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夜夜贪欢130
    夜夜贪欢130

    池未煊侧压着晴柔,因为她怀了身孕,他不敢压她的肚子,但是这个姿势足以将她禁锢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尽是笑意。[请记住 都市文学 墨齋小說網

    晴柔羞得满脸通红,像是清晨还沾着露珠的粉玫瑰,还透着薄薄的光晕,她伸手推他,“池未煊,你别乱来。”

    池未煊冲她眨眼睛,“柔柔,我问过医生,只要过了三个月就可以了。”

    晴柔羞得睫毛都在颤抖,她羞恼地捶他的胸,“未煊,不行,我害怕。”更何况,她刚经历了上午的炸弹惊魂事件,这会儿虽然不困,但是也没什么兴致做那种事啊。

    池未煊看见她眼中的恐惧,他本来是吓唬她的,见她真的害怕了,他躺回她身边,伸手揽着她,“柔柔,别害怕,我在这里。”

    虽然这几个月他忍得很辛苦,有时候她睡着了无意识在他身上蹭着,他浑身就火热,但是考虑到她的身体,他拼命忍下了沸腾的**。

    他真不知道自己这十年是怎么清心寡欲过来的,现在只要看见她在他眼前晃,他就想将她扑倒在床上,好好疼爱一番。尤其是怀孕后,她身体比以前更要丰满,身上还带着一股奶香味,就像催情的烈药一样,让他渴望得不得了。

    但是他知道她怀着他们的孩子很辛苦,他不愿意她更辛苦,就算让他一直憋到她生完孩子,他也会憋到那个时候。

    晴柔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她心里渐渐安定下来,“未煊,我真的害怕了,以前,我总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会白头到老,可是今天我离死亡那么近,如果我拿着那个炸弹……,我不敢想象后果。乔震威真的那么恨我们吗?要置我们于死地?”

    “柔柔,所以我想送你去英国,因为在这里,我无法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我害怕像今天那样,在危险来临之际,我救不了你。”池未煊也是一阵后怕,他简直不敢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后果。

    晴柔看着他坚定地摇头,“我说过,我不去英国,我要陪在你身边,我们一起面对暴风雨。”

    池未煊心里莫名感动,他知道她不肯离开他是因为担心他,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乔震威被抓了,但是那两名毒贩还没有落网,我已经叫阿平他们加强防范了,最近尽量少出门,等抓到那两名毒贩,危机解除了,就没事了。”

    “嗯,那你自己也要格外小心。我看电视里演的那些毒贩个个都凶残狠毒,你要平安出门平安归来。”

    “放心吧,有保镖跟着我,不会有事的。”池未煊在她额上亲了亲,晴柔垂下眼睑,上次她偷听到他跟程靖骁的电话后,就一直在考虑一件事,要不要告诉池未煊,她是舒少军的女儿。

    此刻她很想告诉他,可是话到嘴边,她又没勇气说下去。如果她说了,他会怎么看待她,怎么看待她的妈妈?

    在这世上,每家都有一扇不能打开的橱窗,因为那里面放着的绝对是最肮脏最难堪最丑陋的东西。她不愿意让他看见那些肮脏与丑陋,所以她几经犹豫,最后还是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未煊,等小哥查清了十多年前那件旧案的真相,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向你坦诚。现在,请容许我暂时软弱几天,对不起!

    两人休息了半个小时,就起床向机场出。

    苏东宁到达海城机场,他穿着白色T恤及七分短裤,头戴一个棒球帽,十足的阳光男孩。他从安全通道走出来,在人群里搜寻了一圈,没有看到池未煊与苏晴柔。

    他拉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刚走到门边,就被几个混混样的人拦住,当头一个染着黄毛的痞子模样的男人,流里流气的上前。

    苏东宁看到这个男人,神色间有些慌张,那个黄毛嚣张地说:“兄弟们,你们看看,这是谁呀,哎哟,东子,你害兄弟们跟仓鼠一样活着,你居然活得这么潇洒,真让大哥我刮目相看啊。”

    苏东宁赔笑道:“大哥,别来无恙啊。”

    “无恙?因为你小子,让老那批货打了水漂,老子能无恙?你别以为你找了个有钱有势的姐夫,老子就不敢动你了,兄弟们,把他带走,老子要好好跟他算这笔账。”苏东宁见情形不对,转身要跑,却被人团团围住。

    他心里虽慌,面上却不动声色,“大哥,那批货的事,我姐夫已经把钱赔给你了,你也答应不再找我麻烦的。”

    “你不知道老子向来不讲信用,你们愣着干嘛,等他跑啊。”黄毛男人一声惊喝,那几个混混向苏东宁扑去。苏东宁从小也是混混堆里长大的,打架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但是两拳难抵四手,他很快就被人扭住,脸上也挂了彩。

