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63
    008

    夜夜贪欢163

    池未煊如遭雷击,愣在当场。[请记住 都市文学

    这个名字曾经代表着他全部的幸福,那些日夜,他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就会甜得睡不着。它是他的圆满,是他的期待,亦是他的所有希望。

    如今,这个名字却是他的绝望与心伤,每每想起来,他曾经拥有过一个叫兜兜的Baby,他就痛彻心扉。因为他的疏忽,他失去了她,那么彻底,连让他忏悔的机会都没有。

    池未煊满眼潮气,直到那小小软软的身子撞进他怀里,他手里的提包落地,他低下头,慌张无措地看着抱着他大腿的小孩子,他的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兜兜仰起脸,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满眼是泪的男人,他好高好高啊,像一棵参天大树,伟岸挺拔,强大得似乎能够撑起一片天。

    兜兜头都仰酸了,她低下头来,揉了揉小脖子,又仰起脸,眼睛亮晶晶的,想了想,她喊道:“拔拔,你好高。”

    池未煊呼吸一窒,他撑大双眸,伸出的手都在轻颤,他慢慢蹲下来,姿势僵硬,像机器人一般,极其困难而别扭地蹲在她面前,他声音颤抖,“你…刚才喊我什么?”

    “拔拔,你是我的拔拔吗?”兜兜认真地看着他,那片天好像不见了,她蹙眉。

    池未煊抓住她细小的肩膀,因为慌张,他的力道有些紧,看见她皱眉,他又连忙放松,他看着眼前这张似曾相识的小脸,心里突然有了个念头,他重重的吸了口气,吸入肺中的空气冷冽,他的心揪在了一处,他说:“宝贝,你叫什么名字?”

    兜兜偏头认真的想,“妈妈叫我宝宝,也叫我兜兜。”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我不记得了。”兜兜皱着眉,很苦恼的样子,她用力想,终于想起来了,她小脸一亮,“我想起来了,她叫……”

    “兜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妈妈都快急死了。”微微突然从树后面走出来,打断了兜兜的话,她弯腰抱起兜兜,对还蹲着的池未煊道:“先生,谢谢你啊,我女儿喜欢乱跑,没有撞到你吧?”

    池未煊站起来,他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女人,他眼里的光亮瞬间消失,神情也变得空洞起来。微微看着那张如死灰般的俊脸,心里不忍。

    “没事,你女儿很乖巧。”池未煊看着微微怀里的兜兜,他心下怆然,竟是一秒都待不下去。

    微微笑了笑,“谢谢,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来找人还是住在这里的?”

    “我住在这里,7楼。”池未煊弯腰拎起行李,向微微点了点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微微怀里的兜兜,他伸手想摸了摸她的头,手刚抬到半空中,又落了下去,他转身走进公寓大门。微微看见他离开,紧绷的心才安稳落了地,她后背惊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如果苏姐知道今天的惊险,还不得杀了她。

    她低头看着怀里懵懂的兜兜,她的目光还追随着池未煊,父女天性,她没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好在她来之前,顾总已经把所有与苏姐有关的人的照片都给她看了一遍,否则刚才她也不会那么机警地打断兜兜的话。

    池未煊,苏姐的前夫,似乎也是个可怜人。

    “兜兜,我们回家。”

    “微微姨,你刚才撒谎了。”兜兜小脸上满是严肃。

    微微被她逗乐了,尤其是她的神情,那么小的孩子,偏偏装成大人一样的严肃,“有吗?”

    “有,就有,刚才,你不是我妈妈。”兜兜很生气,护妈妈护得要命。

    微微恍然大悟,“哦,对不起,微微姨刚才不小心忘记了。”

    兜兜严肃的声明之后,又留恋地看了一眼公寓大门,微微抱着兜兜走进公寓门。池未煊搬到这里来住,兜兜的存在迟早瞒不住,她得打电话向顾总求救,是继续瞒下去,还是坦白从宽。

    她想的坦白从宽,自然不是向池未煊坦白,而是向苏晴柔。

    …… …… ……

    聚星娱乐,刚刚结束试演,晴柔在名单上满意的男演员上打了个勾,在女演员那一栏却犹豫起来。她最满意的还是李思思,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坐在她旁边的制片人见她迟迟没有做决定,他说:“苏小姐,你有什么疑问?”

