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页
    见那张俊脸带着寒意,像是要将她拆吃入腹,褚芳瑢的眼泪被逼出,全身颤抖。=== 三味书屋  ===

    就在此时,巧儿走了进来,脚步一停,瞬间她就感觉到屋里的气氛有多凝滞。

    褚司容看到巧儿,他怒目相视。

    这些人全是他这辈子的仇人!他虽然没有证据,但从眼神他就知道,不管是自己还是棋华,全被这帮该死的恶毒女人给设计了。

    巧儿接收到他黑眸中充满怨恨的指责,眼眶不由得一红,“大少爷?”

    日后,这些人他定视而不见。褚司容愤怒的甩袖步出碧霞阁。

    但褚司容再怎么恨、怎么怒、怎么怨,还是阻止这一天的到来——

    澄园看似布置得喜气洋洋,空气中却嗅不到半丝喜悦的气息。

    这段日子以来,失魂伤神的巩棋华足足瘦了一大圈,她的话少了,脸上的光芒也黯了,身子骨原就虚弱的她,看来更为纤弱,整个人倒多了一股楚楚动人之态。

    忍住泪水,她跪别了巩氏,巩氏泪眼婆娑的拍了拍她的头,送走一身华服却没有福气穿戴凤冠霞帔的她。

    粉巾遮面下,巩棋华咽下梗在喉间的酸涩,忍着盈眶热泪,从今而后,她跟司容表

    哥的浓情蜜意只是空留回忆,兴许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面了。

    她知道,在她的婚礼过后,他也要成亲了。

    她从祖母口中得知褚伯伯为他物色的乃是定远侯的掌上明珠阮芝瑶,定远侯府是阮贵妃的娘家,说来门当户对。

    虽然在先前被软禁的日子里,司容曾透过祖母送一封信给她,信件的内容极短,只道要她好好活着,总有一天,他会带她回家……

    可这根本是痴人说梦!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在这个皇朝没有人可以违逆褚伯伯。褚芳瑢冷笑看着桥子渐行渐远。她得不到的,那个卑贱孤女就更没有理由得到。

    贺姨娘也是笑容满面,瞄了褚司容一眼,却先看到自己儿子闷透的脸,她忍住想念儿子一顿的冲动,再看向褚司容,见他黑眸里的冷意,心里可快意极了。

    褚司容就站在褚临安身边,咽下胸口的怒火,绷着一张脸,只有藏在袖内、捏紧到指关节泛白的拳头泄露了他真正的情绪。

    即便是做太子的妾,纳妾之事本就不讲究,一顶小轿便将人从皇宫偏门迎进东宫,送进新房。

    倒是看在褚临安的面子上,东宫大开宴席,不少宾客上门贺喜,虽然大半也是看在褚临安的面子上,但狗腿官员送上一份份大礼,让陈嘉探心情大好。

    虽于礼不得用红,但新房仍是布置得精致华美,新房里的巩棋华端坐床榻上,站在她身边的是巩氏坚持跟着她陪嫁过来的荷芯。

    “呕……呕……”巩棋华突然抚着肚子呕吐起来。

    一旁的荷芯连忙拿了放在脚边的盆子让她吐,“主子,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一直在吐酸水,勉强吃一点好不好?”

    巩棋华微微喘着气,摇了摇头,勉强又坐正后,荷芯连忙拧了毛巾替她擦拭嘴角和发了冷汗的额间,正要将红巾盖好,巩棋华又乾呕的吐出酸水,就在荷芯跟其他丫头忙着伺候时,新郎倌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没想到会见到新娘子低头呕个不停。

    “你们是怎么伺候的?!我的小娘子怎么了?”他没好气的怒道,在荷芯急急的解释后,他脸色才缓和了些,坐到床缘,一手搂着仍头低低的巩棋华,“小娘子是紧张要见本太子才吃不下吗?”

    巩棋华这才抬头摇了摇头,泪水落下,模糊的视线看到陈嘉葆长得相貌堂堂,但也许因为喝了酒,面带酒气,连带的眼神也不清朗,虽有贵气但少了正气。

    陈嘉葆则见她脸色虽苍白,但一双柳眉弯弯,泪眸澄净,樱唇粉嫩,果真是一倾城佳人!他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大,“天啊,果真是个楚楚可怜的大美人。”

    他边赞美边朝荷芯等丫鬟挥手,要她们全退出去。

    一行人随即退出,房门被关上,陈嘉葆对着巩棋华邪魅一笑,“来,让本太子好好疼疼你啊。”他靠近她就要亲吻。

    她慌乱闪躲,“不!不要……我不太舒服。”

    “没关系,那先让本太子好好看看你。”他伸手就要去拉开她的衣带。

    “不……不要……太子……”她虽然虚弱,仍然揪住他的手制止。

    他不以为意,还觉得挺新鲜的,“真有意思,弄得我心痒痒的,哈哈哈……”他笑着强抱她,双双跌在床上,他将她压在身下,琢着她白嫩的脖颈。

    “不……不……呼呼呼……”她忽然无法喘息,脸色发白,瞳孔往上一翻。

    见状,他吓得起身,对外大吼,“来人啊!快来人,请太医——”

    不一会,太医匆匆进来,隔着床帘听脉后,起身向陈嘉葆拱手道,“禀太子,巩才人的身子骨太弱,可能暂时无法圆房。”

    “呋!真无趣!”陈嘉葆抱怨一声,但转念一想,又掀开帘子,坐在床上,看着美丽的容颜道:“没关系,这两三天你好好养身子,本太子再好好疼你啊,哈哈哈。”

    头几天,因为巩棋华是新人,陈嘉葆还有耐性,但日复一日,她一再推拒,又因吃睡欠佳,导致虚弱昏厥、喘不过气的事一再上演,终于让陈嘉葆的耐性渐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