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98
    030

    夜夜贪欢198

    晴柔全身都倚在他怀里,那是一段很糟糕的记忆,像噩梦一般。[请记住 都市文学 时至今日,她想起来都不禁胆寒。感觉到她的身体从放松慢慢绷紧,他心里一疼,但是他没有制止,他希望她能够从那段痛苦的记忆里走出来。

    晴柔看着窗外的夜色,目光凝在一点上,似乎瞬间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三年前出事那天,“那天我去见了少桓,他说他要离开海城了,临走前想见我一面。我去了,他给了我一个银色U盘,说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他离开后,我就离开了咖啡厅,然后被人绑架了。”

    说到绑架二字,她浑身都在抖,池未煊心疼地搂着她,仿佛看到当时她被绑架的情形,他不是没去见她被救出来的地方,那里情形之惨烈,让他每每想起来都难过得无法呼吸。

    “柔柔,我在这里,别怕,我在这里。”池未煊紧紧搂着她,给她力量,那是她的心魔,她必须度过去。

    晴柔深深的吸了口气,“我醒来时,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阿豹说东宁曾经得罪了他,他要报仇,然后向你勒索,可是……”

    池未煊想起当时的情况,他忽然现自己大错特错,那个时候,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依然在舒雅身边。他记得,她曾问过他,有没有那么一次,不丢下她?

    池未煊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他将下巴埋在她颈窝里,声音低哑道:“对不起,柔柔。”

    晴柔摇了摇头,“我没有怪过你,未煊,我能理解你,只是那时,我以为你会看到我留下的证据,会对舒雅有所防备,可是最终,你选择了站在她身边,我……”

    “我没有看到,柔柔,如果当时我看到了,我……”

    “你还是会去救她对不对?十年囚禁生涯,无论她父亲犯了什么错,都不该她来承受,更何况她救过你,还给你生了个儿子,未煊,我了解你,所以这些年,我恨不了你。”晴柔痛苦地闭上眼睛,想到那时的情形,她仍旧感到撕心裂肺。

    “柔柔……”池未煊哑声唤她,双手几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这个让人心疼的傻瓜,无论何时,都在给他开脱,“那时我想,她救过我一次,一命还一命,我救了她,我跟她之间就两清,再也不纠缠,但是我没想到,这会是我和你之间的最后一次。”

    晴柔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欣慰的笑了,他们一直没有解释过各自的行为,一直在猜测对方在想什么。现在她才现,原来不曾沟通过的信任,如此脆弱易碎。

    “我怀疑绑架我的人是冲着银色U盘来的,我被小哥救了之后,银色U盘就不见了,还有,当时有一个人,好像特别希望我死,警察赶来时,他们忙着逃跑,那人却回头朝我开了一枪,然后朝绑着铁球另一端的沙袋开了一枪,想让我警察来不及救我。但是他却不知道,就是他朝我开的那一枪救了我,所以铁球砸下来时,并没有砸到我身上。”

    看见现场那滩已经凝固的血液时,他已经恨不得杀了自己,现在听她说起那惊险的一幕时,他只有庆幸,庆幸那个想杀她的人急于求成,否则现在,他哪里还能见到她,他贴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歉疚道:“对不起,柔柔,对不起,对不起……”

    晴柔转过身去,面对着他,她伸出食指点在他唇上,“别再跟我说对不起了,未煊,我向你敞开心扉,只是不想让我们彼此再瞎猜下去,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现在还能走到一起,说明我们之间的缘分没断,既然如此,我们就要好好珍惜彼此。我庆幸你今天没有生气一走了之,我也很高兴你肯主动问我。如果你不问,我不会说,我们之间就永远隔着一条河,怎么也跨不过去。”

    “柔柔,我懂,几天前,陈北告诉我,你让他去调查三年前你被绑架的事,你让他不要瞒着我,我就知道,你变勇敢了。柔柔,你不要担心,你跟孩子们身边都有保镖,只要你们身边有异常的人或事,他们就会立即出现保护你们。”池未煊轻轻将她拥在怀里。

    “还有一件事,以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启齿,但是现在,我不愿意再瞒着你,其实……其实我是舒少军的女儿,舒雅同父异母的妹妹,我……”晴柔到底还是告诉了他,没有丝毫隐瞒,哪怕她无时无刻都想摆脱这个身份,却不得不在他面前承认,她的亲生父亲是舒少军。

    池未煊俯身堵住她的唇,阻止她继续自贬下去,他贴在她唇边低喃,“柔柔,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

    “你知道?”晴柔震惊,她以为她掩饰得很好,可他怎么会知道?