    晴柔抬起头看着制片人,“我心里倒有一个最佳女主角,只是不知道她肯不肯。”

    “投资方说了,这部剧的演员以你的意见为主,我们的意见为辅,如果你没有找到你中意的演员,可以推荐你觉得合适的。”制片人道。

    晴柔想了想,这几个演员都很亮眼很漂亮,而她想要找的,却是一块需要打磨的璞玉,“李思思。”

    制片人与导演闻言面面相觑,“李思思?”

    “对,聚星娱乐总经理助理李思思。”

    …… …… ……

    晴柔拖着疲惫地身体开车回到芙蓉小区,她坐在车里,脑子里乱糟糟的,就像被万马践踏过。她靠在椅背上,宋衍生的话再度在耳边回响。

    她抹了抹脸,兜兜渴望父爱的神情浮现在眼前,兜兜马上三岁了,她会越来越懂事,会明白有爸爸跟没爸爸的区别,她不想让她失望。但是,她难以启齿。

    晴柔揉了揉眉心,开门下车。正巧此时一辆黑色大奔驶过来,精准地停在车位上。晴柔拎着包,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辆庞然大物,然后,她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晴柔僵立在小路上,反应过来时,她连忙想要找地方躲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见她了,池未煊看着她,他背光而立,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她感觉他在笑,因为他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嗨。”

    晴柔僵在原地,她没办法像他那么轻松地说声“嗨”,她面无表情,冷冷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池未煊反问,缓缓向她走来。

    晴柔后退了两步,又觉得自己不该怕他,她抬头挺胸,故作无所谓道:“也是,你在哪里与我无关,再见。”

    从再也不见,变成再见,池未煊心里暗笑,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你住几栋?”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晴柔戒备地盯着他。

    池未煊无奈地看着她,“我住一栋,有时间你可以来串门子。”

    “不好意思,我住三栋,而且恐怕没时间来串门子。”晴柔毫不客气道,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公司里遇到他就算了,现在连住的小区里也有他。

    “啊!”池未煊叫了一声,在晴柔提心吊胆的看着他时,他说:“瞧我这记性,我又忘记了,在海城我们的公寓是一栋,这里我也住三栋。”

    晴柔铁青着脸色瞪着他,她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她咬牙切齿道:“你调查我!你还知道什么?”

    晴柔浑身轻颤着,只要一想到他知道兜兜的存在,她的心就坠入无底深渊。她打算主动告诉他是一回事,他调查出来是另一回事。

    “你有什么瞒着我吗?”

    “池未煊!”晴柔气极大吼。

    “到!”池未煊调皮地应了一声。

    晴柔气得哭笑不得,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池未煊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边,“生气了?你生气的样子气鼓鼓的像青蛙,好可爱。”

    晴柔停下,池未煊猝不及防撞到她的背,她被撞了个趄趔,池未煊连忙伸手扶住她的手臂。晴柔站稳后,用力甩开他的手,“池未煊,你到底想干什么?”

    瞧她像挥开惹人厌的苍蝇一样挥开他的手,池未煊瞳孔紧缩了一下,他痞痞笑道:“回家。”

    晴柔抚额,她瞪着池未煊,气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池未煊不以为意,他状似闲聊道:“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吗?你男朋友怎么不去接你?让你一个人回来不担心你吗?”

