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12起诉晴柔
    乔少桓惊讶她的秒接,然后速度自报家门。[请记住 都市文学 :

    刘言心坐在他身边不远处,看见他站在窗前给苏晴柔打电话,电话通的那一瞬他满是柔情的语气让她倏地攥紧了拳头。苏晴柔害得乔家落得如此下场,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是她刘言心,为什么她就得不到他半点柔情?

    晴柔的心一下子沉进了谷底,没有刚才的欢欣鼓舞,“乔少桓,你找我干什么?”

    “我们见一面。”乔少桓感觉到她语气里的惊喜一闪而逝,她在期待谁的电话?

    “对不起,我现在很忙。”自从被乔蛋洁算计之后,晴柔就不敢单独去见乔家人,生怕重蹈覆辙。“还有,离婚协议书我会尽快寄给你,请你看在我这大半年来在乔家做牛做马的份上,签字吧,至于给我妈医病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

    “柔柔,乔家垮了。”乔少桓突然说。

    晴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也不能怪她不知道。她受伤之后一直住在医院,池未煊封锁了所有关于乔家的消息,出院后,她被池未煊直接接回了帝景天成。在这里,想让与世隔绝一点也不难。

    更何况,也没人会告诉她乔家垮了的消息。

    “垮了是什么意思?”

    她果真不知情,看来池未煊突然对乔家出手,并非她指使的。也对,池未煊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对乔家下手,是他们太高估了苏晴柔在他心里的地位。

    “乔家倒了,被池未煊收购了。”乔少桓提到池未煊三个字时,几乎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

    晴柔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样?”

    “具体的电话里我也说不清楚,我们见一面,好吗?乔家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想拖累你,我们顺便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乔少桓又抛下一个诱饵。

    晴柔犹豫了一下,一心想着要跟乔少桓做个了断,因此并未深想,“好。”

    晴柔拿着包出门,坐公车赶到乔少桓指定的地点。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晴柔不敢去咖啡馆之类隐蔽方便下手的地方,她约了人多的公园。

    算起来真是讽刺,她跟乔少桓第一次来这种情侣约会的地方,居然是为了谈离婚的。

    晴柔赶到时,乔少桓已经等在那里,他蹲在一群孩子面前,手里拿着一个魔方,玩出很多花样来。孩子们拍手叫好,他笑得一脸满足。

    晴柔没有靠近,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他从小锦衣玉食,如今乔家倒了,他变得一无所有。虽然他脸上也有些颓丧之气,但是却不见消沉,不知道这算不算好现象。

    乔少桓又给孩子们变了一个机器人,孩子们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也跟着笑,一抬头,就看见远处静静看着他的晴柔。他愣了一下,笑容加大,他将魔方还给了孩子们,向她走来,“来多久了?”

    “刚到,没想到你挺有孩子缘的。”

    “我们去那边坐坐吧。”乔少桓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那里坐了两个老人,好像是夫妻,有说有笑的,很令人羡慕。

    如今这世道,离婚机率高得离谱,能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实在太难了。

    一时间,两人心里都有些感伤。晴柔对乔少桓感激过怨过恨过漠视过,如今这些情绪几乎全都放下了。也许是从来没有爱过,所以她才能这么容易放下。

    “柔柔,你最近好吗?那天……,我没能拦住蛋洁,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受了那么多侮辱,对不起。”乔少桓真诚道。

    晴柔摇头,“少桓,那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轻易相信别人了。”

    如果她能更警惕一点,乔蛋洁根本不会有下手的机会。她不怪别人,怪的是自己的轻信。

    “蛋洁处事极端,但是她本性不坏,你不要怪她。”乔少桓说。

    晴柔微笑不语,给她下药,叫人强~暴她,并且还录相,若这都不是本性坏,那这世上根本就不会有坏人。乔少桓见她那副模样,没再继续替乔蛋洁说话。

    “我听说妈的病又犯了,你需要用钱吗?我还有些朋友,多的钱出不了,几万还是能够借到的,你知道我现在一无所有,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了。”乔少桓怅然道,“或许你根本不用我帮你忙,池未煊自会将你们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是我瞎操心了。”

