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86
    029

    夜夜贪欢186

    晴柔硬着头皮重新走进包房,欧式的装饰,水晶灯出耀眼的光芒,长长的水晶流苏,折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晴柔眯了眯眼睛,走回座位坐好。=== 三味书屋  ===

    池未煊偏头看着她,伸手自然地将她耳边凌乱的夹在耳后,轻声道:“谁打来的?”

    “安小离。”晴柔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耳朵,看着那边表情一直冷冷的杨若兰,“妈妈,您觉得这里的味道怎么样?还合您胃口吗?”

    杨若兰眼也不抬,完全无视晴柔的示好,晴柔也不气馁,杨若兰不理她,她总有法子激得她理她。她偏头想了想,然后对池未煊道:“未煊,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起过我在巴黎时帮我的那个编剧吗?”

    池未煊挑了挑眉,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了,也配合着不一语道破,“嗯,我记得,好像跟我一个姓。”

    “是啊,姓池的人并不多,更巧合的是,她也叫池未离哦,我记得小姑子也叫池未离呀。”晴柔漂亮的脸上扬着一抹笑,不看杨若兰,就知道她的注意力已经落在他们身上了。

    此时兜兜也插了话,“妈妈,你说的是未离阿姨吗?她长得好漂亮。”

    杨若兰猛地听到池未离三个字,她激动地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晴柔。她本来对晴柔有意见,也不愿意抱兜兜,这会儿池未离三个字就像一记猛药,她也顾不得要摆高姿态了,向兜兜招手,“兜兜?你是叫兜兜吧,过来,到奶奶这里来。”

    晴柔心里一喜,总算看到杨若兰主动亲近兜兜了,兜兜求救似的看着晴柔,晴柔冲她鼓励似的点了点头,兜兜这才怯生生地走到杨若兰面前,乖巧的叫了一声,“奶奶。”

    “兜兜真懂礼貌,来,跟奶奶说说你未离阿姨的事。”杨若兰是想问晴柔的,但是想起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不好听的话,一时拉不下面子,只好问兜兜。

    兜兜看了一眼拔拔妈妈,然后小声道:“未离阿姨很喜欢我,经常给我买吃的,还带我出去玩。”

    兜兜说了一阵,都没有说到重点上,杨若兰急死了,不知道这个池未离是不是她的女儿池未离,见晴柔也不说话,她恼死了这丫头,平常看着挺机灵的,这会儿就装闷葫芦了,偏偏儿子也站在她那边,不肯透露半个字。

    思女心切,杨若兰到底还是装不下去,她喊道:“柔柔,跟我说说。”

    晴柔强忍着笑意,冲池未煊眨了眨眼睛,池未煊无奈地摇了摇头,很显然,这一局,晴柔胜。晴柔说:“我去巴黎后,被出版社的编辑推荐去写剧本,带我入门的师傅就是未离。我曾在照片上看到过她,所以认识她,但是她好像不知道你们,她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过你们。”

    “她失忆了吗?”杨若兰连忙问道,如果是失忆了,那么这么多年她都不回来找他们,就有了解释。

    晴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虽然常常来看兜兜,但是我并没有听她提起过家人,我也曾旁敲侧击问过她,她什么都没说,我也怀疑她是不是失忆了,后来问过她的助理,说她独来独往,从来没见过她的家人,大概真的失忆了。”

    杨若兰闻言,心痛得无以复加,她抹了抹眼角的泪,“煊儿,你听到了吗?离儿还活着,她还活着。”

    池未煊站起来,走到杨若兰身边,他在她腿边蹲下,柔声道:“妈妈,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我们很快就会见到她。”

    “是啊,妈妈,等未煊找到她,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晴柔拿了纸巾递给杨若兰,杨若兰擦着眼泪,多少年了,她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未离了。

    “奶奶,您别哭,乖啊,别哭。”兜兜手忙脚乱的安慰,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就用晴柔安慰过她的话来安慰老人。

    杨若兰被她逗得破涕而笑,因为这个插曲,她不好再为难晴柔,一顿饭,总算和和美美的吃完。只是大家都忽略了小吉他,小吉他看着他们,藏在桌下的手使劲的揉着餐巾,他看着坐在奶奶怀里的兜兜,嫉恨交加。

    兜兜不经意抬头,撞进大哥哥凶神恶煞地瞪着她,她吓得激灵灵直颤,缩在了杨若兰怀里,不敢再看他。

    吃完饭,杨若兰对晴柔的成见已不那么深了,晴柔跟她讲了许多关于池未离的事,每说一件事,杨若兰就感慨道:“是离儿,是离儿,只有她才会这么做。”

