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34不是你上我,就是我上你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池未煊后背一僵,骤然转过身去,身后出现一具曼妙的胴/体,橘黄色的灯光下,白玉般的肌肤,胸前粉色的两点,尤其让人热血沸腾。=== 三味书屋  ===:

    申世媛不是第一次勾引他,上次在别墅里,她穿着情趣内衣,大跳钢管艳/舞。这一次,她使出杀手锏,完全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一定要勾引成功。

    池未煊站在那里,毫不避讳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黑眸里波涛汹涌。他不得不承认,申世媛是女人中的极/品,长得漂亮,身材也棒,前/凸后/翘,皮肤光滑,该长肉的地方绝不短斤缺两,不该长肉的地方也绝不多一丝赘肉。

    这样脱得****地站在他面前,因为羞涩,她肌肤上蒙上了一层粉润的光泽,让人口干舌燥。他是正常男人,对这样的极/品尤/物,当然不可能毫无反应,但是……

    他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他的手指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黑眸深深地望进她的眼底,“世媛,你想要的就是春风一度?我当然可以成全你,然后娶你,然后给你冠上池太太的帽子,却一辈子不会再碰你,让你独守空闺,夜夜以泪洗面,还是我现在直接拒绝你,你觉得那一种方式对你最残忍?”

    他冷寒的声音冻得她一哆嗦,她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伸手揽着他的劲腰,“未煊,只要你碰了我,就一定会爱上我的,你不会只要一次,你会要我很多次,我相信我自己的魅力。”

    “你知道我们中国人有句古话,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对,你的身体很迷人,或许我会一时迷恋你,但是你保证,十次以后我不会厌烦,一百次以后我不会厌烦?申世媛,男人喜新厌旧的频率比你想象的更要残忍。”池未煊冷酷道,他早已经不是十七八岁对性的迷恋痴狂的愣头青小子,对他这种年纪来说,找一个心灵契合的,远比身体契合的更重要。

    申世媛眼泪落了下来,但是她没有放弃,她颤抖着手去解他西装纽扣,“我想不了那么长远的事情,我只知道我现在离不开你,未煊,要了我吧,你会现我身上有很多吸引你的地方。”

    池未煊拉下她的手,他说了这么一大堆,敢情她是一句也听不进去?“申世媛,我真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你成天都在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我一直顾虑着你的自尊,看来是我想多了。穿上你的衣服,我会找时间回英国跟你父亲说退婚的事。”

    “未煊,你为什么不要我,因为苏晴柔?我比她漂亮,比她有气质,比她高贵,为什么你宁愿要她也不要我?”申世媛气疯了,比起刚才的委曲求全,现在似乎更符合她大小姐的气势,她挡住池未煊的去路,大声道。

    池未煊皱紧眉头,看了她一眼,“你却没有她身上的矜持与温婉。”

    “矜持?”申世媛讽刺的笑了,“你当真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她要矜持会勾引有妇之夫,她要矜持会背叛老公跟你在一起?未煊,你宁愿要一双别人穿过的破鞋,也不要我,为什么?”

    “申世媛,请注意你的修养。”池未煊恼怒道,他是苏晴柔的第一个男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有没有被人穿过。

    “去他娘的修养,我老公都要跟别人跑了,我还要修养干什么?”申世媛气愤得不得了,双眼冒火地瞪着池未煊。他还是推开了她,到底是为什么,她哪里比苏晴柔差了?

    那天跟她在一起,她确实是个讨喜的女孩子,身上更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气息,如果她不是池未煊的未婚妻,她会愿意跟她做朋友的。

    池未煊只是看着她,不再说话。申世媛被他看得心里直毛,底气也不那么足了,可随即又想到自己放下脸面,就是要跟他做一次,她强迫自己迎视他的目光,“老娘还真就不甘心了,我们订婚两年,却一直有名无实,说出去我那些小姐妹们都要笑掉大牙。今天要么你上我,要么我上你,否则我们谁也别想走出这里。”

    池未煊看着眼前这个打算二到底的姑娘,头痛万分,“所以,你是为了你的面子,才非得跟我做是不是?”