    “少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晴柔真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海城第二大企业就这么悄然陨落了,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而将乔氏收购的,居然是池未煊。

    婚礼那天,她就知道乔池两家必定有仇,却没想到他们之间仇深似海,除了你死我活,根本就难以化解。

    “我不知道。”乔少桓六神无主,“乔家倒了后,爸爸因为偷税漏税被关了起来,妈妈急怒攻心病倒了,蛋洁天天念着池未煊不爱她利用她,追债的人天天上门讨债,柔柔,你想象不到那样的日子会有多绝望。”

    “少桓。”晴柔怎么会体会不到那样的绝望,妈妈生病时,她没钱交医药费,妈妈被医院赶出来,她求遍亲戚,只借到五千块钱,那时候她绝望地恨不得死去。

    “一切都会过去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少桓,振作起来,不要被困难打倒。”

    “柔柔,留在我身边好吗?陪我一起度过难关。”乔少桓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少桓,对不起,我们之间不可能的。”晴柔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慢慢抽出来,曾经,她给了他那么多次机会,他一次又一次伤透了她的心,让她心生退意。她想,如果那时候他对她再好点,也许现在她愿意跟他同舟并济。

    乔少桓手心渐冷,心也跟着冷了,“柔柔,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你,你不选我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怪你。”

    晴柔拧眉,他的意思是她嫌贫爱富?

    对,她确实是为了钱嫁进乔家,她却不是为了钱离开乔家。但凡他曾经有一点尊重她这个妻子,有一点想过要好好跟她过日子,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执意离去。

    “少桓,你怎么想我无所谓,我只希望我们能好聚好散。至于欠你们家的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离婚协议我会寄给你,希望你能够在上面签字。”晴柔站起来,正准备离去,就听乔少桓说:“苏晴柔,你以为我真的会跟你离婚吗?不可能的,我怎么会放你自由,然后让你心安理得地跟池未煊在一起,他毁了我乔家,我就让你们一辈子都名不正言不顺!”

    “你!”晴柔怒极,刚才他在电话里还说要去办离婚手续,没想到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乔少桓,我庆幸自己没有喜欢你这种自私自利的男人,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有责任,你亦难辞其咎。”

    晴柔说完转身就走,乔少桓站起来,冲着她的背影喊:“苏晴柔,你以为池未煊对你有几分真心?”

    晴柔脚步一顿,回过头去飘忽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他对我没有真心,也与你无关。”说完她再不停留,昂首阔步向前走去。

    乔少桓眼睁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愤怒地攥紧拳头。苏晴柔,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的选择付出代价。

    晴柔走出很远后,接到顾远兮的电话,顾远兮似乎在帝景天成,因为他第一句话问的是:“苏小姐,你不在家吗?”

    “我有点事出门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哦,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你。”顾远兮没说为什么要接她,只说马上过来,晴柔想了想,便将自己所在位置告诉了他。等待他前来的空档,她去报亭买了份报纸,翻到财经版,乔家破产被收购的消息占了整整一个版面。她认真阅读了一遍,报纸上报道的事情果真如乔少桓所说。

    乔家就这样倒了。

    她听安小离说过,池未煊于两年前在海城起家,一年之内迅速超过当时在海城算第一的乔氏,风头大盛,第二年,直接进了福布斯富豪榜,一时风头无两。

    乔氏企业在海城已有十几年历史,从一个小小的店铺做到如今的百货之王,其中经历的过程算是漫长的,但是基础也相当扎实。

    但是它居然一夜之间就被池未煊收购,如此神猛的速度无人可及。如果不是事先已筹谋好的,又怎么会让乔氏在一夜之间易了主?

    池未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城府之深,又是自己可窥探一二的吗?

    晴柔忽然现,她一点也不了解池未煊,他出手如此之狠,真的是为了她吗?还是他早就计划这么做?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辉腾停在她面前,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一张粗犷的俊脸来,“苏小姐,请上车!”

