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92
    097

    夜夜贪欢192

    厉家琛察觉到晴柔的目光凝住,他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两人,他嘴角微弯,“嘿,看到熟人了,走,我们过去打声招呼。[请记住 都市文学 ”

    说着,也不管晴柔同不同意,就拽着她的手臂向窗边走去,晴柔想避,却已经来不及,那边人已经看了过来,她只好硬着头皮跟过去,手却在暗地里微微挣脱厉家琛的禁锢。

    厉家琛的手心一空,他有些呆愣,视线在晴柔脸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下,然后错开目光,看着窗边的小,冬日的暖阳照射在他身上,他一身深沉的西服,衬得眸色晦暗不明。

    走近了,厉家琛笑:“真是巧了,这偌大的省城,想巧遇宋公子简直难如登天,今天居然就这么巧遇上了,小晴晴,快过来。”

    晴柔迤迤然走近,目光落在坐在宋清波对面的女人身上,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组合,她眉心微皱,目光移向宋清波,淡淡的笑了笑,“小哥,舒小姐,我们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舒雅在感觉到宋清波的视线时,她已经停下用餐,放下刀叉,看着那个让她又嫉又恨的女人慢慢走近,她眼里都能射出毒箭来,却只是淡笑着颔首。

    厉家琛也注意到舒雅,他的目光在舒雅与苏晴柔脸上来回扫描着,就像X光,扫得让人不舒服。长得这么像,又都跟宋清波有来往,而且两个女人虽笑着,却有种敌意无形滋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敌?

    厉家琛笑着抚了抚下巴,趣味盎然道:“我们在不会妨碍你们约会吧?”

    “哪里的话,厉四少肯赏脸,是我们难得一求的机会,请坐吧。”舒雅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她挑衅地看了晴柔一眼,晴柔没看她,目光落在宋清波脸上,他丝毫没有慌乱,亦是淡淡地看着她。

    厉家琛将晴柔推到舒雅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他也在宋清波旁边坐了下来,招了招手,叫来侍应生,也不管三个人的反应如何,拿着菜单兴致勃勃的点餐,“哎,饿死了,小晴晴,为了等你来,我连水都不敢多喝一口,就为了宰你,今天这顿不吃得你破产,我就不回去了。”

    晴柔听见他旁若无人的亲昵称呼,她眉头锁得更紧,坐在舒雅旁边,她身上的香水味就飘了过来,不是难闻的味道,反而是那种果香甜甜的味道,却让她胃里不舒服极了,如坐针毡。

    她怎么就脑抽的答应请这家伙吃饭?那么多西餐厅,怎么就选了这一家?那么多人,她怎么就一眼看到了窗边的他们?

    晴柔懊恼极了,努力忽视这种不自在,却怎么也做不到?

    现在这情形叫什么呢,狗血吧,前男友,前情敌……唔,或许现在还是情敌。她可没忘记舒雅一出狱就给她送了一个大礼,这女人若有那么安分,安小离也不会看见她跟李承昊老婆在一起。

    晴柔不知道该看谁,最后只能看着厉家琛那张漂亮得有些不是男人的桃花脸上,只见他一边翻菜单,一边碎碎念,她实在想不通,这妖孽是从哪个星球来的,吃个饭而已,怎么有那样的折腾?

    “嗯……A套餐里的牛排我不喜欢,换成B套餐里的鹅肝,A套餐里的沙拉我也不喜欢,换成C套餐里的蔬果沙拉,A套餐的餐后点,换成B套餐里的慕丝蛋糕,还有A套餐里的红酒,换成两千的拉菲……”

    厉家琛嘴里念念有词,侍应生早见怪不怪,飞快的改了起来,晴柔看着他把A套餐嫌弃了个遍,着实无语,可这是她的主编大人,她第一次请人家吃饭,就算矫情,她也得忍着,更何况旁边还有两个人虎视眈眈。

    晴柔就想,这到底算什么事儿?

