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86页
    但她还没靠近他,陈嘉葆已一手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仰头看他,再欺近打量,邪魅的黑眸露出欣喜之光,“原来憨病痊癒的知仪郡主如此天香国色,褚司容要朕赐婚时,朕心里还想他真想不开,万一你憨病再发,这样的妻子能做啥?但他是朕最宠信的朝臣嘛,所以,朕赐婚了,只是一直没兴趣瞧瞧你……”

    陈知仪不舒服的别开脸,但马上又被陈嘉葆扳回正对着他,“朕错了,你有相貌、有脾气,真对朕的脾胃啊!”

    “你是皇上,这种低俗下流的话——”陈知仪话未说完,他已哈哈大笑,她怔怔的看着他,事实上,所有人都不解他的反应。

    陈嘉葆又走到迳自撑起身子跪着的褚司容,啧啧几声的摇摇头,“皇上啊,皇上,若某人给我的信件没造假,朕这皇位可是我这个宠臣让出来的啊!”

    褚司容脸色一变,果真!他就猜到这个无所作为的皇上怎会突然派人抓拿他,肯定是褚临安的那封信有问题!

    “什么某人?!我是你的父亲,你还不快让人放开我!我写信给你,是要你把我从褚司容手里救出来,共同想想怎么不让他查到他的真实身分,你怎么自己说出来了!”褚临安边吼边试图挣脱两名侍卫的箝制。

    “因为事情很简单。”

    陈嘉葆看向太监总管,他明白的点点头,拿了把刀刃跟杯子走到褚临安的面前,毫不犹豫的往他臂膀一划,血溅入杯内,他立即往回走。

    “该死的,我是皇帝的父亲,是太上皇,你这死太监!”褚临安痛得破口大骂,但太监总管已将杯子拿到皇上面前,就见陈嘉葆接过刀子,轻轻的在指尖一划,让血滴落杯子。

    此举何意众人皆明白,滴血认亲!

    “你这笨儿子,那封信写了你的出生时辰,还将你身上右腿内侧的胎记详细形容,甚至几名联合偷换卓太后皇子的老太医、宫女名单、内幕一一详述,你只要把人找来问,就知道那封信——”

    “朕将那封信烧了,至于那些人,应该也无人幸存了。”陈嘉葆对着大吼的褚临安冷冷一笑后,再看向杯子里的血,果真融在一起了。

    他摇摇头,“抱歉了,父亲,看来,你就是这朝殿上第一个该死的人。”陈嘉葆向两旁侍卫使了个眼色,两人紧紧的扣住褚临安,让他动弹不得。

    “你别乱来!你喊了他父亲啊!”阮太妃也急急冲上前去,但马上让另一名侍卫拉住,“皇上,他是你生父啊!”

    褚临安脸色惨白,看着一步步走近自己的陈嘉葆,惊惶的叫着,“我是你的生父——”

    陈嘉葆眉开眼笑的俯视,“那更该死啊!才能死无对证。”他一面说一面抽出侍卫身上的刀,冷笑间就向褚临安剌去。

    尖刀插入褚临安的胸口,他双眼暴凸,不敢相信自己用尽心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一刀结束生命。

    褚司容面色冷漠的看着这一幕,但心中仍有不忍,他看着面露惊愕的陈知仪,她难过的频摇头,哽咽的说不出话。

    阮太妃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老天啊!这是什么报应?她泪流满面的跌坐地上,看着面露狰狞的亲生儿,还有自己深爱的男人死不瞑目瞪大双眼的惨状。

    “你、你知道他是你的生父,竟然……”阮太妃泪流满面的看着儿子。

    “所有知情的人都要死,褚司容是犯了逆谋夺取帝位之罪,褚府将面临满门抄斩,至于你……”陈嘉探拿着那把弑父的血刀,神情狰狞的往她走近。

    阮太妃倒抽口凉气,“你想干什么?”

    褚司容冷声怒道,“你以为你能杀多少人?纸永远包不住火!”

    “别再杀人了,那是你的娘啊!”陈知仪不懂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嘘!别急,横竖你们都要死的。”他看也没看两人一眼,只看着阮太妃,冷冷一笑,“你是我的亲娘,一定不希望我因为身世之谜被解开,而从皇位上跌下来吧?”

    “不……不……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阮太妃吓得频频想往后挪,但手臂被侍卫扣住,再加上脚步虚软,怎么也动不了。

    第二十章 帝后二人羡鸳鸯

    蓦地,前殿传来一阵骚动。

    “太后,皇上有令,不许任何人进入。”

    “死奴才,好大的狗胆,哀家是何人?全部给哀家滚开,敢挡路的,一刀杀了!”

    “是,太后。”

    接下来,是一阵刀剑的交击声,大殿内的侍卫如临大敌般的看着殿门口,再回头看着脸色变得阴狠的皇上,没想到,他第一个动作就是拿刀捅向阮太妃,看得众人惊愕。阮太妃则是怔怔的瞪着自己的儿子,心也碎了!

    陈知仪失声惊叫,“天啊!”

    “来人啊!全给朕杀了!”陈嘉探一声令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