    晴柔知道杨若兰思念池未离,于是尽量挑些开心的事告诉她,以免老人心里难过。

    回到池未煊家里,杨若兰心情也平复了不少,她看着面前的晴柔,伸手握住她的手,“柔柔,这三年苦了你了,我刚才还那样说你,妈妈对不起你。”

    晴柔坐在杨若兰旁边,她望着她摇了摇头,“妈妈,您别这样说,有兜兜陪着我,我不苦。我只是愧对您,这三年,我很想给您打电话,但是我怕您告诉未煊我在哪里,我不敢。”

    不是遗忘,而是不敢亲近。

    “柔柔,傻孩子,煊儿已经逼得你背井离乡,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他你在哪里。妈妈伤心的是你说走就走,一点也没想过我的感受。煊儿对不起你,受思念之苦,是他活该。但是妈妈自认对你不错,你怎么连妈妈也不认了?”杨若兰眼里全是泪,昨晚她跟未煊生气,也是气她太绝情。

    “对不起,妈妈,我知道您不会怪我,这一切都是我做事欠考虑,我伤了您的心,您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杨若兰握住她的手,“柔柔,我当初反对你们在一起,就是因为你跟煊儿之间夹杂着舒雅,一旦他找到舒雅,你要维护你们之间的感情会辛苦,也会受更多的委屈。如今,你们错过三年,又走到一起,我拦不住你们,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夫妻之间,除了互敬互爱,还有信任与包容。”

    “妈妈,我懂。”晴柔点点头,当年,妈妈也跟她说过类似的话,说她跟池未煊都是心重的人,很难走到一起。他们错过三年时间,若不是彼此都是执着的人,恐怕早已经错过。

    “好,去吧,我累了,我去休息一会儿。”杨若兰拍了拍她的手,站起来向卧室走去。晴柔看着她的背影已是蹒跚,她站起来,目送她走进卧室。

    刚才回来的时候,杨若兰说有话要单独跟晴柔说,所以池未煊带着兜兜跟小吉他去了楼上。晴柔走出家门,合上门,她坐电梯到了九楼,门里传来池未煊与两个孩子的笑声。

    她轻轻的吁了口气,昨晚杨若兰那样不待见她,她原本以为这一关会很难过,好在她并没有太为难她,除了一开始时说话很难听以外,后面知道池未离还活着后,她就没再说让她难堪的话。

    杨若兰的心情,她理解,亦能体谅。

    开门进去,兜兜正骑在池未煊背上,池未煊跪在地上绕着沙走,看到晴柔进来,她高兴地大叫,“妈妈,你看我在骑马儿。”

    晴柔眉头微蹙,正欲过去,扶着兜兜的小吉他松开手,兜兜从池未煊身上摔下来,后脑勺撞在茶几上。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撞疼了,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池未煊听到“咚”一声,他扭过头去,就见兜兜掉了下来,他连忙扶起兜兜,查看她有没有转到哪里,好在家里的茶几都是选择无尖角的,并没有撞伤。

    晴柔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她也跟着检查了一遍,见兜兜没有摔伤,她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小吉他,什么也没说,从池未煊怀里接过兜兜,哄着:“宝宝乖,不哭了,没事的。”

    兜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妈妈,疼,有血。”

    “没有血,妈妈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晴柔心疼得要命,兜兜上次在宋清波家受伤,留下了心里阴影,今天这样一摔,又把那天的记忆给摔出来了。

    池未煊见兜兜哭得撕心裂肺,一时间手足无措,“怎么哭这么厉害?会不会摔成脑震荡了?走,马上去医院”

    晴柔摇了摇头,“没事的,她哭一会儿就好,不用送医院。”

    池未煊坐在晴柔旁边,看见小吉他站在那里,他不悦的喝斥道:“不是让你好好扶着妹妹吗?怎么还让她摔下来了?”

    晴柔拉了拉他,“孩子还小,别吼他,兜兜也是不小心才会摔下来的,别怪小吉他。”

    小吉他往后缩了缩,他双手绞在一起,这个妹妹真讨厌,不仅爱哭,还害他挨骂,他讨厌她。

    晴柔哄了好久,兜兜才终于不哭了,她趴在晴柔怀里,伤心的一抽一抽的,晴柔摸了摸她的脑袋,看着缩在角落里的小吉他,她眸色沉了沉。

    晚上吃过饭以后,天已经黑了,杨若兰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吃了饭就带着小吉他回下面去了。池未煊将他们送下去,过了快一个小时才回来。

    晴柔刚收拾好厨房,见他推门而入,她笑着问道:“他们睡下了?”

