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16吃进嘴里
    晴柔刚跑了两步,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了回去,她撞进一副温暖结实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向她袭卷过来,她有一瞬间的晕眩,随即意识到自己在谁怀里,她挣扎起来。=== 三味书屋  ===:

    “池未煊,你放开我。”

    池未煊双手牢牢禁锢着她的腰,他看着她,黑眸亮得惊人,嗓音沙哑,蛊惑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晴柔的脸开始烫,她刚才用尽所有力气告白,没有想过他会在意,更没有想过他会回应,她只是想告诉他,她爱他。

    她咬唇不语,眼泪夺眶而出。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苏晴柔。”池未煊不记得自己接到保安打来的电话,是怎么飞车杀回来的,两个小时的路程,他只用了40分钟就赶到了。

    到了帝景天成门口,他问保安,保安说没看见她出去,他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袭卷而来的是漫**意。

    他等等等,等了十四天,终于等到宣判的前一天,他以为她会来求他,他甚至想好了自己要怎么羞辱她一番,然后再狠狠疼爱她一番。

    但是他等来的却是她打给苏东宁那满是交代后事的电话,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已经偏离了既定轨道,让他控制不住。

    他不相信自己输了,杀回来后,看见她流着泪将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他的心又软了,这个女人怎么就让他又恼又恨又心疼呢?

    他看见她走到主卧室外,看见她犹豫挣扎的表情,他以为她会留下。结果转眼她就奔下楼,往别墅外跑去,他忍无可忍地喝止她。

    下一秒,她突如其来的表白将他的心脏都震得麻痹,他惊愕地忘记了反应,直到看见她再度向外跑,他才追了上去。

    晴柔垂下头去,刚才她也是拼着一股再也不会相见的冲动劲儿表白,此时冷静下来,她尴尬得不上不下,被他这样看着,更是想钻地洞,那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说啊,刚才说得还挺顺溜的,舌头被猫叼了?”池未煊用力勒了一下她的腰,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晴柔被逼到极致,红着脸粗鲁地拉低他的肚子,毫无章法地撞了上去,狠狠磕上他的唇。

    池未煊被那一下撞得嘴唇都破了,口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疼得眉头紧蹙,心忽然就海阔天空了,任由她乱七八糟地吻咬自己的唇。

    她吻了一会儿,理智渐渐回笼,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她忽然就萌生了退缩之意,然而下一秒,就被他识破,被他稳稳地托住后脑勺,深深吻了上去……

    “唔……”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他终于在她窒息之前离开,给她喘息的时间,但不足几秒就又重新如狼似虎地吮了上去,不管她怎么逃皆如影随形。

    池未煊忍了这么久,突然爆出来,晴柔几乎有一种要被生吞活剥的可怕错觉。

    池未煊的大掌徘徊在她的毛衣下,将其越推越高,直到露出包裹在黑色蕾丝胸~罩里若隐若现的两对丰盈,他的吻渐渐向下,俯身埋首于她的胸口,唇舌所到之处皆留下暧昧潮湿的痕迹,最后吞没那最敏感娇柔的一点,沙哑着声音问:“晴柔,你的大姨妈来了吗?”

    其实离她来大姨妈已经20多天了,早就已经走了,但是他怕又来了,故此一问。

    他含糊的声音沙哑得令人心颤,呼吸烫得她瑟缩不已,她手心里全是汗,身体微微颤抖着。

    “来…来了……”晴柔微微闪躲了眼神,下意识地回答。

    池未煊眉头微蹙:“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向来不准时……”晴柔屏住呼吸,见到他,她又变成了那个胆小如鼠的苏晴柔,明明渴望能与他有一夜肌肤交缠,却又害怕自己会沉沦其中。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未来了啊,明天就要宣判了,她入狱是铁板钉钉的事,她想把最美好的自己留给他,哪怕只是在他的生命里昙花一现。

    想到此,她推开他手又改为抓紧,心里满是绝望的爱意。

    池未煊压抑着呼吸,所有的动作都顿住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晴柔以为他会推开她时,那只原本还在腰边摩挲的大掌却猝不及防地解了她牛仔裤的拉链,然后迅疾地扯下她的牛仔裤,手指探进**边缘破城而入,“那…让我检查一下……”

