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 > 坏坏老公温柔:夜夜贪欢最新章节列表 > V8勾引不成反被勾引
    屋里灯光朦胧暧昧,申世媛一身火红纱衣,角落里的射灯在她身下投下一个光圈,她就在光圈里舞动起来。[请记住 都市文学 :

    不得不说她的舞蹈很专业,每个**摄魄的动作都演绎得相当完美,让男人看了血脉贲张。池未煊就那么看着,感觉浑身一股热气直袭胸口而来。

    这个死丫头为了诱惑他,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

    直到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起了她的裙裙,她像玛丽莲蛋露一样捂着裙子,充满**地瞅着池未煊,池未煊彻底炸了。

    不是欲~火焚身,而是怒极攻心。

    他三两步走过去打开灯,然后扯过沙上的毯子扔过去,罩住她若隐若现的身体,俊脸铁青,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胡闹够了吗?”

    申世媛精心策划的勾引他的戏码,就这样无疾而终,她相当难堪,同时心里也升起一抹不甘心。她相信自己的魅力,更相信刚才自己那一舞,能够让所有男人都热血沸腾,池未煊,也必定不是例外。

    她强忍着泪,扯开毯子,踮着白玉般的足尖,走猫步一般婀娜生姿地走到池未煊面前,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微噘红唇轻嗔道:“亲爱的,我想……”

    西方女子的热情与东方女子典雅的面孔,在她身上完美的体现出来。她挺着胸在他胸前磨蹭着,池未煊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对她的挑~逗他当然有反应,可是也仅仅是身体上的反应而已。

    池未煊冷眼看着她,身体快要燃到爆炸,可他居然神奇的不愿意碰她。是她没有魅力吗?不是,她很有魅力,甚至有着让所有男人都疯的潜力,但是为什么他就是没有那种冲动想碰她?

    他看着她的眼睛,她眼里热烈的情感及渴望,让人无法忽视,他承认她很美,比苏晴柔美,身材也比苏晴柔丰满,性格也比苏晴柔热情奔放,可为什么,他对她就是没那种由心底而生的渴望?

    就在申世媛即将成功地吻上他的唇时,却被他猛地推开。她猝不及防,往后趔趄了几步,摔倒在地。她心里难堪极了,双眸燃上令人心惊的火焰。她或许单纯,或许年轻,但是池未煊明显的拒绝姿态仍旧伤到了她的心,“池未煊,我们是未婚夫妻,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你为什么三番两次推开我?”

    她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不顾羞耻……好吧,她一点也不觉得这是羞耻的,不顾脸面……,好吧,她也一点不觉得这是不要脸的事,反正她放下身段向他求欢,他拒绝她就是不对的。

    池未煊知道自己说她小什么的已经站不稳脚了,在英国,性相当开放,16岁的女孩子几乎都找不到处,她20岁,已经不算小了。为了杜绝今后再生这种事,他只能祭出杀招,“我不爱你。”

    或许在性上面,有国界有代沟,在年龄上有国界有代沟,但是爱情,无国界无代沟。他早已经不是十七八岁冲动的男孩,对性格外好奇渴望,他已经30岁了,他更希望性,是一种身心交流,而不是纯粹的**运动。

    申世媛其实一直都知道池未煊对她没有男女之爱,否则他怎么可能会乎情止乎礼,面对她每次的主动亲吻,他都毫不犹豫的避开。

    那么多次的试探,她都不曾死心,今天他一句“我不爱你”,就给她判了死刑。她看着他红了眼眶,慢慢地眼泪落了下来,“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跟我订婚?”

    “因为适合。”池未煊缓步走到她面前,脱了西服,蹲下罩在她肩上,“世媛,男人的欲不代表爱,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或许有一天,你会遇见那个你真正想要奉献一切的男人,到时候你会后悔你今天的行为。”

    “池未煊,你太过分了。你不要我就算了,”申世媛羞愤难当,他怎么能这么残忍,在狠狠的拒绝了她的求欢后,又说出这样的话来伤她的心?

    申世媛披着西服就这么跑出去了,池未煊连忙追出去,在路口截住了她,“申世媛,你什么疯,穿成这样跑出去,你不要命了?”

