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39抱她回房
    顾远兮拼命向前跑,一口气跑到假日酒店外面,他喉咙干得像着了火一般,他看着酒店的招牌,咧嘴笑了。[请记住 都市文学 :

    只要到了酒店门口,他就不怕她跑了。他捂着胸口,等喘匀了气,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与型,进门时,甚至还在玻璃门上照了一下自己的样子会不会很糟糕,待他确定自己没有哪里不对劲,他才大步走进酒店。

    他径直走向电梯,乘电梯到了申世媛所住的楼层,他深吸了口气,按响门铃。门铃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顾远兮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恰在这时,一名清洁阿姨拿着清洁工具走来,看见他站在门口,清洁阿姨说:“先生,麻烦让让。”

    顾远兮看见她熟练的插卡开门,然后拎着清洁工具走进去。他有些懵,跟在她身后走进去,房间很整洁,包括床单被子都铺得整整齐齐,一点褶皱都没有。

    顾远兮后知后觉,“请问一下,住在这里的房客是不是已经退房了?”

    “对啊,刚才已经退房了,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清洁阿姨回道。

    顾远兮后退了一步,立即转身向楼下奔去,冲出酒店,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四处张望,眼前哪里还有申世媛的影子。

    顾远兮站在寒风凛凛的街头,心一点点凉透了。他在马路边上站了许久,久到都快变成了一樽雕像,他才慢腾腾地走回酒店,回到申世媛住过的房间。

    清洁阿姨还在打扫清洁,他走过去,坐在那晚他们坐过的地毯上,回忆那晚他们喝红酒吃泡面的情形,竟是从未有过的幸福。

    这些年来,他一直以池未煊马首是瞻,从没有思考过自己的人生。如今大哥大仇得报,他也是时候该想一想他的未来了。

    清洁阿姨出来,见他去而复返,她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哦,我没地方去,想在这里坐坐。”顾远兮轻声道。

    清洁阿姨听他说得可怜,又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生怜悯,“之前住在这里的那位小姐是你女朋友?你们吵架了还是分手了?”

    “她不是……”

    “年轻人,别怪阿姨多嘴,吵架可以,但是别轻易说分手,伤感情的。如果你很爱她,就不要轻易放弃,去把她追回来。”清洁阿姨一边打扫卫生,一边跟他说话。

    顾远兮怔怔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地毯上划动,突然手指被硬物刺了一下,他低下头去,从地毯里扒出一只耳环来,他记得这是申世媛的,她总喜欢戴那种很夸张的耳环。

    他看着手里的耳环,心一点点回暖,她的耳环遗落在这里,算不算是老天给他们彼此留的一个机会?

    “阿姨,谢谢你。”顾远兮站起来,一改方才的沮丧与忧郁,黑黑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来,大步向门外走去。

    清洁阿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心里感叹:年轻真好啊!

    顾远兮走出酒店,将那只耳环小心放进西装的内袋里,那里正好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他抬起头来,刚才还乌云满布的天空,此时却已经放晴,暖暖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他觉得心脏那处也在微微烫。

    ………………

    晴柔与安小离分手后,她提着几个布袋走到公交车站等公车,想起刚才撞见乔蛋洁那一幕,她忍不住叹气,乔蛋洁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是她始料未及的。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这样自暴自弃,到底值不值得?

    她不是乔蛋洁,也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和做法,只是觉得她从小生活在象牙塔里,被保护得太好,觉得天下的东西,只要她要,就是她的。如果有一天不是她的了,她就承受不了。

    这样的人除非一辈子顺风顺水,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否则一旦遭遇挫折,她就会被挫折打倒,从而将所有过错都推给别人。

    乔蛋洁一步错,步步错,只希望她能够及时省悟,不要再错下去了。

    耳边忽然传来汽车紧急刹车的“嘎吱”声,晴柔抬起头来,就见一辆红色的轿车倒回来,停在她面前。

    车窗缓缓降了下来,露出乔少桓那张虽憔悴,但依然英俊的脸庞来。他探过身来,“苏晴柔,上车。”

