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45一场执念一场伤
    池未煊开着车冲出别墅,整个人都笼罩在低气压之下,一天一夜,她没有回来,她去哪里了?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电话里依然是客服机械而冰冷的声音,他气得摔了电话。=== 三味书屋  ===:

    他开着车四处寻找,街上行人很少,却没有她的身影。他像只无头苍蝇,连上哪去找她都不知道,就在街上乱逛。

    天已经完全黑了,街边路灯亮了起来,想要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一个人,何其的难。池未煊焦急万分,在车上这样找根本无际于事,最后他只能将车停进停车场,徒步去找她。

    老天仿佛跟他过不去一般,天边雷声滚滚,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街上的行人都跑进商场避雨去了,池未煊仍旧在大街上找着。

    他完全失去平时的冷静与睿智,不懂筹谋与用计,只知道用最原始最无效的手段,像个傻子一样在雨幕里寻找她的身影。

    他甚至忘记了比起自己这样毫无效率的找法,其实还有很多方式可以找她,比如打电话给李承昊和顾远兮,让他们派人去找,他只需要坐在家里等。

    可是,知道她一天一夜没有回家,他整颗心都被掏空了,他哪里还懂得什么决策,此刻的他,只能像个平凡的男人,沿着街道到处找她。他想起他去追舒雅,将受了伤的她扔在马路边上,想起他开车离去时,后视镜里她痛苦且绝望的眼神,他怎么会这么混蛋?

    池未煊在心里将自己骂了千万遍,他不该丢下她,就算要去找舒雅,至少也该先将她送回家。他在街上狂奔着,他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湿了,他也不在乎,他一边向前跑,一边大喊:“苏晴柔,你在哪里?”

    他焦急地喊声引来许多站在屋檐下避雨的行人的侧目,他毫不在乎,自从认识苏晴柔后,他的脸就早已经丢光了,此刻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苏晴柔,苏晴柔……”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撕心裂肺。苏晴柔,你到底在哪里?不要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将你扔下了,你出来,我们回家好不好?

    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水浇在他身上,他突然想起一个地方,或许她会在那里。他激动得甚至等不及去停车场拿车,他冲到路边,看到一名孕妇正准备上计程车,他冲过去,“对不起,请把车让给我吧,我的爱人走丢了,我要去找回她。”

    那名孕妇瞧他一脸焦急,不像是骗人的,便将车让给了他。

    池未煊坐进车里,给司机报了一个小区的名字,司机立即开车前往。坐在车里,池未煊的理智才慢慢回笼,他拿出手机,手机上全是水,好在还能打出去,他拨通李承昊的电话,“承昊,请你帮我问问你媳妇儿,苏晴柔今天有没有给她打电话?”

    那端沉默了一阵,然后电话被安小离接过去。也不知道安小离哪里借来的熊心豹子胆,一改之前见到池未煊时唯唯喏喏的样子,凶悍道:“池未煊,你把我家晴柔弄哪里去了?我没找你要人,你居然还敢打电话来问我要人?”

    “……”池未煊挂了电话,眉头深深皱起来,她没有去找安小离,她还能去哪里?

    安小离将手机拿离耳边,双眼冒/火地瞪着手机,“靠,居然敢挂老娘的电话,气死我了。”

    李承昊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她立即在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随即又皱起眉头,担忧道:“晴柔那丫头去哪里了,要闹离家出走也要叫上我呀。”

    “你很想离家出走?”李承昊看着她咧了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安小离连忙狗腿的跑过去给他捶肩,“不是说笑吗?您对我这么好,我哪用离家出走啊。”

    “哼。”李承昊知道她表里不一的性子,轻哼了一声。然后想起好友那焦急的声音,“苏晴柔真的没有跟你联系?”

