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如狼似虎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如狼似虎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司马藉仍旧好像不知自己已为萧翎所冷淡,仍旧义无反顾前往惠王府的后宅。一路上有不少的侍从和家仆甚至是奴婢,见到司马藉所行匆匆却是无人敢拦。谁也都知道司马藉在惠王崛起中的作用,而且司马藉现在在惠王军中仍旧有他的影响力,一些惠王的忠实大将仍旧当司马藉是惠王府的第一谋事。

    却是还没到后厅,便已经听到阵阵女人的欢笑之声,司马藉停下脚步,而身后来通禀消息的随从也跟着停下来。

    “看来,还是不宜进去打搅。”随从一脸为难,显然萧翎正在与他的那些女人们嬉闹,这种时候也是萧翎最得意的时候,谁去打搅都不好。若是军中有人谋反,或者是有兵马杀到金陵城来必须要进去打搅也就罢了,现在只是听说朱同敬派人来金陵,事情还没严重到非要惊动萧翎的地步。

    司马藉道:“此事可大可小,若是令惠王继续这么沉迷逸乐,恐怕朱同敬的人杀回来也是迟早的事。”

    言罢,司马藉好像没有任何顾忌一般往后厅方向而去,到门口,司马藉还是犹豫了。门是关着的,但可见里面灯火辉煌,萧翎和他的那些女人的身影映门上,令司马藉有种感慨。曾经的萧翎也算是礼贤下士,很多人愿意为他卖命,但萧翎便好像一个不知检点的帝王一样,等他真正掌权后,所图的不是如何励精图治,而是如何去享乐。这令南朝的局势跟着也就复杂起来,朱同敬和谢汝默两党已经消弭,但朱同敬毕竟还没死,他随时还会成为齐朝的心腹大患。

    “司马先生,您不能进去。”一边已经有惠王府的侍卫过来相拦。虽然这些侍卫在心中对司马藉也很敬重,但毕竟涉及到惠王名誉的问题,他们不能让司马藉就这么闯入里面,见到惠王与他的爱妾们衣衫不整的模样。

    “劳烦通禀,就说我有大事请见。”司马藉最后还是叹口气。没有伸出手去推开门。

    “这……”侍卫也很为难,现在都知道惠王是在兴头上,谁去打搅都可能会触霉头,司马藉不想去破坏惠王的好事。难道他们一群地位低下的侍卫就敢去触惠王的逆鳞?

    “算了。”司马藉犹豫再三,还是作罢,可还没等他离开,侍卫突然敲门,大声道。“惠王殿下,司马先生求见。”

    侍卫在这时候还是绑司马藉打搅了惠王,虽然用的是他的名义,但司马藉知道侍卫也是鼓足了勇气。这是在绑他,也是在帮惠王府,同时也在帮齐朝。这些侍卫或许从来不用上战场,也不会立下什么赫赫的战功,他们每天所奉行的仅仅是无过便是功,但在涉及军国的大事上,他们跟一个在前线上的将士一样有担当。

    司马藉拱拱手当作是相谢。侍卫却是退到一边,不多时,门开了,惠王萧翎衣衫不整地立在门口,却是看着外面的情况:“司马兄,你竟然有事来找我?”

    司马藉走上前行礼道:“禀惠王,有事请见。”

    萧翎有些不耐烦,摆摆手示意司马藉到一边的厅堂说话,而他则进去跟里面的女人交待一番,等惠王再出来时。他身上的衣衫也整齐了一些,只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腰带的后面被女人系了一条粉红色的锦帕,走起路来那紧跑随风飘摇有些碍眼。司马藉见到。只是苦笑了一下,刚才萧翎跟那些女人到底在玩的什么“游戏”,他还真琢磨不出来。

    “司马兄有何大事,快说,我很忙。再说今日多喝了几杯,哎呀。现在头还有些疼呢。”惠王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敷衍,明显心不在焉。司马藉知道这些天惠王不知被谁灌了迷药,有人进献了一些药粉来,惠王吃过之后便神魂颠倒。就连今日上元节宴请官员的宴席上,惠王也是心不在焉,很多大臣的名字他甚至都不记得。