    晴柔微微弯下腰,才看清楚车内坐着的人是乔少桓,她站在原地不动,疏离道:“不用了,我等的公车马上就来了。”

    “上车,我有话跟你说。”乔少桓蹙起眉头,不悦地看着她。

    晴柔直起身来,不再看他,她跟他已经没关系了,她不必再看他的脸色行事。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关系,真不适合待在一起。

    身后有公交车进站,前面堵着一辆车,公交车靠不进来,司机直接喇叭。站台上等车的人不满的骂起来,乔少桓却一点也没有开走的意思,定定地看着晴柔,似乎在跟她比毅力。

    “喂,你谁啊,赶紧把车开车,不要耽误我们赶时间。”有人高声道。

    “是啊,有辆车了不起啊,这里是公交站,不准停车的。”另一人说。

    然后身边的人七嘴八舌的闹起来,有人看见苏晴柔跟乔少桓说话,理所当然认为他们在吵架,“喂,你们小两口吵架也别妨碍我们赶车,要吵回家去吵。”

    “对啊,耽误大家的时间,这是不道德的。”

    身后公交车陆陆续续开过来准备进站,因为乔少桓堵在前面,都没法进站,所有司机都开始鸣喇叭,有脾气不好的更是骂骂咧咧。

    晴柔本来打算无视到底的,最后却扛不住压力,这些人越骂越难听,她待不下去了,也不想妥协,转身往前走去。刚走了几步,她的手腕就被人拽住,她被拉得一踉跄,撞进了乔少桓怀里,乔少桓的声音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我是毒蛇猛兽么?你要这样对我唯恐避之不及?”乔少桓生气地瞪着她,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陌生人,我没道理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殷勤。”晴柔说着用力去掰他的手,他就顺势反扣住她的手,牢牢地禁锢了她的手臂。

    “陌生人?苏晴柔,我怎么记得曾经我的户口本上还写过你的名字。”乔少桓说。

    “你也知道那是曾经,乔少桓,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你别告诉我,失去我你才现你爱上我了。”晴柔气恼地瞪着他,她扯了扯手腕,他依旧不肯放手,甚至将她往车边带。

    公交站那边已经骂翻了天,喇叭声响彻于耳,还有人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乔少桓不以为意,冷冷地跟晴柔对峙,晴柔甩不开他的手,被他拖到车边,按进了副驾驶座。晴柔气得去开门,他却眼疾手快的放下童锁,将她反锁在里面。

    乔少桓快步绕到驾驶座那边,动车子快速离去。而此时公交站后面已经堵了十几辆将要进站的公交车。

    “乔少桓,你到底想怎样?”晴柔气愤极了,结婚的时候他总是漠视她,现在却反过来纠缠她,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乔少桓偏头看了她一眼,她气鼓鼓的样子在他眼里那么富有生气,他眸光轻闪,“苏晴柔,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上你了,你相信我吗?”

    “乔大少还真会开玩笑,曾经连看一眼都会脏了您眼睛的女人,您会爱上?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晴柔毫不客气地讥讽道。她不是圣人,面对那么多伤害,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乔少桓脸上掠过一丝愠怒,“现在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我相不相信有那么重要?乔少桓,你都做过些什么,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我相信你爱上我了,除非我脑残,麻烦前面路口停一下。”晴柔说完,扭过头去看向窗外,不再理会他。

    与此同时,池未煊也在这条路上,他并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公交站的情况。前面路口红灯,老王停下车,随意地扫了一眼对街排着长龙的公交车。

    他忍不住感叹道:“这年头的年轻人为了浪漫越来越不靠谱了,把车停在公交车站,交警也不去开罚单,太离谱了。”

    耳边不绝于耳的喇叭声,池未煊抬头随意瞄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乔少桓拽着晴柔的手往红色轿车旁走,他目光一紧,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车身动起来,他侧过身去,看着那辆红色轿车也往前开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影子,他才收回视线,掏出手机给晴柔打电话。

    晴柔手机响起来时,她还在让乔少桓停车,她瞟了一眼来电显示,看了看旁边的乔少桓,她接起来就听到池未煊清越的声音:“在哪里呢?”