    “嗯,柔柔,或许我的处事也有问题,妈妈去世以后,我知道你有心事,我不知道该怎么问你,我让陈北去调查你的身世,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池未煊第一次在晴柔面前承认自己的做法不对。

    晴柔承认,听到他说调查她的身世时,她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他们不是说好了坦诚了吗?那么就算过去有再多的错,现在也不该追究了不是吗?

    晴柔叹了一声“未煊,以前我们太过在乎对方,所以明明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我们也弄得很复杂,我们怕伤害对方,因此不敢问,就乱猜,或是找别的途径去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恰恰是这样的方式,才让我们越走越远。”

    “柔柔。”

    “以后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好不好?有些事情,你不问,我不敢说,最后反而会将彼此推得越来越远。”晴柔说。

    “好。”

    明明在谈话,可谈着谈着,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她胸前,晴柔浑身激灵灵一颤,脸瞬间红了,她尴尬地握住他的手,“未煊,小吉他跟兜兜还在家,我们回去吧。”

    池未煊埋首在她脖子上,吮吻着,他含糊道:“一会儿就回去……”

    “可是……”晴柔未完的话没能说出口,就被他封住了唇,她无奈地搂着他的背,这段日子他顾忌兜兜睡在旁边,在床/事上不能尽兴,今天他坚持要开/房,她就该知道他的用意。

    她踮起脚尖回吻他,他身体轻颤了一下,似乎低吼了一声,揉着她的力道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下一秒,她被他抛到了柔软的大床上,他火热的身体瞬间压了上来……

    …… …… ……

    李思思一边开车,一边注意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他额上青筋暴出,布满颗颗冷汗,好像在隐忍极大的痛苦一般,她好心问道:“先生,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宋清波此时已经被体内的火烧得有些神智不清,李思思的话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她的声音清泠泠的,像极了夏天的清泉,他的神智有片刻的清醒。

    “你说什么?”

    “我说我送你去医院,你的情况不太好。”李思思耐心道。

    “不用,送我去君悦酒店。”宋清波克制着浑身乱窜的火苗,意识到旁边就坐着一个女人,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不算漂亮的脸,却有一种熟悉的韵味,瞬间勾起他心底暗藏的那个人。

    他感觉到身体热得快要爆炸,堪堪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他闭上眼睛,重复道:“送我去君悦酒店。”

    他抖着手拿出手机,给小打电话,让他安排个女人送到君悦酒店的套房,挂了电话,他也不管旁边女人瞠目结舌的萌蠢样,闭上眼睛。

    刚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一些旖旎的画面,他呻吟一声,该死!舒雅到底给他下了多少药,都怪他无防人之心,怎么就中了她的计?

    李思思没想到这个男人叫小姐叫得这么理直气壮,看他斯斯文文的,穿着也很上档次,没想到竟是斯文败类。李思思鄙视他,男人果真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她很快将车停在君悦酒店外面,冷冷道:“到了,下车。”

    宋清波强忍着扑过去扒她衣服的冲动,推开车门踉踉跄跄地向酒店里走去。李思思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皱了皱,他的样子不像喝醉了,倒像是……

    管他的,她又不认识他,不能多管闲事。

    李思思启动车子,开出很远,突然有手机铃声传来,她降下速度,去拿手机,可她的手机根本没有响,也不是这个铃声。

    她将车靠在路边,到处看了看,才现副驾驶座下面有亮光,她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不是她的手机,难道是刚才那个男人的?

    李思思皱紧了眉头,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又往前开了一段,手机不停的响,吵得她都开始浮躁起来,终于,她忍无可忍,拿起手机挂断,然后在前面路口调转车头,向君悦酒店开去。

    车子停在君悦酒店外的停车场,她拿起墨镜戴上,将大半张脸遮住。虽然她现在还没有多少名气,但是导演警告过她,在拍摄期间,不要闹出绯闻,影响她在剧中的形象。

    她将黑色大衣的领竖起来,拿起手机匆匆走进君悦酒店。刚才她好像听到他说过楼层与门牌号,此时找起来也不费劲。

    她站在1314房间外,抬手敲门时,门却自动开了,下一秒,她落入一副结实的怀里,她还来不及尖叫,被人抵在门上,吻落在她脸侧以及脖子上。

    李思思伸手推着他滚烫的胸,这时才现他好像洗过澡,身上还有水珠,他亲她时,那些水珠就滑进她脖子里,凉凉的,“喂,先生,放开我,我来给你送手机的,喂!你清醒点。”

    她根本就推不动他,他的吻接连落下来,哪里都亲,唯独不亲她的嘴。

    李思思满面火光,他真把她当成出来卖的小/姐了,靠,她刚才干嘛好心给他送手机来,早知道直接扔路边了。

    她推不开他,就又抓又挠,男人赤膊,很快被她抓出深深的血痕,但是这点痛对他来说,只会让他更兴奋,他急切的吮咬她,在她脖子锁骨上留下一串串粉红色的印迹。

    李思思急得要命,她抬腿踢他,被他双腿牢牢夹住,身体被他死死抵在门上动弹不得,他的吻更凶猛了,吮得她又痛又难受,她拍打他的背,“放开我,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

    喊人,她是真不敢,只是想恐吓他,这个渣男,刚才她为什么让他上车,他明明刚抛下他女朋友,甚至是老婆,转眼就叫朋友给他送女人来,这样的男人,她怎么会自投罗网?

