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页
    “好!好!哈哈哈……说得太好、做得太好,不愧是我的儿子!”褚临安拍拍他的肩膀,神情可是充满自豪。=== 三味书屋  ===

    “所以童大人,我爹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只要懂得效忠,这条命就留得住了,你说是不是?爹?”褚司容再次寻求褚临安的认同。

    见褚临安点了点头,童彦连忙吞了口口水,“日后童彦绝不敢再私吞任何利益,一定效忠右丞相。”

    褚临安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

    一埸灾难大事化小,童彦几人纷纷离去,但心里对褚司容的忌惮更深。

    当天夜晚,褚司容靠着好身手夜访童府。

    童彦惊讶于褚司容的好身手,也很上道的说:“多谢褚大人,若没有你那番话,我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

    想了想,他随即从暗室拿出谢礼,殊不知这些礼并非没被褚司容的人搜括出来,而是褚司容让人特意留下的。

    “放心,这个人情,我会跟你要回来的。”褚司容冷冷一笑。

    意思是桌上这五盒价值连城的上好夜明珠还不够吗?童彦猛吞几口口水。

    褚司容示意跟着他的贴侍拿走那五盒夜明珠,随即离开童府。

    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要做的事太多,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口上。

    他更清楚,在面对这些老奸巨猾的权臣时,若要谈光明磊落,根本是让自己成为俎上肉,接下来他便要一步步让这些原本站在父亲那一方的人先变成他的人,然后二除掉,为百姓谋福。

    第十章 风矾变色掌大权

    东铨皇朝文德十年,这年,皇朝有了大变动,如褚临安心中所愿,昏庸好色的陈寅义纵慾过度死了,陈嘉深当上新皇,择期举行登基大典。

    而甚得先皇荣宠的褚临安不忘在先皇弥留之际代拟圣旨,圣旨中要褚临安继续辅佐新皇,地位甚至凌驾帝王之上,有了“上管君、下管臣”的权限,再加上褚临安自拟加封的封号跟赏赐,如今的裙临安不仅权势滔天,更是富可敌国。

    短短几日,一堆忙着巴结的皇亲国戚就带着贺礼来到右丞相府,皇商富贾也前仆后继的争相送礼,整座京城都因为褚临安这个人而沸腾起来。

    褚临安春风得意之余,不忘外出至山中庙宇与升格为阮太妃的阮氏幽会。

    “哈哈哈……一切都在我们的算计之中,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见他难得如此开怀大笑,阮太妃也替他高兴,但心中有些隐忧,“新皇甫坐上大位,权力却在一开始就被你压制住,会不会对你不满?”

    “不会的,若没有我这些年代掌国事,东铨皇朝早因陈寅义那昏君而被灭了,他哪来的皇位可坐,他才应该感激我。”

    “也是,只是这两年你总专注于忙碌朝堂的事,跟新皇疏离了,而新皇似乎对司容更为倚赖,这……不会出什么事吧?”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放心吧,这几年下来,司容早已不敢对我有二心。”褚临安很有把握,因为儿子的尊崇与敬仰是那么的明显,以他的了解,儿子不是能隐藏心绪的人,否则当年弹劾他就不会失败了。

    阮太妃仍然不安,毕竟她对褚司容向来忌惮,再者她的确有听到风声,新皇对褚临安的霸道有些不满,她就怕不满会累积成怨恨。

    见她心绪不安,褚临安安抚道:“你究竟怎么了?陈寅义好不容易被我们弄死了,我们终于可以好好享受这个时刻,你又何必忧心忡忡。”

    不想扫他的兴,阮太妃只能露出微笑,举起酒杯,“好,我不多想,我们的计画终于成功,敬你!”

    他微微一笑,也举起酒杯,“不,该敬我们。”

    两人对飮一笑,这么长久的等待之后,总算让他们等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两人相依偎在窗前,远远眺望山下的宫殿,认真说来,他们已经拥有这个皇朝了。

    只不过实物可以拥有,人心却是难测。

    新任皇帝陈嘉葆正火冒三丈的将手上的酒杯用力往地上摔,匡啷一声杯子破了,酒液洒了一地。

    一旁的太监宫女见状急忙跪下整理擦拭,陈嘉葆却愈看愈火,继续将桌上的酒壶、

    茶碗、菜碟乒乒乓乓往地下扫,众人不敢吭声,加快手脚收拾。

    不多时众人见褚司容进宫面圣,皆松了口气。其实他们也知道新皇在发什么脾气,明明是他坐上皇位,但朝臣富绅却尽往右丞相府送礼,难怪新皇脸色不豫。

    褚司容在陈嘉葆仍是太子时就在身边辅佐,虽然后来几年老让褚临安派去处理其他代理的朝政,但他总不忘过来关心太子,甚至吐些苦水,故意说些他身在裙临安父威欺压下的沮丧与挫折。

    富丽堂皇的宫殿内,褚司容要所有奴才全退下后,这才拱手看着高坐在上首的陈嘉葆,“皇上怎么又不开心了?”

    “朕如何开心?是老人就该退,褚大人不觉得朕这新皇当得很窝囊?”陈嘉葆怒火高涨,全因外头一大群人忙着去巴结褚临安,压根没搞清楚这是谁的皇朝。

    “皇上指的是司容的父亲吧。”褚司容用的是肯定句,接续道:“其实皇上的烦恼微臣也不是不能解决,只希望皇上能相信微臣的忠心。”

    陈嘉葆用充满戒心的眼神打量他,“你跟他毕竟是父子。”

    “皇上是最清楚微臣跟父亲之间关系的人,更何况天底下有像微臣父亲这样对待儿子的人吗?”褚司容的口气有苦涩也有怨慰。

    陈嘉葆蹙眉沉思,就他所观察,褚司容虽然一直听命于褚临安替其办事,但那是因为褚司容没有能力抵抗,他犹记得前几年褚临安更是多次在朝堂上当众斥责褚司容,甚至父子俩明明生辰日相同,褚临安却不让褚司容同席接受宾客祝贺,加上这些年褚司容在他跟前的抱怨,的确可证明父子感情不好。

    想到这里,陈嘉葆示意褚司容走上前,并拍拍他的肩,“那好,朕就把话说白了,只要你是站在朕这一边的,朕绝对不会亏待你,如何?”

    褚司容一脸欣喜,立即拱手道:“微臣谢过皇上。”

    “哈哈哈……好、好!你可是朕第一个心腹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