    “既然你不爱我,就不要假惺惺的来管我,放手!”申世媛挣扎得厉害,池未煊身上本来有伤,被她手肘狠狠一撞,他痛得心啊肺都搅和在了一起,再也抓不住,眼睁睁看着她跳上一辆出租车。

    池未煊想都未想,拿出手机给顾远兮打了个电话,“远兮,世媛跑出去了,你去找她回来,咳咳咳,出租车车牌号是XXX,快去。”

    顾远兮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老板着急的命令,激灵灵清醒过来。他手忙脚乱地套上衣裤,然后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让他们查那辆出租车的位置。他边打电话边坐电梯下楼,心里忍不住抱怨,这个事儿精,就不能让人省心一天吗?

    申世媛坐上车后,眼泪狂飙而出,“混蛋,现在说不爱我,早干嘛去了,池未煊,你就是个大混蛋。”

    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听见她骂人,本来想要安慰她两句,结果透过后视镜看到后座上的性感尤~物时,浑身的热血都冲到了头顶,然后炸开,然后那股沸腾的热血又冲向小腹。

    妈呀,他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拉了这么个性格的洋妞,要是能玩上一把,简直爽死了。

    中年男人本就有过案底,出狱后托亲戚才找到这么个开出租车的工作,他本已决心痛改前非,奈何这洋妞身材太火辣了,而且穿的还是性感的蕾丝睡裙,里面什么也也没穿,透过车外时明时暗的路灯,那两团硕大的浑圆,白皙修长的大腿,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黑色森林,勾得他欲~火焚身。

    刚才那个男人居然会放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独自出来坐车,简直太傻了,便宜死他了。

    中年男人的心思渐渐飘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后座的洋妞身上,他恨不得将她按倒在座位上,狠狠搞一回,可是不行,他老婆孩子还等着他赚钱糊口,他不能再走错路了。

    他提醒自己不要去看后面的洋妞,可是越提醒自己,他就越控制不住目光直往她身上瞟。不行了,反正这荒郊野外的,他抓紧时间上了她,也没有人知道。

    中年男人这样一想,前方正好有条小路,他知道那条小路的尽头是一个废弃的工厂,人迹罕至,是作案的好地方。

    他一边热血沸腾地想着待会儿就能玩洋妞了,一边转了方向盘,将车驶向了小路。

    申世媛只顾自己伤心了,没有注意出租车已经偏离大路,等到她反应过来时,车已经停了。她看见中年男人拉开后座的门,一脸淫~秽的向她伸出魔爪,她吓得急忙往后退,怒斥道:“你要干什么?”

    “老子要搞你,你看不出来吗?妈的,穿这么浪出来,害得老子把持不住,快让老子摸两把。”中年男人钻进后座,满嘴的淫~秽之语。

    申世媛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四周,这里很暗,若不是出租车的顶灯开着,她根本看不清外面。她知道这里荒无人烟,求救是不可能了,“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喊了。”

    “你喊吧,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见,不过老子就喜欢玩你这样的带劲儿的,用力叫,这才刺激。”中年男子已经欺身过去,抓住了她的手。

    申世媛警告道:“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来,让哥哥抱抱,瞧这皮肤多细多嫩啊,刚才那男人居然肯放你走,不会是不行吧。”

    “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申世媛虽然气愤池未煊这么对她,但是她也护短,就听不得别人说他半句不是。

    “行不行让老子搞一回你就知道了,小妹妹,乖乖的,哥哥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爽到天上……”中年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申世媛猛地折断了手。

    “啊!”中年男人痛得嚎叫起来,他没想到这洋妞看起来娇弱,居然还是练家子。他不敢再掉以轻心,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又朝她扑去。

    这回申世媛没有丝毫手软,她已经警告过他了,是他不听,不能怪她对半个祖国同胞不友爱。一时间,树林里嚎叫遍野,惊散了一群在此栖息的鸟儿。

    申世媛打累了,手也酸了,她才踢开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推开车门下车。她筋疲力尽,想到自己差点被人玷污,想到池未煊不要她,她悲从中来,坐在路边大哭起来。