    “池未煊!”晴柔惊呼,异物入侵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下意识往后一缩,可是却已经迟了,花缝在他撩拔之下被迫开启,陡然没入半指。

    短暂的压抑之后,池未煊整个人又重新燃烧了起来,甚至比刚才更甚,手指抽了出来,将她打横抱起,走进别墅一脚踢上门,然后往楼上卧室走去。

    他舌尖在她的耳廓滑动,最后含住她极其敏感的耳垂,身心愉悦地轻笑一声,“小骗子。”

    晴柔全身上下就像被人放了一把火,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她什么思考能力都没有了,全身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不对,像飘浮在云上,她极小声的反驳,“它正在酝酿……”

    池未煊差点喷笑出声,“诡辩。”说着就吻了过来,对于他的吻,她从来就没有抵抗力,当他的气息向她扑来,她很快就投了降,他在她唇上重重的碾磨和吮~吸,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他的唇好烫,脸也好烫,呼出的气息更烫,烫得她浑身软绵绵的,禁不住轻嘤出声。

    于是,他便趁虚而入。

    火热的舌立立即缠住了她的,缠得她全身脱力,不能自已,她的热度好似也传染给她了一般,随着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随着他的手在她身上不断煽风点火,她觉得自己也燃烧起来。

    胸前微凉,他竟然直接脱了她的毛衣……

    迷迷糊糊的想要反对,却被他抱得紧紧的,无法动弹,也没有力气挣扎,她已经柔软得如水一般化在他怀里。

    他的手,绕到她身后,解开了暗扣,灼热的手掌烫着她的皮肤,他的身体绷得更紧了。

    将她放在床上,他再次吻住她,缠绵而深入。

    手,从她光洁的背,滑至她胸前,握住她一只丰盈,手心感觉到她娇俏的突挺,如受了鼓舞般,用力地揉捏起来……

    她微微颤抖,双颊如火,亦是情动。

    他离开了她的唇,一路啃咬着她的下巴,脖子,肩。

    胸衣被扒了下来,他便一路吻下来,最后落在另一只丰盈上,含住……

    “嗯……”尽管咬紧了唇不让那些快意的声音泄露出来,可终于还是没能忍住那半身酥麻激起的低哼。

    他停下来,微喘,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她。

    借着窗外微亮的光,可以看见她衣衫半褪的诱人模样,昏暗的灯光下,黑色床单与雪色肌肤的对比愈加鲜明,而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已成迷离状态,水色无边地凝视着他。

    好一幅惑人妖娆的春色图!

    他被刺激得全身的血液尽数冲往小腹,紧绷与膨胀达到了无法忍耐的极点。

    双臂收拢,将她纳入怀里,紧紧地往自己身体更深处按,手抚摸着她裸露的背,暗哑的声音微颤,“晴柔,再说一遍你刚才说过的话。”

    晴柔似被蛊惑了,她看着他的眼睛,动情地低语:“池未煊,我爱你,爱得这里好痛。”她指了指心脏的地方。

    池未煊忽然俯身吻住她指着的地方,她的心脏都颤抖起来,如果此生再也没有机会爱他,那么就今晚放纵一晚吧。明天天亮以后,这将成为她这辈子做过最美的一场蛋。

    晴柔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将他推倒在床上,然后翻上压了上去,她抖着手解开了他衬衣的扣子,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比上次速度快了很多。

    呈现在眼前的男性躯体结实强壮,腰部一点赘肉也没有,线条完美得让人惊叹。她痴迷的瞧了一会儿,然后俯下身去,学着他吻自己的样子,吻着他的下巴,喉结,锁骨,胸前的两点。

    “嗯……”池未煊呻吟了一声,感觉她的舌头描画着自己,他全身热得快要炸了,他想进入她,疯狂地想进入她,可是却不愿意放过这么美妙的滋味。

    他一手扶着她的腰,另一手握住她胸前的两点,看着她绯红的脸,他的手缓缓往下,扒掉她的手仔裤和小裤裤,然后猝不及防地没入一根中指。

    “啊……”晴柔浑身激颤,感觉小腹下方涌出一股陌生的暖流,她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软软的趴在他胸前。

