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82
    283

    夜夜贪欢182

    雨势越来越大,就好像玉皇大帝跟王母娘娘拿瓢舀着瑶池里的水玩儿,一瓢一瓢地泼了下来,淋得路人狼狈不堪。[请记住 都市文学

    池未煊将兜兜抱在中间,完全淋不到雨,又担心晴柔淋了雨会着凉,他将大伞支过去了一点,遮在她们头上,而他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淋雨。

    晴柔提着蛋糕,看池未煊要抱兜兜,还要撑伞,十分辛苦,她连忙伸手去拿伞,池未煊不肯给她,她就握住他的手,跟着使一份力。

    三人紧紧的挨在一起,外面风雨交加,他们共撑在一柄伞下,幸福就像一道无形的玻璃墙,将他们隔离在这柄伞下,仅仅相似一笑,已胜过千言万语。

    他们快步走到越野车旁,池未煊拉开后车门,让晴柔先坐进去,然后将兜兜也塞进车里。他绕到主驾驶座,收了伞坐上车,“柔柔,后座上有毛巾,赶紧擦一擦,别着凉了。”

    晴柔手里蛋糕盒上全是水,晴柔要找地方放,又不能直接放在座垫上,免得将座垫弄湿了。她找来毛巾,先将兜兜头上脸上的雨水擦了擦,然后又擦蛋糕盒上的水。

    池未煊一边动车子,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她的动作,见她不先擦自己身上的雨水,反而先擦蛋糕盒,他俊脸顿时就黑了,熄了火,扭过身去,大手一探,就将她手里的蛋糕盒扯了过来。

    “我的蛋糕。”

    “我的蛋糕。”

    异口同声的惊呼,兜兜跟晴柔都盯着池未煊手里的蛋糕,表情如出一辄,不愧是母女。池未煊将蛋糕扔到副驾驶座,沉着脸瞪晴柔,“赶紧把自己身上的水擦一擦,你要弄感冒了,药费都能买好几十个蛋糕。”

    晴柔不知道他打哪里来的火气,明明刚才上车前还好好的,怎么上了车就完全变了个样,她噘着嘴擦头,气得哼哧哼哧的,又不想当着兜兜的面跟他吵。

    兜兜受惊的眼睛眼巴巴地瞅着池未煊,她真的被拔拔吓到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也不眨,看起来无辜的很、

    池未煊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了她一下,然后动车子向小区驶去。平时要走20分钟的路程,开车只要几分钟就到了,他将车停在公寓楼下,拿伞将他们接送进去,然后将车开回停车场停好,这才快跑回到公寓。

    他进门的时候,兜兜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正坐在蛋糕前眼巴巴地瞅着,池未煊换了拖鞋过去,看她跟老僧入定似的坐在那里,安静得不像话,他在她身边蹲下,“宝宝,你在想什么?”

    兜兜倏地回头看着他,小孩子不懂掩饰情绪,她眼里还有亮光在闪烁,“拔拔,这是我第一次过有拔拔有妈妈的生日。”

    池未煊心里震动不已,那缺失的三年,无论他怎么弥补,都是他这一生的遗憾,他将女儿抱在怀里,“对不起,宝宝,以后你每年过生日拔拔妈妈都会陪着你。”

    “不会有别的小宝宝了吗?”兜兜忽然天外飞来一句。

    池未煊一怔,“别的小宝宝?”

    “嗯,我们班的潘恩熙有了小妹妹,他说他妈妈都不喜欢他了,只喜欢小妹妹。如果我有小弟弟,你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小小的孩子忧伤的问,那明媚得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里尽是担忧,无疑让池未煊心疼得紧。

    小弟弟么?

    池未煊记得,前几天晚上跟晴柔讨论过再生一个孩子的问题,那时他们情热正浓,他在她身体里慢慢的动,悠然的问她,“要不,我们再生个儿子?”

    当时他明显感觉到晴柔的身体僵了一瞬,她躲闪着他的目光,“有兜兜不好吗?”

    “好啊,就是觉得只有兜兜太孤单,想再给她生个弟弟,你不想么?”他的力道又快又猛,撞得她的声音都零落了,“不…想……”

    不想!

