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页
    第十一章 情人相见不相识

    梦,他在作梦。=== 三味书屋  ===

    他梦到他爹怒不可遏的朝他狂吼,下一秒,便拿着棍子狠狠毒打他。

    “不要……不要……”他试着闪躲,但不管怎么躲都躲不过,他身上已有大片瘀青与血痕,但父亲仍持续棒打。

    接着,梦境突然转换,一大片一大片的粉色桃花盛开,微凉的春风拂来,不少花瓣纷纷被吹落,犹如一场花瓣雨。

    六岁的棋华就站在花雨下,她提了个小灯笼,穿着红色棉袄,有张精致小脸蛋,但不似其他孩童有着红扑扑的脸颊,气色略显苍白,不过那一双灵活眼眸澄澈明亮,正不解的盯视着他红着眼眶以拳击打桃花树的行为。

    “你在哭吗?”她的童音甜甜的。

    他一怔,很快的别过脸,拭去泪水,再冷冷的看着她,“你看错了。”

    “司容表哥,哭没关系的。”她像个小大人一样的说着。

    “我没哭!”

    仿佛灵魂是抽离的,褚司容看到年轻又倔强的自己不仅否认还狠狠瞪了小棋华一眼,接着转身离开,但小小个儿的她随即追上来。

    “我看到了,褚伯伯当下人的面打了你两个耳光。”

    他脚步一顿,口吻淡然,“无所谓,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所谓,所以你才哭了。”她直觉否定。

    他咬咬牙,“我说了我没哭。”

    “哭真的没关系,我也常哭……”

    “该死的,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快给我走开!”

    不理他的气话,她还是很勇敢的盯着他,“我懂,我爹娘长什么样我想不起来,但我还记得他们曾经带我到市集,我记得我们在那里很快乐,有时候我想到他们而难过时,再想起这件事就开心了。”

    他抿着唇,“哼,记不得你爹娘的脸,你还快乐得起来。”

    听不出是嘲讽,她用力点点头,“那是他们给我的快乐回忆,只要想到这些就能感觉到快乐,那在天上的爹娘也会很开心,这是祖母告诉我的。”

    她双眼发亮,抬头看着高她好几颗头的他。

    抿紧了唇,他没说什么,快步往前走。

    她再次焦急追上,没想到这次一没注意就被地上的枯树枝给绊倒,整个人扑跌在地,灯笼也落了地。

    他闻声回头,就看到她的手背擦伤,渗了点血丝,而她明明眼中嗔着泪水,却还笑笑看着他,并迳自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他的双脚像有了自我意识。

    他走到她面前,“你受伤了,快回去差人上药吧。”

    看了手背上的擦伤,她摇摇头,“一点点小伤,不疼,而且我想跟着你。”

    他故意脸色一变,“你烦不烦啊,吵死了!”

    “那我不说话,好不好?”她看来很真诚,双眼盈满乞求。

    那晚,她真的静静陪伴他,奇异的,他烦躁的心也莫名沉静下来。

    突然,画面再度转换——

    那是一个大晴天,棋华的脸上有着慧黠调皮的神态,一双眼滴溜溜,边跑边回头催促他,“快点!快点!”刚喊完不久,她就停下脚步,开始喘气。

    “为什么用跑的,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就不能安分点。”

    “你要带我去市集,我开心嘛……呼呼呼……”

    “傻瓜!”

    “不管、不管,”她毫不迟疑地拉住他的手,笑得好开心,“我一定要去,我想去市集看看……”

    画面逐渐模糊,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淅沥哗啦的声音……

    下雨了?

    褚司容缓缓的睁开眼眸,人也从梦境回到现实,他从床榻坐起身,望着窗外飘起雨丝,雨势没有他以为的大。

    初秋的雨,打不落任何一朵桃花林的花,因为那些花早在春末落尽了。

    他下了床走到窗前,看着雨丝,满脑子都是过去与巩棋华的回忆,但人儿已远,而他也不同以往了。

    如今的他有能力保护所爱,只是啊……所爱已不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