    晴柔顺手将报纸塞进了垃圾桶坐上了车,顾远兮看见她精神不振,随口问道:“苏小姐昨晚没睡好吗?”

    “没有,睡得挺好的。”分明一整夜都没睡嘛,又怎么可能睡得好?

    “哦。”顾远兮笑着应了一声,“老板昨晚貌似睡得不怎么好,今天总裁室里一片低气压,所到之处硝烟弥漫,大家都在向我探听消息呢。”

    晴柔的心颤了一下,她装作不在意的扭头看向窗外,却在车窗上看见自己失魂落魄的脸,她没有搭话,车厢里就安静下来。

    “你们……吵架了?”顾远兮好奇道,能把老板气得一夜不归,还半夜将他挖起来买醉,她要说他们没吵架,他肯定不信。

    “顾远兮,你一个男人这么八卦!”

    “现在全民都在八卦,我是顺应潮流,真吵架了?”顾远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

    “没有,我有什么好跟他吵的。”晴柔矢口否认,却想到他昨晚说的那些气人的话,心里又气恨难休。

    她越是说没有,他就越肯定他们吵架了,否则怎么会一个两个顶着熊猫眼?他还是第一次在老板脸上看到那种类似心烦的表情,看来这次他们吵得不是一般厉害。

    顾远兮好奇死了,他们之间到底吵了些什么。更好奇的是苏晴柔惹怒了池未煊,居然还能活着,这简直就是奇迹。

    顾远兮将车直接停在了“幸”集团楼下,保安迅速前来开门,晴柔下了车。她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转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顾远兮,“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走吧,跟我进去看看就知道。”顾远兮率先往里面走,前台见了他,站起来恭敬的叫了一声“顾总”。

    晴柔没想到他的职位这么高,她一直以为他就是给池未煊开车的,她讶异道:“她叫你顾总?”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晴柔摇了摇头。

    进了电梯,顾远兮开始向晴柔介绍公司的结构,几层是业务部,几层是财务部,几层是公关部,几层是总裁室,听说总裁室设在三楼,她又诧异了,“书里说总裁室一般在最顶楼,你们怎么会设在三楼,不是说站得高看得远吗?”

    “高处不胜寒啊。”顾远兮感叹一句。

    “原来如此。”

    他们在四楼停下,顾远兮领着她推开左手边的玻璃门,卡通风格的装饰映入眼睑,晴柔眼前一亮,回头看着他,“这?”

    “本该是老板领你来参观的,你们貌似在吵架,他就把这个重要的工作交给了我,你随便看看吧。”顾远兮站在她身边,鼓励道。

    晴柔又惊又喜,这里嫣然是个小型的托班,装修设计完全以孩子为主题,与对面严谨的办公室风格迥然不同。

    她看得出来,在装修上他花了许多心思,她想起昨晚他略带兴奋地让她今天跟他到公司来一趟,而自己的反应那么伤人,她就内疚不已。

    “苏小姐养伤期间,老板就开始着手准备,这里的装修方案及一桌一椅都是他亲自敲定的,不让任何人代劳,苏小姐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老板对你是特别的。”顾远兮说,事实上,他非常希望苏晴柔能够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老板一脾气,直接遭殃的可就是他了。

    晴柔不吭声,心里却感动不已。她不敢说话,她怕自己一说话就会泄露心底的情感,唯有死死咬紧牙关,才能抑制心里激烈的情感。

    晴柔将整个园所参观了一下,大型的舞蹈室,大型的游乐室,每个细节都堪称完美。她想起上次他说让她来他的公司上班,她拒绝时说的那番话,原来他都听进了耳里。他昨晚那么想给她一个惊喜,她却误会了他。

    池未煊,对不起,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从小到大,我都是坚强地一个人走过来,苦与痛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她从来不知道被人这么宠着是什么感觉,而他就这么强势地闯进了她的生命里。

    他对她的好,她无力回避,想要心安理得的接受,却又诸多顾忌,她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害怕受到伤害,所以连动情都不敢。

    “顾远兮,池未煊在哪里?”