    “联系了也不告诉你,池未煊就是笃定了晴柔离不开他,不让他急一急,他就以为晴柔真不敢离开他。我倒希望晴柔这次闹狠一点,折腾死他。”安小离愤愤道。

    李承昊放下菜刀,鄙夷地看着她,“你们女人脑子里成天都装着什么东西?为一点小事就要死要活的离家出走,我们男人在外面做事容易吗?回来还要面对你们的小脾气小性子,哄了又哄,什么都给你们了,你们偏还不知足。难道成天情啊爱啊的挂嘴上,那才是真爱?”

    安小离气得叉起腰,“喂,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们为了一点小事就要死要活的,分明就是你们男人太过分了,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别以为就只有你们有旧爱,我们也有,随便抓两个出来也能气死你们。”

    “旧爱,你倒是说说你的旧爱?”李承昊阴森森地看着她,大有她敢说出来,他就去废了她的旧爱的架势。

    有杀气!安小离嗫嚅地往后退了一步,很没出息道:“我说晴柔,说晴柔。”

    李承昊上前一步,将她困在他的手臂与墙壁之间,对着她耳边温存道:“小离,既然你已经入了狼窝,就别想全身而退,你要还惦记着你那什么旧爱,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安小离浑身一颤,接着全身一软往地下栽去,这妖孽,明知道她的耳朵是敏感点,每次都用同一招,真卑鄙!

    池未煊来到苏晴柔的出租屋外面,他用力敲响了门,“苏晴柔,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苏晴柔。”

    门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但是池未煊认定苏晴柔一定躲在里面,他急得拿拳头用力砸得“嘭嘭”响,“苏晴柔,快开门。”

    或许是他敲门的声音太大,吵到了楼上楼下的住户,有人从楼梯间探出头来,不满地瞪着他,“喂,帅哥,现在已经大半夜了,你这样敲门,很影响邻居休息啊。”

    “是啊,有什么事还是回家去吵,不要影响我们休息。”楼下的住户也探出头来,她家刚添了新孙子,小孩子易受惊吓,听到敲门声就吓得哇哇直哭。

    池未煊尴尬又难堪,冲楼上楼下的住户连声赔不是,有人认出他是上次苏晴柔被围攻时,带苏晴柔走的那个黑马王子,“你是来找苏小姐的吧,她没有回来过啊。”

    “是啊,我也好久没看到苏小姐了,帅哥,你看看门把上的灰,就知道她没有回来过。”楼上的住户说。

    池未煊借着走廊的光亮,真的看到门把上积了厚厚一层灰,才终于确定苏晴柔真的没有回来过。他一边道歉一边往楼下走去。

    她没有回出租屋,那她这一天一夜又去了哪里?

    池未煊在大街上茫然地走着,雨势渐渐小了,可是雨点落在他脸上,他眼前一片模糊。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他快步上楼,来到苏母的病房外,他刚好看见特护推门出来扔垃圾,他连忙走过去,特护看见他,压低声音道:“池先生好。”

    池未煊点点头,透过玻璃窗看进去,特护仿佛知道他在看什么,她低声道:“苏伯母已经睡着了,您要进去看看吗?”

    “苏晴柔来过了吗?”池未煊站着没动。

    “没有,苏小姐有好几天没有来了,倒是她弟弟每天都会过来陪苏伯母待一会儿。”特护道。

    池未煊锁紧眉头,“那行,不要跟伯母说我来过了,我先走了。”

    “池先生,您等一等。”特护瞧他浑身**的,连忙进去拿了一根崭新的毛巾给他,“您擦擦吧,天气这么冷,当心着凉了。”

    “谢谢。”池未煊接过毛巾,大步向电梯方向走去。

    他全身都湿了,雨水粘在身上十分难受,他却顾不得。他靠在电梯的金属壁上,忽然现,原来不是他想看见她时,她就会在原地等着他。他心里挫败极了,苏晴柔,你到底在哪里,你回来吧。如果你是想惩罚我,我已经知道错了。

    池未煊走出医院,拿出手机给苏东宁打电话,“东宁,你姐回来没有?”