    “当然!”申世媛理所当然道。

    “那你就在这里继续疯吧。”池未煊轻而易举就推开了她的手,往门口走去,申世媛也不追,看着他去开门。

    池未煊扭了扭门锁,现门居然打不开,他一看门上的密码锁,顿时明白过来,那边申世媛瞧他打不开门,得意洋洋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在盛世酒店吗?因为只有他家酒店的门是密码锁,所以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离开。”

    “你!”池未煊又拉了拉,房门还是纹丝不动,他冷笑地望着申世媛,他怎么特别想抽她一顿呢?“看来你为了让我上你,还真是脸都不要了。”

    “对,我已经豁出去了,所以今天不是你霸王我,就是我霸王你,总之,是霸王定了。”申世媛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赌气道。

    池未煊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他有种哭笑不得的冲动。

    申世媛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来走到门边,突然暧昧的叫起来,“啊,未煊,轻一点……嗯……啊……好深啊……亲爱的……你好硬……快一点……啊……我要死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上哪学的春/叫,那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叫得让人骨头都酥了。池未煊头痛的看着她,“申世媛,你无耻的境界还有没有下限?”

    申世媛压根不理他,叫得更大声了,池未煊去捂她的嘴,她也轻易的躲开了,“申世媛,你再这么胡闹下去,我明天就送你回英国。”

    申世媛的声音顿了顿,才低声说:“未煊,你说苏晴柔听到我的声音会怎么想?”

    池未煊眼角狠狠地抽了几下,他蹙紧眉头,不再理会儿申世媛。他在屋里巡视了一圈,找到一根牙签,然后推开申世媛,在门上捣鼓了一阵,门“嘀”一声开了。

    “啊,未煊,快点……我要到了……快点……”

    申世媛还在叫/床,门突然开了,她的媚/叫卡在了喉咙口,她眼睁睁地看着池未煊走出门去。而门外的三个人,齐刷刷地看着她。她像被人狠狠甩了一耳光,脸上的血色褪尽,然后又迅速红透了。

    “该死!”申世媛冲过去甩上门,羞愤欲死,太丢脸了!

    本来安小离听到里面的淫/声浪/语,就愤怒地冲上去,欲踹门,却被李承昊抓了回去,她拼命挣扎,刚要咒骂,就见那门居然神奇的开了,然后她看到池未煊衣衫整齐地走出来,而申世媛正靠在一旁的柜子上浪/叫,她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靠,这也太不要脸了,居然自导自演,还好晴柔不在这里。”

    李承昊看了一眼池未煊,并未说话,池未煊看向顾远兮,他一脸灰败,他叹了一声,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苏晴柔的身影,他问:“苏晴柔呢?”

    “她去洗手间了。”安小离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

    “承昊,你们先去餐厅等我,我去找她。”池未煊拍了拍顾远兮的肩,转身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安小离一脸崇拜地看着池未煊的背影,“太帅了,李承昊,那女人是谁啊?居然使这么卑鄙的手段,连我都信以为真了,还好晴柔不在这里。”

    李承昊看了顾远兮一眼,然后拥着安小离往电梯方向走去,“亲爱的,你话太多了,肚子饿了没有,想吃什么?难得池总请客,咱们好好宰他一顿。”

    “真的?那我得好好想想吃什么。”安小离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美食吸引了。

    人都走了,只剩下顾远兮一人,他的脸色从刚才就一直很难看,听到申世媛的娇喘声,他的心就像被人凌迟一般,痛得钻心。那一声声割着他的心,他难过得要命。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切只是她自导自演的,她到底有多爱大哥,才会豁出脸面不要,也要设计大哥?

    他很生气,现自己连生气地余地都没有,他是她的谁,他凭什么生气?他看着那道门,一股无力感侵袭了他全身。

    顾远兮,放下吧,这个女人你要不起。

    ………………

    晴柔茫然地坐在马桶盖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呆,卫生间里的气味让人并不好受,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她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跟着心走。可是每当她看见申世媛时,她就会觉得自己很卑鄙,她凭什么去破坏别人的感情?