    “好了,就这些,小晴晴,你点什么,要不我给你配,保证你吃了下次想吃西餐还找我。”厉家琛眸色炯亮地看着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晴柔敬谢不敏,随意扫了一眼宋清波与舒雅的套餐,“就来一份C套餐吧。”

    “吃饭怎么能这样应付?我给你点。”厉家琛热情不减,又开始折腾侍应生了。晴柔看着侍应生面不改色的飞快记录厉家琛的要求,要是她,早把这矫情货扔楼下去了。

    宋清波安静地看着晴柔,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落入他眼底,或烦躁或不悦或皱眉或抿唇,即使是她身旁的目光堂而皇之的在他脸上扫荡,他也不曾收敛半分。

    想看她,只想看看她。

    舒雅会邀请他共进午餐,他实在很意外,这个女人,他曾经想置于死地的女人,他不信她完全不知道她三年的入狱是怎么来的。

    可是她请,他就赴约。

    饭吃到一半,她的话题一直围绕着他跟晴柔打转,他似乎明白她的用意了。她不厌其烦的说了半天,他正要给予回应,就敏锐地看到餐厅入口跟在厉家琛后面的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晴柔在的地方,他马上就能感应到,那样熟悉的感应,让他的心都揪痛起来。

    放手,不是不爱,是爱如骨髓,舍不得她在他身边慢慢枯萎,所以忍痛割爱,也要看她幸福。

    可是,她的脸色怎么这样憔悴,她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宋清波盯着晴柔看时,舒雅也在隐秘而仔细地打量她,她心里愤恨,脸上偏偏堆出了更多的笑意,她瞅了一眼宋清波,笑得**丛生,看来她找上宋清波,真是没错。

    人,由恨生爱难,由爱生恨,不过一线之隔。

    厉家琛终于折腾完侍应生,他合上菜单,连晴柔似乎都听到侍应生松了口气的声音,侍应生笑嘻嘻的收了菜单,说:“四少,您今天心情好,放过小的了,我马上去准备。”

    侍应生的声音里夹杂着感激涕零的笑,晴柔刚才没注意,此时抬头看去,是一个扎马尾十分清秀的女孩子,她看着她胸前的名牌,只看到了姓叶,她收了菜单,利落地走开了。

    晴柔扫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厉家琛,只见他眸色幽沉地盯着那道背影。以一个言情小说家的第六感,晴柔似乎嗅出了不同寻常,她脑子里迅速YY起来……

    上错床?***?暗恋对象?或是隐婚老婆?

    好吧,晴柔暗暗掐了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的思想溜得太远。大概是现在这种狗血的相处模式,让她也跟着狗血起来。

    暗暗回神,厉家琛手撑着脸,笑得像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他瞅了瞅晴柔跟舒雅,说:“宋公子,你从哪里找来的小晴晴翻版,啧啧,长得真像。”

    晴柔闻言,不用看也知道舒雅的脸绿了,厉家琛接下来的无心之语,更让她们如咽了一只苍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姐妹。”

    晴柔瞪着他,“你饿糊涂了?”

    收到晴柔的警告,厉家琛笑嘻嘻的没个正形,“就是啊,谁让你不早点过来,我饿成这样,都怨你。”

    “……”

    舒雅心里不舒服极了,怎么也是苏晴柔像她,什么时候变成她像苏晴柔了?可是既然坐在这里了,她就没有受气的道理,“厉少,你跟苏小姐什么关系?”

    “我们么?你想知道?”厉家琛故作神秘道。

    “当然想,方便吗?”舒雅那语气兴奋得就差没有捉奸在床了,抓到苏晴柔的把柄,她才好搞破坏。

    “不告诉你!”厉家琛摇头晃脑道,舒雅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她瞪着他,“厉少,这没什么可保密的,我也就是好奇一下。”

    厉家琛但笑不语,转过头去看向宋清波,“宋公子,我听说你最近想折腾世界水上乐园的项目,你们这是打算联手?”

    舒雅见他转移话题,也不追问,拿着叉子叉了一块点心送进嘴里。

    宋清波的目光从晴柔身上移开,他并没有听清厉家琛的话,“唔”了一声,听在晴柔耳里,却是已经承认了。

    晴柔对商场上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但是她在书房看到过有关世界水上乐园的文件,他怎么会跟舒雅联手?

    那日他跟池未煊重新回到病房,她明明看见他们已经尽释前嫌了,怎么会突然要跟舒雅合作?

    晴柔疑惑地看着宋清波,宋清波却没有再看她,淡淡道:“这是商业机密,不方便透露啊。”

    厉家琛笑着望向晴柔,看到她眼里的震惊,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再追问,只说:“呵呵,是我不知分寸,勿怪!”