    “没有,姐夫,你们这到底是闹哪样啊,好端端的我姐怎么又离家出走了……”苏东宁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池未煊握紧手机,他找遍了海城的大街小巷,她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她都不在,她还能去哪里?脑中忽然闪现一个地方,虽然他很不愿意怀疑她会在那里,但是只有那个地方没找过了。

    池未煊坐上出租车,司机问他去哪里,他闭目沉思了一会儿,报了一个地址。出租车飞快向前方驶去,池未煊浑身一阵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浸透,给不了他半点温暖。

    苏晴柔,如果我找了你一夜,你却在他身边待了一天一夜,那么你让我情何以堪?

    池未煊下车时,已经头重脚轻,他付了车费,脚步蹒跚地走到别墅前。他伸出手,却半天都按不下去,如果她真的在里面,他该如何面对?

    向来果绝的池未煊,第一次这样犹豫不决。他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太阳穴突突直跳,最终他还是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起来时,宋清波正在给他妈打电话,“妈,你别管那么多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蒋妈,谁在按门铃,去开门。”

    宋清波烦躁地揉了揉头,“好了,就这样,我这里有客人来。”

    宋清波挂了电话,就听到蒋妈在外面大叫,“少爷,快来啊,大少爷昏倒了。”

    宋清波一个箭步冲出去,就看到池未煊倒在门口,他连忙蹲下去,试了试他的呼吸,呼吸滚烫,再摸他额头,额头也烫得厉害,“蒋妈,快叫救护车。”

    将池未煊送去医院,他已经高烧到42度,他一直在呓语,宋清波凑过去,听他在睡蛋中都喊着苏晴柔的名字,他皱紧眉头,轻叹道:“既然连蛋里都放不下她,为什么又要伤害她?”

    池未煊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又加上四处奔波在雨里淋了几个小时,此刻病来如山倒,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脸颊烧得通红,嘴唇也干裂了。

    宋清波坐在床边,端了一杯温开水,拿棉签给他沾水,蒋妈在一旁拭泪,“大少爷真可怜,苏晴柔真不是个东西,周旋在你们兄弟之间……”

    “蒋妈!”宋清波沉着脸瞪着她,蒋妈立即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委屈地拭了拭泪,“少爷,我看得出来你还是很心疼大少爷的,你就别跟他争了,行不行?”

    “你怎么不劝他别跟我争,我先认识苏晴柔的,凭什么要让给他呀?”宋清波将杯子放回床头上,再看躺在床上的池未煊,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蒋妈无奈地摇了摇头。

    池未煊在医院里躺了一晚上,出了一身汗,天亮时烧就退了,他睁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鼻子里充盈着消毒水的味道,他蹙紧眉头,欲撑身坐起来,浑身却像被大卡车碾过,又酸又痛。

    他全身绵软无力,跌回了病床上,也惊醒了一直守在床边的宋清波。

    他揉了揉眼睛,动了动僵硬的胳膊,看见池未煊正瞪着眼睛看他,像是见了鬼一般,他讥嘲一笑,刻薄道:“你不用这么吃惊,池未煊,我突然现我才是你的真爱啊,你看你大老远的要昏倒也跑我家门前昏倒,真是够情深义重的。”

    池未煊满头黑线,张了张嘴,才现自己嗓音哑得不出声来,宋清波随手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他,“喂,我知道小晴在哪里,不过我不告诉你。”

    宋清波得瑟地看着他,心里在想,求我呀,求我呀,求我我也不告诉你……

    池未煊喝干了杯子里的温开水,将杯子放回床头柜上,然后拔了手背上的针头,拿起旁边已经烘干的衣服穿上,就往门外走去。

    宋清波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系列动作,“喂,池未煊,你真的不想知道小晴在哪里?”

    池未煊扫了他一眼,拉开门大步走出去。他虽然不知道苏晴柔去了哪里,但是他确定她不在宋清波家。否则他病倒了,她不会避不见面。

    只要她不在宋清波那里,他就放心了。

    他刚走出医院,手机响起来,“喂,远兮,什么事?”