    当初刘言心插足她的婚姻时,她即使不爱乔少桓,也受到了伤害。更何况申世媛那么喜欢池未煊,她凭什么插足在其中?

    就因为她喜欢池未煊,就因为池未煊不肯放她走?那么她又跟刘言心有何区别?同样是拿自己的爱去伤害别人。

    晴柔抱着双腿,好冷,凉意从骨头缝里渗了进来,她冷得直哆嗦,她该怎么办?

    晴柔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直到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才回过神来,她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面闪烁着的名字,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她没有接,紧紧地攥着手机,直到铃声停歇,然后再响起来,如此一遍又一遍,她始终没有接,直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晴柔,你在不在里面?”

    晴柔浑身一震,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然后她的手机铃声响了,然后池未煊的声音再度传来。

    “苏晴柔,我听到你的手机铃声响了,厕所里很香吗,赶紧出来。”池未煊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握住门把,似乎她要不出来,他就闯进去。

    晴柔惊慌失措,此时她最不想面对的就是他,更不想面对申世媛,那会让她无地自容。

    “我…我在上厕所。”

    “上这么久的厕所,你骗谁呢,当心蹲久了得痔疮。”池未煊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的慌言。

    晴柔哭笑不得,这人连上厕所也要管吗?“我…我真的在上厕所,我拉肚子不行吗?”

    “别跟我废话,赶紧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池未煊挂了电话,将手机放进大衣口袋里,“我数三声,你要不出来,我就进去,一、二、三!”

    “三”字音刚落,晴柔就拉开了门,脸红耳赤地瞪着他,“里面还有人呢,你瞎闹什么?”

    池未煊定定地看着她,她眼圈红红的,眼底还有一抹尚未褪去的悲伤,他蹙了蹙眉头,“苏晴柔,你在想什么?”

    “我什么也没想,让开,我要去洗手。”晴柔不敢看他的眼睛,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看穿她在想什么,那种感觉很不好。

    她站在洗手台前,拼命按洗手液,偏偏就是按不出来,最后一生气使劲拍了过去,然后装洗手液的那个盖子飞起来,打到池未煊额头上,晴柔吃了一惊,连忙转过身去看他,他的额头顿时黑红黑红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池未煊瞪着她,鼻尖还挂着一滴洗手液,神情相当狼狈,“泄完了,现在心情舒畅了?”

    “我没有不高兴。”晴柔不自在地低下头去,想了想,又抽了一张纸帮他擦额上鼻梁上的洗手液。

    “你继续装。”池未煊恼怒地瞪着他,她不高兴,他生气,她高兴,他也生气,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我真的没有不高兴,你说我有什么立场不高兴?”

    “苏晴柔,你爱我吗?”池未煊突然问道,他一直很有自信,可是最近他突然不确定起来。

    晴柔吃惊地看着他,他低头凝视她,重复道:“你爱我吗?苏晴柔。”

    “我爱你,很爱很爱。”晴柔无奈低语,因为爱他,她才这么彷徨不知所措,可是他又能体会她几分?

    “那就留在我身边,什么也不要想,嗯?”池未煊将她拥进怀里,轻声道。

    晴柔闭上眼睛,将刚萌生的泪意逼退回去,她终是无法拒绝他的温柔,半晌,她点了点头,哑声道:“好。”

    池未煊松开她,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晴柔一惊,这里是厕所啊,“池未煊,你……”

    “闭嘴,我只想吻吻你。”池未煊将她按在了洗手台上,狂风暴雨一般的凶猛吻她,他的舌尖滑进了她唇里,却撬不开她的牙齿,他皱着眉道:“让我进去。”

    “不是你让我闭嘴的吗?”晴柔笨笨地反问,问完唇上一痛,她轻“啊”了一声,池未煊的舌头就探了进来,然后她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我让你闭嘴,你就真的闭嘴,那我让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怎么不听?”

    他的舌头还在她嘴里呢,他怎么出声音的?

