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58页
    是她!真是她!黑阵里燃起熊熊火焰,心跳加速在他的胸口撞击,不该迟疑了,他现在就要去见她。=== 三味书屋  ===

    此刻门外传来敲门声,另一个侍卫通报道:“相爷,郡主来了,您是不是要避开?”

    “不,我要见她!”

    陈知仪觉得褚司容怪怪的,在刻意避开她多日后,竟然愿意见她了?还邀请她进绮罗苑?虽然小乐仍被挡在外面,但这已经够不像他,更奇怪的是,他还不时以复杂眼神看着她,害她走起路来战战兢兢的,双脚都要打结。

    “我还可以继续往前走?”她手指向前方的桃花林,小心翼翼的问。

    他几乎想笑了,但他忍住,“可以。”

    她狐疑的点点头,走进桃花林。时值秋日,桃花林没有春日时的美丽,却另有一抹清丽景致。

    她继续往桃花源的方向走,还是觉得怕怕的,好心再提醒,“这里是禁区喔。”

    他点头,一双黑眸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她柳眉一拧。有事吗?到底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她?

    这次换她直勾勾的看着他,“你说这里是禁区,可我从小到大来过无数次,闭上眼睛都能走,你信不信?”她得把握机会证明自己就是巩棋华。

    “哼,真敢说大话。”他说是这么说,但心里是万分期待的。

    他相信她是棋华了,现在看她证明自己他不再觉得心痛,而是觉得……很可爱。

    “绝非大话。”她立即拿了丝帕蒙上眼睛,绑妥后,开始在桃花林游走,也开始说起年少那段日子曾经在这里发生的事。

    “我就在这里跌倒的,每回到这里,我都会特别注意是不是有什么枯枝、小石子……”她顿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臂,“对了,那次跌倒,这里还擦伤了。”他视线扫了下她指的地方,眸光一深。

    “这棵桃树是我第二回来偷看你的躲藏处,我就躲在树干后,你吹着笛子,明明瞧见我的衣服了也不理我,我坐着听,听到睡着了,醒来时身上多了件罩衫。”

    他的身子在颤抖,心狂跳。

    她往前走了几步,伸手碰了碰面前的桃树,温柔的抚着粗糖的树皮,笑了,“这棵桃树是这林子里最矮的,我以为我终会长高,长得比它还高,我满十四时才发现我太看得起自己,太看不起它,我还比它矮呢。”

    下一秒,陈知仪感觉到自己被紧紧的搂进温暖的怀抱。

    “够了!够了!”褚司容低吼着。

    老天爷,他真的失而复得了,他绝不愿再失去她!心里的爱波涛汹涌,血液在瞬间急窜向他的四肢百骸,教他更加重了抱紧她的力道。

    他抱得太紧,抱得她都感到痛了,但她没挣扎,只是又哭又笑,她期盼的就是这一刻,他终于相信她是巩棋华。

    褚司容轻轻地替她解开丝帕,看着她清亮含泪的明眸,他的黑阵转深,眼底尽是热情与深情。

    被他这么看着,陈知仪感觉到娇羞又充满喜悦,以及满满的深情。

    一刻钟后,两人在桃花源里谈起这些年来的种种。

    他的手总是紧握着她,情不自禁的吻她,时而温柔,时而狂烈,似乎想藉由这样真实的接触确定自己并非身在梦中。

    她娇憨的窝在他怀里,每每开了话头,便被他的吻打断。

    他吻她,再吻她……

    她眼里的光采从未如此璀璨,“从今以后,我们不分开,绝对不再分开了。”

    “嗯,不分,再多的阻碍也不能让我们分开。”他深深看着她,许下承诺,且这次他会证明自己做得到。

    静静的依偎,又谈起这段日子的煎熬,两人眼中有泪、有喜、有悲。

    确定了她是谁,褚司容主动提起婚事,“我要请皇上赐婚,就如你想要的,你不给我做小,我要你当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嗯。”她脸上有喜悦的浅笑。

    他面露微笑,“阮芝瑶、巧儿,我都不要了,我会替她们安排好去处。”

    她一愣,随即摇头,“不,就像我先前说的,她们暂时都得留下。”

    “为什么?她们会给你惹麻烦的。”他不解。

    他这么一问,陈知仪有些不知该怎么解释。

    因为有祖母的指导,药草、医理她也跟着涉猎,她曾经跟祖母请教当年自己的病情,按理在经过补汤调理后,她不该香消玉璜。

    再者,她的病情是有好转后又急转直下,药吃得愈多愈虚弱,睡眠时间也变长,祖母便推断她后期所吃的药是有问题的,然后依当时的情况推敲,会对她下毒手的应该是阮芝瑶或巧儿,因为她们有害她的动机。

    但兹事体大,在没有证据之前,她还不能打草惊蛇,自然也不能随便的诬陷人。

    思量过后,她只说:“我有我的考量,请你相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