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 > 春风得意混官场: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06章帮忙写信
    黄丽华也瞪大了一双眼睛瞧着王小兵。

    在那一秒之中,双方都定在了时间的方格之中。

    “我不是故意的。”当王小兵意识到自己莽撞之后,连忙掩上了木门,退后几米,心里还怦怦直跳,没听到黄丽华斥喝,才渐渐安下一颗心来。

    实在是快忍不住了,王小兵夹着**,问道:“黄姐行了吗?”

    “行了。”黄丽华语声之中并没有责备之意。

    一会,咿呀一声,木门开了。黄丽华扭着**走了出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径直往后门走入屋里。

    王小兵连纵带跳,蹲在了茅坑上,一通响屁伴随着哗啦哗啦下落的稀**出去,终于使肚子舒服了许多。正在他享受这舒畅一刻的时候,忽然木门打开了。

    一双熟悉的眼睛瞧过来,正是黄丽华。她似笑非笑地扫视一眼,忽然呆住了,见到了王小兵那把宝刀,震惊不已。

    王小兵连忙双掌交叉,挡在宝刀前面,微显尴尬。

    “扯平了。”黄丽华咽了一口唾沫,咧嘴笑道,随即关上了木门,扬长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王小兵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暗忖道:“她有病吗?居然要看我***。”

    胆怯怯地回到堂屋里,没发现有异常。

    谢家化与郑喜旦都吃饱了,黄丽华已把碗碟都收去了。

    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热浪似的,一拨一拨涌过来,身上微有清凉,懒洋洋的,极想睡觉。

    三人剔着牙,在风扇那催眠式的吹拂下,半阖着眼睑,倚在太师椅上小憩,听着门外聒噪的蝉声,更是睡意浓厚。

    郑喜旦数次拿眼觑王小兵,每次都现出沉思神色,他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休息半个钟头,又接着干活。

    下午的太阳更毒,晒在背脊上,跟火灼似的。要不是想巴结村长另有所谋,王小兵都不想做小工。

    傍晚时分,白秋群路过黄丽华家门口,看到王小兵在拌水泥浆,笑道:“唉哟,小兵你也能干小工?”

    “反正在家闲着,挣些零钱花。”王小兵想起那晚的刺激与惊险,血液也加快了流速。

    “我家十八号挖大水井,也请你帮工,想不想做?”白秋群站在黄皮树的树荫下,拿着白布帽扇凉。

    “行。那天准时到。”王小兵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脸,“怎么算工钱?”

    “丽华给你多少钱一天?”白秋群问道。

    这时,黄丽华从里屋出来,笑道:“二元。反正是邻居,大家帮帮忙,计便宜些。秋群,你一定要把黑牛也请,他一人能干二人的活。”

    “那黑牛也一起来吧。”白秋群笑道:“还要去摘些青菜。”说着,径直走了。

    “我早上割了些菜心,你要不要?”黄丽华看着白秋群的背影唤道。

    “我的那垄菜心也要割了,要不就老过头,不好吃了。”说话之间,已转过屋角,不见了踪影。

    这两个女人都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她们的男人又是村中的一二把手,向来谁也不服谁,但表面却是和气得很,有说有笑。

    活干到六点,便收工。不包晚饭的,各人回家吃。

    晒了足足一天,浑身快要着火,身体里似乎灌了熔岩,滚汤滚汤的,再大的风也难以短时间内带走那股灼人的热气。

    在村道上,遇到从外面回来的村长黄家发。

    “村长,把那贼人送到派出所了?”王小兵拿着草帽扇凉。

    “送到了。扣留十五天。”黄家发驾着嘉陵牌摩托车,慢悠悠地驶过去。

    “判他十年才好。”谢家化用T恤擦拭身上的汗渍。

    这几年里,黄家发做村长,肥田沃地拿了不少,集体的东西也在暗中捞了许多油水,加上有商人要来这边开发,届时他又能从中得益,荷包不愁没钱。因此,他心情特别好。

    等到谢家化走向另一条村道之后,郑喜旦忽然说道:“小兵,能不能帮我写封信?”