    胸前柔软的两团顶着他,池未煊浑身也是激灵灵一颤,他收回手指,翻身将她压在身上,收回主动权,密密实实地吻住了她。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褪尽,肌肤相贴的摩擦中,热意升腾,彼此压抑的声音渐渐溢出喉来。

    尤其,他的某处坚硬一直抵着她腿间,研磨,挤压,无法言喻的酥麻一波一波从两腿之间漫开,初时如涟漪,后来便如浪,她咬住唇,可尖叫声还是不可抑制地爆出来,高昂,而充满惊喜。

    可是,体内某种空虚的感觉却渐渐生起,且越来越难受,她知道这是什么……

    抱着他的肩膀,她努力地抬起下身来向他靠拢,身体贴合处已经湿若泥泞,应该是时候了吗,那空虚的悸乱越来越高涨,到后来已经涨成了一种折磨。

    她咬紧唇,皮肤已成粉红色,凝着一层细密的汗。

    他亦是已到忍耐的极限,匆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套子戴上,然后对准她的**,暗着声音道:“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

    她的身体在一瞬间绷紧,他没有给她任何犹豫挣扎的时间,就那么长驱直入的挺入。

    “啊。”被撕裂的痛楚让她叫出了声,她觉得自己被生生撕成了两半,挺身一口咬住他的肩膀,还是无法抗拒这疼痛。

    他们不是已经……,怎么还会这么痛?

    他只进入了一半,见她痛得脸都变了色,没有再进逼,可是卡在这里不上不下,他也很痛苦。“很痛吗?忍一忍,很快就不会痛了。”

    她若是知道会这么痛,她宁愿在回忆里遗憾,也不愿意记住这痛,她推着他的肩,“你出去,好痛。”

    “你忍一忍,我撑不下去了。”他试着往前送了一寸,她便缩着臀往后退了一寸,下身那股火辣辣的痛,让她浑身都紧绷起来。

    刚才那些让人飘飘欲仙的噬骨滋味都远去了,剩下的是全是令人无法忍受的痛,她哆哆嗦嗦攀着他的肩,被进入的可怕饱胀感越来越强烈,他还不罢休地继续深入,她忍无可忍,“我才撑不下去了,你出去啊。”

    好痛,像被撕裂了一般,小说里都是骗人的,说什么第一次痛,第二次就不痛了,为什么她还是痛得想杀人?

    池未煊眼前一亮,那簇火烧得更旺,“宝贝,你说荤话。”他提腰将自己完全融入到她紧致的温暖所在,仿佛进入天堂,恨不能立即策马狂奔。

    “啊。”她叫了一声,然后就感觉他在她身上上上下下冲撞起来,相接之地起初还火辣辣的痛,到后来完全痛麻了。

    **的驱使,使他几欲疯狂,初时还考虑到她的感受,后来便无法自已。

    她瘫软在他身下,一改之前的期待,她多么希望他快点结束。小说里的描述都是骗人的,哪有感觉到欲仙欲死,她分明感觉欲求速死……

    他掐着她的腰臀越来越快的耸动起来,不时出两人**相撞的暧昧声响,她被他撞得快要死过去了。可他依然没有停。

    他懒洋洋地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口前,大口吞咽着她的丰盈,某处还在她体内研磨。

    她浑身都颤抖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别的。他锁住她的肩膀,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密如雨点的抽~动,全部抽出,再全部进入。

    “宝贝,说你爱我。”他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撞进她迷迷糊糊的神智里,似蛋似幻,她咬唇不语,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像被抛进了大海里,随着海水浮浮沉沉。

    疼痛之后的酥麻,让她全身都战栗起来。他被她夹得几乎要缴械投降了,狼狈地将自己拔了出来,滚烫的大掌伸到她湿了一片的**,拨开花瓣抚弄起来,他喘着粗气命令:“宝贝,说你爱我。”