    直到池未煊一吻结束,晴柔都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池未煊舔了舔她的唇,似乎在回味,“走吧,他们该等急了。”

    “他们?”晴柔傻傻的反应不过来,跟申世媛一起吃饭?

    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敲了敲她的脑门,宠溺道:“承昊跟你的闺蜜安小离,走吧。”

    两人渐行渐远,男厕所的门忽然被人拉开,乔少桓从里面走出来,他看着他们的背影,眼底是赤红的嫉妒。

    楼下大厅,李承昊已经点了餐,安小离双眼放光地盯着盘子里的大匣蟹,馋得直流口水,“晴柔他们什么时候到啊,美食当前,只能看不能吃,不是折磨人吗?”

    “再等等,应该很快就下来了。”李承昊看她实在可怜,便夹了一条蟹腿放在她盘子里,“你先吃,别馋出毛病来了。”

    “你才馋出毛病了。”安小离瞪了他一眼,生怕他会将蟹腿夹回去,连忙伸手拿起来,送进嘴里咬得“咔嚓”响,然后津津有味地吃起里面雪白的蟹肉来。

    池未煊拥着晴柔走过去,就看到安小离正在猛吃大匣蟹,她面前的盘子已经放了一堆的蟹壳了,而李承昊正满脸宠爱地看着她,时不时拿纸巾帮她擦嘴,安小离自然地送上嘴,十分享受他帮她擦嘴的动作。

    “晴柔,你可算下来了,我都要饿晕了。”安小离看到晴柔时,两眼都开始放光了。

    晴柔无奈轻笑,这小吃货,已经吃了好几只大匣蟹了,居然还说饿,“螃蟹是寒性食物,少吃点,吃多了当心胃受不了。”

    “没事,我的胃好着呢,快坐啊,就等你们了。”安小离褪下手里的一次性手套,将晴柔拉着坐在她身边,看了池未煊一眼,她低声说:“刚才你不在场,错过了一场好戏,那个女的……”

    “咳咳咳。”李承昊轻咳几声,将剥好沾了料的龙虾塞进她嘴里,“美食都塞不住你的嘴,还有空闲八卦?”

    “你不知道人的嘴除了吃就是说?唉,料沾少了,多沾一点……”安小离一边抗议,一边指挥李承昊多沾点酱。

    晴柔看着他们,他们之间那种自然而然的斗嘴让人很羡慕,正羡慕时,嘴边忽然送来一只龙虾,她偏头看着池未煊,他也正盯着她,“吃饭的时候别呆,一会儿好吃的都让她吃光了。”

    “池总真小气,你这么有钱,我吃光了再点就是,还能委屈我们晴柔不成。”安小离边吃边咕哝,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他一下。

    晴柔笑了笑,“顾远兮呢,怎么没看到他?”

    “那块黑木头?不知道啊,刚才我们下楼时,他一副女朋友跟人**的样子,估计现在不知道上哪去借酒浇愁了。”安小离没心没肺道。

    “他谈恋爱了吗?怎么没看见他带女朋友来?”晴柔疑惑道。

    池未煊又往她嘴里送了一块鹅肝,“吃饭的时候别说话,消化不良。”

    李承昊看了他一眼,担忧道:“未煊,远兮是不是……”

    “吃饭。”池未煊皱着眉头打断他,李承昊心领神会,难怪刚才听到申世媛在房间里那样叫,顾远兮的反应会那么大,这傻孩子,爱上谁也不能爱上兄弟的未婚妻啊。

    晴柔觉得他们之间怪怪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是没有问,低头吃饭。

    吃完饭后,池未煊签了单,然后跟李承昊去拿车,安小离跟晴柔来到酒店外等他们过来接,安小离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晴柔,你不知道你走后生了什么事,那个女的还真做的出来,把池总锁在里面,后来我们就听到叫/床声,叫得那叫一个让人脸红心跳,让我们外面的人都听见了,你猜结果怎么着?”