    她直接拒绝了他,没有任何理由。他还记得在雪山时,她说的话,她月子没有坐好,所以落下了病根,如果能再坐一次月子,说不定这些病根都好了。

    他惦记着这事,思考了许久,才想要让她再生一个,可是她直言拒绝,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当时是有些动气的,压着她将她往死里弄,仿佛这样,心头那滋滋舔着他的火苗就会被扑灭。

    他们冰释前嫌,他们重新住在一起,每晚都做最亲密的事,他不知厌倦的要她,身体贴得那么紧,却因为她一句不想,让他心里添了浓浓的不安。

    三年后的晴柔,总教他无力,总教她猜不透。她在他面前明明透明的就像一张白纸,但是他却看不懂她了,看不懂她在说不想时,眼里绵延不绝的忧伤从何而来,看不懂她在他身下被他肆意占有时,想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也许,他说要再生一个,不仅仅是考虑到她身体,他还想让这个孩子,将错失兜兜的这三年弥补起来,弥补给她,弥补给下一个孩子。

    此时的池未煊,看到兜兜脸上与晴柔如出一辄的神情,他的心像被铁锤砸了一下,闷闷的痛,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宝宝,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爱你一辈子。”

    兜兜眼睛一亮,“那没有小弟弟对不对?”

    池未煊一窒,在这个问题上真不好糊弄兜兜,他还在迟疑时,晴柔已经换好了家居服出来,她走到客厅,坚定道:“没有小弟弟。”也不可能会有,这一句话,她埋藏在心里。

    池未煊半仰起头看她,她头微潮,披散在身后,脸上的神情一如那晚拒绝他时一样坚定,他眉心微蹙,“柔柔。”

    “没有小弟弟!”这句话,晴柔看着池未煊说的,将他的话全都堵了回去,池未煊张了张嘴,只剩下无力。不想在兜兜生日这天,让兜兜不开心,他强逼着自己忍下了心里的不悦,对兜兜笑了笑,“妈妈说没有就没有,宝宝别担心,好不好?”

    晴柔站在那个角度,能看到池未煊绷紧的下颚,她知道他一直没有放弃让她再给他生一个的想法。可即便她想,也要她生得出来。

    她走过去,从他怀里接过兜兜,轻声道:“去换衣服吧,你衣服也湿透了。”

    他半边身体都湿透了,水滴进了深色的地毯里,颜色似乎又深了一点。晴柔见他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她轻轻叹了口气。

    不给他希望,等他知道她不能再生时,他就不会失望。

    自从签售会后,他们就重新在一起了,即使夜夜抵死缠绵,她也没有说过一句要复婚的话,她不说,他也不说。

    有些事情,说到坦诚,就会难以启齿,她不是有意要瞒着他,而是不想让他知道了自责,那样的痛苦,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了兜兜了,不是吗?

    池未煊在换衣服的时候,还在想晴柔刚才那句没有小弟弟,他咬得牙关都要碎了。他不是想要再生一个孩子,他有小吉他,有兜兜,儿女双全了,他什么也不缺。

    可是他又在气什么?

    是的,他承认他贪心,有了女儿想要儿子,一个他与她的儿子,今后可以跟他畅谈人生,畅谈梦想,甚至可以跟他坐在一起聊泡妞。他泡妞的技术肯定不能遗传给儿子,否则他娶不到老婆。他的梦想呢,哦,他一开始的梦想,可不是做个企业家,而是当个大导演,也许他的儿子以后会是个大导演,延续他的梦想。

    可是这些贪心,都是建立在他想把他们的感情加固得牢不可破,有了儿子女儿,他心里就踏实了,她就不会像飘在空中,让他抓不住。

    池未煊换了衣服出去时,情绪已经调整好了。

    今天是兜兜3岁生日,她比预产期提前了一个月出生,相当于早产。池未煊不用问,也知道晴柔当时生兜兜时有多么惊险,正常情况下,孩子怎么可能早产?

    他也不敢问,怕愧疚会淹没自己,怕自己会不小心揭开她心里已经愈合的疤痕。就像晴柔所说,一张纸揉皱了,再展开也抚不到以前的平顺,镜子坏了,修补好了也有裂缝。

    因此他这么小心翼翼的,不敢触及的是这三年的伤,这三年的泪。

    池未煊打开蛋糕盒,蛋糕已经走形了,兜兜看到那只惨不忍睹的粉色小猪,失望的“啊”了一声,晴柔抱歉地看着兜兜,“宝宝,刚才雨太大,妈妈没拿稳,这样,等下次你过生日的时候,妈妈再给你买,好不好?”