    “在车上。”晴柔说,“你下班了吗?”

    “嗯,你哪条街?现在下车,我去接你。”池未煊淡淡道。

    晴柔看了乔少桓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的街道名称,“广西南路,你不用过来接我,我自己回去。”

    池未煊的声音顿了顿,“跟安小离在一起?”

    “哦。”晴柔犹豫了一下,本来想说是跟乔少桓在一起,对方已经挂了电话。看着黑下去的屏幕,她愣了愣,是没电了没信号了还是生气了?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无意识地摩挲着,乔少桓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往前开。

    等晴柔回过神来时,车子停在了一家私房菜馆前,乔少桓看着她,说:“陪我吃晚饭,吃完晚饭我就送你回去。”

    “乔少桓,你到底想干嘛啊?”晴柔愤怒地瞪着他。

    乔少桓二话不说,伸手拿走她的手机,这是一款黑色高端智能机,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池未煊之前用的。

    手机被抢,晴柔欲抢回来,乔少桓却已经推门下车,绕到副驾驶座来打开车门,“下来吧。”

    晴柔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凛着小脸,“手机还我。”

    “下车。”乔少桓坚持。

    晴柔气得不得了,简直要破口大骂,“手机还我!”

    乔少桓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向私房菜馆里走去,他笃定苏晴柔会来追他。过了两秒钟,他就听到苏晴柔气急败坏的甩上门,追了过来,他嘴角扬了扬,眼底的光芒却黯了黯。

    走进餐馆,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苏晴柔紧追而至,“乔少桓,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无赖了?我没有任何心情跟你一起吃饭,手机还我。”

    “吃完饭我自然会还给你。”乔少桓点了几个菜,然后将菜单交还给服务员,双手抱胸地望着她,那架势大有她不陪他吃饭,他就不还她手机的气势。

    晴柔瞪着他,最后不得不败下阵来,她颓然地坐在椅子里,语气里是说不出来的疲惫,“乔少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们兄妹俩就一定要这样阴魂不散的缠着我才肯罢休是不是?”

    乔少桓不吭声,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如果是半年前,她这么摆谱,他早就一走了之了,可是现在,只要她肯跟他说话,哪怕是讥嘲,他也舍不得离开。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特对不起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现在的不幸都是我造成的?”晴柔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对,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别人,你们才会心安理得的面对自己的失败。但是你们的不幸,不是我造成的,所以请你们放过我,不要再来缠着我了。”

    乔少桓定定地看着她,“柔柔,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吃顿饭,有这么难吗?”

    “你是想跟我一起吃顿饭吗?那你有没有问我,我想不想跟你吃这顿饭?”晴柔的眉心越拧越紧,她不是小孩子,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她就会什么也不计较了。

    受过的伤,吃过的苦,不是他心血来潮请吃顿饭,就能够化解的。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乔家人。

    “柔柔,过去的事情我们都忘记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乔少桓放低姿态道。

    晴柔摇头,“不可能的,手机还我吧,我真的没办法跟你坐在一起吃饭,我怕我会消化不良。”

    “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但是柔柔,我说的话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手机还给你。”乔少桓将手机放在她手边,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晴柔听脚步声远去,才颓然地靠坐在椅子里,此时服务员上菜,竟是她平时喜欢吃的菜。她看着一桌琳琅满目的菜肴,沉沉的叹了一声,乔少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晴柔没有胃口,也不想欠他什么,即使是一顿饭。她拿着东西转身往外走去,这里的路段没有回帝景天成的公交车,她站在马路边上等出租车。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转弯处快速驶来,晴柔没留意,等摩托车忽啸着朝她撞来时,她吓得连连后退,骑摩托车的男人技术很好,从她身边擦了过去,紧接着她手里一空,她的手机被人抢了,手里的袋子掉了一地。

    “喂。”晴柔反应过来,这是摩托车抢劫,她一边往前追,一边大喊,“抢劫了,快来人啊,有人抢劫。”

    晴柔的脚本来扭伤了,追了没几步,脚踝就隐隐作痛,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辆摩托车消失在路口。手机是池未煊的,他好心拿给她用,她却连手机都保护不了,她急得直哭,为什么所有人都跟她的手机过不去?