    顾远兮找到她时,就见她坐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他吓得心跳都停止了,以为她遭遇了不测,他连忙向她奔去,中途还被横起的树枝绊了一下,踉跄了数步才稳住自己。

    他冲到她面前,瞧她哭得昏天暗地,他都不敢伸手碰她,心像被什么拉扯着,很疼很疼,“申世媛,你……”

    申世媛抬头看了他一眼,用力扑进他怀里,将他撞倒在地,她哭得更凄惨了,“顾远兮,我什么都没有了……”

    顾远兮听到她说什么都没有时,心口更痛,心里已经认定她被侮辱了。他僵了僵,小心翼翼地回抱住她,“申世媛,别哭,没关系的,只要你还好好的活着,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池未煊不要我,他不要我。”申世媛难过得要死,恨不得哭死过去。

    然后顾远兮就理解成,因为她被侮辱了,所以池未煊不会再要她,他说:“没关系,他不要你,我要,申世媛,我要你!”

    申世媛的哭声一缓,受惊不小,“顾…顾远兮,你在说什么?”

    顾远兮也没想到自己会说这话,她是老板的未婚妻,朋友妻不可欺,他怎么就会说出这种话来,“我……,申世媛,如果你不嫌弃,假如老板不要你,我要你,你别有轻生的念头。”

    “我为什么要有轻生的年头,我活得不耐烦了?”

    “你不是被人侮辱了吗?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顾远兮颇为仗义道。

    申世媛终于明白他误会了,她指了指车里,“顾远兮,你好好去看看,就凭他也能占到我便宜?”

    顾远兮有些错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他看到车里的男人,他已经被打成了猪头,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了。他脸一黑,突然想起申世媛从小就习武的事情来,刚才他看见她哭得惊天动地,就直接把她当成了柔弱不堪一击的大小姐来,从而忽略了这个事实。

    “你没事你哭什么哭,该哭的是他吧?”顾远兮恼羞成怒,枉他刚才还那么真情流露,没想到反被她看了笑话。

    “你什么意思啊,希望我被人强~奸啊?”申世媛一张厉嘴也是不饶人的。

    “我……”知道她没事,他很开心,可是一想到被她耍了,一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句“他不要你,我要!”他就难堪加气愤,“拿自己的贞洁开玩笑,申世媛,你行啊。”他气得甩手就走。

    “喂,你等等我啊,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我被人强~奸了吧,是你自己误会了,还赖我。”她跑得急,顾远兮突然停住,她来不及刹住脚步,一头撞了上去。他的肌肉太硬,她顿时撞得晕头转向。

    顾远兮转过头去,就看到她肩上的西服滑落下来,露出里面穿着火红蕾丝睡衣的惹~火娇躯,一股热气顿时在小腹炸开。身体的反应是其次的,真正让他生气的是,她居然敢穿着这样引人犯罪的衣服跑出来,“你长没长脑子,你穿成这样就敢跑出来,真当天下男人都是圣人是不是?”

    他觉得车里那个男人简直就冤枉了,一个女人穿成这样坐上他的车,他要不**大,他就不是男人。

    倘若她是他的女人,他非得狠狠打她一顿。

    “我……”申世媛理亏,她当时只是生气,根本没有考虑到那么多。“我有防身之术,我怕谁呀?”

    “你!”顾远兮气炸了,她那点三脚猫功夫,对付个小流氓是措措有余,可若是遇上一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根本不是对手。他本就不擅言词,此刻被她理所当然的话一气,更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就出手了,对申世媛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来说,武力是让她反省的最好方式。申世媛条件反射地回击,一拳虚打过去,趁着他躲避的空当迅速闪身,不料他出手极快,扣住她腰间,她轻易被扯了回去。

    于是再屈膝扭动,挣扎无效之后喘息着不再动作,趁他放松警惕之晴又瞬间出手……片刻之间两人已经过了几十招。

    最后顾远兮将她牢牢制住,压在引擎盖上,看着她小兽一般愤怒不甘的眸子,面露赞赏,“确实有两下子,脑袋很聪明,出手也很灵活,而且反应够快,不过,今天我要教会你一件事,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你这三脚猫功夫纯粹以卵击石,最好不要自不量力。”

