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稳中求胜(上)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 稳中求胜(上)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时间到了后半夜,洛阳城内仍旧很平静,就连东王府内也平静如常。而在此时,林恪却已经在暗中“调兵遣将”来完成他的谋反大计。计划的第一步,是与城门防卫的将领取得联系,帮助城外的乱军进城。

    因为计划提前了一日,许多事都是匆忙准备很是棘手,林恪心中也有几分不确定。原本在朝中大臣派人到他府上来通报“出大事”时,他心头已经颇为慌张,之后他派人去洛阳原本联络进城的城门打探过,才得知消息不过是东王府放出的烟雾,真实的情况仅仅是从军所衙门派出一些人到各城防衙门做了一些协调,所调动的也仅仅是中下层将领,而未涉及到真正城防的要害人物。

    但不管怎么说,东王府也是察觉到事情有异,林恪觉得也不能坐以待毙,等到天亮,就算东王本人不在洛阳,可毕竟坐镇洛阳的还有韩松氏,更还有杨瑞。虽然他是为朝廷而谋反,但他根本未得到杨瑞的点头同意,他知道现在杨瑞已不可能再将与东王府的矛盾公开化,他只能做人臣所为。

    当消息通知到城外的难民营地中时,乱军才开始准备,此时已经是四更天。

    林恪知道事情不能拖到天亮,必须要一面准备城外乱军进城,一面准备城内东王府将领的联络。一切事情都有些混乱和复杂,能帮上他的人不多,之前有联络过兵部的一些将领,但深夜之中这些人大多都在自己府第中,本身去联络他们也很麻烦。林恪尽量化繁为简,先联络了一些核心的骨干,再利用这些骨干将事态面扩大,这样可以省去他自己不少的麻烦。

    到快五更天,林恪才终于得到乱军即将入城的消息。原本乱军是要通过北宁门入城,可兵马在城外却遇到一些麻烦,因为乱军突然从难民中脱离开来,令难民以为是有兵荒。都随之而动,使得这批人马颇为混乱。原本乱军中的指挥着是以为有难民帮忙,在进入到洛阳城中能造成更大的混乱。但这股混乱才城外已经显现,还没等进洛阳城。乱军中便自乱阵脚,连指挥着都下落不明。

    到北宁门外,城门又迟迟不开,令城外的难民和乱军鼓噪,城外朝廷派系的新军大营最先被惊动。有朝廷的新军已经开始集结准备“平叛”。

    林恪毕竟不是将领出身,对战争没什么经验,领兵和协调之上他更是门外汉。若是在一些有资历将领的协调下,绝不会出现自乱阵脚的情况,问题是林恪原本也跟兵部那边取得联系,使兵部可以在城中出现混乱之后,以朝廷派系的新军进城来维持秩序,到时候这批新军则可成为镇守洛阳的力量,为他所用。但毕竟起事提前一日,消息沟通不畅。加上兵部那边不敢提前将消息泄露,使得朝廷新军的将领以为是城外的难民要趁乱冲击城门,于是在朝廷还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下,已经开始集结准备在城外平叛。

    沟通不畅给起事带来了诸多的麻烦,林恪一边想办法与兵部尚书取得联系,让其假借天子的名义写诏书来令城外的朝廷新军停止对乱军的清剿,一边还要沟通东王府那边变节的将领。两件事同时要做,整个林府内已经混乱一片,便在此时,林恪得到消息。说是东王府那边已经被惊动,作为东王府内的“二号人物”,郡王妃韩松氏已着手调集洛阳城郭内驻守的兵马进内城,以固守城门不变应万变。

    “林侍郎。赶紧知会城外的兵马,虽说东王妃所能调动的人马中有我们的人,但这批人马一旦进城,恐怕我们也无法占据城门。”手底下的将领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紧忙从城门那边跑过来催促,“更何况还要控制皇宫。如今皇宫戍卫可是由东王府的人马所掌控。”

    林恪也很着急。但他心中庆幸此时的东王没有在洛阳城中。在他想来,若是东王在城中,以现如今他和与他一同作乱之人的混乱程度,恐怕早就被弹压下去。可就算如此,城外的乱军仍旧没有过城门这一关,乱军进不了城,原本已经表示会支持他来清剿东王府的那些人也不敢动手。在这种时候,谁得势谁才能获得更多的支持,这些人心存狡诈,不见兔子不撒鹰。

    “去知会兵部刘侍郎,让他亲自出城往城东大营,控制兵马!”

    林恪最后下了死命令,现在能否事成也就看城外乱军能否快速进城。为了能达成目的,一些事也不能顾及了,有很多人,原本是不想在事前出面的,就好像一些兵部的将官,这些人身居在一个危险的职位上,知道自己随时都被东王府那边盯着,要是他们有什么异动的话东王府便下对他们下手了。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林恪自顾不暇,哪还有功夫去考虑这些人的立场问题,能尽快解决眼前困窘才是最重要的。

    林恪手下的将领也是到此时才知道,原来兵部的刘侍郎也参与了这次的行动。要知道兵部右侍郎刘赫是杨瑞钦点的新军统领,平日里负责新军的练兵和统筹,虽然现在朝廷新军已初步成型而刘赫也被调回到京城内待命,但刘赫在新军的地位尊崇,新军众多的将领也是他的门生或者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随着命令的发出,马上有人去知会刘赫,让刘赫亲自出城协调。有了新军统领的帮忙,总算阵脚是稳定下来,城门的守卫也开了城门,乱军进城,但此时已经过了五更天,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要天亮。