    路过的行人听到她的呼救,没人帮她去追,有人说:“小姑娘,最近摩托车抢包抢手机的很猖狂,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你人没事就万幸了。”

    “是啊,你不知道前几天郊外有一起摩托车抢劫事件,那个女人才惨,她死死拽着包不松手,被那个没人性的东西拖行了几百米,最后活生生给辗死了。”另一个路人附和。

    晴柔心有余悸,哭声也顿住了,正在这时,前面传来“砰”一声巨响,把他们吓了一跳,“前面好像出车祸了,我们快去看看。”

    人一下子全都**了,晴柔看着散落了一地的袋子,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捡了起来。手机被抢了,她回去该怎么跟池未煊交代啊。

    晴柔一筹莫展,今天估计是她的灾难日,出门碰到乔氏兄妹不说,手机还被抢了,真是倒霉透顶了。晴柔站在那里等出租车,身后吵吵嚷嚷的,她转过身去,就看见乔少桓一头是血的向她走来。

    她愣了一下,他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你……”

    乔少桓已经走近了,他伸手向她,晴柔低头看去,看见她的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她忽然就不知所措起来。

    旁边有人目睹全过程,兴奋道:“小姑娘,快拿着,这年头的热心人已经不多了,刚才他听见你喊抢劫,就追了过去,飞身扑倒了摩托车,才将那个抢劫犯抓住,你看他头破血流的,你可要好好感激人家。”

    晴柔嗓子热,愣愣地看着他掌心的手机,想着他为了帮她拿回手机,以身扑倒摩托车,她心里就堵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她才伸手拿回手机,涩声道:“谢谢。”

    “不用谢,以后等车的时候不要太靠近马路,看到有可以的摩托车冲过来,要及时避让,就这样,我走了。”乔少桓说完,转身走了。

    晴柔看着他一瘸一拐地离开,终是忍不住叫住他,“乔少桓,你的伤?”

    乔少桓脚步顿了顿,“我没事。”

    晴柔知道自己不该,她还是忍不住冲过去拦住他的去路,“我陪你去医院包扎,你这样我不放心。”

    “真的没关系,就蹭破了一点皮,死不了的。”乔少桓笑了笑,拒绝了她。

    “不行,我是为了帮我抢回手机才受伤的,我不想欠你人情,走吧,前面就有一家医院,等你包扎好了伤口,我就离开。”晴柔走过去扶着他,他伤得很重,头上的血珠不停往外渗,落在她衣服上,她也没有在意。

    乔少桓咧了咧嘴,温顺的靠在她身上,任由她搀扶着他向医院走去。

    进了医院,晴柔去排队挂号,现在是晚上,医院的人没有白天多,晴柔很快拿到号,扶着他去了外科,医生给乔少桓检查,他头上有一个大的伤口,手臂脱臼,身上也有几次擦伤,就没有明显的伤了。医生听说他是去扑摩托车,震惊之余,又建议他去做全身CT。

    一连串检查下来,终于确定他没什么事,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医生建议他留院观察,乔少桓坚持不住院,晴柔只好让医生给他开药。

    出了医院,街上已是华灯初上,霓虹的光芒照射在他们脸上,晴柔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你怎么那么笨,摩托车开那么快,万一撞死了怎么办?”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帮你把东西抢回来,手机没摔坏吧。”乔少桓关切道,刚才她在门外等时,一直在摆弄手机。