    李思思恨自己的蠢,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拼命抗争着,却还是抵挡不住他的攻势,屈辱的泪水落了下来,“你放开我,我不是小/姐,你放开我。”

    宋清波什么也听不见了,这个女人的味道很甜美,没有浓浓的脂粉味道,也没有俗气的香水味道,很干净,让他体内的渴望瞬间爆炸,他等不及了,想深深的埋入她体内。

    他一口一口的啃咬下来,是真的又啃又咬,又狠又痛,仿佛要吃了她一样。

    李思思哪里受得了,痛得直呻吟,她双手拍打着他的胸,他却一下子捉住她的手,反剪在她身后,歪着头,吸咬她的脖子,那一下疼得她浑身直抽搐,太疼了,疼得她也想将这疼如数还给他。

    李思思张嘴咬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咬得他直哼哼,可那哼哼声绕进耳朵里,却染了欲,不是惨呼,而是呻吟。

    她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心里一惊,不与人为恶的她,吓得连忙松开他,即使他正在对她做这么过分的事,她伤害了他,心里都还存有愧疚,可是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他伸手去解她的衣服,大衣褪了下来,推开她的毛衣,大手绕到她身后,解开了她内衣的暗扣,雪白的小兔子弹跳出来,他眼底的欲越来越强烈,那目光仿佛要吃掉她一般,修长滚烫的大掌捧着她的胸,就咬了上去。

    “嗯……”李思思痛得直颤抖,回过神来,才现自己城池尽失,她拼命扭动,扭一下,胸口便更疼,她求饶,“轻点,求求你,轻点……”

    她挣脱不开,只能求饶。

    胸前的力道轻了一些,李思思还是感觉到痛,她的指甲深陷进男人的肉里,眼泪滚落下来,男人倏地将她抱起来,几步走到大床边,将她放在床上,整个人压了下来。

    “别哭,我温柔待你。”宋清波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慢慢的吻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滴在他脸上时,他体内的残暴因子全都被扑灭了,他不只是想让自己释放,还想让她快乐。

    他温柔的吻她的脸,她的下巴,她的脖子,在她胸前锁骨上留下粉色的印迹,李思思泪眼模糊,“我不要你温柔,求你放了我,你朋友给你找的女人马上就到了,你放了我。”

    宋清波充耳不闻,刚温柔的吻,不知为什么,又开始狂热起来,他实在忍不住了,身体里的火四处流窜,他不想再忍。

    耐心已耗尽的他,快速扯掉自己身上的浴巾,然后脱她的衣服,李思思拉着衣服不让他脱,他也不纠缠,伸手去脱她的裤子。

    她一惊,死死拽着裤子,“不要,求你,不要。”

    宋清波睁眼看着她,其实他看得不是很清楚,眼前只有一个模糊的影,“乖,让我进去,等完事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不要,我不要钱。”李思思拼命拉着自己的裤子,这是她最后的屏障。

    可是她哪里抵得过他,他三两下就将她的裤子褪到小腿处,然后他重新压了下来,没有任何预兆的,捧着她的臀,狠狠贯穿了她……

    痛,无边无际的朝她涌来,她眼前一黑,还没适应,身上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动了起来,他每动一下,对她来说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她太紧,男人即使动起来也觉得受到限制,他俯下身去,看着她咬着下唇,雪白的牙齿,鲜红的唇,强烈的对比仿佛诱惑着他,他吻上她的唇,舌头刚伸进去,就被她狠狠咬住,两人贴合的唇腔里,满是鲜血的味道。

    男人本是怜惜她,此刻被疼痛刺激,他越加狼狠起来,松开她的唇,将她翻了个身,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

    李思思不知道别人的第一次是怎么样的,但是她的第一次,除了无边无际的痛就是屈辱,这个血淋淋的教训告诉她,以后再也不要多管闲事了。

    这一夜,男人不知疲倦,身下的女人无数次昏死过去,又被他抽/插的动作弄醒,她身上遍布他留下的印迹,而他身上也遍布她指甲抓出的血痕,没有爱只有欲的床第之事,唯有惨烈。

    宋清波不知道,今日他留在她心里以及身体上的阴影,让他在今后的床/事上,吃尽了苦头。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