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最新章节 >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最新章节列表 > 第79节
    钱财不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东西,手伸到口袋里就能抓出一把钱来,是何等的快乐,但抓出的钱若沾腥带血那就要做噩梦了。( 西陆文学  )我把周正虎的钱财还回去了,虽然口袋空空如也,但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因为心里轻松,我在出租车上哼起了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司机笑,“哥们,送你去‘天上人间’吧,那儿有人帮你擦泪。”我说:“谢了,家里有擦泪的人。”

    司机找完零,开心地说:“回去做个好梦。”一个辛苦赚钱也赚快乐的人。

    回到家里已是夜里九点多,灯亮着,不见阿娇,餐桌上的菜已经所剩不多,一瓶张裕下去了大半瓶。我推开卧室的门,阿娇脸色红润,已经像一头小猪一样拱在被窝里睡着了。这个有肝有肠没心没肺的家伙,倒是吃得下睡得稳全无牵挂。看着她适意的睡姿,我笑了。悄悄关上卧室的门,再看看已经冷了的饭菜,我全没了食欲,也不想再去动锅热了,喝了杯热茶暖暖身子,把药吃了,放了热水烫了手脚,钻进温暖的被窝里,挨着阿娇躺下。

    我身上的寒气把她袭醒,她往边上躲了躲嘤声说:“怎么才回来,你身上好凉!”

    我涎着脸说:“老婆孩子热灶头,有老婆真好,回家能睡上热被窝。”说着开始动手骚扰她,她抓住我的手说:“今天不方便,身子还没干净呢。”

    我心里的一团火烧得难耐,咬着她的耳朵问:“那你还喝这么多的酒?”

    “人家一个人闷嘛,你要我来又不陪我,还怪我。”

    她的娇嗔让我更加心头火起,我把头伏在她的胸前,说:“对不起老婆,临时有事啊,今天都是我的错,改天一定再补你一回。”

    阿娇的胸高耸着,像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浑圆饱满,散发着诱人的熟香。我贪婪的亲吻,直到她胀到坚挺,然后不停的颤抖,在我的摩挲逗弄下,阿娇终于按捺不住,翻身压住我,湿润的嘴唇从下到下游走,然后伸手下去握住了我,呻吟起来。

    我说:“娇,我受不了啦!”她的身体扭动着,不说话,突然俯首在我腿间,猛地噙住了我的下体,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让我的快意一下子达到峰顶。她的舌苔不停地揉搓搅动,嘴唇嘬嗫有声,而我则一会云端一会地下,潮涨潮落中再不能自已,直到最后的一阵酥麻飞速抵至头顶,然后全身颤粟,脑中出现从未有过的奇异幻景……阿娇可怜兮兮地望了我一眼,下床冲进卫生间,水声大哗,她则呕呕不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