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 > 凤凰当年是乌鸦最新章节列表 > 序言&楔子
    编辑推荐: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我不愿你独自走过风雨的时分,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世界的残忍,我不愿眼泪陪你到永恒……

    歌词节录自五月天《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生离死别是人活一世终究会遇到的课题,死别尤其让人痛心,我运气不错,在目前的人生中还没遇过几次,其中年迈的外婆过世的时候,我觉得心闷闷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想哭的感觉。

    因为幼时是个爱哭鬼,当时忙于生意的父母没有办法照顾一个无时无刻、莫名其妙疯狂大哭的孩子,所以我曾有一段时间跟外婆住在苗栗的乡下。

    我是台北小孩,不习惯乡下生活,外婆只好把我带在身边哄着,记忆中阿嬷曾叫我不要看自家养的大黑在跟隔壁母狗生小孩的画面、阿嬷叫我不要爬上她可以当古董的八脚床、叫我不要一直开电视的“门”,还拿藤条追着挖了她番薯去烃窑却忘记把番薯挖出来的我……

    外婆去世的时候快九十岁,但因为妈妈在家里的排行小,其实那时候我还在念大学,我记得自己没有哭,只是怔怔看着像睡着一样的她。

    我第一次因为外婆去世而哭,反倒是年纪长了,有一次收拾相簿看到一张她抱着我一起拍的相片,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才觉得喉头酸涩哭了出来,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要真的接受她走了才哭得出来,那一年我看着她的遗体,其实只是觉得不会再看到她坚持自己坐火车上台北看孩子看孙子的身影,而没承认过她永远离开了。

    哭过一次,记忆开始回笼,我不知道没遇过的人能不能体会那种感觉,本来以为在脑海渣都不剩的画面变得很清晰,我到现在都不懂,为什么那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还记得那么清楚,只知道原来只剩自己一个人记得那些,其实是很令人感到落寞的事。

    说起来我看过很多关于重生的故事,但大部分对于“前世”都着墨得不多,可若没有那些深刻的失去,又何来以后的珍惜与不舍?

    所以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我先陪女主角走过一世,然后我看见男主角就跟当时拿着外婆相片的我一样,在女主角的灵堂前不得不承认所爱已逝去,是以哭得不能自已,最后孤独品嚐只剩一个人记得的满满回忆,且那些片段愈来愈清晰……幸好这是小说,女主角得已重生……

    不过因为这是一段要先让你痛的故事,所以故事里有一段女主角说的话,我希望大家在开章前就能看到,然后带着这分期待,跟着男女主角走过两辈子——

    我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或许就是牵绊太深、不舍太浓,所以老天才让我有机会回到你身边。

    <b>楔子 附体重生巩棋华</b>

    “听说了吗?睿亲王府知仪郡主的憨病治好了。”

    “若是真的,王府上下可高兴了吧,知仪郡主可是睿亲王跟王妃的掌上明珠,也是王府唯一的嫡女,听闻是八岁时高烧不退才成了憨儿,如今三年过去,总算治好了病。”

    “就是啊,这三年来,睿亲王妃可是天天礼佛,希望能治好郡主的憨病。”

    “看来真是感动菩萨了。”

    “没错!听说老王妃向来疼郡主是疼出名的,她一定是最开心的了。”

    “我还听说回了神的知仪郡主谁也不识了,这段日子,睿亲王府的亲友走得勤,也是为了让她认识认识呢。”

    “也难怪她不认得,都当了三年的憨儿。”

    “知仪郡主小时候就长得粉妆玉琢,之前见了人就傻笑,让人看了难过,如今病好了,睿亲王肯定会多找几个女先生教导礼仪学问、琴棋书画,再过几年,咱们京城就会多一名倾国倾城的俏佳人了。”

    “就是,届时不知会有多少世族公子上门求娶呢。”

    东铨皇朝文德六年,繁荣昌盛的京城内,百姓近日茶余饭后的话题便是知仪郡主治好憨病的事。

    说到这睿亲王府的老王爷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叔父,睿亲王袭爵后虽有其他侧妃姬妾陆续替他生了庶子庶女,可他跟王妃只有知仪郡主这么一个嫡女,向来宝贝得要命,只可惜八岁时给烧憨了,如今知仪郡主病好了,不仅是百姓们沸腾,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也纷纷将贺礼往睿亲王府送,也有人是想去打听病到底是如何治好的?谁人医治的?还是吃了什么神药?出现什么神蹟或者异象——

    宁夏的午后,天空云层渐渐加厚,随即响起轰隆隆的打雷声,眼见滂沱大雨就要落下,街上聊天的行人连忙匆匆离去。

    雨,终究哗啦啦地倾盆落下。

    睿亲王府秋阁苑特设的小佛堂内,老王妃万氏的一颗心也仿佛外头陡降的滂沱大雨般急遽往下沉。她怔怔的看着十一岁的孙女,脑海中有片刻的空白。

    老天爷,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很抱歉,我并不是您的孙女陈知仪,我今年十六岁了,名叫巩棋华,本该因重病身亡,却不知为何我的魂魄附在您孙女身上。”

    闻言,万氏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因激动而微微喘着气。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颤抖的手扶着椅臂支撑身子,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只到她胸口的小女孩,一张清丽瓜子脸、一双澄净明眸,以及粉嫩菱唇,这明明是她的孙女啊!

    午后阵雨咚咚咚地急敲屋瓦,她老太婆的一颗心跟着揪得死紧。

    附体重生的巩棋华抬头看着雍容华贵的老王妃,她的双手因紧张而用力交握,甚至微微颤抖。

    老王妃愿意相信她吗?还是以为小郡主的憨病没有好,而是憨到疯了?

    窗外雷雨不停,轰隆隆、哗啦啦……

    万氏从对方眼里看出忐忑、愧疚、期待与伤心,甚至有历经沧桑折磨的情绪,这么复杂的眼神怎么可能出自她那单纯憨傻的小孙女。

    她颤巍巍的坐下,沉沉地吐了一口气,“说吧,让我先听听你的故事。”

    信了!信了!巩棋华悬在半空的心这才落下,哽咽道:“谢谢您,其实我……”

    于是,热泪盈眶的她娓娓道来属于巩棋华的故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