    好在今日的大臣众多,也没人会真正在意惠王到底是怎么了。若是在上朝的时候惠王也是如此颠三倒四,那下面的人必定看出有问题,现在惠王是齐朝的主心骨,若是他出了事,很多人会盯着金陵城而觊觎这皇城之都。

    “惠王殿下,刚得知一个消息,临江王派人前来京师,秘密已经抵达金陵城外。”司马藉奏报道。

    “临江王?谁?我七皇兄吗?他不是死了吗?”惠王有些迷迷糊糊,突然想起来道,“哦对了,现在的临江王应该是那个姓朱的吧?他来京师了?”

    司马藉再重复道:“是临江王派人来了京师。”

    “去,只是派个人来,有何大不了的。就算他本人来了又如何?他不过是一介小人,以前不过是仗着我皇嫂的恩宠他才会上位,当什么上师,说白了还不是一个小白脸?现在他就算当了临江王,也还改不了曾经的习性,司马兄你看着吧,用不了几日,他必定哭着喊着来求我让我放过他。小事一桩。”惠王说着打个哈欠,好像很累的模样,“不说了,我回去了。”

    “惠王请留步。”司马藉突然阻拦了萧翎道。

    萧翎打量着司马藉,皱眉道:“司马兄这是何故?我要回去休息,你也要阻拦?”

    司马藉叹口气,他知道现在很多人在萧翎面前拍马屁,说的那些话都是恭维的,自然把他惠王捧到天上,而将那朱同敬说的很不堪。他很清楚朱同敬的实力,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能以没有任何人脉的情况下在南朝的政坛崛起,到如今仍旧能利用临江王的旧部与朝廷周旋,这样的人是何等可怕?可偏偏萧翎却当这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小人”。

    “在下还有一些话想对惠王说。”司马藉道。

    “有话快说,我忙着呢。”惠王又有些不耐烦道。

    司马藉正色道:“殿下莫以为临江王如今与朝廷和谈,内部又有不合,则当他已是强弩之末。却不知临江王仍旧有旧部在京师之中为他周旋,暗中与朝廷相勾结,若然临江王跳过惠王府与朝廷作出一些结盟之事,怕是会将惠王府置于险地。”

    萧翎眨眨眼,反应了一下才问道:“司马兄的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懂呢?”

    “换句话受。”司马藉解释道,“陛下可能会利用临江王的势力。来与惠王府制衡,而临江王暂时会被陛下当作是棋子,将来可能重新回到朝堂之中,与惠王殿下分庭抗礼。”

    “陛下?等等……”萧翎拍了拍脑袋。有些迷糊道,“说的我都不知道谁是谁了。陛下……不就是我小皇侄女?她登基以后现在可是乖的很呢,进宫以后她对我也是恭恭敬敬,你说我小皇侄女要利用姓朱的跟我制衡?司马兄,虽然咱们的关系也不错。可你也不能挑拨我跟皇侄女的关系,你这样做……居心叵测啊!”

    司马藉没想到萧翎居然能赖到他头上去。但挑唆君臣关系不合终究是大罪,他还是紧忙行礼告罪。

    “行了行了,就这样罢。管他小皇侄女还是姓朱的呢,等姓朱的真有一天要与惠王府抗衡再说吧。”惠王有些不耐烦道,“这几天我想清静一下,朝廷的事自会有人打点,司马兄若是无事的话也多休息一番。府中那些舞女,你有看得上眼的只管选了去,回头要是再不满意的话。让人从民间选一些秀女到惠王府来,就这样。”

    说完萧翎再不给司马藉解释的机会,匆忙而去。等人走了司马藉不由叹口气,有些话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曾经被他所辅佐出来的惠王沉迷逸乐而不知自拔,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司马先生,您看……”随从一直在外面恭候着,刚才的话基本也听的清楚,等惠王离开才敢进来问询司马藉的意思。

    司马藉叹口气道:“惠王如今正在当口,怕是渡不过这难关。若是他能真正定的下心。将来或者可成为一代明君。但若他仍旧这般浑浑噩噩,也就应了他的命数,他实在是无帝王之命。”