    她睁开水眸,眼底流转着动情的光彩,美得惊心动魄,下身被他碰触的地方又痛又麻,然后升起一股**,他手指按着那个点抽动得越来越快,她咬着唇都无法阻止呻吟出声,“啊……”

    “说你爱我,快说。”他急了,催促着她。手指刮着那突起的一点,感觉她在他手下颤抖他知道她要到了。他突然缩回了手,她哭出了声,“池未煊,不要折磨我。”

    “宝贝,说你爱我,我就给你。”他坚持要听到这句话,谁知道他也忍得很辛苦,从再见到她,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她拉上床,她的身体像蜜糖一样吸引着他,能一直忍耐到今天没有动她,已经算是奇迹。

    即使浑身**难耐,她依然不肯说出那三个字,黑暗中,她感觉他炙热的胸膛密不透风地压了过来,比刚才还要可怕的硬物擦过她的大腿~根部,温柔地在湿滑的花瓣外摩挲着,不进也不退。

    她的浑身都烧了起来,身体空虚得疼,想要被他填满,他见她执意不说,却已是忍到了极致,他咬牙低语:“宝贝,看清楚要你的人是谁。”

    她睁开眼睛,看着悬在上方的俊脸,带着哭腔喊道:“池未煊,给我。”

    瞬间,他毫不留情地挤开刚刚受了刺激尚且异常敏感的细缝,随即整个身体压下来,尽根没入……

    “啊……”还是无法一下子全部接受,晴柔急忙揪着身下的被子往上缩了缩。他却乱无章法的抽动起来,每一下都碰到她的敏感点,她抖得如风中落叶。

    她差点没被他撞散架了,抑制不住嘤咛出声,急促喘息着:“不要……池未煊,轻一点啊……疼……”

    可是此时已经忍到极点的他怎么可能听她的话,他不满足于这个姿势的束缚,大掌突然扼住她的两只脚腕,迫使她双腿最大程度的分开,最后将她的脚抬了起来,曲起之后直接压到她的脸侧,整个身体摆弄成一个M,由上而下重重地撞击。

    晴柔上下晃得头晕眼花,感觉腰都快断了,哑着嗓音求饶,“慢……慢一点……”

    池未煊脑袋蹭在她的胸口,含住一颗红梅**,身下的动作也丝毫不松懈,“宝贝,叫我的名字,快!”

    “池未煊,慢…慢点儿,我疼……。”

    伴随着越来越激烈的动作,晴柔难受得哭了出来,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只想他快点结束,一声声软着嗓子求他,什么好话都说出了口,“池未煊,求你……求求你……,我爱你……”

    “乖…宝贝,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你离开我,否则我会将你锁在床上一辈子……”终于听到他想听的话,他没有放开她,反而更卖力地撞击着她,夜色里,情正浓,他怎舍得那么快就放手……

    晴柔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被他折磨醒,**已经痛得没有知觉了,她想起他们的第一次,也是被他这样不知满足的索要到天亮。

    直到后来,她在他越来越快的频率中到达了顶峰,眼前盛开着炫丽多彩的烟花,然后是空白,然后她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是天亮。她全身似被大卡车碾压过,浑身酸疼得似乎快散了架,**有种被填满的饱胀感,她低头一看,现两人还负距离地粘在一起,她脸颊烫,浑身像着了火一般。

    这家伙……

    她轻抬臀部,缓缓向后移,生怕将他吵醒了,终于把他挤了出去,身心都开始空荡荡的了。昨夜的疯狂还历历在目,她看着他满足的睡颜,心却像被掏空了一般。

    她必须要走了,九点半开庭,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可是她多么不想走啊,她颤抖着手想要抚摸他的脸,想要记住他脸部的轮廓,想要记住他身体的温度……

    她终究还是没有顺应心里的渴望,慢慢缩回手,她闭了闭眼睛,眼泪落了下来,滴在了他的俊脸上,她吓坏了,怕惊醒他自己就再也走不了了。她连忙下床,动作太激烈,她忘记了他们的腿还交缠在一起,结果重重的摔倒在地。

