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页
    “除了巩棋华以外的女人,任何女人,不管是身为你妻子的我,还是通房巧儿都无法让你疼惜是吧?说话啊!说话!”她气得挥舞双手,她快疯了,她不该遭受这种待遇。

    他仍以一贯的冷漠待她,“没错,这就是你得看清的事实,我已跟你说了无数次,不要再浪费自己的时间,找一个愿意给你幸福的男人,我会帮你。”

    “一女不事二夫!我已委屈自己嫁给你,却遭受人生中最大的污辱,你还想让我嫁给谁?可恶的你。”她吼了出来,把心口的不满吼出来。

    “委屈?阮芝瑶你问问自己,当初你是为了什么嫁给我的?我可有负你?”

    “你……”她被问得语塞,的确她是看上他的长相、右丞相的权势、取之不尽的富贵荣华。

    “除了正室这个名分外,我什么都给不了,也不会给!你若聪明,就以清白之身回去阮府,我会承认是我的问题,是我不能给你幸福。”

    一个男人可以为了爱一个女人连自尊都抛弃吗?褚司容愈是这样什么都可以失去,她就愈不甘心,她恨,她妒,她怨,她绝不让他称心如意!

    她像个妒妇般,再也克制不住疯狂的怒火,“我不会说的,我不回阮府!我就是要纠缠你一辈子,听到了吗?这辈子你永远也甩不掉我。”她狰狞冷笑着。

    褚司容愤怒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步出房间。

    阮芝瑶跌坐在椅子上久久,表情木然的流着泪。

    巩棋华的身子原本已渐渐有起色,但在冬末初春的这段日子突然又虚弱起来,为此,褚司容还特别交代换了一名太医来诊断。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大夫一个换过一个,药帖一换再换,就连年节时期,绮罗苑也天天都闻得到熬药味。巩棋华躺卧在床上休养,她很努力、很努力的逼自己喝下一碗又一碗黑糊糊的药汤,逼自己给祖母、给褚司容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

    褚司容快要疯了,因为再怎么细心呵护,再怎么小心翼翼,她仍像朵花儿般渐渐枯萎,而他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她痛苦、看着她愈来愈虚弱。

    新年过了,时间来到三月,该是桃花满园,花开的季节,但巩棋华仍然缠绵病榻,身子骨始终不见好转。

    褚司容神情哀伤的凝睇着床上形销骨立的人儿,他好恨自己!他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她已经昏睡了好多天……老天爷,他跟家人间的情感淡薄,难道就不能在男女感情上弥补他?难道真要带走他一生的至爱?

    “还不醒来吗?祖母来了好几回,每每都拭着泪离开,还有我……”他咽不下哽在喉间的酸涩,几乎说不出话来,因为太医说了,她已经撑不下去了。

    “棋华,醒过来,醒过来啊……”

    一日唤过一日,连他的身形也逐渐削瘦。

    这一日,褚临安特别到绮罗苑来看巩棋华,见她眼眶深陷、肤色泛灰、唇瓣惨白,已无生气,“她看来不太好,你应该要有准备。”

    “我知道,爹。”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冷漠,悲伤尽藏。

    褚临安直视着他的眼睛,冷然道:“女人多的是,下一个别放心上了,那是自找麻烦。”

    “儿子明白。”他平静回答,但心里清楚,巩棋华只有一个,没有下一个了。

    褚临安点点头,随即离开。

    这一天,在褚司容殷殷期盼下,昏睡多日的巩棋华终于有反应了。

    她缓缓张开了眼阵,看到的就是他略显憔悴的脸,她好心疼。

    “你醒了。”虽醒了,可身子依旧那么虚弱,呼吸微弱,他实在笑不出来。

    “嗯,好像睡了……睡了好长……好长的一个觉,你看来……看来瘦了不少……”甫开口,听到自己虚弱沙哑的嗓音,她都吓了一跳。

    “不长,一点都不长,你醒来了。”他的眼神充满疼惜与不舍。

    她听出他喉间的酸涩,眼眶红了,“我让你……让你担心了……”

    “不,没有,一点都没有。”他的眼眶也红了。

    她眼中的泪水迅速凝聚,“对不起,我、我真的想留下来。”

    “你会留下来的,因为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他声音坚定、深情凝望,她却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虚弱,她想抬起手摸他的脸,竟撑不起自己的手,她咽下喉间的酸涩,目光落在窗外灿烂的阳光,外头已不见雪花,她到底昏睡了多久?

    “外面……桃花林的花开了吗?!”

    “开了,正美呢,我抱你去看。”

    见她点头,他温柔的将她连着被褥抱起,走进桃花林,唤了侍从搬来贵妃椅,还备了些茶点,让他得以抱着她,坐看眼前层层叠叠的粉红色花海,以及春阳在花叶间投射下一束束璀亮光影。

    “好美……好美啊!”看着这片美景,她贴靠着他温暖的怀抱,突然有所感,自己的时间快到了。“我……想……想再听……听你吹笛……好吗?”

    “好。”他立即派人去将他的玉笛取来,却不舍让她离开他的怀抱,仍让她斜靠在他胸膛。

    悠扬的笛声响起,同样的曲子,听来却好哀伤、好沉重。

    她微阖上眼眸,似乎连泪水也感受到这股沉重,不断滑落脸颊。

    褚司容快吹不下去了,喉间的酸、心口的痛让他无法自已……但她想听,他也想让她继续听下去,只好硬撑着。

    笛声断断续续,已不成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