    “大哥,你在哪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顾远兮说。

    “好,我马上到公司。”池未煊挂了电话,抬头望着天空,昨晚下了一场雨,今天居然出太阳了,阳光洒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池未煊心头的阴霾散去,苏母跟苏东宁还在这里,苏晴柔能去哪里?等她闹够了脾气,她自然会回到他身边。

    这样想着,池未煊顿时神清气爽,昨晚的失意与焦急都统统消失了,他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坐进车里,往公司行去。

    进了总裁办公室,池未煊就看到顾远兮等在那里,顾远兮看到他还穿着前天那套衣服,脸色也灰白灰白的,刚才在电话里,他就听出他声音不对劲了,他连忙问道:“大哥,你身体不舒服?”

    “嗯,昨天不小心淋了雨,有点感冒。”池未煊握拳抵在下颌,喉咙一阵痒,他咳了几声。顾远兮见状,经过吴秘书的工作台前,他低声道:“吴秘书,去下面药房买些感冒药上来,送到总裁办公室来。”

    “是,顾总。”吴秘书连忙下楼去买药了。

    顾远兮推开门,见池未煊走进去了,他才跟着走进去,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大哥,关于凯德公司的合作,这是我综合评估后报的价,你看一下,据说乔氏也在争取跟凯德合作,凯德公司正在考察,据内部人员透露,最终会选择合适的报价选择合作公司。我相信,我的报价已经是全海城最低的,你签了字后,除了苏小姐,我会让上次经手过标书的人,接触一下标书,如果这次合作失败,我们就能将目标锁定,排除苏小姐的嫌疑。”

    池未煊打开文件,迅速看了看,他一边看一边还在咳嗽,看完之后,他在上面签了字,抬头笑望着顾远兮,“远兮,你现在已经能独挡一面了,计划书写得很不错。”

    顾远兮俊脸微红,“是大哥教得好。”

    “不用谦虚。”池未煊又咳了几声,把文件递给顾远兮,“就按你的计划进行吧。”

    “好。”顾远兮接过文件,看他咳得脸通红,“大哥,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去休息睡一会儿,你告诉吴秘书,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池未煊说着站起来,顾远兮看着他的背影担忧不已。

    池未煊挥了挥手,径直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去。然而,当他看见被子里隆起的身影时,他眉头皱起来,什么人这么大胆,敢跑他休息室来睡觉?

    他来海城开公司时,也曾有女人脱/光了衣服爬上他的床,他毫不留情将那女人扔出了办公室,后来就再也没人敢往他床上爬。

    时隔两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不死心。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对这种脱/光衣服爬上男人的床的女人尤其痛恨,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被角,却在看到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时动作一滞,他凑过去一点,看到那张熟悉的小脸时,呼吸顿住,随即恨不得掐死她。

    他找了她一晚上,她居然躲到这里来睡大觉了,池未煊真是气得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真想将她从床上拽起来,问她到底要疯到什么时候,可是却在看到她眼角滑出来的泪珠时,整颗心都软得一蹋糊涂。他怎么还能对着她脾气呢,他不是告诉自己,只要她回来就好了吗?

    池未煊沉沉一叹,脱了鞋袜爬上床,将她怀里的枕头抽出来,然后将她拥进怀里。她在怀里,他的心才终于踏实了。他将她越抱越紧,困意袭来,他沉沉睡去,真好,她回来了呢。

    晴柔是被耳边剧烈的咳嗽声吵醒的,她睁开眼睛,眼前还有些模糊,等慢慢适应了屋里明亮的光线,她现她被人拥进怀里,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池未煊的脸。

    她恍惚以为自己还在蛋中,他不是去找舒雅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揉了揉眼睛,然后用力睁大眼睛,他不是幻觉,他没有消失,他真的在她身边。

    晴柔呆呆地看着他,心里被一种无法言喻的欣喜充盈着,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生怕一眨眼睛,他就会消失。

    前天晚上,她遇到宋清波,她喝得烂醉如泥,被宋清波带回了他的家。后半夜,她被尿憋醒,磕磕碰碰去上了厕所,酒就醒了大半。

    她看着这间完全陌生的房间,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走到床边,看到床头上她跟宋清波的合影,照片里,自己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竟也丝毫不比舒雅差。

    可是现在,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很憔悴,她问自己,为了个男人搞成这样值得吗?不就是失恋吗?多大点事啊,要死要活的?