    “疼……”她轻吟了一声,感觉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她吓得要死,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待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拾起散落了一地的衣服,匆匆奔出了卧室。

    卧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晴柔眼泪落得更急,她告诉自己,苏晴柔,不要贪心,有这一夜的回忆就够了。

    晴柔刚醒,池未煊就醒了,他睡得并不沉,浑身都还亢奋着,若不是念在她身体承受不住,他真的想要她三天三夜,让她再没力气跑。

    他没有睁开眼睛,却感觉到她深情的凝视,还有那一滴不知为何而落的泪珠,他想将她拥入怀里,下一秒,她却似受到惊吓一样跌下了床。

    他装作睡得很沉,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结果他等来的却是她的一走了之。好,很好,苏晴柔,这次不要被我抓到,否则我会一辈子将你锁在床上。

    晴柔赶到法院时,已经九点二十分。

    律师正等着她,看见她来,将之前准备好的资料交给她,十分抱歉道:“苏小姐,真不好意思,这场官司我不能继续帮你了。”

    晴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文件袋,愕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马上就开庭了,你不帮我谁帮我?”

    “苏小姐,对不起,你不要为难我,我们都是吃这口饭的,胜诉与败诉会直接影响我们在业内的名声,你这场官司,我从一开始就说过,胜诉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临阵退缩?莫律师,就算会败诉,那你的职业操守呢?是不是你每接一桩案子,因为会败诉,你就临阵脱逃,以此来保证你的胜诉机率?”苏晴柔很不满,虽然她也料到了自己会败诉,但是不带这样打击人的,还没宣判就放弃帮她辩论。

    “苏小姐,真的很抱歉。”莫律师说完,转身就走了。

    此时乔少桓带着他的律师意气风地走过来,看见莫律师往外走,他挑了挑眉,“莫律师,你这是要?”

    “家中有急事,我得回去一趟,乔大少,今天的官司我祝你马到功成。”

    “有意思,你祝我马到功成,那你置你的当事人于何地?”

    莫律师擦了擦汗,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也不做任何解释,转身走了。

    乔少桓走到苏晴柔面前,一审的结果对她十分不利,他以为他今天一定会见到一个憔悴的女人,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看着眼前这张完全素颜却眸光潋滟,面如桃李,红唇微肿,比任何化妆技巧都要明艳的脸,那是一种被疼爱后的风情万种。

    他眼睛如雷达一样在她身上扫射着,总感觉她哪里不一样了,然后他的眸光不经意扫到她锁骨上紫红色的暧昧吻痕,他双眸眯了眯,苏晴柔,我倒是小瞧你了,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有心情跟男人寻欢作乐。

    乔少桓心里嫉妒得要命,他伸手向她,晴柔连退两步,警惕地瞪着他,“你要做什么?”

    “苏晴柔,你的律师都走了,今天的官司,你输定了,要不求求我,说不定我会看在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放过你?”乔少桓很得意,仿佛已经看见胜利在向他招手了。

    晴柔傲然而立,“就算输了官司,我也不会输了做人的尊严。乔少桓,你知道你这辈子最失败的是什么吗?”

    乔少桓愤怒地瞪着她,“什么?”

    “你太自以为是了,我宁愿坐牢,也不愿意在你身边苟活。不管今天的官司最后结果是什么,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晴柔真正在乎的不是坐不坐牢,而是能不能离婚,她终于要解脱了。

    “你!”乔少桓这才反应过来,“既然你想坐牢,那我不介意让你把牢底坐穿。”

    “谁这么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众人齐齐回过头去,看见一人穿着剪裁合宜的西装,身后跟着一位助理走了过来。乔少桓身边的陈律师一愣,连忙笑着上前,“张律师,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张律师眼也没斜他一眼,径直走到苏晴柔面前,“苏小姐,我奉老板之命前来接手你的案子,你放心,开庭之前,我还有些话要跟你沟通,请跟我到这边来。”

    两人渐行渐远,乔少桓收回追随他们的目光,皱着眉头问:“他是谁?”