    “嗯,开不了机,没事,我明天拿去修一下就好。你真的没事吗?不用住院观察一下?”晴柔担忧道。

    乔少桓局促的笑了一下,“现在生病住院就花钱,你知道我们家……,其实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晴柔心里有些愧疚,不管怎么说,乔家落到现在这种境地,她始终觉得过意不去,“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帮我打个车,我自己回去。”乔少桓不再像之前那么咄咄逼人,晴柔反而更内疚了,坚持要送他回去。

    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晴柔扶着他下了车,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真的不需要住院观察?如果你是担心钱问题,我可以……”

    “柔柔,我是男人,我不会用你的钱,更何况你的钱……,回去吧,我进去了。”乔少桓抬了抬手,最后却克制地缩了回去,他转身一瘸一拐的向小区里面走去。

    晴柔站在小区门口,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她才坐上车离去。

    出租车绝尘而去,乔少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若有所思地看着晴柔刚才站立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对面传来乔蛋洁气急败坏的声音,“哥,你为什么要帮苏晴柔?”

    乔少桓没有说话,直接点了红色键,挂断了她的电话。

    电话这端乔蛋洁气得不得了,将手机狠狠摔了出去,手机砸在墙上,瞬间摔成碎片。她怎么也想不到坏事的会是大哥,他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对付池未煊跟苏晴柔吗,他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

    晴柔回到帝景天成,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身上的现金都花得差不多了,看着计程器上249的数字,她抹遍了所有的包,都没有凑足一百块,她尴尬地看着司机,“师傅,可以刷卡吗?”

    司机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小姐,我这是出租车,不是商场。”

    晴柔抹了抹汗,转头看着别墅,别墅里一片漆黑,她手机又开不了机,只好向司机借手机。她按了池未煊的手机号码,犹豫了一下,她又删除了,拔通了苏东宁的手机。

    “喂?”苏东宁睡意朦胧的声音从彼端传过来,晴柔连忙道:“东宁,拿两百块钱出来帮我付一下车费,我身上没钱了。”

    “哦。”

    苏东宁迷迷糊糊地下床,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往外走,经过客厅时,橘黄色的灯光下,池未煊坐在沙上,仿佛老僧入定,他吓了一跳,瞌睡虫全被吓跑了。

    “姐夫,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呀,吓我一跳。”苏东宁拍着胸口,还好他心脏够强壮,否则一定会被他吓出神经病的。

    “你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哦,姐说她打的没钱付车费,让我出去帮她付车钱。”苏东宁边说边往门边走去。

    “你回去睡觉,我去。”池未煊站起来,大步向门口走去,苏东宁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他揉了揉脑袋,抬头看向客厅里的钟,12点了,他皱紧了眉头,姐怎么现在才回来?

    晴柔万万没想到会是池未煊出来帮她给钱,他问了车费,直接从钱包里拿出三张大红钞票递给司机,然后看也没看她一眼,头也不回地向别墅里走去。

    晴柔拎着东西跟上去,她脚伤未好,走不快,一转眼池未煊就不见了,她郁闷得不行,拎着东西追过去。

    她跑得急,一时没留意脚下有根树枝,被狠狠地绊倒在地,“呃,好痛。”她全身都要摔散了架,她奔波了一晚上,此时已经筋疲力尽,趴在地上就不动了。

    池未煊听到身后的痛呼声,脚步滞了滞,依然大步往前走去。下午他看到她上了乔少桓的车后,他的心情就一直阴郁着,他推了一切饭局,回到家等她。

    从六点等到十二点,她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回来,他的心沉进了谷底。他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是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还是乱想起来。

    他们在一起干什么?有什么话可说,要聊到这时候,她为什么要骗他她跟安小离在一起?

