只好一个人先回去了。回去后,她就开始联系律师,她必须将小吉他的抚养权拿回来。

    是夜,晴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身旁兜兜已经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的下地,然后走出卧室。外面苏东宁正用笔记本电脑看鬼片,晴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他吓得一蹦三尺高,背上冷汗都流下来了,“有鬼啊。”

    “你才是鬼。”晴柔没好气道,她刚从床上爬起来,披头散的,又穿着白色的睡衣,难怪苏东宁以为自己见鬼了。

    苏东宁抚着胸口,“姐,大半夜的,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知道会吓死人,还敢看鬼片?”晴柔在沙上坐下,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好暖和。”

    苏东宁将电脑合上,看了看墙上的钟,“才两点多,怎么了,睡不着吗?”

    “嗯。”

    “在想什么?因为舒雅?”苏东宁一语中的,他看着自己的傻姐姐,叹了一声,“姐,我刚才翻阅过资料,舒雅想要抢走小吉他并不容易。不过我想问你一个很那啥的问题,你希望小吉他跟舒雅一起生活吗?”

    晴柔摇了摇头,“如果小吉他跟舒雅一起生活,那么他的人生就毁了。我不知道舒雅为什么会心血来潮突然想抚养小吉他了,但是肯定不简单。”

    “如果她真想小吉他呢?”

    “不可能,她出狱也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想抚养小吉他,她早就开始打官司了,不会拖到现在。我就在想,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晴柔靠在沙背上,一脸纠结。

    “姐,你是从心里喜欢小吉他吗?其实我觉得小吉他跟舒雅生活也挺好的,最起码你不用当后妈。”苏东宁说。

    “东宁,我不想小吉他跟舒雅生活,舒雅本性恶毒,小吉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会影响他一辈子。”

    “既然如此,那你更不用纠结了,只要舒雅打输了官司,她自然会消停。”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了。”

    …… …… ……

    新年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员工们都很兴奋。明天就放假了,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亲人,大家的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幸集团这一年迁公司,下半年两个大项目都别的公司抢走,下半年的业绩平平,但是并不能影响池未煊的心情,给员工们年终奖也得大气。

    晚上是年会,所有公司人员都能参加,上到高层,下到清洁工,没有工种歧视,让人心里很舒服。

    夜色奢华,璀璨的灯火从中心商务区开始,点燃了繁华都市的乐曲。

    名豪酒店贵宾大厅,金碧辉煌的水晶大吊灯下,正举办着一场奢华的年会,拱形浮雕的天花板上画满了华丽的油画,并镶了浓重的镀金花纹边。

    头顶璀璨奢华的巨型水晶吊灯投射下暧昧光芒,酒红色的波斯地毯衬托着整个宴会喜庆的气氛。

    晴柔与池未煊盛装出席年会,兜兜也一身洋装,头上戴了个皇冠,像个小公主一样骄傲无比,还有小吉他一身西服,看起来像个小王子。年会开始后,首先是司仪上台讲述,然后是池未煊讲话,池未煊言简意赅,希望大家明年再接再厉,认真工作。

    最受瞩目的是最后的颁奖环节,一等奖是一辆汽车,特等奖是一套已经付了首付款的房子钥匙,大家心动极了。

    颁奖环节由晴柔与池未煊一起主持,她极少站在这么多人面前,有些怯场,池未煊握着她的手,鼓励地看着她,给她勇气,晴柔接过司仪递来的名单,开始颁奖。

    从五等奖开始,拿到奖的员工兴奋极了,这些都是这一年来的优秀员工,最后特等奖的得主是策划部的一名员工,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已经喜极而泣了。

    要知道在省城买一套房子,以他这种工薪阶层,根本就是梦想,如今梦想实现了,他岂能不高兴?