    “哪里的话。”

    等待的时间,厉家琛与宋清波闲聊起来,晴柔跟舒雅听着,都没有搭话,这样的局面很尴尬,晴柔想站起来走人,偏偏厉家琛兴致勃勃,她答应了请他吃饭,菜还没上来就走人,似乎不太礼貌。

    她按捺着走人的冲动,菜很快送上来了,还是那张干净清秀的脸,晴柔特意留意了她胸前的名牌,叶念桐。她不着痕迹地看向对面的厉家琛,现他的眸色一如刚才的幽沉。

    晴柔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厉家琛跟这位叶念桐之间有些渊源,只是不知道这渊源是什么。

    菜上完了,一直嚷着饿的厉家琛没有用餐,而是起身追着叶念桐去了。餐桌上只剩下晴柔、宋清波、舒雅三人,这气氛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晴柔安静用餐,在心里将不负责任的厉家琛骂了个半死,要坐到这里来的是他,现在撂挑子的也是他,太不靠谱了。

    宋清波与舒雅都看着她,渐渐的,她吃不下去了,她看着宋清波,“小哥,你们很忙吧,那你们先走,不用管我。”

    宋清波摇了摇头,“不急。”

    不急,只要涉及到你,其他的事都不急了。

    “哦,舒小姐呢,你也不急吗?”晴柔扫了一眼舒雅,身边有两个人这样盯着自己,真的会吃不下去的。

    舒雅轻轻一笑,“不急!”

    她倒要看看宋清波对苏晴柔用情有多深,情有多深,得不到的恨就有多深,或许她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宋清波,说不定就能将苏晴柔跟未煊拆散。她得不到的东西,怎么能轻易便宜了苏晴柔?

    晴柔简直无语了,看来这饭桌上,就她一个人不自在。

    过了一会儿,厉家琛回来了,脸上微有愠色,而叶念桐却不见了踪影,晴柔看着他,心里略有怨气,他把她晾在这里被人当猴看的怨气,“不是嚷着饿吗?泡妞就不饿了?”

    “小晴晴,你吃醋了?”厉家琛优雅地拿起刀叉,笑得十分欠扁,脸上的阴郁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

    “……”晴柔不理会。

    “别误会,她是我大嫂。”厉家琛忽然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舒雅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说:“在我心里,还是小晴晴最重要。”

    “……”

    吃完饭,晴柔付钱,被厉家琛抢了,他说让她下次请,晴柔皱眉,这是要将这个约定无限期续约下去?

    走出西餐厅,舒雅站在路边,对他们笑盈盈道:“宋总,再会,苏小姐,厉少,下次见。”

    晴柔虽不待见她,也不想在礼数上落了下风,客气的道了一声再见,心里却想着再也不见才好。另外两个男人亦绅士有礼。

    舒雅坐进了停在路边等待她的车里,晴柔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从开门的缝隙看到主驾驶位上那张脸,隐约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再细瞧过去,门已关上,车子驶离。

    “怎么了?”宋清波一直注意她的表情,见她盯着那辆黑色宾利,他问道。

    晴柔回过头来,“没,没事。”

    厉家琛看着宋清波,笑道:“宋公子,再会!”

    那语气分明是学舒雅的语气,晴柔忍不住一哆嗦,她对宋清波道:“小哥,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宋清波看着她,又看了一眼逐渐消失在车海里的黑色宾利,点了点头,“好,有时间我会去看兜兜的。”

    “嗯。”

    晴柔跟着厉家琛离开了,出版社就在这附近,他们是步行过来的,此时步行回去,晴柔心里想着事,那张脸真的很熟悉,她在哪里见过呢?为什么想不起来?

    宋清波目送那两道身影渐行渐远,他转身去了停车场,想着刚才舒雅的提议。他不是没想到舒雅会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既然如此,他成全她。

    坐进车里,宋清波拿出手机拨通一个手机号码,“舒总,我答应你的条件。”

    “宋总真是爽快人,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只要我们两家公司联手,何愁得不到我们想要的?”舒雅愉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她就知道找宋清波没有错。宋家自从宋衍生退下去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世界水上乐园的项目,可以奠定宋家在省城的地位,他不会拒绝她。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

    “不要伤害苏晴柔,否则你什么也别想得到。”宋清波冷冷道。

    “呵呵!”舒雅轻笑起来,“我就知道宋总是个痴情种,你放心,我的目标不是苏晴柔。”

    “那好。”宋清波挂了电话,他仰头靠在椅背上,俊脸上满是疲惫,眼底却精光大盛。

    …… …… ……

    晴柔拿了样板书就离开了出版社,这一折腾,都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她想到刚才车里的那个男人,她拿起手机,给陈北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陈北接起来,“池太,你好!”

