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 > 极品小郡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女死士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女死士

作品: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随着冬天的到来,洛阳城也跟着萧条起来。冬日里也没有多少人会到街路上去,韩健每日行走于洛阳几处官所和皇宫王府之间,能见到的行人也不是很多。

    北方战事在入冬之后进行过几次小规模的交战,林詹带兵并未冒进,双方也仅仅是简单的交锋,死伤都不到百人。不过随着寒冬到来,粮草物资跟着运送不上,前线上因为非战事的损耗也就日益严重。

    至于仍旧身处在渤海国境内的苏廷夏所部,一直处于断了联系的状态。只是从胡商那里得知,渤海国内的战事仍旧在进行中。

    从十月中下旬开始,洛阳接连有一些朝廷的政要遇刺,有的是在上朝途中,有的就是在家里被贼人夜袭。一时间洛阳城里有些风声鹤唳,很多大臣都是加强了护院的戒备,不想遭逢劫难。可遇刺的事还是接连发生,事情闹到朝堂里,杨瑞也很不满,责令陆丰宁的廷尉府协同城防营捉拿凶手。

    到十一月初,韩健派出的大西柳已经捉到了几个刺客,出人意料的是,这些刺客清一色都是女刺客。其本身武功并不高,甚至可说是一般的普通女子,却接连得手能刺杀的了朝廷的政要,也让韩健感觉到意外。

    这些女子,大多都是趁着大臣府中有酒宴的时候,以歌舞伎的身份混进其中,然后伺机下手,事后因为没人料想到看似柔弱的歌女和舞女是凶手,也就没人能找到凶手。

    而再让大西柳细查一下,这些刺客竟然都是西王府那边派来的。

    对于此事,韩健还是颇为重视,现在西王府那边一直按兵不动,面对朝廷与鲜卑人正在北方交战这么一个良机。西王府竟然能忍得住不派兵来夺取洛阳城趁火打劫,韩健也早就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而这次西王府却暗中派人来刺杀朝廷政要,似乎是想将矛盾转移。

    十一月初九,韩健亲自来到关押被捉拿女刺客的地方,是一所不大的屋苑。从外面看只是一座普通的官所,但里面却是一座牢房。而且还有审讯的地方,看起来却如同阿鼻地狱一样。

    韩健到来,大西柳亲自出来迎接,与她一同出来的还有东王府体系下的一些密探。这些人统一都是黑布蒙面,本身他们可能只是洛阳城中一些市井中人,但他们真正的身份,却是东王府之下的密探,调查城中甚至是整个魏朝的一切动向。

    “少公子,人都在里面。这几日的审问已有结果。是否处决,还请少公子示下。”

    韩健摆手,没有让大西柳继续说下去。

    他亲自走到刑房之中,进到里面,空气中有很重炭火的味道,几个火盆摆在刑房中间,里面是烧红的烙铁。而刑架之上,有七八名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女子挂在上面。一个个已经是奄奄一息。

    韩健知道大西柳对于西王府的恨,只要是跟西王府有关的人。大西柳见到从来不会心慈手软,这是西凉人跟西王府之间特有的仇恨,就算韩健有什么命令也改变不了。正因为这些女刺客是西王府那边派来,大西柳下手才会更加狠辣,甚至有些不太人道的感觉。

    这些女子,因为都是已歌舞伎的身份作为掩饰来进行刺杀活动。本身样貌都很姣好,如今又是被人挂在刑架上打的遍体鳞伤,便是对韩健来说,视觉也有一种冲击感。反倒是大西柳,似乎是觉得这是很平常的刑讯逼供。面色很寻常一点变化都没有。

    “问的走怎么样?”

    韩健在椅子上坐下来,整个刑房之中也只有一把椅子,大西柳恭敬上前来,将连日来的审讯结果告知韩健。

    韩健听完之后微微点头,关于西王府为何派这些人来刺杀朝廷政要,这些奉命而为的女子根本不明就里,她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对于幕后指使之人虽然也有招供,但所抓获的却不多。因为洛阳风声很紧,那些幕后之人能逃的逃,躲得躲,在这些女刺客落网之后基本就已经寻不到。

    “少公子,这些歹人……”

    大西柳还是念念不忘关于对这些女子的处置。

    按照韩健的想法,杀一些女人有些不太光明磊落,不过相比于西王府以女人来作为刺客的手段,更加不是正大光明。

    “你看着处置吧。”

    韩健撂下一句话,随后出了官所,直接进皇宫而去。

    烨安阁内,韩健与杨瑞单独相处,这次韩健是向杨瑞呈报关于刺客之事。韩健将所知基本和盘托出,因为之前韩健一直没说过关于刺客之事,杨瑞还有些恼恨韩健不帮忙,现在韩健说出来,她才知道韩健的调查已经有了结果。

    “真的是西王府所为?”杨瑞听完,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在她看来,西王府总归是置身事外,一直没有牵涉到中原这次关于生死存亡的大战中来,也就不太相信西王府会舍近求远派什么人来京城刺杀政要。而且遇刺的政要,全都是朝廷派系的官员,东王府派系的人一个都未曾遇刺过。

    韩健道:“听瑞儿你的意思是不相信,难道你以为我找人杀人,然后嫁祸给西王府?”