    围观的人们见都是些混混,都不敢惹,早躲得远远的了。苏东宁皱眉瞪着黄毛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老子最近手头紧,想借向你那个有钱的姐夫借点钱花花,带走!”黄毛男人一声令下,那几个混混就扭着苏东宁向停在路边的一辆老旧的大众车走去。

    “谁要带走他?”就在苏东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他扭过头去,就看到池未煊出现在他们身后,他像看到救星一般,眼前一亮,“姐夫,快救救我。”

    跟在池未煊身后的四名保镖训练有素的将小混混们拦住,黄毛男人看见池未煊,像见到财神爷了一般,“哟,这不是池总嘛,小的正想带东子去找您。”

    池未煊皱眉盯着他,晴柔站在他旁边,看见苏东宁被他们抓住,她焦急道:“东宁,怎么回事?”

    “姐。”苏东宁自知理亏,默默垂下头去。

    池未煊挑眉看着那个黄毛男人,“是想带他来找我,还是想讹诈?”

    “小的哪敢讹诈您,不过兄弟们手头有点紧,想向您借点钱花花,您看?”黄毛男人腆着脸,搓着手道。

    晴柔看了看池未煊,又看了看苏东宁,到底怎么回事?好像就她被瞒在鼓里。

    “借点钱?你都是放高利贷的,还需要跟我借钱?”

    黄毛男人听他这语气,知道他是不肯给他钱了,他语气一变,凶狠道:“老子跟你好好说,是看得起你,你不要不识抬举。”

    “那我还就不识抬举了,你想怎么着?”池未煊老神在在道,上次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他的老窝,这次一样能端了它。

    “兄弟们,带东子走。”黄毛男人喝令道,那几个小混混有的去缠保镖,还有两个抓着苏东宁就往车里推。

    苏东宁拼命挣扎,却挣不开这两个小混混的手,池未煊护着晴柔,晴柔看他们推着苏东宁往车里去,现场已经一片混乱,她急得不得了,想要去救苏东宁,又被池未煊牢牢抱在怀里。

    “未煊,快救东宁啊。”

    这边阿平已经搞定两名小混混,他飞身一个旋风腿,将押着苏东宁往车上塞的两个小混混踢倒在车旁,再看这边,其他三名保镖已经将所有小混混都打趴下了,黄毛男人倒在地上痛嚎。

    苏东宁飞快跑到池未煊身边,晴柔冷着脸,道:“回去再跟你算账。”

    池未煊走过去,他站在黄毛男人身边,一脚踩着他的手,满脸阴郁道:“上次我说过什么?不要再来找他的麻烦,你是听不懂呢,还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黄毛男人的手被他碾在脚下,他痛得浑身颤抖,拼命哀求道:“池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池未煊没有放过他,脚尖在他手心狠狠碾压,他蹲下去,在他耳边低语道:“再有下次,我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他站起来,放开他,走回苏晴柔身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柔和了,他伸手拥着她,瞥了一眼像做错事一样安静的苏东宁,哄道:“老婆,别生气,别气坏了自己。”

    晴柔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转身上车,边走边道:“东宁,上车。”

    苏东宁苦哈哈地看了池未煊一眼,池未煊没有理他,径直上车,苏东宁知道姐姐肯定气得不轻,回去有他好果子吃了。

    他不敢再惹晴柔,快速爬上后座,规规矩矩坐好,等着晴柔训示。

    两辆轿车相继离去,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小混混翻身跃起,争相奔到黄毛男人面前,将他扶起来,黄毛男人忿忿地推开他们,看着轿车离去的方向,神情阴恻恻的:池未煊,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定加倍奉还。

    车里,苏东宁老老实实地坐着,他不敢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就点燃火炮筒子。

    晴柔怎么也想不到一直是三好学生的苏东宁会跟那些混混们混在一起,她强压下怒火,不想在车里就跟他火。

    池未煊侧头看着晴柔的表情,他嬉笑道:“你们姐弟俩有好久没见了,东宁,说说你这次出去有什么收获?”