    “他不在公司,去Y市出差了,要过几天才会回来。他临走前,让我告诉你,托班的一切事务都由你打理,他不再过问。”

    晴柔转过身去,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池未煊,你对我这么好,我该用什么去报答你?

    回去的路上,晴柔一直没有说话,顾远兮看见她眼眶红红的,什么也没说,快到医院时,晴柔让他停车,她想去看看妈妈。顾远兮将车停在路边,看着她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医院大楼里,他拨通了池未煊的电话。

    “老板,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

    池未煊此时正在Y市酒店里,他临窗而站,落地窗外的Y市一片繁华似锦,“知道了。”

    顾远兮等了等,没有等到池未煊再开口,于是自个儿絮絮叨叨说起来,“苏小姐似乎感动哭了,老板,你不乘胜追击吗?”

    顾远兮从来没见过池未煊如此费尽心机的讨好一个女人,如果只是想要利用她,如今乔家已垮,他根本没必要再对她这么好,又是帮她妈妈付医药费,又是给她办托班,将她锁在眼皮子底下。

    “……”回应顾远兮的是“嘟嘟”的电话忙音,顾远兮愣了一下,后知后觉老板可能是在害羞。他叹了一声,老板,你的巧取豪夺呢?既然喜欢就别迟疑,再迟疑她可就飞出碗里了。

    ………………

    晴柔一路奔到苏母的病房外才停下来,她伸手握住门把,手心都还在抖。她那么用力的奔跑,都不能甩开一直纠结于心中的情感,似乎唯有回到妈妈的怀抱,她才能够感到踏实。

    她推开门走进去,苏母醒着,坐在床上绣东西,她的精神很好,似乎胖了一点,足可见池未煊的用心。

    “柔柔,你来了。”苏母看见迅速向自己奔来的女儿,展开笑颜。晴柔扑进她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

    苏母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她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摘下老花眼镜,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她哭得很伤心,无论她怎么哄,她都停不下来。

    苏母焦心不已,柔柔从小就很坚强,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都独自咬牙忍了,她还从未见过她哭得这么伤心过。

    过了好半晌,苏母终于稳住了她的情绪,可她还抽噎着,没有过了那股伤心劲儿,“怎么了,柔柔,谁惹你哭了,池未煊吗?”

    听妈妈提到这个名字,她终于感到不好意思了,抽了纸巾擦了擦眼泪,“妈妈,我好像爱上他了。”

    苏母一愣,女儿长大了,终于有了自己的心事。她很欣慰她能够跟她分享她的心事,于是抚着她的头说:“爱上了就爱上了吧,妈妈虽然希望你能够得到平凡的幸福,但是若那不是你想要的,就是幸福也惘然。人这一生太短暂,能够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容易,柔柔,勇敢去爱,就算受伤了,还有妈妈在,妈妈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晴柔惊诧地抬起头来,妈妈之前明明还反对的,怎么?

    苏母自然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她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池未煊这个人,我虽然不是百分百的满意,但是是你爱上的,妈妈就不会反对。你为了这个家牺牲了太多,妈妈亏欠了你太多。只要你幸福,妈妈就别无所求了。”

    “妈妈。”晴柔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去爱吧,柔柔,不要害怕受伤,妈妈会是你永远的后盾。”苏母说。

    晴柔感动不已,她来时的犹豫与矛盾,听了妈妈这段话,她终于有了勇气往前冲。爱情本就是人生最大的赌注,心交予出去,能够得到回应,固然是最好的结果,就算最后还是伤心而归,至少自己曾爱过。

    晴柔回别墅的脚步轻快了许多,她想,等池未煊回来,她就再也不跟他针锋相对了。

    池未煊这一走就走了大半个月,听说直接从Y市去了英国。晴柔盼星星盼月亮,盼到的是他去英国的消息,心里别提有多失望。

    这段时间,她白天很忙,忙着招聘老师,忙着准备孩子们入园的事宜,忙着跟乔少桓离婚。因为已经进入冬季了,所以托班正式报名是春季。

    她把自己搞得很忙很忙,忙到没时间去想他,忙到没时间惆怅。可是每到夜深人静,她总是想他想得睡不着。

    她不敢回别墅,那里满是他的气味,她怕自己会更加狂的想他。

    这天早上,晴柔刚出门,就接到快递的电话,说有她的快递。她狐疑地朝回赶,看到邮政绿色的面包车时,她心里狂跳,难道是乔少桓签离婚协议了?