    “新生活,各管各。”晴柔气得向前走去,她走得快,他就跟得快,她慢下来,他也跟着慢下来。晴柔第一次觉得回家这条路太长了,恨不得长了翅膀马上飞离他的视线。

    “这理念新潮,留过洋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晴柔没理他,加快步伐向三栋走去。她跑得气喘吁吁,池未煊却宛如闲庭漫步,悠闲自在得很。晴柔在心里鄙视了他的长腿,站在电梯前等电梯。

    池未煊站在她身后,目光专注地看着她,她变了,就算他每日在脑海里刷新N遍关于她的记忆,还是追不上她的变化。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她,明明他一伸手就能碰触到,可是却遥在天边,他知道那是心与心的距离。

    她说让他消失在她眼前,他怎么可能做得到消失,自从再见到她,他每时每刻都想将她拥进怀里,都想告诉她,离开的这几年,他对她的刻骨相思。

    但是她不信他了,她连正眼都不肯看他。

    电梯“叮”一声开启,晴柔率先走进去。刚才在外面,她只觉得气愤,现在安静下来,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晴柔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晴柔爽快地按了9楼,她知道既然池未煊知道她住在哪栋,肯定也知道她住在几楼,她没必要再跟他较劲。

    池未煊看了她一眼,越过她的肩膀,按了7楼,他身上的阳刚之气扑鼻而来,晴柔惊慌地向旁闪躲,却直接撞进他怀里。

    池未煊稳稳地托住她的腰,“小心!”

    晴柔手忙脚乱地从他怀里退出来,俏脸不禁红了,她不敢看他,更害怕自己会不小心泄露了心底的秘密。她板着脸站在那里一言不,池未煊看着她绷直的背影,心里沉沉一叹。

    是因为曾经的伤害太深,所以他们现在连正常的说几句话都难吗?

    电梯到了,池未煊看了她一眼,大步走出去,电梯门缓缓将他们隔开之际,晴柔忽然感到强烈的疲惫感袭来,如果日后也要这样相见,那太可怕了。与其这样,不如趁早说清楚。

    “池未煊!”晴柔重新按开电梯门,池未煊转过身来,黑眸里亮光一闪,直直地看着她,静等她说话,“池未煊,这样好玩吗?”

    池未煊一怔,眼里的亮光渐渐熄灭,他垂低了眸,晴柔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他说:“你不要想多了,你没搬来前,我就住在这里,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将房产证拿给你看。”

    “不用了。”晴柔是一秒都不想跟他独处,怎么可能去看房产证上的日期。

    池未煊仿佛料到如此,他讪然一笑,“不管你信不信,以前的事我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你让我消失在你眼前,我也做到了,我们不一定要做朋友,但是你大可不必对我如此戒备。”

    “既然如此,那就祝我们睦邻友善,再见。”电梯门缓缓关闭,电梯缓缓上升,晴柔克制不住地全身颤抖,她靠在冰冷的电梯壁上,没想过还会再见的,却又这么猝不及防的见面。

    她与他,只隔着两个楼层,她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依着池未煊的性子,如果他知道兜兜的存在,他绝不会这么平静。但是兜兜就住在这里,他迟早会现她。

    她不能由着性子像以前一样说走就走,买这套房子,她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现在又欠着池未煊三百万修理费,她走不了,就只有忍耐。

    电梯到了,晴柔拖着疲惫地身子走出电梯,拿钥匙开了门,客厅的灯亮着,微微正在看电视,听到动静,她站起来,“苏姐,你回来了,吃过饭没有?”

    “还没有,兜兜睡了?”晴柔边换鞋子边道。

    “嗯,8点多就睡了,上午我带她去医院换了药,伤口已经在结疤了,医生说恢复得很好,你要吃点什么,我去煮。”微微说。

    晴柔将包放在进门的架子上,她摇了摇头,“我没胃口,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吧。”

    “我不困,对了,今天我带兜兜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男的,兜兜跟他长得很像,兜兜管他叫爸爸。”微微话音未落,晴柔脚下一个趄趔,差点摔倒在地。“你说什么?”

    微微惊了一下,“苏姐,说来也奇怪,就是一个陌生男人,兜兜好像从来没见过,但是见面就管那人叫爸爸,我觉得他们真的长得很像,真像父女。”

    晴柔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走进客厅,打开电脑,在百度上输入三个字,然后点出其中一张照片,将电脑推到微微面前,“你见到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他?”

    微微点点头,“是他,苏姐,你认识他?”

    晴柔咬唇不语,浑身都像浸在寒冬腊月的冰水里,遍体生寒。池未煊已经跟兜兜见面了,他认出她来了吗?他会不会来跟她抢孩子?