    颁完奖,池未煊又宣布了一个消息,公司内部优秀员工若要买房,在内部价的基础上再打八折,这样算起来就十分便宜了。

    池未煊给员工们造梦,就是不想流失这些人才,让他们死心踏地为公司效尽全力。

    晴柔后来调侃池未煊,说他无奸不商。

    颁奖典礼结束以后,晚会正式开始,池未煊牵着晴柔的手,将她拉进舞池,跳第一支舞。晴柔穿着一件香槟色的礼服,尺寸每一丝都恰到好处,贴合着她纤细的腰,勾勒出她挺翘浑圆的臀部,裸露的锁骨之下,是大而开放的深V领设计,尽是惹人无限遐思。

    后背是层叠式的弧形褶皱,露出一大片美背,室内空气虽然很高,但依然让她感觉到冷。

    音乐响起,晴柔随着音乐款摆着舞姿,池未煊搂着她,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跳的第一支舞,“柔柔,还记得我们跳的第一支舞吗?”

    经他一问,晴柔想起了从前,她笑着点了点头,“记得。”

    那时候她还是乔少桓名义上的妻子,她只要看到池未煊就想逃,他偏偏就不放过她,后来她看到他就心惊胆战。

    “那天你穿了一件十分保守的礼服,但是在我眼里,你是全场最美的女人,高贵、优雅,矜持。”池未煊想起那套礼服包裹着她的身体,那种禁/欲盘的诱惑,其实更能撩拨人心。

    晴柔耳根子微微红了,被心爱的人称赞,她心花怒放,“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柔柔,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这一点无庸置疑。嫁给我吧,柔柔,别再考虑了,嗯?”池未煊不记得自己这是第几次向她求婚了,他不厌其烦,逮住机会就求婚一次。

    如今他恨死了那个绿本本,不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

    “好。”晴柔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嫁给他吧,不要再折磨他了。

    “你看我现在会做饭会洗衣服会拖地会带娃会……”他的声音突然顿住,连脚步也停了下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好。”晴柔看着他呆傻的样子,唇边扬起了一抹笑,然后笑纹越来越深,嫁给他,不后悔。四周的员工看着舞池里突然停下来的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池未煊欣喜若狂,差点就要大叫了,他抱起晴柔,高兴地直转圈,“柔柔,你终于答应了,我要幸福死了。”

    围观群众还一脸莫名,看到向来以冷酷出名的总裁大人这样激动,他们纷纷猜测到底是什么喜事让他高兴成这样?莫非池太怀第二胎了?

    池未煊高兴得舞也不跳了,直接拉着晴柔步出舞池,大声宣布:“今晚大家尽情狂欢吧,不醉不归。”

    员工们高兴的道:“是。”

    然后跳舞的人都冲进了舞池,从刚才优雅的华尔兹,直接变成了热情奔放的探戈。池未煊搂着晴柔,嘴角的笑拉都拉不下来,他傻傻地看着晴柔,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到现在还像做梦一样。

    “柔柔,掐我一下,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晴柔无语的看着他,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结婚,他至于这么激动吗?“你没有做梦,这是真的。”

    池未煊还是不敢相信,他都习惯了她的拒绝,以为今天她还是会拒绝,所以他都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她居然就答应了。

    他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会痛,这是真的,不是做梦,太好了,不是做梦。

    晴柔握着他的手,阻止他自虐,“未煊,我答应嫁给你,是想给兜兜和小吉他一个完整的家,也是想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有,但是如果再生三年前那样的事,我不会再原谅你。”

    “不会了,柔柔,相信我,你的决定没错。”现在的情况与当年的情况完全不同,他怎么可能还会干那样的傻事?

    “嗯,我还有一个要求,我们一家人回海城一趟,去给我妈上一柱香,三年了,她还没看到过她的外孙女呢。”

    “好,明天我们就回去,新年就在海城过,等过完年我们再回来,好吗?”

    “嗯。”

    当晚,池未煊他们都没有回去,在楼上开了总统套房,套房里有两个起居室,还有会客室,餐厅,以及健身房。

    小吉他带妹妹在隔壁睡,池未煊与晴柔“小别”胜新婚,自是一夜浓情,直到天亮,他才放过她。

    池未煊一晚都很兴奋,孜孜不倦的要了她好几次,直到她在他身下哭着求饶,他才放过她。抱她去洗澡时,她躺在浴缸里就睡着了。

    他给她洗澡,趁着她睡着了又将她全身摸了个遍,他有时候想,为什么他总是要不够她?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他独独只要她?