    然而,不管她怎么说服自己,她都无法从这段已经支离破碎的爱情中走出来,她比她想象中还要爱他。因此,当他的眼中只看得见舒雅时,她才会这么痛不欲生。

    她怔怔地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努力想要那样微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最后,她真的掩面失声痛哭。怎么办,只是想想离开他,她就痛得快要死去了。

    原以为只要用心付出,就能够收获爱情,原以为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会渐渐忘记舒雅,却原来那只是她的愿望太过美好。

    说到底,她对他浓烈如飞蛾扑火一般的爱,在现实的无情里根本经不住风雨,只要那道名为舒雅的台风刮来,就不堪一击,瞬间支离破碎。

    是她想得太过美好了,是她想得太过天真了。

    而这种事,能怨舒雅吗,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两个人在一起总有这样那样的波折和考验,即使没有舒雅的存在,说不定也会出现别的初恋情人或是暗恋情人,他们本就在风雨中飘摇的脆弱感情,又怎么经得起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摧残?

    一切都是因为她爱得太深了,所以注定她是被动的一方,注定是那个受伤害的一方。

    她放下照片,穿好鞋子下了楼。她没敢开灯,连步子都放得很轻很轻,她穿过客厅,来到大门口,推开门时,深夜的寒风扑面而来,她冷得直哆嗦,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跨了出去。

    她知道不告而别很不厚道,只是宋清波的深情,她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回报,与其纠缠,不如当机立断,不要耽误了他的人生。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拉开卧室的门那一刹那,住在她对面的宋清波就醒了,他坐了起来,听着她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他的心一阵撕裂般的痛。

    他屏住呼吸,仿佛要记住她远离的脚步声,明明那么轻,却仿佛重重踏在他心上,让他疼痛难挡。

    她拉开门迎着寒风走出去时,他站在楼梯扶手上,在门合上那一刹那,他捏碎了掌下的木质扶梯,猝然跌坐在楼梯上,他又哭又笑,小晴,你真的很绝情。

    苏晴柔从别墅区走出来,外面一片漆黑,路灯洒下一片惨淡的光芒。这里是高档住宅区,鲜少有出租车开到里面来,这时也没有公交车。

    她便步行往前走,天太黑,路太长,四周又没有行人,显得特别阴森。她为了给自己壮胆,便大声唱起歌来,“我要找到你,不管南北东西,打开幸福的盒子……”

    唱着唱着,又觉得这首歌太煽情,便换了一首萧亚轩的《突然想起你》,结果唱到“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拥抱过后,我的双手应该放在哪里,我始终学不会控制,我的呼吸,在玻璃窗上,呵出你美丽的名字,寂寞来袭,有眼泪,应该流在哪里……”

    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是她太不勇敢了,所以才会连唱首歌,都能够勾动她的泪点,让她潸然泪下。

    她在黑暗中恍恍惚惚地向前走,从天黑走到天亮,迷迷糊糊地穿过大街小巷,她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眼前尽是他焦急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远到再也触摸不到……

    当她停下时,她才现自己居然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游乐场外面,她跟着游客走了进去,在旋转木马那边买了票,坐上了旋转木马,这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有令人艳羡的男主角,只有一只寂寞的丑小鸭,正一遍遍拔打着电话。

    她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想告诉他,她自己来坐旋转木马了,可是手机一遍遍提示她,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在拨。

