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88
    108

    夜夜贪欢188

    宋璃将他们让进屋,宋清波看着他俩紧握在一起的手,淡淡移开视线,“来了,坐吧。=== 三味书屋  ===”然后他弯下腰,抱起正在跟宋衍生叽叽喳喳说话的兜兜,“呀,长胖了呢。”

    兜兜抱着他的脖子,快乐道:“蜀黍,我想你了,你怎么都不来看我呀?”

    宋清波瞥了一眼那边已经分开的两人,微笑道:“蜀黍最近忙,等忙完了,就去看你,好不好?”

    “那你什么时候忙完?你看我想你想得都瘦了。”兜兜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转着,可不接受大人的敷衍。

    “呃?”宋清波哪知这小家伙变精明了,他尴尬地向晴柔求救。他清楚自己的位置,既然晴柔选择跟池未煊在一起,他再跟她们亲近,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他退出。

    晴柔接到宋清波的求救信号,她走过来,笑道:“你哪里瘦了,刚才蜀黍还说你胖了呢?”

    “妈妈讨厌,人家哪有胖,就是瘦了。”兜兜鼓起腮帮子,气呼呼道。

    晴柔讶然失笑,宋清波揉了揉她的脑袋,还没说话,就听池未煊道:“你有空就来看看兜兜吧,她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蜀黍蜀黍,我耳朵都让她念起茧了。”

    池未煊这番话虽然说得别扭之极,又不够亲切,但是还是让在场的人心头一震。晴柔亦是诧异地看着他,原以为她昨天说的那番话,他只是应付她,没想到他真的在为她改变。

    宋清波亦感到不可思议,他每次跟池未煊见面,他不是冷嘲就是热讽,什么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主动让他去看兜兜,不再防备他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宋衍生与宋璃面面相觑,池未煊哪次来不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今天的态度简直是千年难遇。

    池未煊说完这番话,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走到病床边,虽然神色淡漠,好在语气不那么冷冰冰的,“您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宋衍生简直受宠若惊,即使他在官场早已经养成遇事声色不露的习惯,眉宇间也染上了诧异之色,他看着站在床边的俊隽男人,当长久以来的渴望变成了现实,他竟像踩在了虚软的云朵上,难以置信,“你……”

    喉咙上仿佛黏着什么东西,他一张嘴就凶猛地咳起来,接下来池未煊的动作,更让大家大跌眼镜,只见他一手扶着宋衍生的肩,一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好些了吗?柔柔,倒杯温开水来。”

    池未煊一系列的表现,就连晴柔都给吓愣了,经他一喊,她手忙脚乱的去倒水,宋璃也去倒水,两人撞在一起,一时兵荒马乱的,只有池未煊站在那里,淡定如初,丝毫不为自己引起这场混乱而感到惭愧。

    晴柔将水送到池未煊手里,他递到宋衍生嘴边,宋衍生接过去,垂眸喝水,那一刹那,仿佛有可疑的亮光从他眼底划过。

    接下来的气氛融洽了些,池未煊招手让小吉他过去,小吉他站在宋衍生面前,乖巧的喊了一声“爷爷”,宋衍生高兴得再也掩饰不住,苍目里裹着泪花,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好,好!”

    …… …… ……

    李承昊离开柳岸河堤,他想起安小离跟他说起的事,他眯了眯眸,当初利用关系将秦珊珊调离刑事组,除了不想在工作时间见到她以外,还有考虑到她之间身为卧底的身份,为她安全着想。

    自从秦珊珊调到档案室,李承昊就再也没来过档案室,就算有重要的资料要用,也让下面的人过来取,他从来不过来,哪怕是路过。

    今天他出现在这里简直是稀客,档案室里的另一名女警认识他,调侃道:“哟,李队,真是稀客啊。”

    李承昊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尴尬的“唔”了一声,朝档案室里看了一眼,没看到秦珊珊的身影,他说:“秦珊珊呢?”