    她签收之后,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信不是乔少桓寄来的,是法院寄来的,乔少桓居然将她告了。

    晴柔气得浑身抖,看着诉状,她气得差点晕过去。乔少桓这个无耻之徒,居然恶人先告状,说她骗婚。

    看着上面洋洋洒洒的“罪状”,晴柔眼前一黑,说什么她嫁进乔家,只为骗钱,不履行夫妻义务,不孝敬公婆,婚后行为不检。如今乔家出事,她就迫不及待一脚踹开了他,另攀高枝。

    晴柔怎么也没想到乔少桓真的会这么做,明明是乔家利用她在先,如今却反咬她一口,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连忙拿出电话拨通乔少桓的手机,电话响了一声又一声,始终没有人接起。她的心沉入谷底,乔少桓这是铁了心要告她么?

    晴柔再没心情出门了,她刚走到楼下,手机就响起来,她以为是乔少桓打过来的,看也没看,怒骂道:“乔少桓,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你……”

    “晴柔,不好了,你现在能看电视吗,你快看看吧。”安小离十万火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愤怒,晴柔快速冲上楼,打开电视。

    电视上,乔少桓完全一副受害人的样子,痛心疾首地数落她的十大罪状,他脑袋旁边配了她的照片。然后他依然是一副深情的样子,说他告她是逼不得已,只是想留住她,他爱她。她气得眼前一黑,跌倒在地。脑子里轰鸣声声,乔少桓对她有多恨,才会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受害人来搞臭她的名声?

    安小离的电话又打进来了,“晴柔,你看见没有,乔少桓那个王八蛋,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你在家里吗?我马上过去陪你。”

    安小离气愤填膺,她真没想到乔少桓会如此不要脸面,将晴柔告上法庭。

    晴柔缓了缓,大脑才恢复运转,“小离,不用了,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乔少桓那个人渣把你的照片公布出来了,网上已经在人肉你了,我看到有人把你的电话跟地址都贴了出来,估计一会儿就有人去你家砸门。不管生什么事,你都别开门,等着我来。”安小离噼噼啪啪说了一长串,然后挂了电话。

    果真如安小离所说,她电话刚挂断,她的手机便响起来,那些陌生的电话号码,这个打完,那个又接着打,她不敢接,猛地抠掉了电池,手机终于不再响了。

    她不知道过网络的力量居然这么强大,电视直播之后不到两分钟,他们居然就知道了她的电话号码。她不敢接,在屋里焦躁地走来走去,然后家里的座机也疯狂地响起来。

    她见鬼似的盯着一直响的座机,突然冲过去将电话线拔了,家里一时安静下来,她甚至能听到自己不停喘息的声音。怎么办?网友是最不理智的群体,根本不管真相如何,只看到自己看到的东西,然后就做出主观的回应。

    晴柔站在客厅中央,差点就要崩溃了。乔少桓,你太狠毒了,你闹得满城皆知,就是为了让我屈服是吗?我本来还很同情你,现在看来,我的同情根本一钱不值。

    家里安静了几分钟,这短短几分钟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让她心里很不安。然后,她听到防盗门被人拍响的声音,“苏晴柔,你这只骚狐狸,我要替天行道灭了你。”

    “苏晴柔,贱人,出来,有这么好的老公居然还出轨,真给我们女人丢脸。”

    “贱货,开门……”

    “苏晴柔,你这个水性杨花爱慕虚荣的臭婊~子,滚出来……”

    恶毒的谩骂声如狂风骤雨,瞬间淹没了晴柔,她摇摇欲坠,眼泪疯狂的涌了上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全城女人的公敌。

    她坐在地上,捂住耳朵都不能将那些谩骂声拒之耳外,门板被拍得震天响,她吓得缩在角落里,眼泪不停滑落。

    她惊恐地瞪着紧闭的门扉,那里灰尘抖落,似乎下一秒,那些人就会冲进来。她如惊弓之鸟,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

    池未煊刚下飞机,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他一手插进裤袋里,一手提着一个包。走出机场,他坐上早已经等候在机场外的轿车,“远兮,我离开这几天有没有生什么事?”