    “直接拿陛下的御旨到各城门接管防务,若有人阻拦,格杀勿论。”林恪心中安定了些许,经过两个时辰的折腾,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轨,这跟之前的计划已经基本吻合,乱军进城,再制造东王已经死于乱军的谣言,再让人拿着伪造的天子诏书去接管洛阳防务,等防务一切都接管妥当,再以兵马围剿东王府和皇宫。到那时就算东王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大局也已经定下,到时是拥戴杨瑞为天子。还是拥立太子为帝,就看最后的时局是需要如何了。

    虽说事情有了进展,可林恪还是有些不安。他在府中整个人有些不安,整个林府也是如今洛阳叛乱的指挥部。

    可就在他下达命令让人带了伪造的天子诏书去接管城门后。就好像一块石头落进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至于前线上到底如何,林恪过了有半个时辰都没得到任何的消息,好像所有与林府内接洽的连接点,在这时候都断了。

    林恪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他还是不相信东王府能作出如此迅速的应对,毕竟现在所有的事都已经做的差不多,连乱军都进了城,若是东王府早有察觉的话,怎会放任让城外的乱军进城?而且刘赫也已经去了城外的新军大营,既然刘赫能让新军停止对乱军的清剿,也说明刘赫已经掌握了城东的一万多新军。这可不是乱军,而是正规军,虽然没有实战的经验,可怎么说在事成之后。也能将洛阳给戍卫住。

    “林侍郎,怎的……好像没什么消息。可是派人去打探过?”

    连夜便守在林府内的一些人也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些人现在跟林恪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出了事可不是林恪一人能承担的了的。他们来了既要帮林恪成事,也要等事成之后分一杯羹,在朝中可以呼风唤雨。毕竟少了东王府的大患,整个洛阳朝廷就将重归他们掌控之中,现在为顾唯潘和宁原所得的那些权力,还包括东王的权力,将会落到他们手上。

    林恪不耐烦道:“事成之后自会有人来通知。事情都到这般田地,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们还想撤出不成?”

    林恪心中很担心,若是从开始就失败的话。整个计划还没有太多的败露,一些人没有浮出水面,就算这次东王府能杀了他和朝廷中一些将官,可还是留下了根,到时薪火相传早晚能将东王府所铲除。可若是现在事败的话,那近乎所有参与到事情中来的人都会被一网成擒。再想培养出一批人来能有手头上的权力和能力与东王府斗,还不知要经过几年甚至是几十年。

    “老爷,老爷,不好了。”林府的管家突然匆忙跑进来,此时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林恪也是听到管家的匆忙喊声,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开始明朗,也就是说,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差不多也该有个结局了。

    林恪走到门口,而他身后的那些拥趸也跟着走过来。只见林府的管家喉头好像是被什么堵住,支吾了半天也没把事情说明白。

    “慢些说!”

    林恪正要让管家喘口气再说,院子里已经传来一声嘶喊,那一声嘶喊有些撕心裂肺,将所有人目光吸引了过去。却见一名林府的家兵,被人用长矛顶了进来,那一声便是从那家兵口中喊出来的。再接下来,大批的兵马杀到林府院落中来,而这些人身着的正是朝廷新军的装束,而非东王府的兵马。

    带兵的兵头林恪并不认识,但林恪知道,从昨晚开始,他已经安排了众多的家兵,也调集了他所能调集的城中护卫来维持他府第的安全,他不是没想过要撤到别处来指挥。但本身事起突然,很多事都需要一个明朗的“指挥部”,否则一些命令将无法直接传递出去。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府邸暴露在东王府的注意之下,但他怎么也料不到,居然领兵前来的不是东王府的人马,而是新军。

    “你们……意欲作何?”林恪感觉到问题不寻常,若是东王府人马来,那只能说明计划失败,而东王府已经占据了城中的主动,否则东王府此时应该在夺回失守的城门防务,而没时间派兵来他的府邸杀他。要知道光杀他一个林恪是无济于事的。

    感觉应该是“自己人”内部的反水,一些人拿他当枪使了之后,事成没有投桃报李,反倒对他痛下杀手。

    “林侍郎,不用紧张,是我。”一个声音从院子后的阴影中传出来,这声音令林恪觉得有几分熟悉。等他反应过来后,才惊讶看着眼前的人缓步走出来,而此时新军的士兵已涌进林府之内,刚才还在与他商议军机的那些将官,已经全数被拿下。反倒是先一步出门的他自己倒没人上前捉拿。

    “东王?”林恪惊讶打量着眼前的韩健。

    韩健只是一身便服,身上连甲胄都没有,看上去气定神闲,就好像来他府邸不是为了捉拿他而仅仅是来找他商议事情。刚才韩健的那句话,也令林恪根本听不出有什么血腥的味道,以至于他最初都没反应过来,那一声正是来自于他今晚的大敌之口。

    韩健笑了笑,当韩健走进院子里时,整个院子里已经有很浓的血腥气,林恪发觉这些士兵在进府之后并未造成什么杀戮,而说这血腥气的来源,应该是来自于林府的外围防御。韩健不是如眼前所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描淡写“走”进来,而是“杀”进来的。因为他发觉韩健身上还带着些微的血气。

    “东王,你这是……”林恪心中想尽量镇定下来,但本身韩健出现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他昨夜下定决心要谋反,正是得知韩健不在城中。若是他知道韩健在城里,而东王府又提前收到风声,他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与东王府为敌的。

    终究韩健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对林恪造成了很深的忌惮心理,若是韩健没有突然失踪,说不定谋反的计划会提前几日进行,就是因为不确定韩健是否在洛阳,他心中又怕韩健提前获知消息而作出应对,才一直拖延。到昨夜才突然提前起事,也令整个计划处于混乱之中。(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