    池未煊帮他解了围,他立即找到话题打破车厢里的沉闷,说起了他这次出去的经历。他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姐夫给了他足够的钱,当然,不是白给的。

    当时晴柔将自己全部积蓄取出来给他,是想让他去国内走走,临行的前一天晚上,姐夫找他畅聊人生,他说他其实想游学,然后池未煊问他有计划没有,他将他早已经做好的计划书给了池未煊,池未煊当场说愿意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池未煊年少时心中有遗憾,他没能随心所欲的生活,没能顺利大学毕业,十几岁就过着胆颤心惊的日子,所以他想让苏东宁去替他实现他未能实现的那些蛋想。

    游学归来的苏东宁,性格沉淀了许多,变得更加自信。他口沫横飞的说着这次出去的见闻,池未煊偶尔赞赏地“嗯”几声,令他想象不到的事,苏东宁居然会三国语言,他记得晴柔的简历上也写着会几国语言,但是独独不会意大利语。

    而他最精通的语言正是意大利语。

    晴柔听着苏东宁口若悬河的说着这次出去的见闻,她心里惊叹于他的改变。有时候一个人的性格养成,正是由他所处的环境与所受的教育改变的,池未煊给他提供了一个好的环境,让他去那些他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车子缓缓驶进小区大门,据说这里住的人非富即贵,安保系统很成熟,围墙上拉了电网,还设了红外线。只要有敌人侵入,立即就会被现。

    就算是最厉害的特工,也攻破不了。所以晴柔住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层层进入,都要经过检查,车子停在公寓楼下,苏东宁道:“咦,怎么搬这里来了?”

    “这边离公司近,下车吧。”池未煊没有解释太多,他下了车,那边晴柔也下车了。他们先上楼,走进家门,晴柔隐忍不的怒气终于爆,“东宁,你跟我去书房。”

    苏东宁求救似的看向池未煊,池未煊摊了摊手。当初为了去救这小子,他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晴柔了。不过因祸得福的是,晴柔那晚向他表白了。

    苏东宁跟着晴柔走进书房,晴柔坐在沙上,严肃地看着他,“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苏东宁很怕晴柔,虽然平常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但是只要姐姐怒,他就害怕。对他来说,晴柔相当于他的小妈妈,她照顾他的时间比妈妈多。

    就算现在他差不多已经高出晴柔一截了,他还是怕她。其实也不是怕,是爱,因为爱她,才更怕她会对他失望。“姐,你别这么严肃,我说还不行吗?”

    晴柔挑了挑眉,刚才她不追究,是不想在池未煊面前损了他的面子,更不想让池未煊替他求情,她言简意赅道:“说!”

    苏东宁原本还打算混水摸鱼,看她这表情,他知道摸不了,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姐,当初妈妈病得很重,我听说有赚钱的路子,就逃课去赚钱,哪知道……哪知道……”

    “说!”晴柔低喝一声。

    苏东宁吓了一跳,连忙道:“他们是帮人带货的,赚取中间的佣金,我……我就帮他们带了两次,第三次货被人抢了,然后姐夫救了我。”

    闻言,晴柔气得眼前晕,她撑着额头,“带货?什么货,白粉?海洛因?”

    “摇头丸。”苏东宁见她气得不轻,不敢再隐瞒,“姐,只带了三次,我就金盆洗手了。”

    “你还金盆洗手?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苏东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如果不是池未煊,你现在要不是被人乱刀砍死,就是被抓去坐牢,你的人生会毁在你手上,你知不知道?”晴柔厉声道,当初她就觉得不对劲,去学校找他,又死活找不到。

    后来因为她跟乔少桓的离婚官司跟妈妈的病,她完全忘记这回事,现在想起来就后怕。如果当时出点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向妈妈交代?

    苏东宁垂下头,认错态度十分好,“我知道错了,姐,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你别气了,你还怀着孩子呢。”

    晴柔觉得有一股气流直冲头顶,她眼前晕,她扶着沙坐下来,苏东宁瞧她气成这样,他跪在晴柔身边,“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气了,你打我骂我吧,就是别搁在心里生闷气,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姐夫会废了我的。”

    晴柔揉着眉心,“东宁,你知道吗,我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指着你哪天长大成才,给妈妈争口气,你不能行差踏错,不能毁了自己,知道吗?”

    “姐,我都知道,我…我是看你在乔家很不快乐,我想只要我能赚钱,你就不用受乔家人的气,我只是想帮你分担负担,我没有想那么多。”苏东宁说。

    “你起来吧,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是东宁,你答应姐姐,无论生活要经历多少磨难,不要放弃你自己,这是对姐姐也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晴柔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长大了,知道帮她分担负担了,她很欣慰,但是这种自毁前程的方法,她坚决不赞同。

    想到是池未煊救了他,她心里充满感激,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在为她着想,他的深情厚爱,她只有加倍的爱他,才能回报给他。

    这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件事远远还没到揭过去的时候,也是这件事的后遗症,让他们再也回不到现在。

    三年之后,晴柔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揪心,原来命运之轮早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

    警局。

    乔震威被捕,李承昊审讯,这次他十分配合,李承昊问什么,他答什么,认罪态度好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对指证他的那些罪证,他也全部认了,一点也不含糊。唯独问到他手里有一份胁迫海城官员的证据,他闭口不言,拒不承认。