    “哦,小秦啊,她刚才拿着东西离开了。”那名女警道。

    李承昊皱了皱眉头,他抬腕看表,才四点半,她不在岗位上工作,竟敢擅离职守。李承昊不悦地走开,那女警莫名其妙,但是很快就投入工作中。

    李承昊从档案室回到办公室,不知怎么的心里很不安,他刚坐下,手下一阵风似的卷了过来,“李队,李队,不好了,不好了。”

    李承昊本来就心神不宁,被小六子这样一喊,他的神经绷得都快炸开来,他腾一声站起来,拧紧眉头喝斥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亏你还是警察,这么沉不住气。”

    小六子被吼得一阵尴尬,但是他顾不上其他,继续道:“我听上面的人说,嫂子……秦珊珊犯了事,被革职了。”

    “什么?!”李承昊震惊。

    犹记得秦珊珊生了睿宇之后,第一次上班,他告诉她,她的过去是一张白纸,从今天起,她就是李家的人,做任何事都要想着李家的名誉,不要给李家抹黑。

    这两年,她在工作上没有出过任何差错,让他省心不少,没想到她会给他出这么大的纰漏。

    李承昊心里又急又怒,听小六子绘声绘色道:“据说嫂子偷机密文件时触到了上头安装的防火墙,被头儿叫去骂了一顿,然后革职查办。”

    “什么机密文件?”

    “是舒少军的档案。”

    小六子话音未落,李承昊已经一阵风般消失在办公室,他挠了挠头,知道李承昊跟秦珊珊是夫妻的人不多,当初李承昊娶秦珊珊娶得不甘不愿,登记后就请了几个要好的兄弟与亲戚,并未大肆举办婚礼。

    小六子知道他们感情并不好,在局里两人碰上了,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李承昊开车出来,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往家里赶,他心里憋着冲天的火气,他早警告过她,要是胆敢做出损害家族名誉的事,他不会饶了她。

    车子驶进军区大院,重型装甲越野车像一匹咆哮的野马,嘎吱一声停在车位上,他跳下车,甩上门,大步冲进楼里。

    大门虚掩着,他用力推开,就看到秦珊珊拧着行李走出家门,李父李母站在她身后,眼里神色复杂。李承昊顾不得当着父母的面,厉声质问秦珊珊,“秦珊珊,当初你嫁给我时,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会把李家的名誉当成你的命一样维护,你现在都干了什么?”

    秦珊珊瘦削的肩膀轻颤着,提着行李的手猛地收紧,她清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丈夫,没有流露太多的表情,“我对不起李家,我甘愿净身出户。”

    李承昊心头一震,没料到她会这样说,“你!”

    “李承昊,我受够你了,我们离婚吧,我什么也不要,睿宇…睿宇也留给你,我什么也不要。”仿佛是坚定自己的决心一般,秦珊珊重复了一次。

    李承昊目光冷厉,他轻笑起来,眼里浮现一抹噬血的光芒,“跟舒雅有关对不对?你偷舒少军的档案,是要跟舒雅狼狈为奸对不对?”

    秦珊珊强忍着剧烈翻涌的心潮,她亦冷冷地看着他,“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在眼里永远都是卑劣小人。”

    李承昊怒极,她不否认,就是承认,他扬手给了她一耳光,下手又重又狠,秦珊珊像一个破布娃娃,被甩了出去,她跌坐在地上,伸手捂着脸,刺眼的血迹从嘴角逸了出来,她冷冷地看着出手打她的李承昊。

    李母一惊,要跑过来扶她,被李父拉住了,她扭头看去,李父冲她摇了摇头,眸色深沉如海,李母咬了咬牙,忍住去扶的冲动。

    “既然你要净身出户,就什么也不要拿,现在给我滚出去。”李承昊除了怒,还有就是心痛。回警局的途中,他想了很多,他一直停留在过去不肯离开,明知道他等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他还痴痴的等,他总想问她,是不是犯了错,就永远无法弥补。

    而当他看到她跟程靖骁离开,他终于明白,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一辈子。他想,他该清醒了,珍惜现在拥有的。他甚至想对秦珊珊好,就算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她,他对她好就足够了。

    他做了这么大的让步,想着以后的日子平平淡淡的,没有爱情就没有爱情吧,有亲情就够了。但是迎接他的是什么?秦珊珊连警察都不当了,也要帮舒雅。

    秦珊珊撑着地面站起来,她抹了抹嘴角的血丝,她没有解释,缓缓向大门口走去,与李承昊擦肩而过,就在她快要步出家门时,耳边传来李承昊冷漠的声音,“站住!”

    秦珊珊眼前一亮,眸里浮现一抹希冀,她堪堪地停在门前,听到他的脚步声在靠近,她心里竟涌起一股狂喜,只要他说一句留下来,她不会走,就算辱没了人民警察的使命,她也不走。

    然而……

    “走可以,我要搜身,看你有没有带走不属于你的东西。”李承昊的语气冷冽如寒风,刮得秦珊珊耳朵生疼。

    李父李母听到李承昊的话,李母失声惊呼,“承昊,珊珊是你老婆。”

    “她踏出这个家门,就不再是了。”李承昊冷漠道,走到她身边,将她推到门上,伸出双手开始搜身。秦珊珊屈辱地闭上眼睛,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如果……她也不用再惦念,死了心就好。

    李承昊搜完了身,没有现任何东西,他双手垂在身侧,薄唇轻抿,“走吧,秦珊珊,如果你真敢跟舒雅狼狈为奸,我一定杀了你,滚!”