    “嗯,睡下了。”池未煊点点头,兜兜吃饭前就已经睡了,此时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晴柔走到他面前,牵起他的手,来到沙旁坐下,认真地看着他。

    有些话,她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池未煊说,但是今天兜兜从他身上摔下来,她亲眼看见小吉他松了手,也亲眼看见兜兜摔哭之后,小吉他眼里一闪而逝的幸灾乐祸。

    孩子有这种行为很正常,但是如果不加以正面引导,迟早会出现大问题的。

    池未煊见她神色严肃,他笑问:“怎么了?你脸色很不好。”

    晴柔定定地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直言道:“未煊,我觉得小吉他不喜欢兜兜,也不喜欢我。”

    “怎么会?你别乱想,他只是个孩子。”池未煊连忙道,事实上他也看出小吉他对兜兜的排斥,刚才他在楼下,跟小吉他谈过,告诉他兜兜是他妹妹,别人欺负她时,他要保护她,不能帮着外人欺负她。

    小吉他怯怯地问他,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池未煊没有说下午兜兜摔伤的事,只告诉他,他是他的儿子,是兜兜的哥哥,这个身份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他不会因为有了兜兜就不爱他。

    小吉他似懂非懂,池未煊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吉他已经14岁了,他相信他已经是个明白事理的孩子,有些话不用说得那么直白。

    此时听到晴柔这番话,他直觉安抚。

    “我没有乱想,我亲眼看到他松开了手,兜兜才从你背上摔下来的,或许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我太过紧张所致,但是下次要是生更大的事,而我跟你都不在兜兜身边,该怎么办?”

    “柔柔,我懂你说的,但是你相信我,小吉他不小了,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是……”

    “柔柔,相信我,小吉他没你想的那么坏。”池未煊一本正经道。

    晴柔语声一梗,她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什么叫没我想的那么坏?我把他想多坏了?未煊,我只是想让你注意一下小吉他的行为,不要等到铸成大错才来后悔。”

    池未煊瞧她突然怒,他紧锁眉头,知道她想歪了,连忙安抚:“柔柔,你别激动,我知道你的心情,我跟小吉他谈过了。好了,别生气了,兜兜也是我的女儿啊,我怎么舍得她受委屈?”

    晴柔脸一红,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挠了挠头,“我……我只是担心你像当时纵容舒雅一样纵容小吉他伤害兜兜,未煊,我害怕,小吉他有怨有恨,都可以冲着我来,如果他伤害兜兜,我真的原谅不了。”

    池未煊搂着她,无奈道:“好了,别担心了,我看得出他也很内疚,你也不要一直防备他,给他多一点关心多一点爱,他会改变的,好吗?”

    晴柔点了点头,她还记得三年前小吉他摔伤了腿,她回国前答应过他,等他腿好了,会接他回海城跟他们住在一起。但是后来生了太多事,她跟池未煊离婚了,她离开海城去了巴黎,她食言了。

    如今她既然回来了,就该向他解释当时的情况,不能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哪怕他只是一个孩子。

    晴柔打定主意,心也慢慢开阔起来,她想起吃饭时安小离打的电话,她抬头看着池未煊,“未煊,舒雅去海城了,安小离说她撞见她跟蓝玫瑰在一起,她们会不会在密谋什么?”

    池未煊的眸倏地暗沉下来,他抿了抿唇,声音凉薄而疏冷,“我跟承昊都有派人监视她,连安小离都知道了,承昊未必不知道。舒雅若是不安分,我们会再次将她送进监狱。”

    “我担心蓝玫瑰去当卧底是有把柄握在舒雅手里,如果舒雅以此来威胁蓝玫瑰给她办事。”晴柔担心道。

    池未煊揽着她的腰,柔声道:“柔柔,你别担心,舒雅出狱,有多少人盯着她,她掀不起大风浪的,再说蓝玫瑰当卧底,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警方不会秋后算账。”

    “可是……”晴柔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往下说,警方不会秋后算账,不代表舒雅不拿有些事来做文章。但愿她多想了,舒雅还不会那么卑鄙。