    “乔大少,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他是池未煊的御用律师,海城唯一一个不曾有任何失败纪录的金牌律师,对手如果是他,今天这场官司的结果就十分难料了。”

    乔少桓冷笑连连,“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陈律师,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开庭之后,法官:“原告与被告律师还有什么需要陈诉?”

    “法官大人,我有资料要递交。”张律师让助手将资料交上去,然后开始陈述,“201X年,我当事人为救母亲,与原告的父亲签下协议,只要她嫁给原告,他就无条件帮我当事人的母亲付医药费……我当事人嫁给原告之后,在乔家受到了非人待遇,时常带伤上班,这些证据可以证明原告使用暴力打我当事人……,这段录音,可以证明乔家给我当事人钱,完全是心甘情愿,并非她有意诈骗。”

    几个证据一段录音,彻底翻盘,陈律师本就对张律师心生畏惧,更是节节败退。一时间场面完全逆转,两大律师争锋相对,苏晴柔一改上场的沉默,完全化身成弱者,声泪俱下的控诉乔少桓婚后出轨与婚后暴力行为。

    一阵激烈的辩论之后,法官宣布退庭,15分钟后宣布审判结果。

    走出法庭,乔少桓当即就炸了,冲过来欲甩晴柔耳光,被张律师助理拦住,他张律师啧啧有声道:“哟,乔大少又想施暴啊,输了官司不要紧,千万别输了做人的气度啊。”

    乔少桓气得要命,这场官司眼见着就要胜利了,半路却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你别得意得太早,还没宣判,谁胜谁败还不一定。”

    “乔大少,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今天这场官司,要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凡事给自己留一线余地,不要把路走绝了。”张律师言笑晏晏,话里却尽是含讽带刺。

    “我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乔少桓目光如箭的射向苏晴柔,“苏晴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乔家待你不薄,你却陷乔家于今天这种境地,就算输了官司,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放过你。”

    “呵,乔大少除了会施暴原来还会威胁,做人不能这么没风度啊。”

    “张律师,别说了,我们走吧。”晴柔不想跟乔少桓说话,他从一开始就认定是她对不起他,把所有责任都归咎在她身上,这种人就是跟他说破了嘴,他也不会反省自己的错误。

    “乔大少,待会儿见。”

    乔少桓看着他们三人远去的背影,气得狠狠一脚踹在了墙上,陈律师本来想劝他几句,可是看见他凶狠的样子,他噤了声。

    再次开庭后,法官要求当事人做了最后的陈述,晴柔是这样说的:“我感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乔家伸出了援手,救了我妈妈,无论今天的宣判结果是什么,都不会改变我对乔家的感激之情,谢谢。”

    乔少桓什么话也没说,法官宣判,苏晴柔以婚姻诈骗乔家巨额财产罪名不成立,念两人感情破裂,现宣布两人自今日起,正式离婚。

    晴柔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她终于恢复自由身了。她激动不已,握着张律师的手,潸然泪下:“谢谢,谢谢!”

    张律师微笑看着她,“苏小姐,你最该谢谢的是老板,这些证据是他派人搜集的。如果乔少桓不提起诉讼,他都会帮你提起诉讼。”

    “谢谢你。”晴柔擦了擦喜极而泣的泪水,感动不已。来时她满怀绝望与苍凉,以为自己终究会输了官司,输了人生。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池未煊,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该怎么来回报?

    “去找他吧,他在等你。”张律师拍了拍她的肩,带着助手离去。

    待张律师离去,乔少桓走到晴柔面前,目光似萃了毒一样剜向她,“苏晴柔,你毁了我救出爸爸的最后机会,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承受失去亲人的代价。”

    晴柔张了张嘴,叹了一声,抿唇不语。

    “你以为池未煊是真心对你?苏晴柔,我会等着你跌进地狱的那一天,咱们走着瞧。”乔少桓阴狠地放了话,转身扬长而去。

    晴柔看着他的背影,乔少桓,你永远不会懂,我对池未煊的爱是付出是给予,而不是得到。他若需要我,我就在他身边,他若不需要我了,我会默默离去。地狱,也许从我爱上他那一天开始,我已经在地狱里,可那又怎样?