    这场雨来得真不是时候。

    兜兜耷拉着头,看看晴柔,又看看池未煊,她一扫脸上的失望,自己在蛋糕上插了三根蜡烛,“妈妈,快点蜡烛,我要吹蜡烛许愿了。”

    池未煊点蜡烛,晴柔去拉上窗帘,让家里的光线暗些,蜡烛点燃了,屋里因这星星之火亮堂起来,晴柔起头唱生日快乐,池未煊也加入进来,刚才空气里涌动的不安的气氛,都一扫而空。

    唱完生日歌,兜兜闭着眼睛许愿,然后吹蜡烛,即使这是一个不完美的生日蛋糕,但是因为有拔拔妈妈陪她一起过,她就觉得这个生日过得很圆满。

    池未煊拿塑料刀切了蛋糕,分了一份出来递给兜兜,兜兜忙端起放在晴柔面前,池未煊又分了一份出来,她送到他面前,他怔了怔,从心里涌出来的心疼,握住塑料刀的手都轻颤起来。

    跟兜兜相处的日子,他知道兜兜懂事,更甚至于有些小心翼翼。就像他偶尔会听见她问晴柔,“妈妈,拔拔喜欢我吗?我调皮,他会讨厌我吗?”

    他是她最亲的人,她在他面前一直没有骄纵的吵闹过什么,他只当晴柔教得懂事,却不知道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兜兜安全感。

    连孩子都感觉不到他给的安全感,他又凭什么让晴柔再给他生个孩子?

    池未煊想狠狠抽自己一耳光,他放下塑料刀,将兜兜抱在怀里,“宝宝,你记住,无论何时,爸爸都是爱你的,没有小弟弟,我们只有你一个宝宝。”

    晴柔诧异地看着池未煊,这几晚情到浓时,他总要央求她再给他生个孩子,还蛮横的不肯用T,非得释放在她体内。

    她到是没有做过避孕措施,因为她根本就不可能怀孕,又何必多此一举。但是对他孩子气的举动,仍旧感到无语。

    她不理解他想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可是他缠得那么紧,又岂是能够轻易妥协的,但是在兜兜面前,他妥协了,承诺了,不再要孩子,只有兜兜一个。

    她悄悄的吁了口气,其实她今天还去妇幼保健院检查过,做过检查后,医生给她的答复,与在巴黎时一模一样。

    她想过找时间告诉他,她不能再生的事,但是现在他的妥协,让她的警报解除,她心里顿时轻松起来。

    兜兜仿佛有些难为情,她低着头玩手指,“拔拔,我…我喜欢小弟弟,但是我怕你们不爱我。”

    池未煊亲了亲她的头,“宝宝,不会有小弟弟,宝宝别担心,今天是宝宝的生日,宝宝要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嗯!”兜兜重重点头,端起池未煊给她装的蛋糕,坐一边的小凳上快乐的吃起来。

    池未煊坐到晴柔身边,以商量的口吻道:“我公司里这两天忙过了,我们明天一家三口出游怎么样?你们回国后,我们除了去雪山,好像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去游玩过。正好趁兜兜周末,去玩好不好?”

    “去哪里玩?”晴柔吃了口蛋糕,奶油甜而不腻,蛋糕松软可口,里面放着布丁,有种QQ的感觉。她叉了一口送到池未煊嘴边,他张口含住,舌尖轻轻卷了一下叉子,然后松开。

    晴柔神态自然的叉了一口蛋糕放进嘴里,听池未煊道:“不去远了,就在附近转转,上午带兜兜去游乐园,下午我们去公园,你觉得如何?”

    晴柔侧目,他现在去哪里都会提前跟她商量,不会像以前一样,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他在改变,在尊重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问题,晴柔知道,“好。”

    “然后?”

    “然后?”