    在非洲,不是没有女人投怀送抱的,他的助理是华侨,长得很美,身材也很火辣,有次出去应酬,她借着酒意向他投怀送抱,她很热情,很快挑起他的反应,但是在紧要关头,他还是踩了刹车。

    不对,感觉不对,味道不对。

    晴柔身上的味道让人很舒服,即使是脂粉味,也不会让人恶心反感。可是那个女人的香水味太浓了,浓得让他受不了。

    后来再有女人向他投怀送抱,他再没有心动过,或许当心被人占有,身体也会不自觉的对她忠诚,哪怕那时候他们没有未来。

    池未煊起床去冲了个澡,然后打电话给老王,让他中午去芙蓉小区接苏东宁与老夫人,下午回海城。

    他回到床上,将晴柔搂在怀里。大概是他刚洗了澡,身上的温度不高,他贴在她赤/裸的娇躯上,她下意识就往旁边缩去,他却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

    晴柔没有醒,不满的咕哝一声,然后再度沉沉睡去。

    池未煊抱着她,就像抱住了全世界,不一会儿,他也跟着沉沉睡去。这一觉,他们睡到了兜兜来敲门,“拔拔,妈妈,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兜兜很早就醒了,她饿醒的,她趴在哥哥的肚子上,撒着娇喊哥哥起床。小吉他很困,但是还是起来了,兜兜说饿,他起来叫了早餐服务。

    然后他给妹妹穿衣服,穿好衣服,早餐已经送进来了,他跟兜兜吃了早餐,他打电话问前台,这里有没有供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前台告诉他有一个游乐室,他就带兜兜去游乐室玩。

    直到兜兜玩累了,他才带着她回来,结果爸爸妈咪还没起床,兜兜去门前转了几圈了,终于忍不住拍门。

    晴柔动了动,慢慢转醒,她浑身酸痛,像被人拆了重新组装起来的。她被池未煊抱在怀里,他的腿压在她身上,她慢慢推开他的腿,然后将他横在她胸前的手拿开。做完这些,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躺在床上都不想动了。

    偏偏兜兜一直在门外拍门,她只得强迫自己撑身坐起来,被子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她感觉到肌肤有些凉,低头一看,看到胸口青紫的吻痕,她想起昨晚他那些千奇百怪的姿势,俏脸羞得通红。

    她拉起被子遮住外泄的春光,然后拍了拍脸,扭头看向旁边沉睡的男人,他睡得很香,呼吸有些沉,又卷又翘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淡淡的弧影。

    这么漂亮的睫毛生在他脸上,并不显女气,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晴柔伸出手指在虚空中描绘他的轮廓,她的手指落在他薄唇上。

    她曾听人说过,唇薄的男人凉薄,可为什么偏偏他这么长情?

    他对舒雅的十年牵挂,对她三年的念念不忘,其实他是一个很专情的男人。她不知道答应他的求婚会不会错,但是她愿意赌,为自己,也为他。

    外面兜兜还在喊太阳晒屁股了,晴柔收回手,她换洗的衣服池未煊已经放在床头柜上了,叠得整整齐齐的,她穿上衣服,起身下床去开门。

    兜兜的小脑袋探了进来,然后像条泥鳅一样,溜了进来,“拔拔,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晴柔过去将小家伙搂在怀里,“宝贝,别闹,爸爸睡觉,我们出去等吧。”

    兜兜在晴柔怀里扭来扭去,“妈妈,我要拔拔带我出去玩。”

    说话间,池未煊已经醒了,他微微撑起身,黑眸里还有着浓浓的睡意,“宝贝,爸爸马上起床,你出去等爸爸一下,好吗?”

    “好!”爸爸控的小家伙瞬间就老实了,她从晴柔身上滑下来,然后跑了出去。

    晴柔挠了挠头,“我去洗脸刷牙。”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