    他越想越愤怒,她若是坦诚她跟乔少桓在一起,他也不会这么生气,可是她居然骗他。他狂躁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最后拿起电话给她打电话,打过去居然还关机。

    如果她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估计会直接掐死她。

    晴柔趴在地上,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那个男人去而复返。她苦笑一声,从小,她就知道跌倒了要自己爬起来的道理,所以现在,她也能自己爬起来。

    坐在地上,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泪,她跪起来去捡散了一地的东西。捡着捡着,眼前忽然出现一双深色棉拖,她仰起头来,就看到池未煊站在她面前,拧着眉心瞪着她。

    晴柔咧嘴一笑,向他伸手撒娇道:“抱抱……”

    池未煊眼角狠狠地抽了抽,路灯下,她眼睛下尽是鲜红的液体,他被她一脸的“血泪”惊住了,她犹不自知,伸着手娇憨的要他抱抱。

    他蹲下去,拽过她的手,她手心被地上粗砺的石子磨掉掉了皮,手心正往外渗血,她仿佛不知道痛一般,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一腔怒气转为无奈,她生来就是克制他的,她这副模样,他根本不忍心责备她。轻轻将她抱进怀里,他把地上的东西提了起来,抱着她向别墅走去。

    晴柔将头靠在他肩窝上,想了想,坦诚道:“池未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我没跟安小离在一起。”

    池未煊没想到她会主动坦诚,他身体僵绷了一下,哼了一声,“那你跟谁在一起?”

    “我说了你别生气。”晴柔瞄了他一眼。

    “放。”池未煊多一个字也不肯给她。

    晴柔瘪瘪嘴,“你答应我不生气,我才说。”他之前让她保证过,不跟乔家人见面,可是海城就这么大,街头偶遇可不能赖在她身上。

    池未煊拿她没办法,点了点头,“好,我不生气,你说吧。”

    晴柔双手搂在他脖子上,做好一切预防措施,万一他待会儿一生气扔了她,她会摔得很难看的。“其实,我跟乔少桓在一起,你别生气,不是我主动找他的,我在那里等车,他开车过来,然后……”

    池未煊心里缓和了一下,至少她还懂得跟他坦白,就不算无药可救,“苏晴柔,我连付车费的钱都没有?要你去捡这个便宜?”

    晴柔狂汗,“我哪有捡便宜。”

    “你们一整晚都待在一起?”池未煊到底还是没忍住,酸气冲天的问。

    “嗯。”

    “苏晴柔,你对我坦城,我很高兴,但是不代表我会高兴的接受你跟你前夫待了一整晚的事实。”池未煊严厉道。

    “你误会了,今晚生了好多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遇上摩托车抢劫,他帮我追回了东西,但是他受伤了,所以我带他医院,医生说他有轻微脑震荡,然后我就送他回去了。”晴柔着急地解释,生怕他会误会她。

    池未煊的脸色和缓了些,这时他抱着她进了别墅,他按开了灯,灯光下,她衣服上全是血,看来她没有说慌。

    “你身上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只是吓到了,你不知道那摩托车骑得有多快,我听说还有人被活活拖死的。”晴柔心有余悸道。

    “以后再有人抢你东西,不要去追,他们都是亡命之徒,知道吗?”池未煊将她放在沙上,认真的察看她有没有哪里受伤,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出去逛街也能出这么多状况,所幸她没什么事。

    晴柔心里一暖,“可是他抢了你的手机……”

    “手机没了可以再买,你没了……”池未煊语气渐次低了下去,晴柔听不清他后面在说什么,这时苏东宁听到动静开门出来,看到晴柔时吓了一跳,“喝!”很显然,是被她一脸的血给吓到了。

    待看清是苏晴柔时,他才抚着急跳的胸口,“姐,大半夜的,你装神弄鬼的干什么呀,吓死个人了。

    他走近了,又看到苏晴柔衣服上的斑斑血迹,顿时尖叫着冲过来,脸都吓白了,“姐,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你别吓我啊。”

    晴柔还没反应过来,苏东宁趴在她怀里大哭起来,“姐,你不能有事啊,你有事我怎么办?呜呜呜,姐,你别死啊。”

    晴柔一头冷汗,瞥眼看见池未煊嘴角直抽,她一脚踹开了苏东宁,“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丢死人了。”

    “姐,我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千万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去了,嘤嘤嘤。”苏东宁继续煽情。

    池未煊直接拎着他的衣领将他扔开,“好了,回房去睡觉,你姐没事,她身上是狗血……”

    “……”

    “……”

    苏东宁不放心地看了看苏晴柔,“姐,你招谁了,泼你一身狗血?”