    “你没有别的想法,比如想去别的地方?”池未煊挑眉看着她。

    晴柔认真的想了想,她还真没有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她问兜兜,小家伙正吃蛋糕吃得开心,听到要去游乐园,什么要求也不提了。

    “就这么安排的,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晴柔放下碟子,刚起身就被池未煊拉下来坐在他旁边,他抬手,用指腹将她唇边的白色奶油抹掉,然后放进嘴里吮净。

    晴柔的脸倏地红透了,她尴尬得不知道该看向何处,匆匆丢下一句“我去做饭”,然后逃之夭夭。

    池未煊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他抚着下巴轻笑,夫妻之间互相迁就,才能够长长久久。

    …… …… ……

    海城。

    秦珊珊接到舒雅的电话后,她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去卧底时,她不是绝对的干净,舒雅曾让她做过一件事,那件事若揭出来,她不但保不住工作,她的家更有可能四分五裂。如今她找上门来,来势汹汹,她不得不防。

    三年前舒雅被绑架,绑架她的是消失几个月的毒贩,警方曾怀疑这件事的蹊跷,却因为死无对证,而找不到证据。她亦暗中查访过,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上面不让查,她只好罢手。

    因缘际会,她被调去了刑事组,接手苏晴柔被绑架的案子,几经辗转,她从当时一个参与现场的师兄那里得知,原来当时绑架苏晴柔的人有六个,但是尸体只有五具,说明有一个嫌疑犯逃脱了。

    她还要再深入调查,上面却以嫌疑犯都死了为理由勒令停止调查,两起绑架案都被迫中止调查,而且其中疑点重重,上头的人却不让再查。

    她一意孤行,要将这两起绑架案调查个水落石出,却触犯了上头的人,被调去了档案室管档案。她回去跟李承昊埋怨,李承昊让她安分待在档案室,不要再调查,剩下的事,他会处理。

    这条线,李承昊一跟就是三年,她没有再过问。

    去半岛咖啡的路上,秦珊珊给李承昊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去接儿子,她有事会晚点回去。她跟李承昊的感情不好,她知道李承昊的心在谁身上,安小离结婚的前一晚,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她躺在床上,一整夜没动,那一刻,她几乎就要成全他。天亮时,她坐起来,看着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的他,她压抑了一夜的情绪,显得声音有些沙哑,“承昊,你去找她吧,我跟你离婚。”

    坚持了三年,无论她怎么示好,他都无动于衷,她除了放手,还能怎么做?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也会疼。

    与其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困在身边一辈子,不如放他去高飞,他快乐了,她才会快乐。

    可是她的成全,在他眼里都是那样不屑一顾,他连眼角都没有看她,唇角抿起讥诮的弧度,“离婚么?可你知道安小离说什么?别人用过的男人她安小离不屑用,在她眼里,我比蟑螂还讨厌。”

    秦珊珊当时一口气堵在心里,不上不下的,煎熬得难受。在海城,谁不知道李承昊娶了个母夜叉似的女人,不准他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不准他超过十点回家,不准他跟女人共进晚餐。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的苦,她防得了多少女人,防不了他心里藏着的那个女人。

    如今,他们的日子过得更是水火不容,如果没有婆婆的调停,没有儿子的羁绊,恐怕他早就跟她离婚了。

    走进咖啡厅,她一眼就看到惹人瞩目的舒雅,她穿着一件紫色皮草,头绾成髻,优雅美丽。只是三年的牢狱生活,到底将她折磨得面如枯槁,即使她一出来就用上名贵的化妆品,也没能将脸上的黯黄全都褪去。

    秦珊珊缓缓走近,坐到舒雅对面。她还是一身警服,舒雅看着她,只觉得她衣服上的警徽扎进了她眼里心里,三年来,她被欺凌被侮辱的时候,这些身穿警徽的正义之士,从来都是袖手旁观。

    秦珊珊背挺得很直,那是军人时刻不忘的仪姿,也是舒雅当年一眼就看穿她是假冒的蓝玫瑰的破绽。有些人再怎么改变,根深蒂固的东西是不会变的。

    舒雅拿了桌上煮好的蜂蜜柚子茶,给秦珊珊倒了一杯,“玫瑰,哦,不,我忘记了,你现在叫秦珊珊,珊珊啊,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秦珊珊不紧不慢的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很好喝的柚子茶,我家里也做了些,但是味道没有这么纯正。”

    舒雅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秦珊珊顾左右而言他,将她想叙旧的心情全都折腾没了,她看着秦珊珊,心里不是没有恨的,她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而她却还能心安理得的嫁给李承昊,过着豪门少奶奶的生活。

    秦珊珊见舒雅不说话,她抬起眸,正正经经地打量着她,舒雅还是舒雅,即使此刻心里恨她恨得要死,脸上也不表露半分,她笑了笑,“你比以前瘦了,变化好大。”

    舒雅端起杯子,也不喝,就搁在手里把玩着,小小的水晶杯落在她瘦如柴的手里,怎么看都不和谐,“是啊,牢里的日子,想胖也难啊。”