    “柔柔,承昊不是傻瓜,他们夫妻有很深的隔阂,也许经过这件事,会打开心结。你放心,我一会儿给承昊打电话,提醒他注意他老婆。”

    “好!”晴柔想了想,又道:“对了,未煊,我明天想带兜兜去看看伯父,他心脏手术过后,我们都没有去过。”

    池未煊偏头看她,不言不语。

    晴柔紧张的抚了抚头,她知道自己突兀的提出这个要求,他会很反感,她只是想让他跟宋家多走动走动,跟宋清波联起手来,舒雅再厉害,也不会比两个家族联手强。

    如果他们还在海城,借助不到宋家的势力,也就罢了。现在他们在省城,宋家在省城的势力不容小觑,就算舒雅来势汹汹,他们兄弟同心,足够抵御外敌。

    “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你不想去,就我跟兜兜去,再带上小吉他,好不好?伯父看到两个孩子,他会开心的。”晴柔捏着他的衣角,声音低低的哀求。

    “不是去见宋清波?”池未煊挑眉问道。

    晴柔推了他一下,“去你的,我才不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呢,我要跟小哥有什么,哪需要等三年,还让你截了人家的胡。好不好?好不好嘛?”

    池未煊将她扯进自己怀里,过了半晌,“我陪你一起去。”

    “呃?”晴柔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要去?”

    “我不去怎么办?真放心你跟旧情人见面?”池未煊酸溜溜道。

    晴柔将脸埋进他胸膛,唇边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她伸手环着他的腰,嘟嚷道:“说得真难听,我可不会像某些人见到老情人就忘了北了。”

    “呵!”池未煊眉一扬,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迫她抬起头来迎视他的目光,“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反倒跟我算起账来了?”

    晴柔被迫仰着头,感觉难受极了,可是看到他俊脸上浓浓的醋劲,她说:“你要跟我算什么账?我跟小哥清清白白的,才不怕你算账。”

    “你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三年,还敢说清清白白?”

    “噗嗤”晴柔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看到池未煊的俊脸像是扔进了一个大染缸里,顿时五颜六色,她心里就乐。池未煊脸上挂不住,这么明明白白的吃醋还是第一次,偏偏这小东西一点也不正经。

    晴柔笑过之后,正色道:“未煊,我郑重的声明,我跟小哥真的没什么。这三年来,他像亲人一样照顾我跟兜兜,我早已经将他当成了我的哥哥,如果没有他,我跟兜兜已经死了。”

    “柔柔……”

    “你别说话,你听我说,在雪山时,我就看出你们不对劲,我没有点破,你心里有怨气,想撒气,我不拦着你,我相信宋伯母敢把公司交给小哥,他就有能力管理好公司。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不要再自相残杀了,好不好?他除了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你的弟弟。”晴柔热切地望着他。

    晴柔这番话说得池未煊的心上上下下的,她一方面纵容他的报复,一方面又相信宋清波的实力,若不是知道她的心里有他,他只怕又得在醋缸里翻腾了。心里想着不计较,说出的话却是:“你这话是说我不如他?”

    “呃!”晴柔呆呆地看着他,他的关注点能不能不要那么奇葩?

    …… …… ……

    安小离自从看到舒雅跟秦珊珊见面之后,就坐立难安。被晴柔挤兑了一番,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敢去找程靖骁商量。

    那丫的太霸道了,在他面前提起李承昊,她简直就是找死。思来想去,她最后还是决定给李承昊打个电话。

    车子已经停在程家大宅外面,安小离拨通李承昊的手机号码,响了两声,电话就被对方接起,安小离愣了一下,有些结巴,“那个……李承昊,我有话要跟你说。”

    李承昊没想到安小离还会给他打电话,愣了一秒钟,他说:“有话出来说,我在老地方等你。”

    “喂喂喂?”安小离还来不及说话,对方就挂了电话,她气得摔了手机,今天的人都吃错药了吗?可是一想到舒雅跟蓝玫瑰见面,肯定没安好心,她就淡定不了。

    当年的绑架案,虽然警方给的结果是小混混寻仇,但是她不相信,她总觉得跟舒雅脱不了干系,就算现在晴柔好好的,她也不得不替她防着。万一这两人联手,做出什么伤害晴柔的事,她早知道却没有让他们防备,她会后悔死。

    安小离纠结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忍不住让司机开车去了柳岸河堤。车子刚驶离程家大宅,一辆低调而奢华的黑色宾利尾随而上。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