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页
    甫回到绮罗院,段侍卫就前来通报,说巧儿去找阮芝瑶逼问她是不是还多吐露了什么?两人之间因此有争执,最后不欢而散。'都'市'文'学' W

    她点点头,“我明白了,辛苦了。”

    稍晚,褚司容下朝回来,一见她嘴角就忍不住扬高。

    “今天有何新鲜事?”他笑问。

    陈知仪先将巧儿跟阮芝瑶之间的事跟他说,接着俏脸突然正色。

    他温柔的拉着她的手走到椅子坐下,照习惯让她坐在自己的膝上,双手环住她的腰,低头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怎么了?一切不都与你预想的一样,离间两人,让两人起疑心、发生内閧”

    她凝睇着他,沉沉吐了一口气,“不是这件事,是关于你……”她娓娓道出牧氏跟巩氏对她所说的、关于他身世的事。

    褚司容自是感到震撼与错愕,久久无法言语。

    好半晌后,他喃喃道:“所以……我是被抱回来的。”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

    “嗯,不过从祖母和娘所述,知道你生母是谁的,恐怕只有爹了。”

    陈知仪咬着下唇,看着他脸色凝重,她窝进他怀里,双手将他环抱得更紧,“对不起,我好像让你更烦恼了,但我觉得这件事你最有权利知道。”

    “不!你的决定是对的,我甚至想,兴许我连爹的儿子也不是。”语毕,他的神情相对严肃起来。

    太过错愕,陈知仪飞快的抬头看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点点头,“事实上,从小到大我就一直在怀疑这一点,没有一个父亲会像我爹这

    样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儿子,他从未善待于我,你也很清楚。”

    回忆过往,有太多事情他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为人父亲会做的,若他真是让他爹抱回来的,那他说不定是他爹仇人的儿子。

    陈知仪不知该说什么,她看着他,“那你想你的亲生母亲可能会是谁呢?”

    他摇头,“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娘说生我的女人是上不了台面的野女人是错的。”

    “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

    “爹对女色并不热衷,对女人动情更不可能,他要的是权势,那个女人在这方面一定有绝对的助益,日后也足以将我当成筹码,所以才愿意扶养我。”当了二十几年的父子,褚司容自认很了解父亲。

    “如此说来,有可能是哪个皇亲国戚?”陈知仪皱起眉头。

    褚司容点点头,他的推测也是如此,只是一个女人怀胎要十月,若是身分尊贵还能不引起他人侧目,那女子极可能已为人妻,是与他爹陈仓暗渡。

    她也想到这一点,“这事也许可以问我娘家祖母,她与皇亲国戚都交好,与许多贵夫人更是熟识,再者以她的年纪,或许很多事也有耳闻。”

    “好,你明天回睿亲王府一趟,我则在宫中找些老臣、老太监探探消息。”

    第十八章 真相大白逼真凶

    第二日,尽管雪花下了一阵又一阵,陈知仪仍乘轿回到睿亲王府,还有心的准备了些礼物给家中长辈们,一阵热络寒暄后,敏锐的万氏即以要跟她说些体己话,将她带回自己的院落。

    睿亲王等人无奈也习惯了,在陈知仪憨病好了后,仍是跟她最亲。

    半晌后,充满茶香的室内,万氏啜了一口茶,要丫鬟们全退下后,看着孙女,“说吧,你是有事要问祖母吧。”

    陈知仪放下手上的茶杯,微微一笑,“嗯,而且是件大事呢。”于是,她将昨天得知褚司容身世一事一五一十的陈述。

    万氏一脸惊愕,回忆过往,当时,褚临安已是掌握朝中大权的人了,皇亲国戚中,同期怀孕的就是卓皇后、阮贵妃,还有褚临安的夫人王氏,原本听闻王氏母子难产而死,但后来又出现褚司容,这流言就不攻自破,谁也没想到,他会是由外头抱回去的……

    在沉吟片刻后,她才开了口,“依褚临安的个性,计谋算尽的他,不可能会白白抚养一个非己出的孩子,除非……”

    “除非什么?”陈知仪忍不住追问。

    他的身分特殊,足以成为褚临安日后的一枚棋子,才有留下扶养的价值,而褚临安当年的声势可以说是一人之下,至于那一年,除王氏难产而死,另一个生下死胎的是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卓太后。

    她倒抽了口凉气,雍容的脸上难得出现惊惶之色,她看着陈知仪问:“司容的生辰是?”

    陈知仪连忙将褚司容的出生年月日告知。

    万氏脸上的惊愕更深了,错不了!那一日,得知皇后已有阵痛迹象,她还急急进宫,没想到却听到皇子一出生就夭折的恶耗,皇后痛哭失声,谁也不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