    晴柔心一紧,脸也白了,他们……

    “晴柔,你先别难过啊,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的,后来门打开了,池总穿得整整齐齐地走出来,那个女人居然还在叫,我只要一想到她像是卡壳一样的表情,就想笑,哈哈哈。”安小离当真不厚道的笑起来,先前她是替晴柔感到愤怒,这会儿越想越觉得好笑。

    “小离,你别这样,她是池未煊的未婚妻,人家才是名正言顺的,我只是……”

    “晴柔,我看池未煊是真的喜欢你,否则他怎么会拒绝了那个性感尤/物,陪你吃饭,又是剥虾又是给你切牛排的,你肯定没注意到,他一顿饭看了你不下百次,那样子若说他对你没情,打死我也不相信。”安小离信誓旦旦道。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李承昊一顿饭看了你不下千次,帮你擦嘴也不下百次了?”

    “哎呀,讨厌啦,我跟你说正经的,既然你们彼此喜欢,就不要想那么多,活在当下,明白吗?”安小离是乐天派的,所以她很少有烦恼。

    昨天还能拖着她去唱K、大哭,今天就恢复过来了。

    晴柔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离,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我感觉我自己就是一个第三者,破坏了别人的感情还在这里假惺惺的,申世媛没有你想的那么有心计,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是我把她逼成了这样。”

    “你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就像乔蛋洁跟刘言心,她们若不是心术不正,能走上歪路吗?爱一个人没有错。”

    “但是爱上有妇之夫就是错,小离,你别劝我了,我已经决定征婚了。”

    “征婚?”安小离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拍,晴柔的耳膜都差点被她震穿,周围有人看了过来,她才压低了声音,但是声音里还是难掩激动,“你要征婚,也替我征征吧……”

    晴柔:“……”

    池未煊与李承昊先后将车开了过来,安小离还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跟她挥手再见,然后坐进了李承昊的车里。

    晴柔拉开车门坐进去,池未煊倾身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动车子,飞速离去。

    回到家里,苏东宁坐在沙上看快乐大本营,看到晴柔手里提着的外卖,他眼睛都绿了,冲过去接过外卖,给了晴柔一个大大的熊抱,“姐,我爱死你了。”

    就在他要亲到晴柔的脸时,被池未煊给揪了回去,“吃你的宵夜去。”

    苏东宁嘿嘿傻笑着跑回沙旁,把外卖放下,又跑进厨房里拿了一罐可乐出来,开始吃了起来。池未煊换了鞋,把外衣递给晴柔,然后上楼去了。晴柔挂好衣服,转身走到苏东宁身边,看他吃得津津有味,想了想,她说:“东宁,你白天说的事你帮我留意一下,有合适的你帮我约一下见面。”

    苏东宁正喝着可乐,听到她说这话,一口可乐喷了出去,“姐,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仔细想过了,不可能这样一辈子,只有我找到合适的人,他才会放我走。”晴柔抽了几张纸,擦他喷在茶几上的可乐。

    “姐,不是,我的意思是找个人刺激刺激姐夫,我没说让你真的……”苏东宁着急了,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她早上还死活不同意呢,怎么一顿晚饭的功夫,变化就这么大?

    难道受刺激了?姐夫给她脸色看了?不像啊,他瞧着姐夫还是很在乎她的呀。

    “我是认真的,就这样,你尽快吧。”

    “可是姐……”

    “你别说了,我决定了,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你吃完收拾好。”晴柔恹恹地往楼上走去。

    苏东宁看着她的背影,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真要找?

    ………………

    晴柔回到房里,池未煊还在洗澡,她拿起衣服,去楼下浴室洗了个澡,将衣服丢进洗衣机后,她才上楼,苏东宁看见她,几度想要再劝劝她,可是都不知道怎么劝,只能看着她来了又走。

    晴柔走进卧室,池未煊躺在床上正在看汽车杂志,见她走进来,向她招了招手,“过来。”

    晴柔没有抗拒,她走过去爬上床,坐在他旁边,看他指着一款白色的跑车,“这辆车怎么样,好不好看?”

    “还不错,你要买车了吗?”

    “想给你配台车,你出门也方便些,过完年,你不是要上班吗?有了车,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池未煊说。

    晴柔定定地看着他,“为什么送我车?”