    “……去睡觉吧,我没事,乖啊。”晴柔摆了摆手,苏东宁依依不舍的走进卧室,快要合上门时,他又探出头来,“姐,你真的没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没事,你去睡吧。”

    苏东宁这才关上门,去睡觉了。

    池未煊拿来医药箱,帮她把手上的伤口处理了,她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可怜兮兮道:“池未煊,我还没吃晚饭。”

    “一夜不归的人没有晚饭可吃。”池未煊板着脸道,别以为她装可怜他就心疼她,这丫头现在得寸进尺的功力越来越深了。

    “我饿,求你了。”晴柔摇着他手臂不停的晃啊晃,池未煊目光深了深,收拾好医药箱,认命地往厨房走去,“上辈子欠你的。”

    晴柔一脸得逞的笑意,池未煊的厨艺在她的折磨下,日益精进,他其实也没吃晚饭,只顾着生气了,现在气消了,他也觉得饿了。

    他做了培根鸡蛋面,这是最不考手艺的,也是最方便快捷的。他煮了一锅,放上几片菜叶,再调好味,盛进碗里。

    晴柔早就闻到面条的香味,她凑到厨房里,看着池未煊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嘴角的弧度上扬:“看来好男人都是被懒女人逼出来的,池未煊,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好男人了。”

    “做顿饭就是好男人,你的要求会不会太低了?”池未煊回头看了她一眼。

    “不低,会做饭的男人才最迷人。”

    “少拿话忽悠我以后给你做饭。”她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他心里清楚得很,他才不会被她忽悠了。

    晴柔吐了吐舌头,俏皮道:“被你看穿了。”

    池未煊在面条上撒好葱,端上桌,看她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他说:“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我好心让你去跟安小离逛街,你就给我弄一身伤回来,以后我还怎么放心让你出去?”

    “今天是特殊情况,再说了,我这脚伤不是你给弄伤的吗?你还好意思怪我。”晴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满足道:“好香。”

    “吃吧你。”池未煊把自己那碗端出来,苏东宁走出来,“姐夫,有我的吗?”

    “锅里,自己盛。”

    吃完饭,苏东宁自告奋勇的去洗碗,池未煊扶着苏晴柔坐回沙上,晴柔在一堆战利品中乱翻着,拿出一条领带递给池未煊,“礼物,不过是拿你的钱买的。”

    池未煊眼前一亮,打开盒子,是一条最新款的古铜色领带,他挑了挑眉,“这是将功赎罪?”

    “应该是你将功赎罪才对吧。”晴柔睨了他一眼,抱来一个大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双毛茸茸的蓝色兔拖,“这个也是给你的,跟我这双是情侣款。”

    池未煊鄙视地看了一眼,“这么娘?”

    “那你穿不穿?”晴柔为了这双兔拖,差点没跟人吵起来。

    “不穿。”

    “不穿,那好吧,东宁,这双拖鞋给你了。”苏东宁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哇,好可爱的兔拖,我眼馋很久了。”

    “去洗你的碗,这里没你的事。”池未煊立即拿过来穿在脚上,也不嫌娘了。

    晴柔好笑地看着他,他穿着一身深沉的西装,怎么看都跟脚上的兔拖不搭调,不过……

    她又扒拉了一只袋子过来,从里面拿出一套天蓝色睡衣,“这个也是给你的。”

    池未煊看了她一眼,“你今天出去就给我买了?”

    “没啊,东宁也有,我的衣服够多了,不用买了,你别看这么多东西,很便宜的。”晴柔笑着说。

    池未煊心里涌上一股暖流,他轻轻拥着她,俯身吻上她的唇,动情地在她耳边道:“我们回房去?”

    他声音喑哑,含着情/欲,晴柔身心一颤,羞涩地垂下头,轻轻“嗯”了一声,池未煊将她打横抱起,飞快往楼上奔去。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