    刚才在飞机上,他就一直心绪不宁。

    顾远兮看着他欲言又止,只是将车载电视打开,池未煊看着上面的画面,瞳孔猛缩,“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过法院那边的朋友,据说乔少桓将苏小姐告了,现在闹得满城沸沸扬扬的。”

    池未煊掏出手机,拨出那个铭记于心的电话号码,但对方提示已关机,他再打,还是关机。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他,苏晴柔,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

    他气得想砸了电话,又怕她打电话过来求助,他接不到。

    如此矛盾的心情折磨着他,他语中含怒,“回帝景天成。”

    “老板,苏小姐没有回帝景天成住。”顾远兮小心翼翼道,池未煊在英国期间,他怕打扰到他休假的心情,不敢告诉他苏晴柔已经搬回去了。

    “什么?”池未煊惊声怒问,心口气得都快要炸开来,没经过他的同意,她居然不声不响搬出去了。

    顾远兮缩了缩脖子,某只杀气太强,让他心惊胆颤。

    “她现在住哪里?”池未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出这句话。

    “回家去了。”

    池未煊气得正不知道怎么是好时,电视的画面转到了苏晴柔楼下的小区,主持人正在转播小区里人满为患的盛况,“据悉,乔氏少东乔少桓的妻子苏晴柔住在这里,已有许多网友找到这里声讨苏晴柔,有许多网友情绪已经失控,朝苏家扔臭鸡蛋。”

    画面切换到网友朝苏晴柔家门与窗户扔臭鸡蛋的情形,池未煊满腔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她是因为他才遭受这些非议。

    顾远兮也没料到情况会这么严重,“老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苏小姐是无辜的。”

    “马上给承昊打电话,让他出动武警**,我们马上赶过去。”

    苏家门前,情况越演越烈,安小离赶到时,苏家门前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她根本就挤不进去,就算挤得进去,此时她也不敢让苏晴柔开门。

    这些网友跟疯了似的,谩骂叫嚣,她气得眼睛都红了,她大叫着:“你们谁再胡说八道,我就告你们诽谤。”

    可是她的声音跟那些已经失控的网友比,简直如蚊鸣。她气得直跺脚,然后跑到小区外去买了个扩音器,爬上一辆货车,对着那群已经疯了的网友大叫:“苏晴柔在这里!”

    她的声音果真吸引了部分网友的注意力,她又叫了一声,拿出手机:“你们谁要敢再在这里闹事,我就报警了。”

    安小离话音刚落,一只臭鸡蛋飞了过来,砸在了她额头上,她满脸都是蛋清与蛋黄,她恼羞成怒,抹了一把脸,怒道:“你们谁敢再扔,我就告你们故意伤人……”

    然后臭鸡蛋齐齐飞向了安小离,安小离狼狈闪躲,就在这时,警车呼啸而至,大批穿着迷彩服的武警从车里冲了下来,进行武力**。

    另一边,十辆黑色奥迪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小区门口,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从车里钻出来,从小区门口一直到苏晴柔家门前一字排开站着,气场强大。

    众网友被这一骤变惊得一愣一愣的,然后他们看见一辆银色跑车停在了小区外面。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安小离亦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忘记自己头上脸上的蛋清。

    来的会是谁?

    跑车的门打开了,首先映入众人眼睑的是一双黑色羊皮软底鞋,然后是一双白净的手,然后是一个惊为天人的俊美男子。

    安小离的呼吸都停顿了,是他!