    李承昊从审讯室出来,他原本不是缉毒大队的,他协助缉毒大队侦破这起案件,只是想要将乔震威捉拿归案,从而拿到那份让海城官员人人自危的证据,那是上面交代下来,让他务必找到。

    但是乔震威的嘴巴就像河蚌一样撬不开,他气恼极了。那份东西找不到,如果落到别人手里,只怕又要掀起海城的腥风血雨。

    自从乔震威被捕后,已经陆续有几名高官为其打电话给局长,让他们不要为难他。

    李承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蓝玫瑰还在那里等着他。她从舒雅的保险柜里取出乔震威的罪证之后,就立即奔向这里来,有了这份罪证,他们可以立即逮捕乔震威。

    只要乔震威肯交出那份记录了海城所有官员贪污受贿的证据,他们就可以向上面交差了,而她亦不用再卧底。

    “怎么样?他说了没有?”蓝玫瑰心急地问道,她是从众多的女警中挑选出来的,因为她长得像极了真正的蓝玫瑰。为了不让乔震威怀疑,她被组织送去韩国整容,整得跟蓝玫瑰一模一样。

    三年前,真正的蓝玫瑰死在一场车祸中,她变成蓝玫瑰潜伏在乔震威身边,只为找到那份证据。这三年来,她不能回家,不能与亲人联系,只有任务完成了,她才能回去。

    所以此刻,她的心急可想而知。

    李承昊挫败地摇了摇头,“他装傻,不肯说。”

    “乔震威老奸巨滑,我跟在他身边三年,他从来没跟我说起过那份证据的存在,这次毒品交易失败,他得罪了金三角那边的毒贩,他怕他们报复,才躲进监狱。等风头过去了,他一定会利用那份证据,重新得到自由,我们不能让他得逞。”蓝玫瑰握紧拳头,她跟在乔震威身边三年,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那份证据。

    李承昊倒了杯水,狂灌了几口下去,都没能冲淡嗓子眼上的火气,他将杯子重重地搁在桌面上,“这个乔震威,他以为监狱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如果那份证据还在他手里,他来去自如。你没看到现在局长都亲自下来打招呼,把他当贵宾对待。靠!我真想问问,他是来坐牢的还是来游玩的?”蓝玫瑰心里憋气,她潜伏在乔震威身边三年,时刻提心吊胆,到最后,还是被他摆了一道,她真的很不甘心。

    李承昊心里也烦躁,他本来打算收拾了乔震威,就可以去挽回安小离的心。但是现在,他任重而道远,“你说过,舒雅也在找那份文件,我今天去抓乔震威时,舒雅也在场,他会不会把东西给了她?”

    蓝玫瑰摇头,“不可能,乔震威对舒雅的戒心一直没除,他不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舒雅。但是我敢肯定,舒雅留在乔震威身边,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不知道?”

    “舒雅跟乔震威一个德行,深藏不露。他们从来都不会将自己的弱点拿出来示人,即使我跟她情同姐妹,她也从来没跟我敞开心扉过。”蓝玫瑰道。

    李承昊想起从前认识的舒雅,因为从小家庭优越,舒雅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公主,她自信骄傲,纯真善良,走到哪里都会引来爱慕的目光。

    她跟池未煊在一起,是众望所归,王子与公主的童话。如果没有这十年的插曲,他们一定会幸福地在一起。

    “你认识的舒雅是什么样的?”李承昊忽然问道。

    “偏激,阴郁,自私,深沉。”蓝玫瑰道,“你一定想象不到她会是这样的人,我看过她以前的照片,笑得很阳光,但是我接触她之后,她从来没有那样笑过,她的笑都保留了三分。舒雅,心思很深沉,乔震威不会笨到将证据交给她。”

    “但是我得到消息,舒少军复职了,复职即升职,一跃成了市委秘书。他中风十年,根本没有政绩,突然提拔,肯定有猫腻。你盯着舒雅,一定要找出那份证据。”李承昊凝眉道,舒雅,看来早已经不是他十年前认识的舒雅了。

    “其实,我有种感觉,舒雅对我产生了怀疑。”蓝玫瑰看着李承昊,李承昊示意她继续往下说,“三年来,她掩饰得极好,凡是重要的事,她必定亲力亲为,绝不经我之手。重要的情报,她也从不跟我说。就连她为什么待在乔震威身边,她也只字不提。包括这次,她支开我去取证据,她单独去见乔震威,乔震威说那什么日记本,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日记本才是她十年来留在乔震威身边的理由。但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乔震威应该很想整死舒雅,为什么最后还放了她?他有什么阴谋?”

    李承昊眯了眯眼睛,乔震威为什么这么做?他不会甘心自己就这样入了狱,那么他为什么独独放过舒雅?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他的终极目标是池、未、煊!”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