    杨瑞不屑撇撇嘴,道:“以夫君你的为人,倒是能做的出来。夫君也莫气恼,妾身只是随便说说,还是说说关于那些女刺客,怎就轻易得手,连那些大臣有所防备还会中招?”

    韩健再大致说了说,杨瑞这才好像是低下头在思考着什么,道:“这些人,还真是死有余辜。朝廷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北方战事未休,一个个却想的是如何联络同僚之情,这才会落了那些刺客之手。夫君可是有准备如何处置那些女刺客。”

    “杀。”韩健只是说出一个简单的字。

    “杀了未免不值当。”杨瑞突然说了一句。

    韩健眯了眯眼,道:“听起来倒像是瑞儿你派人嫁祸的西王府,现在要杀你的人,反倒是不舍得了。”

    杨瑞白了韩健一眼,道:“夫君好生没气度,刚才妾身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你现在还认真了。算了,不过几个刺客,你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好了。你要是觉得妾身像个刺客,今晚妾身也交给夫君任意处置如何?”

    杨瑞热辣辣的话,也让韩健心里有些痒痒的。看杨瑞面色带着一些妩媚多情,韩健便知道现在的杨瑞也是情动时候,要不是一会还要见一些大臣,他还真说不定马上动手,这么光天化日之下在烨安阁这等商议朝事的地方将杨瑞“就地正法”。

    “嗯。”韩健微笑着点点头,道,“那晚上为夫进宫,可要好好审审瑞儿你这个狡猾的刺客。”

    杨瑞不由掩口一笑,随后她也要恢复正形,因为此时外面已经等候了几名大臣,再不消多时,便要传他们进来觐见。

    说完事情,韩健悠然坐在一边,等杨瑞召大臣进来,把刺客的事大致一说,那些大臣还是有些议论纷纷。看的出,这些人也不怎么相信刺客是西王府那边派来的,就算有的人相信,现在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让你们多检点一些,也不听。难道是觉得现在歌舞升平,朝廷无事,你们就可以耽于逸乐?”杨瑞声威并重道,“朕如今下旨,洛阳半年之内不可有宴请之事,连节日庆典一律也要以素食为主。百姓之中也不可有违,可是有人有异议?”

    本就是战争年景,杨瑞下令禁止酒宴也在情理之中,现在再有西王府派刺客刺杀之事,一切更显得顺理成章。杨瑞现在又在气头上,谁敢出来说个不?

    “好了,你们退下吧。宁尚书今日没上朝,回头找人告诉他今日之事,看他一副病秧子,真当自己是铁打的?要是他再一病不起,干脆朝廷也随着他休朝算了!”

    杨瑞气恼说一句,下面的大臣还是什么都不敢说。

    一朝首辅宁原已经称病休养多日,也是之前宁原被折腾的不轻,夏粮之后是秋粮,秋粮之后又是东王府这面让他负责整理粮草军备。他一个吏部尚书简直是当成是骡子在用,一病病倒了,可杨瑞却不领情。在杨瑞看来,当大臣的就是为皇帝分忧的,这倒好,一朝辅政的大臣都病倒,别人谁来给她分忧?

    人都走了,杨瑞气也就消了,走到韩健面前,却是直接坐在韩健腿上来。

    “不怕被人看到?”韩健嘴上这么说,手可是不客气直接伸进杨瑞衣服中摸索起来。

    杨瑞白他一眼,道:“现在想起来,还巴不得被人看到,也省了这么遮遮掩掩。”

    说着,她先静下来,与韩健先温存一会,才道:“杨洛川那老匹夫奏本说要回豫州,这次似乎是要动真格的。”

    “哦。”韩健大手还是在杨瑞怀里肆虐着,嘴上说道,“先晾着他就是了。他自己恐怕也知道回不去豫州,只是进言来试探。”

    “就怕这次他居心叵测,豫州那边兵马有异动,这几天你也该知道消息了。要是豫州兵马真往洛阳来,看妾身不杀了这老匹夫。”杨瑞说着,却是惊呼一声,“啊。也不知道轻点。”

    说着伸手在韩健身上一掐,却也眼角含媚白了韩健一眼。(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