    “苏姐,苏姐……”微微见晴柔像是魔怔了,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晴柔惊醒过来,那股由心而生的疲惫更甚,她说:“他是兜兜的亲生父亲。”

    “啊?”微微吃惊。

    “对,他是兜兜的亲生父亲,但是他不知道兜兜的存在,我们……”晴柔咬了咬牙,“我们离婚了,所以他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苏姐,你没想过要告诉他吗?”

    “想过,但是我说不出口。”晴柔说。

    微微坐在晴柔旁边,“苏姐,你还爱他对不对?”

    “我不知道,微微,我累了,我去休息了。”晴柔站起来,步履蹒跚地向卧室走去。她不敢承认,也没有勇气否认。这三年来,她逼迫自己放下,可是如果真的能够放下,她又怎么会逼迫自己?

    她以为时光已经将她磨砺得很坚强了,现在她才明白,面对他时,她永远还是三年前那个不知所措的她,没有长进一分一毫。

    微微看着晴柔落寞的背影,那单薄的身影透出让人哀恸的悲伤,她心疼不已。

    晴柔回到房里,她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兜兜,她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睡得红彤彤的小脸,每次与池未煊见面,都像要耗尽她一生的力气一般。

    三年了,她不是没想过他的,每当黑夜来临,她就疯狂地思念他,她在心里鄙视自己,一边鄙视一边想他。

    曾经那么的相爱,她怎么可能忘记?可是不忘记又能怎么样?她突然想到一个词,相爱相杀,形容他们最适合不过。

    …… …… ……

    池未煊走进家门,他没有开灯,黑暗淹没了他,他将自己重重摔进沙里,疲惫汹涌而至。三年,没有一刻他们离得这么近,在同一片天空下,在同一个小区里,在同一栋楼里,近在咫尺,呼吸可闻。

    三年前,当那件事生之后,他能够给她的,只有放手。

    三年,他自我放逐,本以为已经死心,可是当在电视上看到她那一刹那,他才明白,他从未死心。那样的爱过,他怎么可能死心?

    当他看到她跟宋清波那么亲密地出现在他眼前,他嫉妒得狂,他抨击宋清波,宋清波却不紧不慢的回应他,光明磊落的样子更加显得他就是个无耻小人。

    池未煊闭上眼睛,神色怆然。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门铃声,池未煊倏地睁开眼睛,他看着房门,这么晚了,谁会来?池未煊想到那种可能,心忽然猛跳起来。

    他站起来走向门边,打开视频时,看到视频里出现的那种脸,失望淹没了他,她怎么可能会来,她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他。

    池未煊开了门,顾远兮走了进来,“大哥,听说你搬新房子了,我跟世媛来给你贺房。”

    申世媛从顾远兮身后探出头来,甜甜笑道:“听说你搬来住窝居了,我们来参观参观。”

    池未煊一言不,转身走进客厅,顺手按开了灯掣,客厅里顿时亮如白昼,他面无表情道:“你们消息倒是灵通。”

    “当然,我们关心你嘛,我还听说苏晴柔就住在楼上,你这是什么节奏,自虐?看着她跟宋清波恩恩爱爱,难道这是你最新的自虐方式?”申世媛笑嘻嘻的,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客人。

    当年晴柔被绑架,池未煊跑去救舒雅,而陷晴柔于危难之间,这事让她一直耿耿于怀,对于池未煊后来的遭遇,她觉得他是活该。

    所以,某次她跟安小离喝醉了,安小离酒后说漏嘴,她知道晴柔与孩子都安然无恙,她也没有告诉池未煊,让他自责去吧,如果晴柔不肯原谅他,他最好自责一辈子。

    所以她每次见到他,就忍不住奚落他。

    顾远兮捂住她的嘴,“世媛,少说两句。”

    “唔唔唔……”世媛挣不开他的手,索性张嘴咬他手指,顾远兮吃痛,连忙松开她的嘴,“你属狗的?”