    申世媛出离了愤怒,突然眼睛一转,哀求道:“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吧。”

    顾远兮放开她,岂料她突然一拳挥了过来,他身体向后仰,堪堪避过她这一拳,彻底被她的不知死活给激怒了。他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拉一松,申世媛就跌倒在地,他就势压在她身上,她拼命踹了起来,“顾远兮,你放开我。”

    顾远兮看着她因刚才一番运动而红扑扑的脸,还有因怒火而潋滟的湛蓝两眸,那么蓝那么蓝,像要把人吸进去了,他情不自禁,也不知道是出于惩罚还是出于内心的渴望,他俯下身去,极缠绵悱恻地吻上她的唇。

    申世媛微弱地抗议了一下,没有再挣扎。今晚,她的自尊心严重受挫,致使她想要在别的男人身上找回自信。

    顾远兮的吻几乎吸走她所有空气,让她窒息,唇齿过处皆留下暧昧痕迹,极尽撩拔后毫不留恋地起身整了整衣领,就这么把她若得满身是火之后,什么也不做冷睨着她。

    直到夜风吹冷她身边的热气,申世媛才反应过来,她被他狠狠羞辱了。

    “申世媛,永远不要小瞧男人。今天你没出事,是你幸运,下次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上车,我送你回去。”顾远兮说完,掉头就走。

    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瞬,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要了她。可她是老板的未婚妻啊,他怎么能做出背叛老板的事?

    从今以后,他要远离申世媛,不能让她影响自己,再做出对不起老板的事。

    申世媛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远兮了,如果没有今晚的事,如果没有之前那一吻,她或许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他颐指气使。

    但是现在,好像一切都变了,她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申世媛磨磨蹭蹭不肯上车,顾远兮猛按了几声喇叭,探出头去,“申世媛,你磨蹭什么,想在这里过夜吗?”

    申世媛终究还是上了车,她坐进后座,离顾远兮远远的,仿佛这样,就能让那种在萦绕在心头的异样感受离去。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嚣张跋扈,反而很乖巧地坐在后座,顾远兮有些不适应,频频透过后视镜看她,却见她失魂落魄地看着窗外,他也失魂落魄起来。

    他嘲笑自己,顾远兮,你失魂落魄个什么劲,她是老板的女人,就算她最后没有嫁给老板,以你的身份也高攀不上,趁早死了这条心,别到时候落得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难堪。

    顾远兮痛骂自己一顿后,总算清醒了一些,目光不再痴缠着他,又恢复了刚才铁血男儿的气魄,冷着脸开车送她回了酒店。

    酒店门口,申世媛默默下车,顾远兮看她那身衣服还有路边不时回头看她的男人,心里到底有几分不舒服,“等等。”

    申世媛转过身来,见他熄了火下车,大步朝自己走来,他体魄健壮,穿着黑色风衣,从容潇洒地向她走来,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她怎么从来没现,他其实长得并不比池未煊差,只是脸比较黑,从而影响了美感。

    “干…干什么?”申世媛第一次在他面前结巴,以往她都是盛气凌人的。

    顾远兮站在她面前,脱下风衣披在她身上,给她扣好扣子,这才道:“上去吧。”

    申世媛听话地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回头来看见他还站在原地,他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天这么冷,也不知道他冷不冷。她想关心他几句,到底拉不下脸,只说了一句“再见”,便匆匆走进酒店。

    顾远兮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确定她已经安全上楼后,他才转身离去。

    ………………

    晴柔没想到乔蛋洁会约她见面,她知道躲不开,只得同意前往。

    到达乔氏旗下的百货公司,乔蛋洁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晴柔很吃惊,这还是那个让别人等的乔蛋洁吗?

    乔蛋洁穿了一条雪纺短裙,外罩一件粉色针织衫,脚踩一双白色牛皮短靴,看起来摩登又时尚。只是脸色有些憔悴,眼神无光,即使穿着明丽照人,也空无灵魂。

    反观晴柔,一件宽松毛衣,一条水洗白牛仔裤,一双有些旧的板鞋,很普通的穿着,却因为她两颊红润,眼神晶亮,而显得格外漂亮。

    乔蛋洁看见她那一瞬,有种强烈的嫉妒与恨意从心头漫过,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她跟哥哥如今这么悲惨。

    她恨她!