    两人漫无边际的聊着,就是不入主题,秦珊珊好歹在李承昊家住了三年,多少受了李承昊父亲的影响,如此气定神闲,不慌不忙,倒是让舒雅刮目相看。

    这壶茶已经喝了个见底,叙旧也叙得差不多了,舒雅放下杯子,看着秦珊珊,“珊珊啊,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你知道我轻易不求人的,若不是别人都做不到,我也不会求到你这里来。”

    秦珊珊心道,终于开口了,“雅雅,你神通广大,刚出狱就有上百亿的公司让你管理,还有什么事用得着我啊,再说我现在就是一档案室管理员,有什么能耐帮得上你的忙?”

    “呵呵,大事我也不来找你帮忙了,正因为是小事,所以才不得不来求你,我想为我父亲翻案,你只需要把我爸的档案调出来复印一份给我,其他都不用你帮忙了。”舒雅说。

    秦珊珊心底一震,舒少军的档案属于机密档案,牵涉的人甚广,警方不能详查,否则军区那边会大乱,更何况新主席上台,正是换人的敏感时期,现在翻案,正是舒雅谈判的最好时期。

    舒雅要机密档案的复件,就是想拿警方的资料却威胁高层,那个海城警方都不敢动的人。秦珊珊心里在打鼓,档案泄露,会连累李家全军覆没,她不可能答应。

    “雅雅,你真看得起我,档案室好几个人同时上班,还有监视器与机器人24小时监控,我哪有那个能耐。”秦珊珊也不直接拒绝,她知道舒雅敢开这个口,就一定留了后手要迫她答应。

    舒雅抚着下巴,挑眉看着她,“珊珊,你的能耐我们都知道,何必谦虚?我只要档案而已,又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

    档案?谁不知道警方的档案是机密,这比杀人放火还要严重。

    “我真的办不到。”

    “你这是拒绝我了?”舒雅轻笑,也不生气,就那样看着秦珊珊,让秦珊珊心底直毛。眼前的舒雅就是一头笑面虎,一直在笑,所以你根本看不出来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是。”秦珊珊说完就站了起来,“雅雅,见到你很高兴,但是有句话,我想我应该奉劝你,不要再生事端,出来了就好好重新做人。”

    舒雅清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狰狞之色,“重新做人么?你怎么知道我不重新做人呢?珊珊,你背叛我背叛乔震威,你想没想过,哪天乔震威出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出不来。”

    “呵呵,珊珊,我不是在求你,也不是在跟你商量,这件事,你没得选择。”

    “对不起,我是人民警察,我不会做监守自盗的事。”秦珊珊板着脸,神情严肃,有着身为军人的威严与凌厉。

    舒雅却像是听到笑话一般,“是么?哦,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我妈妈去世时,池未煊开的那辆车回海城途中出了车祸,这件事想必你还记得,那天我手痒得紧,拍了一段录相,你说我要把这段录相交给李承昊,他会怎么对你?”

    “你卑鄙!”秦珊珊气得浑身抖,当时是她叫她将钉子放在池未煊轮胎下面的,现在却反咬一口。

    “珊珊,我已经坐过牢了,我什么也不怕,再不济,我不过是重新回到牢房里,但是你可不一样,你有老公有孩子,多么幸福的家庭,如果你儿子知道有一个坐牢的妈妈,你说他以后长大了,如何面对别人带色的眼光?”

    秦珊珊怎么也没想到舒雅会这么无耻,她真怕自己留下来会杀了她,她丢下一句“让我考虑两天”,转身就走。

    舒雅在她背后凉凉道:“珊珊,我时间不多,最迟后天中午给我答复,如若不然,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 …… ……

    菲菲新书《狼性老公先婚后爱:扑倒小妻》

    简介:她暗恋他三年,却不小心误闯进他房间撞见他跟女友在床上上演活春宫。从此,她见到他总是尴尬逃走。

    三年后,她被困在那套精美的总统套房里,被他肆意掠夺,强行占有。七天过后,他宣布娶她为妻。

    新婚夜,她满怀期待,他却残忍如厮,“我娶你,只是为了成全我姐姐的幸福。”

    夜夜缠绵,火热的是彼此的身体,冰冷的却是彼此的心。

    他原以为永远不会再爱,却在她转身离开时,尝到了痛彻心扉……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