    男子走出来,脸上还挂着笑意,只有安小离知道,他笑得越开心,就表示他越生气。

    众人亦是惊叹,此绝~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啊!男子睥睨众人一眼,在黑衣人预留出的道路上打马而过,踩着一地碎鸡蛋壳与烂白菜叶子上了楼。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安小离才反应过来,急忙跳下货车,却跳进了一副温暖的怀抱里。李承昊亦被刚才那名气场强大的妖孽男子所慑,他见过无数种人,这个男人看似无害,实际上却是真正危险的人物。

    安小离没想到自己会跳进李承昊怀里,她风中凌乱了一下,急忙挣开他的怀抱,欲往楼上冲去。

    刚跑了两步,就被李承昊抓了回去,“他是谁?”

    “你不认识。”安小离知道宋清波回海城了,只是他避不见面,没想到他一出场,就这么令人惊~艳。四十个肌肉达的彪形大汉为他保驾护航,他到底是谁?

    李承昊醋劲大,“你说了我就认识了。”

    “说了你也不认识。”

    “你不说我怎么会认识,说了我未必不认识,快说”

    “……”

    男子走到苏晴柔家门前,门上被人拿红油漆泼了,墙上写着“苏晴柔,贱人”之类的黑字,门边堆了半人高的烂白菜与臭鸡蛋,臭气熏人,他只皱了皱眉头,领先的黑衣人就立即清扫干净。

    “少爷。”

    男子颔了颔首,上前一步,敲响了苏家的门。此时他掌心被汗濡湿,神情亦没有刚才的从容,他敲了三下,放柔声音,“小晴,是我,别怕!”

    短短六个字似乎有安定人心的作用,隔着门扉传进晴柔的耳膜里,她倏地抬起头来,这世上会这么叫她的人,只有一个。

    男子没有得到回应,又敲了三下,“小晴,开门,让我进去,好吗?”

    真的是他!

    晴柔的心飞快跳动起来,在她如此狼狈与绝望时,他回来了,回到她身边了。眼泪成串地落了下来,她全身颤抖得几乎站立不住,刚走了两步,又跌倒在地。

    “小晴,离门远点,我要撞门了。”迫切想要见到她安好的心情,让他无法再等待。男子冲身边的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蓄积了力气,用力撞门,连撞了好几下,“砰”一声,门被撞开了。

    门板上石灰嗽嗽滑落,烟雾漫起,黑衣人还来不及提醒,就见男子抬脚跨了进去。

    男子在室内搜索了一下,看到跌坐在地上无声哭泣的晴柔,他心尖一痛,快步走了过去,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说“对不起,我来迟了。”

    看到消息时,他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没想到还是让她受到了惊吓,他眸子一厉,对跟在身后的黑衣人沉声说:“叫孙律师来。”

    “是,少爷。”黑衣人领命而去。

    男子转过头来时,神情已经温柔下来,他将泣不成声的她拉起来,抱在怀里,心疼道:“别哭了,乖,我的小晴是最坚强勇敢的女孩子,不哭了啊,乖乖。”

    站在男子身后的几名贴身随侍都抽动着脸颊别过头去,天哪,谁能告诉我眼前这一幕是不是我幻觉啊幻觉,冷酷阴沉的少爷居然还会哄人?

    晴柔哭得更委屈了,男子心疼,将她打横抱起,“我带你离开这里。”

    男子抱着她走出去时,孙律师已经赶到,他抹了抹头上的汗,“少爷,您找我?”

    “孙律师,将今天闹事的人一个不漏的抓起来,我要起诉他们诽谤与骚扰民宅。”

    孙律师看着眼前至少有一百多个闹事的人,刚擦完的汗又淌了下来,“少爷,您确定是全部?”

    “你质疑我的话?”男子阴沉道。

    “不敢,我知道了。”孙律师想哭,光是起诉这一百来号人都要累得他手抽筋啊啊啊!

    男子抱着晴柔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晴柔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抬起头才现他注视着前方某个点,神情尽是愤怒,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她倏地怔住了。

    视线尽头,可不是消失了大半个月的池未煊?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