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2章鸿门宴
    许勇在道上的地位比洪姐要低,如果洪姐不给面子,那去了恐怕也要有危险。王小兵是清楚这一点的。除非能叫上他村里的六叔。六叔名字叫王贵民,当过兵,也学过武,也做个混混,但结婚之后,就渐渐归隐,很少再管江湖的事情,金盆洗手已十年之久。如果他肯出面,那洪姐也要给面子。但王小兵不敢随便去找他,因为王贵民的妻子管他管得很严,才使他脱离黑道,最终过上平常的生活。

    剩下的一节晚自习,王小兵与谢家化都没有去上,在保安室里与许勇商量对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王小兵深有体会。许多事情一旦发生,便很难控制复杂的发展方向。如果不去跟谢加文谈判,那结果应该就会像他所说的那样,真有可能某日会被人干掉。江湖上的事,就要按江湖规矩来办。报警当然可以,但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黑道上的事,最忌动辄就叫警察来处理,往往效果会适得其反。

    “拿我家那支猎枪去,他们敢动手,就开枪做掉他们。”谢家化道。

    “他们也有枪。”王小兵摇头道:“这个办法很难行得通,除非是跟他们拚命,自己也不要命了。”

    “还是我跟你去吧。至多道歉,或者赔些钱就没事了。不会有大问题的。”许勇劝道。

    商量了一晚,也没想出合适的对策。对于这种棘手的问题,王小兵也是束手无策,如果到明晚八点之前,再想不出好办法,那就只好按许勇所说的,再叫上陈林旺一起去赴鸿门宴了。

    董莉莉本来穿上新衣服是给王小兵看的,但王小兵早早就离开了教室,使她有些失望。她不知是什么事,但猜测是道上的事,心里替他着急。

    第二天,董莉莉悄悄问王小兵昨晚请假云干什么,王小兵撒谎说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她半信半疑,其实心里还是想他赞美一下她的那件粉红色的新衣。王小兵已猜到她的心思,连连称赞她的新衣合身漂亮,果然使她甜笑盈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上午过去了,下午来了,下午过去了,夜幕就降临了。

    转眼便是傍晚六点钟,王小兵与谢家化也没想出什么对策,吃完晚饭,又写了请假条叫舍友带去教室。七点多钟的时候,他与谢家化,还有许勇,就向山石集市街上那间夜城卡拉OK厅进发。许勇骑的是二手嘉陵牌摩托,载着王小兵与谢家化,缓缓赶路。

    白天的时候,许勇去找了陈林旺,跟他说了王小兵的事。陈林旺也很够义气,愿意一起去。

    从小树林集市经过的时候,许勇将车在游戏机室门口停下,王小兵下车进去叫上陈林旺,一起去赴会。

    陈林旺也有一辆二手嘉陵牌摩托,载着王小兵出发。

    许勇与陈林旺商量过要找占仲均帮忙,但陈林旺说占仲均近来惹了不少麻烦,自己的事一大堆,恐怕不会答应。因此,没有去找占仲均。

    四人二辆摩托车,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能坐上摩托,那是挺拉风的事。如果放在现在,还骑一辆嘉陵牌摩托,那真是给人笑话。嘉陵摩托都不流行了。但在当年,有一辆嘉陵牌摩托,那是身份的象征。

    四人都没有带家生,因为带了也没用,到洪姐的地盘去,人家随便就可叫来数十人,要打的话,肯定吃亏。这次去谈判,重在谈,不在打。要不要拚命,那视情况而定。

    从小树林集市街道到山石集市,不须五分钟车程。

    山石集市是几条县级公路的交汇点,那里也有不少商铺与民宅,每晚凌晨都还有娱乐活动。混混们晚上一般聚在酒吧,歌厅,游戏机室,或是大排档的地方,不论是吃喝还是玩乐,一般都要混到凌晨二三点钟才散伙休息。

    夜城卡拉OK厅座落在山石集市广场旁边,是一幢数千平方的二层楼房,原来是东方铜业公司的半成品仓库,后来出租给洪东妹,她就开设了夜城卡拉OK厅。因她本身就是道上的人,混混们到那里消费,可以赊帐。白道的人偶尔也会到那里消费一下,基本也是欠帐。洪东妹一般不追白道人物的帐,权当结交之费。

