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页
    褚司容向巩氏笑着点头,目光随后落在巩棋华身上。'都'市'文'学' W

    巩氏见两人深情相视,心想自己就别在这儿碍眼了,“你们好好聊吧。”

    见老夫人先行步出房间,荷芯、莲锦连忙憋着笑跟了上去,但仍忍不住回头偷看,见两人深情望住对方的样子,实在令人羡慕。

    “你今天看来气色很好。”他细细打量,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羞怯的点头。“祖母也这样说。”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话落,他替她穿上保暖的狐裘,替她穿上鞋袜,横抱起她。

    褚司容着小厮打伞,为两人遮掉飘落的雪花,两人来到久违的桃花林。

    “还不到桃花满园的时候,但我知道你好想来这里看看。”他抱着她进到桃花源。

    厅堂内已经放置暖炉,相当温暖。褚司容让两名侍从退了出去,才温柔的为她解开狐裘,并拥抱住她,让他得以真实感受她的温度。

    冬雪覆盖了枯枝,一整片桃花林不见粉红桃花,而是一片宁静的白,另有一种纯粹美感。

    两人相依相偎,并透过窗口赏雪景。

    不知何时,褚司容的目光转而投注到她脸上,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巩棋华收回目光,抬头一看,由于两人离得很近,她随即因他的凝睇而羞红了脸。

    他轻轻缓缓地吻上她粉嫩的红唇,从温柔变得狂烈,听她喘息不已,他不得不结束这个吻,为她轻轻拍抚背部,她则将脸窝在他颈间。在他的拍抚下,狂乱的心跳与呼吸渐渐平稳。

    他声音沙哑的开了口,“好好把身体养好,这一次,我要拥有完整的你,我要你当我名副其实的妻子。”

    明白他的意思,她羞红了脸。

    “不管要用什么方式,我都会跟爹要了你,我们要在未来共度每个晨昏,”他微微放开她,才得以看清楚她又惊又喜的模样,“你在乎是正室、侧室或者通房吗?我希望你不介意,因为我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就连身体也不曾碰过其他女人。”

    听到这,她眼眶泛红,“怎么会?”

    他都已经成亲了,还为她守身吗?他是一个男人啊,有必要为她做到这境地?

    他正色道:“巧儿那件事,我依旧认定自己没有污辱她,阮芝瑶不是我要的妻子,我也不愿意碰她。”

    听到这,她忍不住道:“这对她太不公平了。”巧儿不说,但阮芝瑶是无辜的。

    “我知道我自私了些,但情感这件事原本就由不得人,再说我也是为了她好。”见她一脸不解,他进而解释,“我没有掠夺她的清白,还直言我可以帮她想办法去追寻她自己的幸福,可是她不肯、她想不通,太过执拗。”

    “或许那是因为在乎你。”她未曾见过阮芝瑶,但她也是一个女人,她懂这种痴心与执着。

    “可我最在乎的人是你,我从来不瞒她我对她无心,是她不愿意放手。”他炽烈的目光深深直视着她。

    “那我也告诉你,我没有把自己给了太子,我只爱你。”她声如蚊蚋的说着。

    他听见了,他不否认他内心的激动,尤其她染红的粉颊如此诱人。他再度攫取她的唇,温柔的和她唇舌缠绵。

    婚后,阮芝瑶听下人说,绮罗苑里褚司容最常待的地方是名为桃花源的楼阁,她想不过就是座楼阁有何了不起,所以她让人也在景阳园里找地方建了一座,盖得富丽堂皇,取名芝兰香榭。

    后来她的确常在芝兰香榭看到褚司容,不过是她站在二楼看褚司容日日往绮罗苑去,如今更是每每回府便脚步急切的前去,这都是为了里头住的那个女人。

    一想到此,阮芝瑶只觉恨意不时的从胸口涌上。褚司容从不曾对她好言好语,却对一个弃妇呵护有加,把所有的深情、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弃妇,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那样冷情的男人,却愿意将所有的时间都留给那个别人不要的病秧子,还对名正言顺的妻妾不管不顾,大少奶奶不恨吗?”巧儿站在她身后,话里难掩不平。

    这些日子以来,两个同样被褚司容冷落的女人虽不到惺惺相惜的程度,但阮芝瑶对巧儿无妒无恨,倒也相处平和。

    谁说不恨,不,她恨死了,可她根本没脸回家跟自己的爹娘说他根本不愿意碰她,更不可能像那男人说的再去找别人嫁,因为她的骄傲不允许。

    “大少爷指了好多丫鬟伺候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才是大少奶奶。”巧儿故意深深叹了口气。

    阮芝瑶倏地双手握拳,回头瞪视说话的巧儿,“够了!”

    “大少奶奶别恼,奴婢是在为您不值,说白了,巩棋华的出身不过比奴婢好一点点,却以正室自居,完全不把大少奶奶这样的千金闺秀看在眼里,奴婢为您抱不平。”

    “我说够了!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她僵直着身子,怒声打断巧儿的话,转身步下楼。

    “大少奶奶要去哪里?”巧儿连忙跟上去。

    “不必跟来。”阮芝瑶头也不回的丢下话,脚步愈走愈快,一路往绮罗苑而去。

    不意外的,她再次被挡在院门口,一如以往。

    她火冒三丈的对着两名守卫吼,“叫他出来见我,不见我我就死给他看!”

    见她歇斯底里,守卫担心万一真出了人命可麻烦了。两人互看一眼,其中一名守卫点个头转身进去,不一会,褚司容跟着那名守卫走了出来。

    见了他,阮芝瑶眼中透着激动光芒,原来他还是在乎她的是吧。

    但她错了,褚司容示意她跟着他走到另一偏院后,便让所有下人都退下。

    他目光冷硬的看着她,“我只说一次,下次再用同样的方式逼我见面,那我就不管会不会撕破脸,会直接送你一张休书。”

    她脸色一变,沉默一会,随即笑了,“你对巩棋华就不会这么冷厉,是吧?”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