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页
    他步出门外,不久,阮太妃单独走进房里,还特意的将房门给关上。'都'市'文'学' W

    褚临安一见到是她,震惊的坐起身来,脚上的铁镜更是一阵作响,“你、怎么会是你?!”

    她强颜欢笑的走近他,“还好,气色不错、身子看来也不错,司容不算对你太坏。”

    褚临安略微困惑的看着她,“你怎么会来?不,你来了,很好,你马上带我出去,那孽子把我当成禁娈——”

    她摇摇头,表情有些悲哀,“我对你而言,又有用处了吗?”

    “你在说什么?我爱你啊,瞧瞧我被囚禁在这里,脚被上了铁链,哪儿也去不了,你不心疼吗?”虽然不明白伍得天为什么没有处理掉她,但她肯来,代表她并不知道自己找人杀她,而现在,就利用身为太妃的她将他带离这囚禁地,等他重获自由了,再伺机杀了她!

    她苦笑着,看着难得这么直白的说出爱意的褚临安,“你说你爱我?那刚刚看到我为何那么震惊?是奇怪我怎么没被你派出的人杀死吗?”

    他脸色悚地一变,“你——”

    “因为我知道太多了,不,是参与了太多你做的丑事,所以,你费尽心思派人杀我灭口,是吗?”

    他倒抽口凉气,又心虚的急急否认,“当然不是!是谁做了那种事要栽赃我?你千万别被人利用了”

    “利用?若不是司容,我早成了一具屍体,”她泪如雨下的看着他,“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知道你爱权势,但你也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呜呜呜……”她终于痛哭出声。

    成了屍体?所以是剌杀失败?不成!这个女人再爱他也留不得,她知道的着实太多了,黑眸迸出杀意,褚临安突然冲上前,双手扣住她的脖颈——

    阮太妃痛苦的瞪大泪眼,用力的要扯掉他的手,挣扎的喊着,“放、放手!救……救……命啊……”

    “砰”地一声,房门被撞开,褚司容、陈知仪等人急急的奔进来。

    褚临安吓得一震,放开了阮太妃,她跌坐地上,抚着脖颈,用力咳嗽。

    陈知仪连忙走过去,将虚弱的她搀扶起来。

    阮太妃忍不住抱着她大哭出声,她那么爱他,没想到他一次、两次的痛下杀手,不值得、不值得,一个沉溺权力慾望中的男人,无心、无爱,她又何必死守着那些说不得的秘密!

    其实,在今天来到这里前,她心里还留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他不会那么残忍……但她错了!错了!

    阮太妃在痛哭过后,情绪也慢慢的沉淀下来。

    她眨着泪眼,朝握着她手的陈知仪微微一笑,再看着已被褚司容逼得坐回床上的褚临安。

    褚临安也看着她,她的眼神与过去不同了!有着领悟、绝望与释然,那样的眼神令他害怕,恐惧开始在他的眼底蔓延开来。

    “不能说!求你什么也不要说!”他忍不住向她请求,卑微的、深情的,全是害怕她毁了他拥有的最后一颗棋子、让他得以翻身的棋子,而他绝不能被这个年老色衰的女人给毁了!

    “求我?”阮太妃凄凉一笑,泪水再度漫出眼眶,“你竟然求我?我爱你啊,好爱好爱你,但自始至终,你只是把我当成一颗棋子!”

    “不是的,我也爱你……”他急着要冲向她,但褚司容的动作更快,一把扣住他的手臂,伸手点了他的哑穴,侍卫也立即过来,一人一手的扣住他,让他不能再妄动。

    陈知仪扶着泪涟涟的阮太妃在一旁的椅子坐下,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你慢慢说吧。”

    其实,她已经从娘家祖母那里得知,阮太妃极可能就是当年褚临安在外面的女人。

    这段日子,在卓太后的主导下,宫里一些老奴才被叫到万氏面前问话,其中有不少人都曾听闻阮太妃与褚临安在庙宇幽会一事,她猜,当年掌理后宫的阮太妃极可能就是褚司容的生母……

    阮太妃朝她微微一笑,开始娓娓道来,先皇在壮年时其实还勤于朝政,颇受人民爱戴,直到晚年迷恋她的美色,宠信褚临安这个佞臣,才开始疏于朝政,直至不上早朝,终于导致朝政完全由褚临安把持……

    “你们知道他是如何让先皇迷恋于本宫的?哈哈哈……”

    阮太妃又哭又笑,看来像是疯了,“他要我喂先皇催情药还不够,他还找了青楼女子教我如何讨好一个男人的技巧,那些技巧我不想学的,但他逼我学……”她痛苦的摇摇头,“我爱他啊……”

    闭嘴!褚临安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她。

    “我从小就爱临安,若非被选中当嫔妃,也不会有这么悲惨的人生,”她像是没有看到他愤恨的眼神,神情木然的继续说着过往情事,“我进宫后虽然成了宠妃,但我一点也不快乐,再度与临安相遇,他已是右丞相,趁着先皇不理朝政,我想尽方法的只为与他相聚。”

    她哽咽一声,“那段日子很美,后来,先皇与新妃打得火热,我有更多的时间跟机会与他幽会,没想到,久未有孕的我却在此时怀了身孕,然而,先皇已有两个多月没有上我的床,怎么办?”

    她停顿了好一会儿,但仍旧没人说话。

    褚司容不自觉的伸手握住陈知仪的手,看着阮太妃的神情也开始转变,所以,她可能是他的生母?

    陈知仪感觉到他握住她的大手微微颤抖,她用力回握,他即看向她,她给他一个微笑,他这才点头,觉得心里没那么紧张了。

    四周仍是静寂的,每个人都等待着阮太妃继续往下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