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网游动漫 > 笑倾天下最新章节 > 笑倾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061当年往事
    “殿下,吉康县城的县令,可是叫孙平?”顾含笑突然问道。

    谷梁卓略微有些讶然:“正是!四小姐认识那人?”

    顾含笑摇摇头:“不认识,只是似乎听人说起过。”其实这只是她自己掌权之后调查出来的,魏然对她还是保留了很多东西。

    谷梁卓自然不全信她的话,但是也不会多怀疑,继续说道:“此事也正是由这孙平而起!孙平身为县令,这些年治水无功,但是在其他方面倒也过得去。本来到明年任期一满,便能调离吉康。原本治水之时他也是全力配合,前往吉康的几位举人对他也颇有赞扬。但是,前些时日却因为一些事情,跟这些原本与他关系极好的举人们闹出了矛盾。我今日才得到消息,所以想请四小姐过来,听一听你的看法。”

    “他们因为何事而闹?”顾含笑如此一问,其实已经心知肚明。既然孙平在吉康,那也就意味着他们也在那儿!以孙平的谨慎,若不是因为他们有可能暴露,他断不会跟这群举人们撕破脸!

    果然,谷梁卓剑眉微微皱拢,将来龙去脉缓缓道来。

    要说吉康县令孙平,平日里也为民办事,口碑尚可!正因吉康水患严重,那些奉命而去的举人们建议从当地富户处募集一些钱财,也好将武江水患问题大幅度的解决。本就是为了吉康县城和百姓们好,那些富户出银子,拿不出银子来的穷苦百姓则是出劳力。这本也是极为合适的举动,孙平也极为支持!但是不知为何,孙平前些时日突然就改了口,暗中煽风点火,坚决不让人再从富户那儿募集银两!这让那些举人们不解的同时,也有些愤怒。

    若是真的不同意,那么最初就该先声明!何苦进行了一半,突然又改了口?

    怒的是也有私心的举人们,但是伤的却是百姓们的心!

    他们得到了希望,却眼睁睁的只能看着希望破灭,还不如最初就不要给他们任何的期许!

    “此事应该事出有因,那孙平似乎想要隐瞒什么!”宁踏歌若有所思。

    那孙平在那件事中扮演的角色她很清楚,但是,按照时间,不该是现在就会发生的啊!

    顾含笑突然问道:“殿下近日可见到了魏小侯爷?”

    她突如其来的问题,顿时让在场三个出色的男人皆是一愣,心底各有一番滋味。

    谷梁卓想起那些关于顾含笑与魏然的传言,潜意识的对魏然有些排斥起来。

    而宁踏歌则是有些遗憾,若是他更早认识四小姐的话,或许今日的一切都会不同!

    谷梁修想起那一日在公主府中,当顾含笑看到魏然与楚烟儿亲昵之举的时候,眼底掠过的那一丝失落!

    难道她对魏然,仍然不死心吗?

    纵然心中思绪万千,谷梁卓仍然很坦荡的回答了顾含笑的问题:“他前两日离京,好似去访友了!”

    访友只是个借口,怕是他已经赶往吉康县城了!

    看来,那件事的确要提前发生了!

    可是,就算她知道那件事,太子他们会相信她的话吗?

    但是,若是不说,历史就会重演,魏然还会踏上跟前世相同的那一条路!

    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宁公子说的有理,怕是那孙县令在隐瞒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依四小姐所见,孙平在隐瞒什么?”宁踏歌问道。

    顾含笑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做出沉吟的模样,片刻之后才抬头问谷梁卓:“殿下,景元五年三王爷与五王爷叛乱之时,您可还记得?”

    三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谷梁卓迟疑片刻才说道:“十五年前,那一年大哥十岁,我八岁。三皇叔和五皇叔麾下的叛军袭来之时,是大哥保护着我。最后我安然无恙,大哥却身受重伤!那一年的事情,我记得特别清楚。”叛乱一事乃是皇室禁忌,若非相信顾含笑提起定有缘由,谷梁卓是断断不会过多的解释的。

    顾含笑下意识的朝谷梁修看了一眼,却见他始终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件事她一直都不知道,前世谷梁卓从未跟她提及。怪不得这兄弟两人的感情一直极好,原来还有这么一层缘由在其中。

    收回目光,顾含笑又看向宁踏歌:“宁公子平时帮殿下收集消息,不知宁公子可否知道,当时五王爷被乱箭射死之后,三王爷去往何处?”

    宁踏歌微微一怔:“说法有数种!可以确定的是,三王爷曾去过武江一代,但是并未停留,顺着武江仓皇而逃。有说三王爷已经死在逃亡路上,也有可能他已经逃离北武,去了其他国家。相比起他已死的可能,我更相信他已经离开了北武。”

    “若是他没有离开北武呢?”顾含笑清冷的眸子中盈满异样色彩,“跟着三王爷逃离京城的全都是对三王爷死忠之人!若是他们为了保全三王爷,特意制造了那些假象呢?宁公子,若是三王爷没死,也没离开北武,那么你认为,他最有可能留在什么地方?”

    谷梁卓和宁踏歌同时灵光一闪,惊呼一声:“你是说,吉康县城?”

    谷梁修也抬起头来看着顾含笑,眼底闪耀着一丝惊异之色。

    “这不太可能!十五年前孙平也不过是一介穷苦书生,如何跟三皇叔拉上关系?再者说,就算孙平的举止有反常,又怎能肯定是跟十五年前的皇叔叛乱有关联?”谷梁卓沉吟片刻,还是否定了顾含笑的说法。

    宁踏歌则是要直接的多:“四小姐这么说,可是有什么证据?”

    顾含笑垂下眼睑,掩去眼底的光芒:“我没有证据!只是曾听小侯爷偶尔提及几句,当时魏家战死不少人,魏国公的亲弟弟被叛军所杀。魏国公一直放不下这一份心结,小侯爷想让魏国公解开心结,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当时小侯爷说,已经有些眉目。现在小侯爷突然离京,加上小侯爷也说过三王爷最后露面之地便是武江一带,所以我才大胆的猜测一番!”就算她对魏然恨之入骨,可是在这种时刻,她无从选择,只能打着魏然的旗号来解释。虽然,这极有可能让她一时之间无法摆脱跟魏然千丝万缕的联系。

    果然,谷梁卓的笑容有些凝固。

    魏然,还是魏然!她跟魏然的关系,当真那么好吗?连这些隐秘的事情,魏然也肯告诉她,这关系能差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