    明**里那么恨,她脸上却笑开了花,仿佛她们从未生过嫌隙。她热情地迎上去,挽着晴柔的手,“嫂子,你来了。”

    晴柔被她挽着,心里别提有多别扭。按理说,以乔蛋洁的大小姐脾气,看到她不给她两耳光,实在不正常。更何况她还这么亲昵的挽着自己,那更不正常了。

    “蛋洁,你找我来有事吗?”晴柔不动声色地缩回手,如今,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乔蛋洁一笑,“没事,就是想你陪我逛逛街,走吧,秋装已经上市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来逛逛。看到合适的,你也买几件,我出门前,哥哥专门给了我一张卡,听说你也要来,他就让给你也买几套。”

    “不用了,我衣服够穿。”晴柔拒绝。

    “你是我嫂子,是乔家的大少奶奶,可不能穿得太寒碜,走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乔家虐待你呢,你说是吧。”乔蛋洁笑盈盈看着她,短短几天,她似乎变了,变得强势变得习惯伪装。

    明明眼前这个女人她恨不得撕碎了,可是她居然收敛了锋芒,平静的对她笑。

    “我……”晴柔想说她跟乔少桓不会再有关系了,可话到嘴边,就被乔蛋洁打断,“嫂子,这条裙子好看?很适合你,去试试吧。”

    晴柔知道这间名品店的衣服,少说也一两万以上,她没有接过来,“蛋洁,你看吧,我去那边等你。”

    晴柔径直走到沙上坐下,乔蛋洁看着她的背影,差点把衣服捏碎。当晴柔面向她时,她又恢复笑脸,让服务员取下她中意的衣服,转身去试衣间了。

    乔蛋洁一连试了好几件衣服,走出来都让晴柔给意见,晴柔一律说好看。不过也确实好看,乔蛋洁就是天生的衣架子,什么类型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买好衣服,乔蛋洁又去买鞋子,她同样让晴柔试,晴柔依然拒绝。她坐在沙里,百无聊赖的等着她试穿,突然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是短信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一看,来信人是池未煊,她脸上顿时绽开了一抹笑,“你在哪里?”

    “在逛街呢。”

    “和谁?”

    晴柔看了看远处正在试鞋的乔蛋洁,如实写着:“乔蛋洁。”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就在晴柔以为他生气时,短信又至,“好好逛街,注意安全。”

    晴柔忍不住笑了,“好,我知道了。”

    “晚上来我家吧,我想吃你给我做的饭了。”

    “想吃什么,我这里离超市近,我陪蛋洁逛完街就去买菜。”

    “随意,我不挑嘴的。”

    “……”

    “我去开会了,一会儿逛完街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知道路,不会走丢的。”

    “没关系,你走丢了我也会把你找回来。”

    晴柔心一窒,眼睛涩涩的,像有什么东西要涌了出来,她抬起头来,就见乔蛋洁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身边,伸手拿走她的手机,迅速看了短信一眼。

    等她要去抢的时候,乔蛋洁又还给她了。她的脸绷得紧紧的,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晴柔很生气,她怎么可以随便看她的东西,“蛋洁,你……”

    “原来是未煊哥哥啊,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乔蛋洁笑得云淡风轻,可是那笑意未曾到达眼底。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被嫉妒疯狂的啃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普通却很温情,那是她从未感觉到的。

    “哦。”晴柔应了一声,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状况,眼前这个是她的小姑子,她嘴里的“未煊哥哥”是她曾经的男朋友,想想都是件让人很不知所措的事。

    乔蛋洁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刷了卡后,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对晴柔说:“嫂子,我们去楼上的咖啡厅喝杯咖啡吧,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晴柔抬腕看了看表,下午四点多,时间还很充足。喝完咖啡,她正好下楼买菜。晴柔这样在心里计划着,根本没有看见乔蛋洁眼里一闪而过的憎恨。