    她想,他现在一定打到舒雅了吧,他们十年没见,一定有好多情话要说,她打电话过去,一定会吵到他们的。她不能这么不懂事,不能惹他嫌。

    她坐在许多遍旋转木马,直到游乐场关门,她被工作人员请出游乐场,她站在铁门外面,仍能够看到旋转木马那边,有一只得不到爱的丑小鸭,坐旋转木马上黯然神伤。

    当华灯初上,夜幕渐渐降临,恍惚的她才意识到自己出来一天一夜,他会担心她吧?即使不爱,至少也有几分喜欢吧。

    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一般,她再无法往前迈一步,暮色中,她孑然而立,身姿楚楚,宛如要羽化归仙。

    心里有一个声音,哪里来就哪里去吧,跟着心走。

    终于,她转过身去,朝着来时的方向,归去。

    站在帝景天成的别墅外面,别墅里一片漆黑,院子里没有他的车,他还没有回来。她突然就失去了勇气,不敢跨进去,怕自己会迎接他拥着他心头挚爱的女人归来,告诉她,正主已经回来了,她该卷铺盖走人了。

    她从未如此怯懦过,这一刻,她却只想退缩。转身离去时,她才现,天大地大,居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最终还是走到公司楼下,保安认识她,放她上了楼。她走了一天一夜,又饿又累,她吃了一点饼干勉强充了饥,就在休息室里睡着了。

    这里是唯一离他最近的地方,被子上还残留着他须后水的味道,那么清爽好闻,她躺在床上,将他睡过的枕头抱在怀里,仿佛他还在她怀里一般,沉沉睡去。

    他剧烈的咳嗽声惊回了她的思绪,她现他的脸色出现不正常的潮红,她伸手覆在他额头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低呼:“好烫!”

    她连忙冲进卫生间,接了盆温水出来,帮他擦太阳穴,颈侧,以及手心脚心背心。擦完后,她端着盆子往卫生间走去。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她走开,他心一慌,也不顾自己还在烧,跳下床,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他的下巴搁在她肩窝处,呼吸滚烫,“你要去哪里?”

    晴柔冷不防吓了一跳,盆子掉在地上,水溅了一地都是,她有些不自然,“池未煊,你别这样,你在烧,快回去躺着。”

    池未煊将她扳过去,与她面对面,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我就算烧,也一样有力气收拾你。”

    池未煊说着,滚烫的唇已经压了下来,用力吸/吮她的唇。晴柔的心忽然狂跳起来,她挣扎,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把感冒传染给了她,她也觉得头重脚轻起来。

    “呃……”她张开嘴,他火热的舌就蹓了进去,在她嘴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她的舌被他吮得一阵麻,浑身都软了。

    池未煊整个人都昏沉沉的,她往地上滑,他搂着她顺势倒回了床上,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边细致的吻她,一边伸手拉开她衣服拉链,推高她的毛衣,手绕到后面去解开了她的胸罩。

    “池未煊,你还在烧……”晴柔一惊,尾音淹没在他的唇齿间,他火热的大手揉搓着她胸前的丰盈,一边还用手指夹着那上面颤巍巍绽放的红梅。

    晴柔浑身就像过电了一般,浑身软成了一摊泥,再也凝聚不成形。她渐渐放弃挣扎,任他为所欲为。

    池未煊察觉到她不再挣扎,松开了她的嘴,吻她的脸,吻她的下巴,脖子,在她锁骨上留下一道道殷红的牙印,然后含住了她的顶端。

    她浑身抽搐了一下,一股股热浪涌上心田,又汇聚到小腹,然后一股暖流流了出来,就算她心里抗拒着他,她的身体还是早早犯了贱,投了降……

    池未煊用力吮/吸了几口,然后趴在她胸口再也没了动静。晴柔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他接下来的动作,只等到他渐趋平稳的呼吸声。

