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07章酒是媒人
    郑喜旦的房子是平房,左边是主人卧房,中间是客厅,右边是厨房与饭厅,饭厅面积不大,摆着一张半径约莫半米的圆形白漆木桌,差不多已把饭厅占满了,再放几张木椅,便很拥挤。饭桌最多能容七八个人同时坐席。

    偶尔有家养的母鸡走进来,啄食地上的饭粒。

    入座的时候,王小兵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来郑喜旦与小双是夫妻,应该坐在一起,但偏偏中间就夹着他,倒使他有一种做电灯泡的感觉,三番五次要换个位置,都被劝住了。

    两夫妻还不停给王小兵碗里挟菜,弄得他都不好意思。

    郑喜旦又频频敬酒,幸好是啤酒,不然就要大醉。吃了足足半个钟头,可谓酒足饭饱,油光满面。

    喝啤酒不易醉,但经常要上厕所。王小兵约莫喝掉三瓶啤酒,又喝了两碗猪脚汤,上了三次厕所小解,有四分醉意,但神识还清醒,说话也没有糊涂,只是胆子大了,敢拍郑喜旦的肩头,称兄道弟起来。

    用过晚饭,又喝过一杯热茶,已是八点钟时分。

    村中华灯早亮,偶尔有狗吠此起彼伏,更显出乡村的寂静。

    “旦哥,拿出纸笔,我帮你写信。”王小兵摸着肚皮,打着饱嗝道。

    “好。家里没有信纸,我去买。你在这里坐坐。我可能不会那么快回来,不要急。”郑喜旦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小双。小双垂着头,双手搓着衣角,好似有些心事。

    “行,快些回来。”王小兵靠在椅背上,打着哈欠道。

    郑喜旦走出门,顺手把门拉上了。王小兵微怔,但这是人家的房子,黑夜了,关上门也比较正常,于是又安下一颗心。郑喜旦出去之后,正屋里就剩下王小兵与小双。屋里空气有些闷热,只听到风扇转头的声音,颇为安静。

    两人枯坐了几分钟。

    一时找不到话题打破沉默气氛。王小兵用眼角余光瞥了几眼小双,恰好小双妙目也瞟过来,四目相接,似电光相触,彼此打了个激灵,随即各自收回视线,心跳都加快了些许。

    王小兵也经历了人事,与白秋群大战百十回合,虽说称不上高手,但也已有经验,所谓“看遍天下**,心中自然**”,他还没到这个境界,但脑子里也浮出小双模糊的影子,其实那是白秋群的**。

    心中欲念一动,虚火便上升,血液就沸腾,水分蒸发加快,口干舌燥,喝完一杯茶,还没解渴。

    “还要茶不?”小双甜腻的声音特别粘人。

    “要。”王小兵连忙点头道。

    小双站起来,两条丰满的**在裤子里呼之欲出。走到厨房添了滚水,出来俯身给王小兵添茶。

    刹那间,王小兵看到小双那副紫色的**。

    斟完茶,小双就坐到同一张长椅上,挨着王小兵,相距不足三厘米。王小兵都能闻到她的体香,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咽了几口唾沫,才勉强定住神。

    “她要干什么?”王小兵已意识到有事情要发生了,心里念头急转,却没有头绪。

    果然,小双呼吸也急促了,一只玉手已搭在了王小兵的**上。王小兵好像触了电一样,浑身打了个颤,呼吸也快起来,连忙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干笑道:“这茶好热。”

    看到小双脸颊一片红霞,瞳孔扩大,射出期待的目光,王小兵感觉真的要发生大事了。

    孤男寡女处一室,确实不妙。

    突然之间,小双鼓足了勇气,靠了上来,紧紧抱着王小兵,呢喃道:“你想睡我吗?”

    “这个……”王小兵想起了白秋群,浑身血脉贲张。

    小双已把嘴唇贴到了王小兵耳朵,呵出的热气使他感觉痒痒的。

    想起郑喜旦出去买纸笔,应该很快要回来,被撞见那不好玩,连忙侧头道:“双姐,旦哥要回来了。”

    “他不会回来的。”小双软蛇一般贴了上来。

    “怎么不回来?”王小兵疑惑道:“到村长杂货铺,来回最多二十分钟。”

    “他回来会敲门的。”小双拉着王小兵的手臂,往卧室里走去。

    “真的不要,旦哥看到了,对我俩都不好。”王小兵拒绝道。酒精在作用,虽有几分**,但想到后果严重,还是克制住了。

    “是他同意的。”莫看小双是个**,力气也颇大的,硬把王小兵拖进卧室里去了。

    没完全醉的王小兵忽然灵光一闪,豁然开朗,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又惊又喜,不意郑喜旦找自己来是干这种事。

    少年血气方刚,色胆包天,加上有三分醉意,仗着酒精的催情作用,也不再婉拒,一把抱起小双,抛在床上,然后轻车熟路地干起了**的事情。

    王小兵**不老,锋利异常,所向披靡,进出无阻。唯一不同的是小双这个**还没生育过,给人更多的*,使王小兵知道了姑娘与大妈的差别。

    四十分钟之后,两人已如胶似漆,香汗涔涔,紧紧相拥在一起,彼此体味那融合在一起的体温。

    “双姐,你们没小的,是旦哥不行吗?”王小兵轻轻吻了一下小双那饱满的**,轻声道。

    “嗯,去医院看过了。他不行。我很想要一个小孩。女人没有小孩,那总会被其他女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怪难受的。”小双小鸟似的,偎依在王小兵的怀里,甜声道。

    “会有的。”王小兵紧紧抱着小双,承诺道。

    隔了半个钟头,郑喜旦还没回来。王小兵年轻力壮,又与小双行了一回**,直到十点多,才筋疲力尽。

    战斗了一晚,王小兵肚子里的食物已消化了,有点饿,但没什么好吃的。看看墙上的吊钟,已十点半,也该回家了,便向小双告辞。两人是依依惜别。看着云鬓散乱的小双,王小兵也不想离开,但这是郑喜旦的家,不走不行。打开门,刚出到门口,便碰到回来的郑喜旦。

    “旦哥……”王小兵尴尬地打了声招呼,想说些什么,终究想不出该说什么。

    “心照不宣。”郑喜旦明显吸了不少烟,吐出的口气带有浓郁的烟味,神情酸楚,嘴角很用力才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

    “我……”王小兵知道自己占了便宜,想表达一下歉疚,但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我去买信纸,没买到。你过两天再来。”想不到郑喜旦说出这么一句,语气还颇真诚,不像是**。

    王小兵被感动了,拉着郑喜旦的手,紧紧了握了握。他如今上了贼船,如果拒绝人家,那就太对不起人家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决定帮助郑喜旦完成这个历史上艰巨的任务。

    “旦哥,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王小兵轻声许诺道。

    “嗯。夜了,你先回去吧。”郑喜旦神情落寞,微微紧张。

    王小兵带着兴奋回到家里,错过了黄金剧场的时间,不过,他做了一件比看《大时代》更有趣味的事情。洗澡,看一遍《龙虎榜》,回想一番小双的**,暗暗下决心要做一回好人,于是带着满足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