    “刚才不是说了,你出门方便啊。”池未煊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她一整晚都笑得很勉强,明明答应他不胡思乱想,可是偶尔流露出来的情绪,还是胡思乱想了。

    “池未煊,你是不是想弥补我?其实不用的,真的,我觉得现在挺好的,翻了年就入春了,天气暖和了,我骑电瓶车去上班就行。”晴柔兴趣缺缺地躺回被窝里。

    他现在送她车,以后送她房子,送她珠宝,她慢慢就会变成他豢养在家的小蜜,她不想这样。让他出钱给妈妈治病,她已经觉得难以负荷了,如何能再接受他赠送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现在骑电瓶车出车祸的机率是多少,平均每两小时就有一人被撞死。以前我管不到你,现在你归我管了,我就不准你再骑电瓶车上班。”池未煊也生气了。

    “骑电瓶车怎么了,那么多人骑电瓶车都没事,我就成了最倒霉的那个了?”晴柔心情本来就差,听到池未煊这种命令似的语气,她也来火了,“说来说去,你是觉得我给你丢人吧,对,有我这么个寒酸又土里土气的女人当你的小蜜,你是觉得脸上没光。”

    “苏晴柔,你不要误解我的好意。”池未煊恼怒地瞪着她,她是炮仗么,说点着就点着。

    “是吗?我现在穿的吃的,从头到脚,哪样不是你给我的,我以前的衣服都被你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扔得差不多了,如果那天你不要我了,我连件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我不想这样。”

    “你还是胡思乱想了对不对?我的话就那么难以让你信服吗?”池未煊气得快炸了,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想静一静,睡吧,我不想跟你吵。”晴柔拉过被子将头蒙住,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

    池未煊看着她蒙头就睡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扯了扯被子,“起来,我话还没说完,不准睡。”

    晴柔没动,池未煊又扯了扯被子,“苏晴柔,你起来。”

    晴柔往被子深处缩了缩,池未煊彻底火了,他一把掀开了被子,将她翻过来面向他,她却死死地闭上眼睛,“你告诉我,你在闹哪样?啊,我送你衣服送你车,我有什么不对?我想让你过得好,我有什么不对?你跟我什么脾气?”

    “我没有脾气,我累了,想睡觉。”晴柔又转过身去,也不扯被子盖了,留给他一个冷冷的背影。池未煊瞪着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背影,他气没处,提起手边的书扔了出去。

    身边床垫突然一轻,脚步声渐行渐远,然后是一声响亮的摔门声,卧室里安静下来。晴柔没有睁开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许久,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池未煊摔门而去后,他下楼来到书房,经过客厅时,苏东宁还在看快乐大本营,乐得直在沙里打滚。他走过去,直接关了电视,“吵死了,这么晚了去睡觉。”

    “姐夫,只有老头子才睡这么早。”苏东宁不满道。

    池未煊的脸全黑了,“臭小子,你骂谁老了,看我不收拾你。”

    “姐,姐夫打人了,救命啊。”苏东宁在沙上蹦来蹦去,池未煊气得直接脱了拖鞋砸过去,第一只他躲过去了,第二只直接砸在了他脸上……

    “姐夫欺负人,嘤嘤嘤。”苏东宁冲回房间哭去了,池未煊站在客厅中央,一时茫然无措,良久才走向书房。

    打开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那张合照,他欲伸手拿起来,过了半晌,终于还是重新关上抽屉,落了锁。

    他站起来,抽了一支烟出来点燃,烟雾缭绕中,他愁眉紧锁,半晌,他摁灭了烟,转身出了书房。回到卧室,晴柔已经蜷缩在床上睡着了。

    他走到床边,戳了戳她的脸,晴柔吃痛,幽幽醒转,看到他站在她面前,“好困,睡吧。”

    “我睡不着,你也不准睡。”某人任性道。

    晴柔无语,“你不睡也不让别人睡,这是什么道理,别闹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我明天也要见两个幼师。”

    “我不管,是你让我睡不着的,你就得负责哄我睡着。”池未煊爬上床,将她扶了起来,摇着她:“苏晴柔,醒来醒来。”

    “你喊魂啊,三更半夜的,睡不着就出去跑两圈。”晴柔像是没长骨头一样往床上倒去。

    “你陪我跑。”池未煊将她拖起来,然后去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扔给她,晴柔郁闷得想杀人,“是你睡不着,不是我睡不着,我困啊,能不能拜托你别折腾我了?”