    “陈秘书,上次我托你帮我查的事怎么样了?”晴柔道明来意。

    “池太,你等一下。”陈北似乎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里,他压低声音道:“我调查过,从警方那边得到的消息,有个嫌疑犯逃脱了。当时宋总利用宋书记的身份向警局施压,警局在三天之内结案,只说嫌疑犯全部被枪杀,但是这个案子疑点重重。监控录相里,当时拍到了六个嫌疑犯,有两个嫌疑犯身体里的子弹是被另外的枪枪杀的。”

    “所以……”晴柔莫名心惊,这段时间她总被人跟踪,那个人戴着鸭舌帽,服装中性,亦雌亦雄,难道这个人就是当年逃脱的嫌疑犯?

    “李承昊李队长在跟踪调查这件案子,池太,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向李队长咨询,他比我知道得更多。”陈北说。

    “好的,谢谢你,陈秘书。”晴柔道。

    “池太你太客气了,对了,还有一事,关于夏园的装修风格,Boss让你来定,你看是你来公司,还是我将资料送到家里去?”

    “我明天去公司吧。”

    “好!”

    晴柔挂了电话,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她想了想,拔通了李承昊的手机号码,手机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直到嘟嘟的忙音传来,她才挂断电话。

    如果当年的事还有嫌犯逃脱,她是唯一目击证人,如果那个人就在身边,如果他认出了她,如果他要杀人灭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 …… ……

    黑色宾利匀速向前驶去,舒雅挂了电话,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陆正鸣透过后视镜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有刹那的失神,好在还记得自己在开车,“雅雅,什么事这么高兴?”

    舒雅这才现开车的是陆正鸣,她想起刚才苏晴柔也在,顿时惊得后背冒了一层冷汗,“阿正,你疯了?我不是说不让你出现在苏晴柔面前吗?你怎么总是不听我的话?”

    陆正鸣觉得委屈,“雅雅,我是担心你……”她来见宋清波,他怎能放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就这样出现在苏晴柔面前,万一她认出你怎么办?你是想害死我吗?”舒雅气得浑身抖,想起刚才苏晴柔疑惑的目光,老天,她千万不能想起他来,否则她就功亏一篑了。

    “她要是认出我来了,我就杀了她。”陆正鸣眼底掠过一抹阴狠。

    “杀杀杀,你想到的就是杀,当初我只是想让你们抓了她,吓唬吓唬她,只要吓得她流产跟未煊分手就够了,结果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你以为三年前宋清波揪着我不放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是你冲动行事,我根本就不会坐这三年牢。”舒雅气愤道。

    “雅雅……”陆正鸣既委屈又难过,都是他害的,三年前,若她供出了他,她根本不用坐牢,可是她没保护了他。

    三年前在机场,他看到她,一时惊为天人。仅一眼,他就爱上她了。他从不曾妄想她会看上他,然而那夜在酒吧,她喝得酩酊大醉,误把他当成了她的心上人,跟他睡了一夜,那时他简直幸福得要死。

    后来他听了她诉说她的过往,他对伤害她的那个女人恨之入骨。

    绑架苏晴柔是舒雅的主意,但是却是他向豹哥献策,报复苏东宁。大家都知道苏东宁背叛了豹哥,绑了她姐姐寻仇滋事,就算东窗事,也不会联想到舒雅身上。

    “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让我在家里等你也行,你别生气了,当心气坏身体。”陆正鸣柔声哄道,他舍不得她生气,所以她让他从公司退下来当家庭妇男,他没有意见,她让他尽量少出来走动,他也照办。

    他想,只要她开心,就是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舒雅慢慢平静下来,她看着他,“阿正,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再来接我了,撞上苏晴柔,她认出你来就麻烦了,我不想你去坐牢,也不想你被枪毙,你懂吗?”

    “雅雅,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我在家里乖乖等你,我不出去了,好不好?”陆正鸣委曲求全道,雅雅是为他好,他不能惹她生气。

    “如果你觉得闷,可以去国外走走,要不等世界水上乐园的项目结束后,我陪你去国外散散心。”舒雅揉了揉眉心,对陆正鸣,她顾忌的很多,并不想将他逼急。好在陆正鸣很听话,不会违逆她的意思。

    “不闷不闷,只要你每天都回来,我一点也不闷。”陆正鸣连忙道,就像一个等着侍寝的妃子,对她感激涕零。

    舒雅“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到底是不同的,她喜欢强势的男人,不管在哪方面,而陆正鸣太软弱,连上床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痛了她。

    想到这里,舒雅摇了摇头,开始计划下一步怎么走,怎么才能让池未煊满盘皆输!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