    秦珊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家门的,她走下楼,双腿像灌了铅一般,眼泪成串地掉了下来。这么多年,她很少掉泪,她一直都记得军人流血不流泪,所以即使再难过,她也把眼泪流进心里。

    可是她现在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被秦珊珊哄着在卧室里午休的睿宇仿佛预感到什么,他醒过来,就听到爸爸说那声滚,他走出来,看到奶奶正默默垂泪,看到爷爷在无声叹息,看到爸爸气得脸色铁青,看到妈妈的背影萧瑟。

    即使他懵懂无知,也知道那声滚的含义,他追了出去,“妈妈,妈妈……”

    他跑到门边,就被李承昊拦住,李承昊将他抱在怀里,他拼命扭动,伸手去抓秦珊珊的背影,仿佛再用力一点,就能将妈妈拉回来,“妈妈,你别走,妈妈,你别走……”

    睿宇撕心裂肺的喊着,声声摧人心肝,秦珊珊听到睿宇的哭喊,她的心都揪了起来了,她很想跑回去抱抱他,可是她不能,她怕自己回去了,就舍不得他。

    她强忍着回头的冲动,即使泪流满面,即使心已成殇,她都没有回头,一步步的走离睿宇的视线,一步步走出军区大院。

    站在军区大院外面,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的冲动,这里是她住了三年多的家,这里有她爱的人,也有疼她的人,但是从今天起,她就要跟他们形同陌路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她面前,她看了一眼车牌号,坐了上去,对司机道:“去半岛咖啡。”

    车子驶进车阵中,很快就停在了半岛咖啡厅前,她从身上掏出50块钱给司机,司机找她钱,然后趁机塞了一个东西在她手里,她看了他一眼,司机不动声色的收回手,秦珊珊将那东西放进口袋里,开门下车,走进半岛咖啡厅。

    司机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玻璃门后,他才动车子离开。

    …… …… ……

    半岛咖啡厅,舒雅依然坐在老位置,看到秦珊珊穿着便衣前来,她挑了挑眉,秦珊珊在她面前落落大方的坐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在舒雅面前晃了晃,“这是你要的东西,毁掉视频,我就给你。”

    舒雅笑了笑,“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我要的东西?”

    “你不相信我?说真的,雅雅,我也不相信你,我在你身边潜伏了好些年,你除了利用我帮你干坏事,从来不留一点把柄,这个视频,我相信也不是原件吧?”秦珊珊冷冷地盯着她,比起中午时的惊慌失惜,此时的她更显从容。

    “呵呵,你倒是了解我,这确实不是原件,只要我确认U盘里有我要的东西,我就删掉视频,你跟我相处好几年,应该知道我一言九鼎。”

    秦珊珊耸了耸肩,将U盘扔给她,舒雅插进电脑,迅速查看了一下,确实是她要的东西,她眯了眯眼睛,“不错,就是这个,珊珊,我倒是小瞧了你的能耐。既然我爸的档案你能轻易拿到,那乔震威的,相信你也不在话下吧?”

    秦珊珊睨着她,似乎有点诧异,“原来你不知道?我偷档案时不小心触到了公安网上的防火墙,我现在已经被革职,要是知道我已经偷了你爸的档案,恐怕我已经在全国通缉的名单里了。”

    “什么?”舒雅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要秦珊珊偷的,自然不是她爸的档案,而是……

    秦珊珊说:“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唉,我倒是不可惜我的工作,当警察早当腻了,哪有你风光,我现在被李家赶出来了,李承昊也不要我了,要不你可怜可怜我,收下我?”

    “什么?”舒雅更加震惊,秦珊珊不是李承昊的老婆,不是李家的媳妇,她费这么大的劲折腾,到底折腾的是什么?