    司马藉突然想起李山野的一番话,李山野对惠王的评价是“可为一代明君。却非一代明君”,这话以往司马藉不信。他觉得惠王既然有容人之量,还有一颗坦诚的心,在有了大权之后只要善加规劝便可成就一番作为。可事实证明,要想令惠王改变他自小养成的好逸恶劳的习惯,那可真是难比登天。

    “不管怎么说。就算惠王不理会此事,我们做臣子和部下的也不能不理。”司马藉道,“现在朱同敬有意要重新杀回金陵,我们便要小心防备。先派人去查清楚从江赣过来的使节的落脚之处,若是可以……”司马藉作出一个杀的手势。

    随从马上明白意思,行礼道:“先生高见。在下这就去安排。”

    等人走了,司马藉从厅堂里出来,路过刚才的后厅,便听到里面又是一阵女人的欢声笑语传出来,这声音在他耳中分外刺耳。要知道曾经他与惠王是那般的亲密无间,可到现在也是形同路人。

    “看来还是我选错了啊!”司马藉突然看着明月当空,叹口气,却是没人能体会他此时的心境。

    ……

    ……

    正月十五夜,韩健最终还是没有留在东王府,进到宫里去。

    在宫里,韩健享受到的是帝王的待遇,而真正的帝王杨瑞,却好像一个妃子一样尽心服侍,没有半点帝王的架子。除了杨瑞,还有杨瑞的贴身宫女卉儿。

    直到深夜,一切仍旧未停歇,不过场所却变成了宫中沐浴的池水间。杨瑞早早让人去烧了谁,只有她和卉儿以及韩健三人前去,这里是韩健和杨瑞最开始定情的地方,也是被卉儿无意中撞见的地方。此时回到池水间里,更好像是回到从前一般。

    一切风平浪静,韩健坐在池水中闭目调息,这些天他太忙,很多事都不顾,他原本是要留在东王府里陪一家人过上元节,可偏偏韩松氏跟他置气,他心中也知道很多事不能起正面的冲突,他到皇宫里来也当是来避风头。而杨瑞则顾念他白天表明与南齐人的立场,却是在好好“报答”他。

    “看夫君的模样,不知的还以为夫君累死了呢。”杨瑞披着一条浴巾出来,杨瑞毕竟是生养过的女人,不复当初的青涩。很多话在私下里也不会避忌。只是这些话被卉儿听了去,卉儿低着头连头都不敢抬。

    韩健将脸上的毛巾拿下来道:“若是瑞儿你继续这么苛索无度,怕是我迟早也要累死。”

    杨瑞没想到韩健还能这么轻松开玩笑,抿嘴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青春的明媚,道:“还是夫君你惦念家中的妻儿,不想留在宫中过夜呢?”

    韩健一笑,将杨瑞的身子揽过来,道:“又不是不回去,只是一夜不见,怎能到惦念的地步?”

    杨瑞却是轻轻一叹道:“却不知妾身偶尔不见夫君,心中却是惦念的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种事说来夫君也不会体谅,谁叫夫君是男子,身边女人多,若是对个个都有妾身这般的心态,怕是夫君也早就肝肠寸断而死。”

    真是个怨妇啊。韩健心中一叹,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随着年岁的增长,很多事不是她自己所能控制的。杨瑞在委身于他之前还能通过修习佛道而平心静气,可当一旦打开心中的那一道闸,现在便是让杨瑞去修身养性她也养不起来。女人便是如此,可以做到清心寡欲,可一旦有所僭越,再想回归自然那就近乎是不可能的事。

    “北方又催物资了。”韩健突然说了一句。

    杨瑞笑道:“这些事,妾身不想劳心。不是还有夫君嘛,夫君现在也快将江都掏空了吧?之前还在关中北运了一批钱粮,可现在关中闹兵变,又有鲜卑人闹事,怕是也征调不开。眼下洛阳粮草紧促,也没有什么钱粮可调,唯独可用的,只有江都的库存。可江都现在……怕也是库粮空虚。”(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