    楼上半疼咖啡,乔蛋洁要了一间包间,她把东西放在沙上,示意晴柔坐。晴柔笑了一下,她并不愚蠢,她知道乔蛋洁今天叫她出来,不会仅仅是要她陪她逛街那么简单。

    她客随主便,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务员很快把她们点的咖啡送上来了,当雅间的门重新合上,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了。

    晴柔没说话,乔蛋洁也没说话,她拿着勺子轻轻搅动咖啡,勺子不时碰到杯壁,出“叮”的清脆声响。

    这样的静默让人感觉很压抑,晴柔看见她端起杯子,就在她以为她要将咖啡泼她一身时,她却抿了一口,将杯子放下了,“嫂子,这家咖啡厅的蓝山咖啡在海城来说是一绝,尝尝吧。”

    晴柔不喜欢喝咖啡,她的人生已经够苦了,不想再弄得满嘴都是苦。可是她依言喝了一口,咖啡没放糖,也没放奶精,苦得没边了,她皱了皱眉头,将咖啡杯推离。

    乔蛋洁见状,笑道:“不喜欢吗?”

    “不习惯这个味道,还好。”晴柔喝了口白开水,才将嘴里的苦味冲淡。

    乔蛋洁又笑了,“其实这人生就好比白开水与咖啡,有些人喜欢喝白开水,有些人喜欢喝咖啡,喜欢喝白开水的人突然想喝咖啡了,那除了尝到的是苦还是苦,喜欢喝咖啡的人突然想喝白开水了,那到嘴的也是淡而无味,嫂子,你懂我的意思吗?”

    晴柔如何不懂,她笑了笑,将咖啡倒了一半进白开水的杯子里,然后晃动了一下,白开水与咖啡很好的融在了一起,她喝了一口,说:“没人喜欢苦涩的人生,也没人喜欢淡而无味的人生,这样混和在一起,不苦也不淡,人生的味道,刚刚好。”

    乔蛋洁脸色大变,放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嫂子不愧是老师,今天跟嫂子逛街,我学到很多东西,假如今后有机会,我一定多向嫂子请教请教。”

    “你太客气了,我教的是小朋友,恐怕当不起请教二字。”晴柔微笑拒绝。

    乔蛋洁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心不在焉,放回桌上时一下失手打翻了咖啡杯,咖啡顺着桌子全泼到了晴柔身上。

    晴柔急忙站起来,拿纸巾擦着身上的咖啡。好在天气凉了,咖啡泼在身上也不烫,她抽纸巾时,不经意扫了一眼乔蛋洁,只见她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暗暗心惊。

    “嫂子,你的衣服都脏了,我们身材差不多,我的衣服你也能穿,快去换下来吧。”乔蛋洁站起来,拿了一套衣服给她。

    晴柔摇头,“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回家了,不碍事的。”

    乔蛋洁坚持,晴柔没办法,只好拿着她的衣服去卫生间。乔蛋洁见她一走,连忙从包里拿出一个药包来拆开,然后抖着手将药粉放进了咖啡杯里,她拿勺子搅了搅,看见药粉渐渐融化,直到不见痕迹,她才重新坐回去,深呼吸了几口,才勉强压住心里的慌张。

    晴柔很快去而复返,乔蛋洁看着她,深蓝色开衫与花朵图案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尽显甜美气质,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乔蛋洁心底的嫉妒更甚,这身衣服她很喜欢,可是穿在她身上却总是少了什么,然而穿在苏晴柔身上却相得益彰,更添了她的甜美气质。

    “嫂子,你穿着真好看。”

    晴柔笑了笑,“蛋洁,这身衣服多少钱,回头我把钱还给你。”

    “嫂子,你说这话我就伤心了,就算以后我们是陌路,可你毕竟当了我大半年的嫂子,给你买身衣服,算不了什么。”

    “可是这是你喜欢的……”

    “我更喜欢的你都拿走了,又何况是一套衣服。”乔蛋洁到底还是意难平,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酸溜溜的话。

    晴柔梗住。

    乔蛋洁仿佛终于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说错了什么,连忙道:“嫂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时嘴快,你知道我心里藏不住话的。”