    她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尴尬地将自己从他嘴里拔了出来,迅速穿好内衣,拉下毛衣,她扯过被子将他盖上,起身出去买退烧贴,经过秘书的工作台,吴秘书震惊地看着她,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买了退烧贴回来,刚走进总裁办公室,就见池未煊倚在门口,目光讳莫如深地盯着她,她连忙走过去,“你就不能消停点吗,快回去躺着,烧了还这么能折腾。”

    晴柔走到他身边,将他搀扶着走回休息室,然后将他按坐在床上,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盒退烧贴,取出一张来撕开,然后贴在他额头上。

    刚贴上,就被他扯掉,他皱着眉头说:“我不要贴这么幼稚的玩艺儿。”

    “大哥,你是不是高烧烧坏脑子了?”晴柔蹲下去将退烧贴捡起来,重新贴在他额头,刚贴上他又扯了下来,这次更恶劣,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晴柔气得不轻,她从盒子里又取了一张出来,撕开贴在他额头上,他又伸手去扯,晴柔眼疾手快地按住他的手,凶悍地瞪着他,“我知道你一点也不稀罕我照顾你,我有自知之明,你实在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

    她说完,真的甩手走人,刚走了两步,她的手又被他拽住,她眼前一热,不知名的委屈袭卷了她整个心房,“我知道,舒雅回来了,我连留在你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

    池未煊瞪着她的背影,眉头深锁,半天才憋出一句,“她没有回来。”

    晴柔以为自己是幻听,转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没有回来。”

    晴柔心里忽然涌起深沉的悲哀,“因为她没有回来,所以我还有利用价值对不对,池未煊,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你明知道我爱你。”

    “苏晴柔,留在我身边,什么也别想,心安理得的接受我对你的好,不好吗?”池未煊皱着眉头望着她。

    晴柔眼泪落了下来,本来已经浮肿的眼睛,此刻眼圈更是泛红,“你真的太自私了,我怎么可能什么也不想?以前,我想要的,就是你对我好。可是现在,我才现,我想要的越来越多,我想要你只对我一个人好,我想要独占你。可是你不属于我,你属于舒雅,就是你对我的好,也是托了舒雅的福,否则你连看也不会看我一眼。”

    她抹了一把泪,“她没有回来,所以你还需要我待在你身边,有一天,她回来了,我又该如何自处?池未煊,你不能只想着你自己,请你也为我想一想,好不好?”

    “她回来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苏晴柔,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池未煊在让步,他知道,面对眼前这个小女人的眼泪,他越来越没有拒绝的办法。

    “你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池未煊,她是你念了十年的女人,她回来了,你会倾尽你的下半辈子疼她爱她,给她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而我,只是一个替身,如今她回来了,我就该有自知之明,将你完完整整地归还给她。”晴柔抹不净脸上的泪,索性就放任自己痛快的哭一场。

    池未煊的心疼得抽搐起来,他站起来,将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晴柔拥进怀里,他眼前一阵迷茫,“柔柔,我早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替身了,最开始,或许我是把你当成她的替身,但是现在,我已经分不清了。”

    晴柔的心漏跳了一分,她抬头看着他,他是第一次这么温存的叫她柔柔,很动听,很让她心醉,可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弄清楚一些东西。你也不会甘心就这么放弃我,对不对?”池未煊柔声道。

    晴柔的眼泪落得更急了,他说得对,她不甘心就这放弃他,所以明知道他是在诱/惑她,她依然心甘情愿的沉沦。

    苏晴柔,你瞧,你就是这么全天下最傻的傻瓜,只要他抛出一点诱饵,你就会心甘情愿的上钩,永不知悔。

    池未煊轻叹一声,将她拥得更紧。苏晴柔,你这个替身太不乖了,你不停的出状况,我不停的帮你善后,如果没有你在身边出状况,我甚至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我该怎么告诉你,我对舒雅的执念,是因为我心里藏着一个结,这个结一日不解开,我就一日不能从过去的束缚中挣扎出来,就一日不能爱你。

    苏晴柔,你爱我,就留在我身边,陪着我,从那场执念中走出来。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