    大老远便能听到各种流行音乐从卡拉OK厅里混合着传出来,不少年轻人从大门口进进出出。这里是文明与黑暗的集合地。牛`鬼蛇神都有,在这里出没的人,有可能是黑社会老大,也可能是普通民众。

    王小兵到那里的时候,还没到八点。有一个理着扫把头的混混将王小兵一行四人带到了二楼的一间豪华包厢里。

    谢加文已坐在那里等着。

    王小兵进入,第一眼就看到谢加文,其次见到一位理着爆炸头的女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戴两个又圆又大的金耳环,正仰靠在沙发上,姿势老练地吸着香烟,一副大姐大的模样。他知道那就是洪姐。

    “洪姐好。”王小兵向洪东妹问候一句。

    “洪姐好。”谢家化也跟着说了一句。

    陈林旺与许勇当然也向洪东妹问了一句好。

    洪东妹嘴唇涂抹鲜红的唇膏,跟血似的,吐了一个烟圈,当王小兵出现在门口时,她半眯的眸子发出些亮光,微微扬了扬小巧的下巴,脸无表情道:“那边坐下。”

    王、谢、陈、许四人便在真皮长沙发上坐下,全都看着洪东妹。

    包厢里一共有八个人,除了王小兵四人之外,还有两个手臂纹身的身形剽悍男青年背剪着双手直立在洪东妹身后,肌肉隆起,棱角分明,刀削斧劈似的,一看就知是经常打架的人,黑道上专称职业打手。

    气氛一度有些沉闷与紧张。

    深褐色的茶几上摆着几只酒杯,里面盛的是烈酒,气味呛人。

    洪东妹一双妙目又打量了一眼王小兵,吸了几口烟,道:“我做中间人,你们谈吧。”

    在这里,谢加文觉得自己是地主,随便就可虐王小兵,因此一点面子也不给,开口就骂道:“他妈的,你个**毛,敢欺负到老子头上。还没死过!你想摆平这件事,拿三百块来。”

    洪东妹好像是个局外人一样,跷着二郎腿,腿上罩着黑**,**而**,自顾自悠闲地吸烟,吐着烟圈玩耍,听了谢加文的话,便用眼角余光瞟了王小兵一眼,看他有何反应。

    “三百太多。”陈林旺与许勇齐声道。

    洪东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陈林旺与许勇便不敢再出言。她只想听听王小兵是怎么说的,目光盯着他,一眨不眨。那姿势就是老大的架势。

    在刹那之间,王小兵心里转过许多念头,觉得还是冒险拚一拚,俗话说爱拚才会赢。他下了决心。

    “洪姐在这,我就说句心里话。你烂头文没什么了不起,问我要三百块,没门。我向来尊敬洪姐,很久之前就想来拜会她,但身上没钞,没法来唱卡拉OK。今日来这里,最主要的还是来看我心中敬仰的人——洪姐。其次才是来跟你烂头文谈判的。已见过洪姐,算是了结了我心头一桩心愿。我听洪姐的,洪姐要我赔,我就赔。”王小兵双目炯炯有神地直视谢加文,十分洪亮说道。

    这一番话出口,果然收到了理想的效果,洪东妹冷漠的脸颊上顿时动了一下,嘴角溢出些许的笑意,一双大而黑的眸子也变得柔和了。

    这是王小兵注意到的。

    不过,谢加文并没有留意到他的老大已有了变化,冷笑道:“有种!在这里,你算什么东西!今日你能离开这里,老子跟你姓!”说着,转头望着洪东妹,道:“洪姐,没什么好谈了。不打到他扑街都不行!”

    他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洪东妹就会即时叫身后的两个壮男教训王小兵,不料没有下文,洪东妹还是一副石雕一样靠在沙发上,只是嘴巴不时吐出烟圈,没有要打王小兵的意思。

    谢加文急了,道:“洪姐,他这种人不打不行。打到他怕,他才知道死字怎么写。”

    怎知王小兵刚才刚好拍在了马屁股上,令洪东妹非常受用,在黑道上混,常常会受到普通民众的鄙视,特别是一个姑娘家在道上混,那更是受尽了多少白眼与冷嘲,她才有今日的地位。在她心中,最渴求的就是出现几位敬慕自己的人。如今,王小兵的出现,正好弥补了她幻想的需求。她喜欢王小兵还来不及,哪里还会打他。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