    晴柔摇了摇头,她理解乔蛋洁,如果换成是她,或许根本做不到如此平静,“蛋洁,对不起。”

    “嫂子,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我哥哥,他为了你已经决心跟言心姐分手,你一定不知道他有多期待那场婚礼。婚礼前一晚,他来我房里,一直问我:‘蛋洁,这是真的吗?这不是我做的一场蛋吗’,我告诉他这不是蛋,是真的。他还不相信,一直掐自己的脸。我知道,哥哥以前很混账,伤了你的心,可是他已经想要对你好,想要给你幸福了,嫂子,你就原谅哥哥吧,好吗?”乔蛋洁说。

    晴柔喉头一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有喝水,不停喝水来掩饰心里的无措,“蛋洁,我……”

    “嫂子,你再给哥哥一次机会吧,人们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修了一千年,这一世才能成为夫妻,不要轻易放弃这段缘分。哥哥很爱你,他已经知道错了,你给他一次机会,好吗?”

    晴柔叹了一声,“蛋洁,我曾经很珍惜这段缘分,我也努力过。当我知道刘言心怀了他的孩子时,我依然想过要跟他好好过日子,可是……,蛋洁,伤过的心永远不会愈合,我跟你哥哥真的已经不可能了。”

    “嫂子。”乔蛋洁想了想,说:“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那些伤痕谁都无法弥补,我只是替哥哥伤心,他的爱来得太迟了。算了,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谁都强求不得,嫂子,或许我们今后都不再有机会见面了,来,我们干了咖啡,前尘往事都不再提了。”

    晴柔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服了乔蛋洁,她端起咖啡杯,与她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而尽。

    乔蛋洁端着杯子,看她将咖啡喝光,眼底掠过一抹嘲讽。

    苏晴柔,你知道吗?池未煊在感情上有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他都不会再碰,我会等着看看,被别的男人碰过的你,是如何被他打入无底深渊的。

    晴柔喝完咖啡,正想站起来,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乔蛋洁见她昏睡过去,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就有两个粗壮的男人进来,将晴柔架着往外走去,乔蛋洁拿起自己的东西,快步跟上去。

    他们一行人刚走,晴柔的手机就响起来,来电显示赫然是池未煊。

    乔蛋洁他们刚走出咖啡厅,迎面撞上了乔少桓。乔少桓看见晴柔不省人事被两个男人架住,再看乔蛋洁一脸心虚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

    “蛋洁,你要带她去哪里?”若不是他刚好来巡察百货公司的业绩,怎么会撞见这一幕?再看那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他顿时怒了。

    乔蛋洁心虚地不敢看乔少桓的眼睛,支唔道:“哥,我…我是为你打抱不平,苏晴柔这个贱货,她糟蹋了你对她的情意,还勾引我的未煊,我要让她身败名裂,看她被别的男人上了,池未煊还要不要她!”

    “混蛋,她现在还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你这么对她,可有把我放在眼里,乔蛋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鄙无耻了?”乔少桓气得半死,就算他对苏晴柔放了狠话,他也从未想过要真正伤害她。

    乔蛋洁一改刚才的心虚,理直气壮的瞪着乔少桓,“哥,我卑鄙无耻?是,我承认我确实很下作,可这是谁逼的?我早就警告过她,不准染指我的未煊,是她听不进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阿坚,快把她丢进车里。”

    “你敢!”乔少桓冲过去拦,却被一人推开,他愤怒了,一拳挥过去,两人打了起来。

    乔蛋洁见有人拖住了乔少桓,也顾不得新买的衣服,匆匆跳上驾驶室,疯狂地往后一倒,正在缠斗的两人见车撞了上来,连忙就地往旁边一滚,乔蛋洁停住车,大声喊:“阿强,上车。”

    阿强反应迅速,跳上车,乔少桓连忙追上去,乔蛋洁却猛彩一脚油门,车子飞速离去。乔少桓追了很长一段路,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辆红色小跑消失在眼前。

    他气得嘶声大喊:“乔蛋洁,你要敢动她,我就没你这个妹妹!”亅亅亅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mds/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