    秦珊珊将脸递过去,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五指印,怨气冲天道:“你瞧瞧,这是李承昊打的,我被赶出来了,真是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好歹我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却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心里只有安小离,安小离都结婚了,他还是忘不了她。”

    舒雅看着秦珊珊脸上的伤,将信将疑,“珊珊啊,别在我面前演戏,我不会相信你的。”

    “嗯,也对,你不会相信我,就算我被李承昊打死,你都会认为我在演戏,谁让我有前科呢?可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偷你爸的档案时,看见了一份名单,就是……,唉,看看我这嘴,真不严实,就算不是警察了,也不能乱说啊。”秦珊珊掩着嘴,抬眸注意舒雅的神情变化。

    舒雅心里“咯噔”一跳,名单,她来海城,就是冲着那份名单来的,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思,不想被秦珊珊看穿。可是她脸上细微的变化,还是让秦珊珊看穿。

    秦珊珊欺身过去,低声说:“删了视频,把底片交给我,我帮你拿名单。”

    “我能相信你吗?”

    “你没得选择,雅雅,我现在不是李承昊的老婆,也不是李家的媳妇,你留着视频对我起不了任何作用,就算你放出去,大家一时新鲜,时间久了,谁还记得?我去国外换个身份回来,又有谁知道我就是视频里的女主角?而你损失可就大了,新主席上台,政策一下,全国官员面临换人,你背后那个人若是站错了位置,可就全盘皆输了。你爸也好,乔震威也罢,可怎么逃得出牢狱?唔,忘记了,你还要找池未煊报仇,你后台都倒了,你还怎么报仇?”

    舒雅听了她一席话,这才重新开始审视她,“珊珊,原来我小看你了。”

    “彼此彼此。”

    谈判僵持着,秦珊珊也不急,抬手叫服务员,点了最贵的牛排与红酒,牛排上来了,红酒也上来了,窖藏二十年的拉菲,入口香醇,她小饮一口,拿刀叉切着牛排,“雅雅,我净身出户了,这顿你请啊。”

    舒雅嘴角抽了抽,看着面前不同于中午惊慌失措的秦珊珊,一时沉默了。

    …… …… ……

    病房里其乐融融,宋璃抱着兜兜,宋衍生跟小吉他说着话,晴柔站在一旁,偶尔搭一句话,气氛和谐。

    李嫣和李阿姨看着这一幕,心里又嫉又恨,经过上次五百万事件,李嫣跟李阿姨彻底将晴柔恨上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说不定宋清波已经跟李嫣订婚了。

    如今她们绞尽脑汁,想要宋清波让李嫣怀上孩子,可宋清波压根不碰她端去的饮料,让她们计划落空。

    因为上次的事,宋璃虽然没有赶李嫣出宋家,但是对李嫣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李嫣母女俩在宋家成了真正的下人,宋璃用到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她知道这样下去,宋璃总有一天会开口赶人。

    所以李嫣必须怀上宋清波的孩子,她们才能理所当然地留在宋家。

    宋清波悄无声息地离开病房,池未煊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靠在病床边的晴柔,然后跟着走出病房。

    在楼下花园里,他看到了伫立在人工喷泉池旁的宋清波,他背影落寞,他缓缓走过去,站在他旁边,看着喷泉喷出两米高的水花,他说:“兜兜很喜欢喷泉,每次看到喷泉,就会提起你,说蜀黍会带她在音乐喷泉广场跳舞。”

    从孩子开始的谈话总是格外引起两人的共鸣,宋清波本能的排斥他,但是想到那个乖巧的小精灵,他唇边自然而然的染上一抹笑,“去年夏天,我带她去音乐喷泉广场跳舞,淋了一身的水,回去被小晴骂得半死,第二天,她还央着我去,我总是见不得她那样求我,不就是跳舞嘛,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要想办法给她摘下来,何况是这么简单的要求。我们偷偷的去,衣服湿了,就去附近的桑拿房蒸桑拿,兜兜坐在大厅里,那时大厅里坐着一家三口,那小女孩跟兜兜一般大,赖在父亲怀里撒娇,兜兜就目不转睛地看着,眼里流露出羡慕的光彩来。”

    池未煊听他提起他们三人在巴黎生活的片段,本来以为他是在向他耀武扬威,结果听到后面,他渐渐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小晴决定回国,我就知道我跟她的缘分已经走到头了,池未煊,我放手,不是因为我输给了你,我只是输给了她的执念。”

    “宋清波,我欠你一句谢谢,谢谢你三年前及时赶到救了她们母女,谢谢你这三年来无微不至的照顾,谢谢你把她们还给了我,谢谢!”池未煊心念至此,感谢的话不经意就说出口了,那些曾经羞于开口的话,一旦说出口,才现原来如此轻松。

    菲菲新文《狼性老公先婚后爱:扑倒小妻》,宝贝们多多支持哈。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