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页
    在他的注视下,她的微笑渐渐僵了,“不行吗?只要你愿意跟我弹……”

    “笛子跟古琴都束之高阁了。[请记住 都'市'文'学 W]”他沉痛的回答。

    因为棋华不在了,送走她后,他便再也没吹过笛子,一想到此,俊脸上的神情转为黯然。

    她幽然一叹,走上前伸出手,做了与他在市集重逢后一直想做的事,纤细的手勇敢的握住他厚实的大掌。

    他低头看着她微微颤抖但嫩白细腻的柔荑,明明不信她,但此刻,他竟觉得自己被她所温暖了。他抬头,视线对上她深情含笑的眼眸。

    “有一天我会证明自己就是巩棋华,我会让你把笛子跟古琴都拿出来。”

    不远处,有座楼阁可看到凉亭这的情况,此时,睿亲王爷跟睿亲王妃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儿跟褚司容的一举一动。

    “天啊,仪儿主动握住了相爷的手!怎么会?那孩子怎么这么……呃……”

    “我明明教她女子要矜持的啊,怎么会这么情不自禁?到底谈了什么?”

    夫妻俩一人一句,又急又慌,倒是坐在靠窗位置的万氏,嘴角含笑的丢了句,“老婆子我教她的,有问题吗?”

    此话一出,王爷王妃随即摇头,哪还敢再说什么。

    谁不知这个王府就数老王妃最大,她说黑的东西,就算是白的,全王府也说是黑的。

    在睿亲王府,万氏亲自教导陈知仪成为一个才貌德慧兼倶的大家闺秀,而慧黠的她也在万氏的一手调教下展现了坚韧的一面。

    褚司容从来就是一个不好接近的男人,近年更是冷情寡言,唯有巩棋华永远都是他生命中的例外,是唯一可以碰触到他真心的女子。

    但也因为这样,他的心防极重,不轻易相信别人,但即便他不相信,却也狠不下心真的拒绝陈知仪的靠近,至于为什么他狠不下心,他现在也说不清,那要到以后他才能明白。

    一连多日,陈知仪就如她自己所言,常想方设法、找藉口来宰相府找他。

    一是因为她是睿亲王爷的掌上明珠,二是因为褚司容没有明言赶她,所以宰相府上下都小心伺候着,倒没有为难。

    不过陈知仪的出现对阮芝瑶跟巧儿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她爱上相爷了,她的眼神表现出就是如此。”巧儿说得直接。

    “没错,”阮芝瑶也点头,“不过他心里只有谁,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再说了,堂堂一个郡主,王爷王妃也不可能让她当侧室。”

    “但我听说睿亲王府的人都相当宠她,也许会答应让她嫁进来呢。”说话的是最后嫁给朱太平、这两天又闹翻了跑回娘家小住的褚芳瑢。

    “相爷如今可是权倾朝野,难道她想嫁,相爷就得娶吗?”阮芝瑶冷冷一笑。

    “当然不是,但大哥竟也不阻止她来找他,这点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话一针见血,点明褚司容对陈知仪的不同。

    褚芳瑢此话一出,阮芝瑶跟巧儿也愣住了。

    外院书房,以前是褚临安的禁区,在褚司容接管相府后,成为他接待朝臣、处理政事的地方。褚司容喜欢这里的格局,有时累了,便也直接在耳房歇下。

    书房长桌上置了一个香炉,轻烟袅袅,褚司容注视着摊在桌上的书本,但心在靠坐在窗前,也差丫鬟备了一份文房四宝、正在绘图的陈知仪。

    他不得不承认,她很特别,行为举止像个大家闺秀,但出入相府与出没他身边的时候,又完全视礼教为无物,且她很能自得其乐,颇能跟人打成一片。

    最奇怪的是,与他一向生疏的贺姨娘母子,她一样待他们极为淡然,但对祖母,她倒是展现了热络,至于太太那,他与太太虽名义上是母子,但没有亲血缘,向来以礼相待,而她亦待牧氏不冷不热。

    她对他则有绝对的耐心,总是微笑着,并以深情的目光看着他,不厌其烦的聊着有关他与棋华之间的种种。

    想到这里,褚司容忍不住抬头,将困惑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明明是一个面貌身分与棋华截然不同的人啊。

    说起来,她一方面像棋华,但又有点不像棋华,棋华性情真诚良善,但也容易让人欺负拿捏,可她虽同样有双真诚的眼眸、一颗善良的心,但她进退有度,似乎更懂得保护自己。

    而这些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比较”,他还没打算让她知道。

    他等着看、等着听,看她还能掏出多少属于他跟棋华之间的过往,至于那首桃花落,他还不想去面对那首会让他心痛的曲子,也许是害怕、是逃避……总之他尚未准备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