    走出法院,外面阳光明媚,她张开双手自由呼吸,没有牢狱之灾,没有十年分离,她还可以待在他身边,做个幸福知足的小女人,真好。

    “还舍不得回去?”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清越的声音,她转过头去,一眼就看到倚在圆柱上如妖孽般俊美的男人,他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像头优雅的豹,慵懒却危险。

    他每走一步,都像踩着她的神经,她心跳怦然,忆起昨夜的痴缠,她脸腾地又红又烫,“你……怎么来了?”

    “我来抓回逃跑的小野猫。”他已经走到她身边,忽然俯下身来,含住她的耳朵暧昧低语,“昨晚我说过,你要敢离开,我就将你锁在床上一辈子,我说话算话。”

    晴柔浑身战栗,他不提还好,一提起昨晚,下身残余着被满满侵入的异物存在感就更加强烈了,她往后退了一步,却没料到一脚踩空,她惊呼一声,感觉自己向后仰去。她吓得闭上眼睛,完了完了,刚脱离了牢狱之灾,这会儿是要下地狱了?

    然而腰间横过一条铁臂,将她稳稳地捞回来,他低斥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莽撞,我们回家。”

    晴柔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后面那半句话上了,他说回家,回家,那是她的家呵。她心里冒起了开心的小泡泡,用力点头,“好,我们回家。”

    池未煊牵起她的手往台阶下走去,他走得急,她小跑着跟在后面,每跑一步,就摩擦到被撕裂的地方,她疼得皱起了眉头,却一声不吭。

    池未煊到底还是注意到她身体的不适,放缓了速度。将她塞进副驾驶座,他帮她系好安全带,离得近了,她身体的馨香扑鼻而来,隐隐还残留着他身体上的气息,他心念一动,俯身含住她的唇,用力吮吸了一下,骤然松开他,嗓音沙哑,“回去再跟你算账。”

    晴柔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等她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开上了路。她想起张律师说的话,“池未煊,你什么时候搜集的那些证据?”

    “很久以前。”池未煊看了她一眼,从他知道她是乔少桓的老婆那天开始,他就在做着将她夺过来的准备。其实她应该感谢乔震威,若不是他派人拍下那些照片,也不会给她留下证据。

    “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

    “很想知道?”池未煊笑问。

    “当然了,莫律师当时让我提供一些被家暴的证据,说这样胜诉的可能性会高一点,可是我完全找不到证据,因为那时……”晴柔突然噤了声。

    “那时怎么了?”

    晴柔摇了摇头,那时她没有想过要跟乔少桓离婚,哪怕她在乔家过着连下人也不如的日子。“池未煊,你不是还生我气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跟乔少桓打官司的事?”

    “只要我想,就一定会知道,苏晴柔,为什么不来求我?”这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事,如果不是昨夜她表白,如果不是她主动投怀送抱,他就真的袖手旁观,让她去尝尝牢狱之苦了。

    好在,她也没有去求宋清波,否则……

    晴柔想起乔少桓说的那句话,她没自信池未煊会因为她放过乔震威,所以连试都不敢试。“我欠你很多人情了,不想再麻烦你。”

    “你这是要跟我撇清关系?”池未煊恼怒地瞪着她,昨夜缠绵至死时,他以为她会求他,就连今天早上醒来,他都在等着她求他,可是没想到等来的又是她消失无踪。

    “不是。”晴柔涨红了脸。

    “就算是,你也撇不清了,苏晴柔,我再重复一次,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离开我,听到没有?”

    “哦。”晴柔讷讷的应了一声。

    车子很快驶进了帝景天成,回到别墅前,池未煊率先下车,晴柔看了看地面,路虎底盘很高,如果是平常,她要跳下去很容易,可今天,那里很痛,她动都不敢动。

    “下车。”池未煊走到副驾驶座旁拉开门,看她一脸痛色,他明白过来,伸手将她拦腰抱起,然后转身进了别墅,走上楼,进了卧室。

    将她放在床上,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命令道:“脱掉!”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