    “可以啊。”这是举手之劳,王小兵并不拒绝。

    “明天收工之后,到我家,晚上在我家吃饭,然后帮我写一封信。”郑喜旦非常真诚邀请。

    “你家小双不会写?”王小兵听说郑喜旦识字不多,六十年代出生那代人,一村之中,没几个有文化的。

    “她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写不了。”郑喜旦苦笑摇头。

    “那行。写信很简单的。我还是回家吃饭。”王小兵第一次见郑喜旦说这么多话。

    郑喜旦死活不肯,非要王小兵在他家吃饭。王小兵也不再推迟,便答应了。

    第二天,王小兵与谢家化准时到村长家做小工。太阳还是那么威武,晒得人快要着火,午间菜肴也差不多,三菜一汤。只是有一点不同,黄丽华对王小兵特别热情,又是帮盛饭,又是帮挟菜,而且,她打扮也比昨天要艳丽,倒像个大姑娘。王小兵从黄丽华的眼神里感觉出一丝的暧昧,只是当作不知。

    干了二天活,围墙也砌好了大半,再花大半天就能完工。

    六点之后,王小兵跟着郑喜旦到他家去。他俩夫妻分居过活。小双是坡塘村人,父母早亡,由伯父带大,有一个堂哥曾长山,年四十未婚,平日在集市卖老鼠药、蟑螂膏等等。小双正在门口坐着洗小白菜,见到王小兵来了,居然可爱的脸颊忽然浮上了红晕。她还没生育过,算是个姑娘家。

    “双姐。”王小兵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屋里坐吧。”小双梳着个刘海,气质还算清纯,大大的眼睛,可爱的鼻子,身材一般,在女人之中,处于中等姿色行列。如若一定要称赞的话,那就是她的肤色还白净。

    “我文采不好,只能写几句简单的。有错别字请别怪。”王小兵先给自己办了条后路,毕竟写信不是他的特长。

    “没事。来,坐。”郑喜旦搬了张靠背竹椅给王小兵。

    王小兵也不客气,便坐下,旁边正是一张矮木几,上面摆放了一包饼干、一包瓜子,一小袋莲藕糖,一袋花生,还有两碟凉拌小食。矮几下面有五瓶珠江啤酒。

    想到帮人家写封信,还要人家这么破费,王小兵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拿纸笔来。你说,我写。”

    “不急,吃过晚饭再写。来,先吃些零食,跟你喝两口。”郑喜旦异常热情招呼。把饼干袋撕开,又把瓜子倒出,然后用牙咬开一瓶啤酒盖,放在王小兵面前,他自己也吃一瓶。

    “干杯。”王小兵也不客气,拿起啤酒与郑喜旦碰瓶,喝了一大口,果然解渴,全身有一股凉爽弥漫开去,颇为舒服。

    半瓶啤酒下肚,两人话也多了起来。王小兵说的多是学校里的事,郑喜旦说的则是谁家日子过得好,谁家小孩可爱的事,两人各说各的,但也很有气氛。

    小双洗好小白菜,就到厨房弄晚饭,没有坐在一起喝啤酒。

    一会,便有香喷喷的油烟味从厨房里弥漫出来,闻一闻,正是牛肉炒青椒,令人馋涎欲滴。

    “好香,是牛肉?”王小兵心情愉悦道。

    “是。还有白切鸡、焖排骨,红烧鲤鱼,猪脚汤。”郑喜旦笑道。

    “这么丰盛!”乡下人晚饭的菜谱多是一肉一菜或二肉一菜,只有年节餐桌上才会见到丰盛的美食。

    “你是贵客,难得请你一回。”郑喜旦剥了两粒花生仁丢进嘴里。

    “太客气了!旦哥,我都不好意思了。”王小兵灌了一大口啤酒。

    两人又寒喧了一番,彼此海阔天空,无所不谈,但郑喜旦听的多,说的少,王小兵说的多,听的少。

    半个时辰之后,饭菜都弄好了,一一端到了圆饭桌上,满满一桌子的菜肴,连同用瓦煲煲出的猪脚汤,真算得上一顿饕餮大餐。

    小双一直都不敢用正眼瞧王小兵,忸忸怩怩的,好似个要出嫁新娘。脸蛋上始终浮着红晕,红扑扑的,吹弹可破,显出几分可爱。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