    “那你就别折腾我。”池未煊说完,起身去换衣服了。

    晴柔最好到底还是被他拉了起来,大半夜的,两人在院子里跑圈,池未煊在前面跑,晴柔在后面追,她累得像条狗,真想把前脚也放下来。

    “泄完了没有,我快要累死了。”晴柔跌坐在地上,拼命喘气,大半夜的跑步,真是疯了。

    池未煊跑过去将她拉起来,“继续跑,不准停。”

    “我真的跑不动了,你杀了我吧。”晴柔觉得自己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她真想倒下去睡一觉啊,这时候,她真的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只要美美的睡一觉就好。

    ………………

    翌日,晴柔腰酸背痛腿软的醒来,她看着旁边兀自睡得正沉的池未煊,抬起脚恨不得狠狠踢他一脚,伸了一半,又收了回来,也不知道他昨晚什么疯,非得拉着她跑步,她连最后是怎么回到床上来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再也抬不起来。

    比起他这种折磨她的方式,她突然觉得,床上运动她也能接受了,至少她不用动……

    晴柔半撑起腰看向他,他闭着眼,俊脸稍稍陷进了枕头里,胸膛因为平缓的呼吸而轻微地起伏着,睡得正香。

    他睡觉很不老实,被子全压在了古铜色的大腿下,她无奈的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将被子从他腿下面扯出来。她动作很轻,生怕将他惊醒了,好不容易扯出了被子,她长长地吁了口气,轻轻替他盖上,靠得近,她看到他下巴上淡青色的胡渣。

    听说胡渣长得快的男人性/欲强,不知道这话靠不靠谱,反正他精力很充沛,否则昨晚也不会拖着她去外面跑步了。

    想起昨晚,她又想起了自己莫名其妙脾气。她叹了一声,转头静静望着他沉睡的样子,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地扭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许久,她低下头去,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吻了一下,放开他的手,准备起身离去。

    当她放开他的手时,手腕突然被他握住,她有些惊讶地回头,就看到池未煊睁开眼睛,目光黑亮而清明,显然是没有睡着,晴柔就像做了坏事被逮到,尴尬地不知所措,他的视线锁住她,“苏晴柔,过年放假跟我去英国吧。”

    “池未煊……”晴柔眸光闪动,被他突然的邀请惊到。

    池未煊却淡淡地移开视线,恼怒道:“以后再惹我生气,我就让你陪我跑步,下次绝不这么轻易放过你。”

    “呃……”晴柔无语。

    昨晚的事,好像就这样揭过了,池未煊没再提给她买车的事,晴柔也装作忘记了。吃过早饭后,池未煊早上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就提前先走。

    晴柔把衣服抖开给他穿上后,他也不顾苏东宁在场,捧着她的脑袋用力吻了一下,出“啵”一声,晴柔的脸顿时红透了。

    “走了。”池未煊掐了掐她的脸,转身走出大门,一会儿就听到了车子驶离的声音。

    晴柔关上门,回头就看到苏东宁看着她直笑,她脸颊烫,心里很不自在,“看什么看,吃你的饭。”

    “这一大早的就这么浓情蜜意刺激人,你们让我这个身心健康的男人怎么活?”

    “男孩!”晴柔纠正。

    “姐,说真的,我觉得姐夫对你真的不错,你看看你,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要品味没品味,他居然能吻得下去,可见他真的喜欢你,你确定你要放弃这么帅气又多金的男人?”苏东宁将她说得一无是处。

    “滚,有你这么埋汰你姐的吗?”晴柔坐下来喝了一口粥,粥还没咽下去,就听苏东宁说:“眼角还有眼屎,真邋遢……”

    晴柔一口粥全喷他脸上去了。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