    “我还属猫的,你要不要试试?”申世媛亮出爪子,顾远兮连忙搂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肩窝上,“老婆,我错了。”

    池未煊被刺激得不轻,他冷声道:“你们要恩爱去别处,别在这里招人闲。”

    池未煊已经习惯了申世媛的冷嘲热讽,当年她跟晴柔从情敌变成挚友,可见她有多喜欢晴柔。后来晴柔离开后,她几乎有一年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眼红呀?其实你也可以的。未煊,我真搞不懂你,当初伤她伤那么深,我以为你爱的人是舒雅,结果你不动声色的将舒雅送进了牢房,说你爱苏晴柔吧,你在她失去孩子时,又那么绝情的跟她离婚。依我看啊,你其实谁也不爱,你只爱你自己。”

    “世媛,少说两句。”顾远兮皱眉,他带她来不是往大哥伤口上撒盐的。

    池未煊抬手制止了他,“远兮,没关系,你让她说,她这三年也憋得很辛苦。”

    “呵,你还知道我憋得很辛苦啊?”世媛冷笑一声,她看着池未煊,“未煊,如果我是你,我就躲在非洲不回来了,我看苏晴柔跟宋清波在一起就挺般配的,如果没有你,我相信他们会幸福的在一起。”

    “世媛!”顾远兮低声喝斥。

    “你别吼我,我说的是实话。”申世媛气恼地坐在沙上,不理顾远兮。

    顾远兮看了她一眼,走到池未煊身边坐下,他会匆匆赶来,是因为他接到微微的电话,他担心大哥会失控,再度伤了晴柔。

    不过看这样子,大哥还不知道兜兜的存在,他稍微松了口气。

    “大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池未煊看着窗外,他打算怎么办?怎么做,她才不会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想的只是逃。三年了,不是死心支撑着他,而是希望。

    所以他织下了漫天大网,尽管她抗拒,尽管她冷漠,他都要找回她。

    “我要给她幸福。”

    “如果她的幸福不是你呢?”申世媛凉凉地插了一句。顾远兮瞪她,她也视而不见。

    “我放手成全。”

    “只怕你说得到做不到。”申世媛说。

    池未煊不再说话,顾远兮瞪着申世媛,申世媛站起来,“反正你们嫌我碍眼,我出去走走。”

    …… …… ……

    晴柔靠在床头上,她很累,却睡不着。宋清波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她联系了,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冷战,晴柔却不知道如何打破僵局。

    她转着指间的钻戒,想到宋清波,她就心疼。他对她那样好,她却不爱他。

    门铃响起来时,晴柔吓了一跳,她看了一眼兜兜,心一紧,这么晚了,会是谁?想到那人,晴柔几乎是立即从床上跳下来,她冲出卧室,来到玄关处,她心跳加速,哑着嗓音道:“谁?”

    “晴柔,是我,申世媛。”门外传来申世媛的声音,晴柔骇得差点虚脱,她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兜兜的玩具已经被微微整理好,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开了门,“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我一个人,远兮在楼下。”申世媛走进来,在沙上大喇喇的坐下,晴柔站在客厅里,“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不用了,我就是上来坐坐,房子装修得不错,听说你买的,你打算常住国内了?”申世媛打量着屋里的装饰,房间虽不大,但是装修的格调却很温馨。

    微微探出头来,“苏姐,来客人了?”

    “嗯,你去睡吧,我陪她就好。”苏晴柔点点头,微微又缩了回去。

    申世媛看到微微,也没有多问,她拉着晴柔坐下来,“你现在怎么打算的?还要继续瞒下去吗?”

    晴柔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申世媛知道兜兜的存在已经两年了,她答应替她保守秘密,就一直信守诺言。她说:“我不知道,我害怕。”

    “担心他跟你抢孩子,还是担心他对你上心只是因为孩子?”申世媛一针见血。

    晴柔沉默了,申世媛叹了一声,“晴柔,你那么聪明,又如何想不明白,你对他并未完全忘情,否则你早就跟宋清波结婚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世媛……”

    申世媛看着她的神情,不忍再逼她,她站起来,“晴柔,带我去看看兜兜。”

    “好。”晴柔站起来,领着她向卧室走去。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